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品良医 第0570章 节外生枝

时间:2018-05-02作者:熊猫快跑

    ,精彩小说免费!

    苗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个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帅气男人。

    老爹没看到,但听到了声音。

    “女儿,门开了一条缝,爸爸就在外面,这个人......这个人是来跟你说话的,你别害怕,他能帮助你。”

    帮助自己?心理医生吗?哼!有什么用。

    苗蕊如今十八岁,刚刚上大学一年级,汉东经济管理学院,是本科,却不是重本。

    她的学习成绩从小就一塌糊涂,原本苗振东是想要把她弄去汉东大学的,但她自认为几个好姐妹是去了经济管理学院,于是她也去了。

    然而......

    就是这几个姐妹,昨天害了她,把她灌醉扔给了乞丐,还拍照截图发了微信朋友圈,这才是苗蕊自杀的真实原因。

    她接受不了朋友的背叛。

    最可悲的是,原来那几个女孩子根本就没把她当朋友,她就像是傻子一样,亏她以前跟她们出去玩的时候还抢着花钱!

    只是很冰冷的看了齐浩一眼,之后就翻身背对。

    “出去!不想听你说一个字,如果敢说,我保证你一分钱拿不到!”

    呦?

    很有个性,而且过度看重金钱的含义,她以为金钱是万能的?觉得自己是她爹请来的心理医生?

    那好吧,他就来当一次心理医生。

    齐浩没立刻说话,目光在卧室扫过,观察的很细致。

    门外,苗振东当然听到了女儿的说话声。

    哎,这就是自己很有个性的女儿了,齐浩这小子就算有些本事,女儿看来也是卖他面子,那他就没有任何机会。

    自己还是要进去?

    把齐浩带出来,免得他让女儿太生气。

    苗振东皱眉捉摸着。

    “老爷,让小姐独自和那人在一个房间里,这好吗?”

    苗振东身后,王管家轻声说话。

    “长远,我也很纠结,现在无论是杀了刘汉东,还是把他暴打一顿,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毕竟蕊儿已经失身,所以……看看再说吧,一会小姐要是生气,我们就进去把齐浩带出去。”

    “是的老爷。”

    王管家很恭敬的在后面行礼,然后微微弯腰做谦卑状,只能说他是一位很合格很专业的佣人。

    房间里,

    齐浩已开口说话。

    “卧室横向六米,纵向八米,总计四十八平方米,这很大,可是你却把床放在了墙角?这一般说明你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

    “我说过!让你出去!”

    苗蕊的语气更加冰冷,不过她躺在那里没动,依然是背对着齐浩说话。

    齐浩当然不理会她,继续说自己的。

    “房间的装修不是小少女的粉色系,不是文静的白色系,不是蛊惑的黑色系,不是满怀理想的蓝色系,也不是自认华贵的黄色系,而是......绿色?这其实是很好的颜色,对于女人来说,喜欢绿色代表着善良和平,中庸稳重,不会发脾气,喜欢稳定的小幸福,善于与人沟通,不喜欢树立敌人,以团体为导向,等等吧,很多这种内容,当然这并不绝对。”

    齐浩观察着苗蕊的背影,她应该在专心听自己说话,这就足够了。

    “心理学与算学其实是触类旁通的学科,没人能够通过一两件事去断定一个结局,当然我也无法根据房间颜色来找出你的性格特点,何况我觉得,作为一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大小姐,你也不因该有这些性格,你更应该是飞扬跋扈的,更应该是爱去表现的,可是回过头来看看这个房间的装修,简单大气文雅不奢华,丝毫不像是一个张扬的人因该有的装修风格。那么通过这些分析,我得出了一个不算是很高明的人,你应该是个很矛盾的人吧?首先你渴望自己能够与所有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平庸,可现实的拥有又让你无法平庸,周围的人都知道你家很有钱,你若不表现出这一点,其他的学生可能会认为你虚伪,认为你也是在低调的装,你不想被这样看,因此平日里也做着你不喜欢的事,例如随意的展示出优越感,等等吧。”

    苗蕊的眼睛原本是闭着的,这时候睁开。

    她依然没回过头去看齐浩,但也没说话让齐浩闭嘴。

    齐浩说的完全正确,她真的是一个性格矛盾的人。

    “这事我还没去了解过,只是有所听说,你昨天过生日,和小姐妹们去喝酒,貌似是她们把你扔给了那个乞丐吧?所以他们是故意害你的,对不对?拍了照片吗?发了微信朋友圈?你看过了?所以把手机扔在了墙上?屏幕虽然撞碎了,手机虽然不能用了,但那副你躺在乞丐身上的照片一定深深的印在了你的心中,你也知道同学们一定也看到了,所以你很痛苦,觉得丢脸,这才是你要自杀的真正原因吧?”

    “嘿嘿,肩膀微微颤抖,心情有些波动,看来我说的还算对......哎,十八岁,人生多惑的年纪,可悲的是你身边没朋友,父母不够理解......不对!你只有父亲,没有母亲,你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小孩。”

    苗蕊一下坐起来了,回转头看着齐浩,很是不能相信。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看出来的?

    那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单亲娃娃?

    门外的苗振东也好奇了,这个消息他没有透露给齐浩啊?齐浩怎么可能知道?

    “额......看你激动的神色,眼睛看着我,牙齿却咬住了嘴巴,没有要跟我咆哮或是说话的表现,这说明我在提到你母亲死的时候,你是心情复杂却不想说话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在你的内心里,比较在意母亲的死吗?你现在的表情不像是悔恨,不像是悲情,不像是怀念,你的这种表情......倒像是一种遮掩?你好像很怕我提起这件事?这是为什么?”

    “出去!你快出去!”

