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四章 恍如梦寐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你是仵作?”豫王又问。

    阅筱不耐烦道:“你要这么说也可以。好了,不要对我太好奇,今日起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青山会改,绿水会污染,后悔无期。”说罢,端了端手,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给她一套男子衣物,回府。”豫王在后慢条斯理的说。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岿巍单手扛在了肩上,又蹬又打又嚷又叫完全无济于事。

    “你失言,你不遵守承诺,你要带我去哪??带我去哪??苍天啊,我待你不薄啊,你干嘛要这样对我~~”她喊天喊地,偌大的牢笼就只听见她的嘶吼声。

    待安静的坐上马车,豫王才把她嘴里塞的布取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你想怎样?你能不能放了我?你不放了我,我喊救命了啊!”

    “请便。”豫王托着头摇着扇子,一脸不屑。

    “你刚刚答应我了,只要我告诉你凶手是谁,你就让我离开那个鬼地方。”阅筱怒火中烧。

    “本王言出必行,你确是离开那个鬼地方了。”

    “你……”她气得都要原地爆炸了。

    虽然绑着双手,但气节还是在的,不是还有嘴吗?老娘我就不是省油的灯。

    她扑过去,张嘴就准备咬他一口,还未近身,脸就被他巴掌撑住,动弹不得。

    真是奇耻大辱!好,好好,你他奶奶的成功激怒了我。

    “我就不相信,法制社会由得你公然绑架一位绝世美女。”

    话说完,她便迅速把头探出马车外大声嚷道:“救命~救……”

    阅筱看着外边的景象,目瞪口呆,如在梦中。

    马车之外,街道两旁店肆林立,市列珠玑,户盈罗,阅筱一下子忘记了呼救,这罗棋一般的街道,格局分明,青瓦粼粼,酒楼茶馆来往商贩热闹无比。

    来往男女,皆穿着长袍,或青或灰或粉或紫,虽有粗麻细纱之分,却无一例外都着古代人的打扮,见到马车一个个唯恐躲避不及。

    “这……横店?”她一时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思维一片混乱。

    回头看看豫王,他长发束腰,着深紫色长袍,正斜睨着细长的眼睛看着她。

    那眼睛流光四溢,惊鸿一瞥也不过如此。

    “你是谁?”阅筱喃喃的问。

    “豫王百?墨。”他用目光把她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番。

    阅筱也用目光从上而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往他那边挤了挤靠近他,百?墨眼神有些疑惑,冷不丁她伸手狠狠拽了一下他的头发:“敢骗老娘?真人秀嘛,戴个假发了不起吗?”

    百?墨被狠狠一拽,疼得呲牙咧嘴,一只手就已经掐住阅筱的喉咙,顷刻,她便感到呼吸困难,无法动弹。

    “本王绕你一次,如有下次,身首异处。”他眼神极冷。

    “咳咳…”他放开手,阅筱狂咳起来,摸着颈部,这个人是来真的,如果他再用力一点,她的脖子就断了,她内心惶恐不安,事情也许不是想的那样,尤其是他头发居然是真的!

    沉默了片刻,她说服自己已经穿越,哆哆嗦嗦的问:“豫王,敢问这是哪儿?”

    百?墨斜了一眼,并不回答。

    阅筱一路惴惴不安满腹疑团的坐在这颠得她头疼的马车上,也不敢多语,今天所见所闻太偏离常识和认知,这脑袋仁一阵阵的疼。

    忽然,马车帘被掀开,百?墨起身下车,见她一脸懵便道:“下车。”

    阅筱跟随其后,有些忸怩不安,磨磨蹭蹭,被岿巍推了一把,差点摔倒。

    她回头狠狠瞪他一眼,却又被脚下的门槛绊了一跤,摔了一个狗啃泥。

    周边的仆人本来都是安静肃穆恭敬站在一旁,见如此,皆掩面而笑。

    她尴尬的站了起来,来不及脸红便被眼前这景致深深震撼。

    一进门便是楼阁高下,壁砌生光,窗交曲室,绿栏红瓦,互相连属,金碧相辉,工巧之极。

    远处曲廊迂回,半璧芙蓉含羞而立,青树繁华,景致极好。

    “猫里个咪的,这得多少人民币啊,独门独户,有山有水有草地,装修豪华大气上档次,少说也有一个亿吧。”她一路嘀嘀咕咕,东张西望,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长廊尽头,百?墨回头吩咐到:“把她带入西边偏房。”

    说完,自顾自的走了。

    阅筱被两个婢女一左一右的带入偏房,替她把手上的绳索解开:“姑娘且在这休息沐浴,衣裳药膏都已经备净,豫王吩咐,在府期间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耐心等她说完,阅筱忙道:“美女,小妹,你们现在什么时间?”

    小婢女回头看了看天色:“大约申时。”

    “不是,你们是什么朝代?现在皇帝是谁?”她仔细看着她们的服饰,似唐朝但又不完全像。

    两个婢女互相对视了一眼,并不回她,行了个礼,匆匆退了出去,顺便把门都给锁了。

    “喂!喂!”她使劲拍着门:“开门,给老娘开门,百?墨你这个小人,言无常信,行无常贞、出尔反尔、背信弃义、过河拆桥,得兔忘蹄、得鱼忘奎,就该五雷轰顶变成秃头!”

    足足一个时辰,外面天色渐暗,骂到口干舌燥却无人理会,外面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阅筱愤怒难平,坐到桌前,想给自己倒杯水喝,可是壶中空空,在房中走了一圈,除了床桌和后房的沐浴大木盆就没有其他物件。

    她蹭到门边把耳朵贴到门口听了听,悄然无声,便试着慢慢的推了推木窗,谁料也被人从外锁紧。

    阅筱在心里骂了两句,不管怎样,都要离开这个地方。

    她看了看屋顶,盘算着要不要把瓦片打开从天上溜走,但因为太高只能作罢。

    忽然,瞄见桌上点蜡烛的火折子,计上心来,一脸坏笑。

    绑老娘?那就试试。

    她对天狂笑,来吧,互相伤害呀!

    阅筱点燃蜡烛,把身上粗布外袍脱了下来,塞到窗棂上,一把火点燃,火苗顺势而上,整个木窗刹时就燃了起来。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