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悬天 第409章 人性之恶

时间:2018-04-07作者:妖言先森

    在建筑内布下一些防止打扰的阵旗禁制之后,凌越手上掐诀舞动,把一个个看不见的符文,对着第一具早已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干尸扔去。

    片刻后,凌越的招魂法诀完成,他朝着干尸一指,喝道:“出来吧!”

    一缕肉眼不可见的黑灰色雾气,从干尸的脑门位置飘出,缓缓盘旋着,这是干尸的怨念残魂,它入了不轮回,早就没有了记忆。

    唯有的一丝怨气,也受干尸身上的法术禁制着不得离去。

    凌越心下一叹,手上法诀变化,口中念道:“身死魂散兮,或有来生。”

    散魂术的法诀打在那缕残魂上,残魂瞬间消散在天地间,干尸身上的禁制解开,“扑腾”一声,干尸滚落到通道上,依然保持着跪拜的姿势。

    凌越面色肃穆,把干尸收进一个空出来的储物袋,至于怎么处理这些干尸,还是等回去之后交给余城主吧,里面大部分都是各宗门被掳走的修士。

    凌越不停的掐动法诀,招出干尸体内禁制着的残魂,然后让他们散去。

    还在燃烧着魂灯火苗的干尸,有些残魂还能保持着一丝理性,化作一个模糊的虚影,对着凌越躬身施礼。

    他们已经不会说话,发出像是哭泣的呜呜声,感谢凌越把他们解脱出来。

    更多的残魂充满着怨念,恶形恶状地冲凌越发出含糊不清的咆哮,试图冲入地下遁走,它们恨这世上的一切。

    凌越自然不能放任它们逃走,神情复杂地一个个的清理着。

    把整个通道内的干尸清理完,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阴森的感觉消退,凌越这才收了阵旗,缓缓走出建筑。

    他的心中始终压抑着一股说不清楚的阴霾情绪,嗅着云岛上淡淡的血腥味,叹道:“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云匪,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人性之恶,恐怖如斯!”

    天魂子嘿嘿一笑,道:“等你进入真正的修真界,将会见识到更多恐怖的人性之恶,这些……嘿嘿,还只是小巫见大巫,算不得什么。”

    凌越忍不住反问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刀击杀不就了结,何必要用如此残酷的手段来整治折磨别人?他们不怕堕入魔道、坏了心境吗?”

    “哈,堕入魔道?像云匪这种一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家伙,他们大部分人的心境早就崩坏,用酷烈的手段折磨俘虏,只是他们不得其门入魔道的一种发泄。”

    “你以为魔道那么好进?魔道也是道,追求不一样而已……小家伙,你这心境还得提升啊,老是停留在凡人心境,堪破不了生死关,想要晋级灵婴境和人魂境,那是不可能的,给你再多修炼资源也是白搭。”

    凌越停下脚步,他也算经历过无数的血腥和生死考验,才有现在这份修为境界。

    撇开天老对云匪的评价和魔道的论述正确与否,他对天老关于心境提升的独特提法,心有所感,赶紧以请教的语气问道:“怎么才能堪破生死关?是要经历多次生死还是……”

    天魂子打了个哈欠,道:“你自己慢慢悟吧,不急,经历得多了,自然会知道。”

    凌越连叫了几声,天魂子没予理睬,像是又沉睡了一般。

    凌越知道,天老头没有睡觉,似乎……他老人家有什么顾忌,不能像传授法术魂术一样说得详细,只是点到为止,提示一点方向给他。

    凡人心境,生死关……凌越把天老刚刚说的仔细思索一番,隐约中觉得,想要堪破生死关,只怕要经历一番非常血腥的杀戮才行?

    在古源大陆上晋级的其他灵婴老祖们,难道他们都经历过天老说的生死关?

    凌越考虑着,待得以后再见到季祖,向他老人家请教请教这个问题。

    另外,他还要想办法找到洞藏大德卷的后续功法。

    余夕帮他在整个悬云西关的商行店铺打听过,都没有洞藏大德卷凝丹后的功法,这个情况,让凌越心中隐隐生出不妙的感觉,莫非,洞藏大德卷在古源大陆只有残卷不成?

    徐观平忙得脚不沾地,指挥着人手,把整个血色云岛仔细的收刮了好几遍,连装饰用的灵木都敲拆了下来,不放过任何能换取灵晶的东西。

    自从前大队长中伏战死之后,白箭的兄弟们过得苦啊。

    白箭仅有的几个店铺,还叫人给陆续强行占去,他们在悬云西关的地位一落千丈,离涛大统领对于他们几个队长的投诉,基本上是莫予理会。

    幸亏凌大队长来了,以强硬的手段撑起了白箭破败的局面,被占去的店铺都收了回来,几年间悬云西关欠下的灵晶俸禄,都归还给了白箭。

    特别是这次一举剿灭血色,必将震动整个古源修真,使得白箭恢复以往的威名。

    更过瘾的是,他们占了巨大的实惠,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直到凌越出现在咧嘴傻笑着的徐观平身后十丈,徐观平才察觉过来。

    “……大队长来了。”徐观平赶紧拱手,红光满面地传音道,“初步估算,咱们这次剿灭血色,能获得将近一百五十万中品灵晶的战利品。”

    大队长金口一开,五十万的悬赏出去了。

    徐观平眼红得都想拉着白箭的兄弟,天天在云海中游荡,最好是把悬赏给自己得了。有了这一百五十多万的战利品打底,徐观平才熄了穷怕了的想法。

    凌越笑着丢给他几个储物袋,道:“在血大身上缴获的,一些我需要的材料,我留了下来,其他的都记入账上。”

    徐观平也不推辞,笑呵呵地接了储物袋,查看了之后叫道:“哎,可惜了,没有逮到蛇二,那家伙的身家肯定丰厚,也不知是便宜了哪个混蛋。”

    方舟飞了过来,递给凌越一枚玉简,道:“大队长,悬赏已经发布,是由黄队长接到讯息之后,亲自去居天下商行发布的,并交付了十万中品灵晶的定金。这是初步审讯云匪,以及询问被蛇二折磨过的女修,拿到的有关蛇二的资料,我让人绘制了蛇二没有遮掩时候的影像,请大队长过目。”

    凌越点点头接了玉简,他自然知道居天下商行。

    那是悬云三大关城的共同产业,其商铺酒楼遍布整个古源的大小坊市,信誉绝对过硬,通过居天下商行发布的悬赏,即便是为非作歹的云匪也敢放心领取。

    “把这些都发给黄队长,作为资料补充到悬赏里面,不捉拿到蛇二,誓不罢休。”凌越记下了蛇二的模样,以及其气息辨认,说道。

    “是!”方舟拱拱手,匆匆飞走了。

    此处距离古源大陆太远,方舟要借助云舰上专门的小型传讯阵法,才能联系上在白箭据地的黄央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