    苗蕊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血,神色更是紧张的仿佛要崩溃。

    齐浩看的傻了眼,没想到苗蕊的反应会这么激烈,难道关于苗蕊母亲的死,还有什么隐情?她想要遮掩的秘密是什么?她父亲也不知道吗?

    微微闭目,通灵之眸开启,再次睁开眼,房间中的一切细微布局已经全都收入眼中。

    这个房间有不和谐的地方,房间很大,可只有墙角这边放置的东西最多。

    床,柜子,电脑桌,铺设的地毯也只有这一脚,还有台灯。

    是啊,房间虽大,但苗蕊需要的只是这一角,她只是希望有一个安身的地方,这已经不单单是缺乏安全感,或许算是某种自闭吧?

    齐浩并非是职业病,不是看谁都觉得人家有病。

    但精神上的问题其实每个人都存在。

    智商超级高的it男,每次停车离开,走出几步却总要回头确认车子是否已经锁上,他的潜意识里存在车子没锁的记忆,这算是一种强迫症,跟他的智商没有一点关系,完全的精神问题。

    有洁癖的家庭主妇,无论耗费多少时间都要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老公回来丝毫不珍惜她的劳动成果,她眼看着老公把家里的一切又变得一塌糊涂,却依然只能笑容以对,结婚三年,她依然不想让老公知道自己有洁癖的事情,这也是一种精神病。

    行为方式完全正常的人,偶尔侧头看向身边的玻璃窗,玻璃窗内有自己不算太清晰的影子,他会盯着那影子中的自己看,一分钟,两分钟,甚至是很久!他会做出不同的表情,然后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表情变化,感觉那好像是另外的一个人,越看越陌生。

    这些人,这些行为根本是毫不起眼,也没人会觉得他们是有精神病的,事实上,他们的精神确实存在问题,只不过不至于表现出特别的人前行为异常罢了。

    齐浩作为灵医,当然能注意到人的一些细微表现,然后判断出对方到底有没有一些精神上的问题。

    就如同现在,他判定苗蕊是一个有轻微自闭症的人,只是表现的不明显而已。

    这种自闭是否跟她想要守护的秘密有关呢?

    每个人都有秘密,这很正常。

    可苗蕊的这个秘密应该已经守护了许多年,从她小的时候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秘密跟她妈妈的去世或许有关系,这是齐浩得到的又一结论。

    如果是这样,那只要知道了她妈妈的死亡时间,也就能得知她秘密的源头,还有她此时所有不正常的因素。

    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呢?

    在苗蕊墙角的小天地里,在她心里上最安逸的所在,是否有一些隐藏的线索?

    再去看一遍。

    床,地毯,电脑桌,柜子,台灯,落在地上的手机......

    不对,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

    她为什么觉得墙角最安全,是她自己的选择吗?或只是被选择?

    这时,苗振东与管家王长远都走了进来。

    他们听到了苗蕊激动的喊声,也听到了齐浩讲话,所以进入房间。

    他们都很惊奇,齐浩怎么会知道苗蕊的妈妈已经死了?

    “爸爸!王叔!让他出去!让这个人出去!”

    苗蕊这时是坐着的,身体蜷缩在墙角,用被子把身体全部包裹,样子看上去非常的不正常。

    “好好好,蕊蕊,别害怕!齐总,你还是出来吧先。”

    苗振东看上去很焦急,很显然他非常宝贝自己的女儿。

    齐浩目光在他脸上扫过,发现苗振东也是一脸懵的模样,看来他对于苗蕊想要隐藏的秘密应该是并不知情的。

    “老苗,我刚才已经能够证明自己是个医生了吧?你的老爹现在是不是状况依然很好?”

    “是的......”

    “那么好,从医生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你的女儿患有抑郁症,自闭症等精神异常病症。”

    “什么?这不可能!你不要瞎说!我的女儿很正常!”

    “这就是她最大的问题,她明明有这些病,可是在你们面前她还一直都表现的非常正常,在外人面前表现的也很正常!那么我有理由认为,她是一直在伪装,这种伪装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她很可能还有轻微的人格分裂,比如一个本我,一个自我,两者共同起作用,让她在不同的时刻有不用的表现。当然了,所有的问题其实也并不算太严重,但她这次已经发生了自杀的状况,就必须要趁早治疗,否则早晚有一天会出大事情。”

    苗振东惊异不定,他当然还是不愿意相信齐浩,可齐浩偏偏说的煞有介事。

    “你这人不要胡说!我们小姐从小到大都很正常!你才有精神病!”

    管家王长远似乎也挺愤怒,伸手指向齐浩。

    齐浩目光在王长远脸上扫过,微微皱眉,暗道这老家伙怎么似乎也挺紧张?

    咦?

    “哈哈,原来是这样的!老苗啊,你的心脏如何?”

    “什么?心脏?”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心脏问题?我看应该还好吧?”

    “当然,我心脏没有病。”

    “恩,那就好,希望你能稳定住情绪,接下来我会给你讲述的是关于你们家的一段密史,很可能会让你很震惊哦。”

    “你......齐先生,你以前认识我?”

    “不认识,从没见过,我也是第一次到这个大庄园来,嘿嘿,我不是本地人,来汉东的时间也没多久。”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老婆已经死了?而且还知道我家的密史?”

    “推断!我的所有结论都来自推断,证据就是我眼前看到的这一切,这间卧室,加上卧室中的人!”

    “你......”

    苗振东说了个你字,之后就不知道该说啥,看着一脸笑容似乎洞悉一切的齐浩,看着躲在墙角似乎确实有些不正常的女儿,苗振东终于是没有再去阻止齐浩。

    这怎么还节外生枝了?他倒是想听听,看齐浩到底能说出来是什么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