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三章 小试牛刀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阅筱翻了翻死者的眼睛,角膜已经混浊不能透视瞳孔,手指的关节与常人无异,回头问:“这个人死了大约两天左右,对吗?”

    “对。”豫王道。

    她围着尸体走了一圈,又细细的检查了一下伤口和衣物。

    “给我梯子。”她看向黑衣大块头,黑衣大块头看向豫王,阅筱极不耐烦道:“怎么了?我一个梯子就能跑了?你们这群变态还分三六九等?”

    豫王微微点点头,岿巍走到角落一只手轻而易举的就把梯子提了过来。

    她把梯子放在冰块旁,爬了上去,寒冰刺骨,身上有伤,碰上这大冰块子疼痛不已。她只好忍痛蹲着检查面前这个赤果果的男人。

    岿巍和豫王见这个女子不知羞耻的围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上下其手,面上都有些诧异,尤其是岿巍嘴都长得老大,似乎看了一个从小到大没有看过的热闹。

    阅筱仔细检查了他的手,他的手早已冻得紫红,腰部以下呈深红,全身冰凉,面部已经水肿。对于我对他的触摸已经毫无反应,神志模糊,肌肉强直,心动已过缓,呼吸慢而浅,臀部与腿部的撕裂伤口还有鲜血渗出,但他已经没有太多知觉。

    她轻轻摇摇头,这个人就算此刻从冰上解救出来,下肢也已经残疾,需要截肢。

    阅筱把手放在口边哈着气,慢慢的站起身,不管眼前的这个人是变态还是妖魔,我也要搏一搏。

    “如果我能找到凶手,你能不能放我走?”她高声问。

    豫王嘴角轻翘,微微一笑:“不管你找不找得到,你都不能走。”

    她一听破口大骂:“你这人怎么不讲规矩,我帮你做事,你至少得要放我一条生路啊。”

    “本王给了你生路。”

    “哪里?”

    “去迟家。”

    阅筱万般无奈,神经病!简直不可理喻。

    她气呼呼的下了楼梯,坐到一旁缄默不语,他们两个等了一会儿,岿巍按耐不住问道:“凶手是谁?”

    她沉默不语,不理不睬。

    猫哩个咪的,老娘好歹也是混江湖跑社会的,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反正今天是出不去了,那就不出去了,管你是牛鬼蛇神还是黑白无常,老娘就不告诉你,憋死你。

    岿巍显然没有什么耐心,高声嚷道:“说啊。”

    她干脆挪着屁股背对着他们,岿巍干瞪着眼睛,恨不得揍她一顿。

    “我不能放你走,但我不再追究你和瑧妃之事。说吧。”

    “啊呸。”阅筱回头啐道:“我和瑧妃本来就没有事好吗?除了让我离开这个破地方,我不接受其他条件。”

    “好。”豫王干脆的说。

    她一听,忙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我问你,当时在场只有他们两个对吗?”

    “是。”

    “从人死到有人发现到警察知道有多长时间?”

    “警察?”豫王犹豫了一下:“到官兵过来不过一分钟,秦尚书本有随从,因为独自下马办事所以遭人杀害,被杀之后随从马上就到,期间不到一分钟。”

    “这一分钟里可有其他人从凶案现场出来?”

    “有几个女子。”

    她一声冷笑:“一帮蠢货,眼睁睁的把凶手放跑了。”

    豫王脸色一变:“何意?”

    “我是说那女子中的一个就是凶手!我刚刚认真检查过尸体,他的颈部伤口极细,且右深左浅,说明这个凶手惯用左手,是个左撇子,所以她在使劲的时候不自觉的在左手上多用了些力。而你抓的这两个都是用右手,且他们虎口上有着厚厚的老茧,其他地方并没有,这说明他们都是长期务农的农民,你给他们上酷刑,要他们招,他们能招什么??”阅筱越说越气愤:“我搞不清你这是在玩什么把戏,但是这样屈打成招草菅人命迟早是要出报应的!”

    “你怎么知道是女子?”豫王对她的质问无动于衷,只热衷于案情。

    “把他弄下来,给他衣物,四十度左右的热水浸泡。”她也毫不客气的指着冰上的男人。

    豫王微微点头,旁边另一个如孩子般小巧的黑面人凌空而起,直飞上冰块,一手提起男子飞速而下,不到十秒两个人就不见了人影。

    阅筱瞠目结舌目瞪口呆,这个身材如幼童的怪物是何时出现的她完全不知,也有可能它一直都在,只是因为牢内昏暗,我并未发觉。

    这速度……不科学啊……

    她指着洞外:“这……”

    “为何是女子?”豫王丝毫不在意她的好奇心,只在意他自己的好奇心。

    “死者大约一米七左右,这名女子是从后偷袭,由于身量娇小,她勒住死者脖子的时候,被死者察觉,因此吓了一跳,双手抓住了凶器,所以他的双手之上也有被勒伤的痕迹,不过凶手趁着这时,狠狠踹了死者的膝盖后方,死者不得已成半跪姿势,因此他右膝的衣物部分有灰尘,接着,凶手就勒死了他,大概过程不到两分钟,据我推断,应该是惊慌失措逃走的那些女子惊动不远处的家仆,所以他们才会在短时间内赶到。还有一点,这个死者的手指之上有胭脂水粉的味道,至于品牌我不熟悉,可能是兰蔻也有可能是雅斯兰黛,这个你得找个专家问问。但我不明白的是这两个人当时怎么也在,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豫王摇着扇子,不紧不慢道:“番虞节。那天是高齐的番虞节,秦尚书死的时候正值午时,人们聚集在街道之上,想抢神灵的神水,他们两个还有那群女子是为了插近路所以走进了巷子。”

    豫王缓缓道,他挪到了死者身边,认真的检查了他的脖子。

    “那么凶器是什么?”他抬头问。

    阅筱正准备大摇大摆的出门,被他这一问有些愣神。

    “大约是钓鱼线或者是琴弦之类的东西。”她想了想。

    “雅斯兰黛是什么?”他又问。

    阅筱已经很不耐烦:“够了啊,我都不追究番什么节了,你还追究雅斯兰黛做什么。反正凶手我也指出来了,就是一名女子,身高一米五五左右,惯用左手,身上有钓鱼线或者弦之类的东西。现在gar,我要回去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