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隐婚总裁:女人,这次来真的 第1140章 大结局1

时间:2021-12-07作者:卡卡西

    www..,最快更新隐婚总裁:女人,这次来真的 !

    第1140章 大结局1

    但接下来的几天,却让封筱筱慌了神。

    聂铮没来,一直没来。

    一开始,她还在心里为他找理由。可这都过去几天了?他就算再忙,都该抽出空来。

    入夜。

    封筱筱握着手机和翁千歌通电话。

    “小鸽子,他到底怎么了啊?该不会……”

    “不要你了。”

    翁千歌忍着笑,说出她的担忧。

    封筱筱:“会吗?”

    “白痴。”翁千歌笑骂道,“你敢这么想,看来,是真想他不要你了。”

    她换了个姿势。

    “想什么呢?我一个局外人都知道地球能毁灭,聂铮不能没有你。”

    这话稍稍让封筱筱松了口气,又追问。

    “那你说,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人不来,也联系不上。慕熠扬也不见了。原来,他不愿意的时候,她就连找他都找不到。

    翁千歌笑话她,“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连自己的人,都找不到呢。”

    这指的,是顾沉。

    封筱筱一怔,不太好意思。“小鸽子……”

    “行了。”

    翁千歌阻止她,“别说些没用的,我现在挺忙的,没空想那些事。”

    “小鸽子。”

    封筱筱道:“假如,我是说假如,有一天顾沉回来了,你会怎么做?”

    那一头,沉默了许久。

    翁千歌声音温柔和缓,“他是我大哥。”

    短短几个字,却包含了太多的情感。

    想起那一年,顾沉刚被带到翁家,翁千歌哪里承认这个大哥?

    此后经年,这份不承认都没有抹去,他们之后的悲剧,也多因此二起。

    人不在了,某些情感才浮出心底。

    翁千歌低低道:“筱筱,我希望他还活着,别的都不重要了。”

    他们之间那场荒唐的婚姻,在生命面前,统统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挂了电话,封筱筱想了很多。她知道,小鸽子是借着自己的事,在劝解她。

    是,她不该胡思乱想,该乖乖等着。

    这样想着,心境平和不少。

    医生看护都发现了,聂太太突然安静了。却都暗暗揣测,她是不是心情不好?

    当天,来了位客人。

    看护来问封筱筱:“太太,外面有位白医生,您见吗?”

    封筱筱掀了掀眼皮,点点头。“请她进来吧。”

    不多会儿,白素进来了,顺手带上房门。

    封筱筱望着她浅笑,“不好意思,我只能这样躺着见你,失礼了。”

    “……”白素摇了摇头,走近了。“我要走了。”

    “哦。”封筱筱一点不意外。

    想必,她这一次虽然鲁莽,但确实有帮到聂铮。白素要走,说明他已经不需要人在给他虚伪的打掩护了。

    封筱筱笑着,“一路顺风。”

    她没问,她要去哪里,什么时候走。这都不关她的事。

    白素了然。看,这个女人,就是这样让人不爽。明明样样都不如她,却活的这样肆意。

    读出她神色里的轻蔑,封筱筱觉得好笑,笑出了声。

    白素皱眉,“你笑什么?”

    “想知道?”

    封筱筱抿抿唇,正好,挺无聊的,权当消遣了。

    “白医生,你书念的多,却偏偏没有读懂一个道理。”

    “什么?”

    封筱筱挑眉,“千金难买心头好。”

    白素一怔,明白了,似乎又没有。

    “白白。”封筱筱抬手,朝她挥了挥,没什么好再跟她说的了。

    可白素仍旧站着没动,眼巴巴的。

    “还有事?”封筱筱问出口,突然反应过来。

    白素不是来见她的。

    是啊,她有什么好见的?

    封筱筱越发觉得好笑,原来绿茶不分学历,即使是白素这样的女博士,也并不高贵到哪里去。

    “想见聂铮?”

    白素默然,舔了舔唇缝。“我只想见他最后一面,有些话,想要当面对他说。”

    “嗯。”

    封筱筱表示理解,“那你要走这事,是谁安排的?”

    白素皱了皱眉,“我没见到他。只见到了他的助理。当初让我回锦园,是他亲口说的,我只想结束时,他也该给我个说法。”

    说的还真是有理有据。

    封筱筱却不吃她这一套,“说法?白医生,有道理才需要讲。你和聂铮之间,是交易,银货两讫的事情,需要什么说法?”

    白素张嘴:“……”

    “听我说完。”封筱筱抬了抬手,“如果说法就能解决,那他还给你那么些钱干什么?”

    虽然没问,但也知道聂铮给了不少。

    封筱筱说这话时,内心的想法是:没错,老娘就是这么值钱!给老娘当过挡箭牌,聂铮自然不会少给。

    “白医生若是坚持要见聂铮讨要个说法,那也行,把你得到的钱财都换回来,那我就是摁着聂铮的脑袋,也让他给你个说法。”

    白素这种做法,实则就是又当又立。

    闻言,白素脸色白了又白。她想什么,封筱筱不问都知道。

    来之前,白素应当已经想到。聂铮既然没见她,而是让助理处理这件事,意思再明显不过。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感情纠葛。

    他不是不屑见白素,也不是怕她纠缠,而是当真没有必要。

    呵呵。封筱筱忍不住笑了,只怕,她把这话说给白素听,她也不会信。

    那就,不用说了。

    “怎么样?想好了?”

    封筱筱追问。

    答案,她已经知晓。白素不会把钱吐出来。一个聪明人,在明知道感情有去无回时,又怎么会放弃既得利益?

    果然,白素静默片刻,一言不发,转身往外走。

    呼。

    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封筱筱长舒了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下来。

    这样的事,以后还会有吗?

    想必会。

    没办法,丈夫太扎眼。这世上,总不乏那些自以为特别的人。在这些人眼里,才不会管什么道德,什么法规。

    不过,封筱筱笑了。

    都算不得什么事。

    回头想想,白素这个情敌,从头到尾,都是她在处理。甚至都没有闹到聂铮跟前,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可以预见,以后再有不自量力的,还得是她来。

    封筱筱幸灾乐祸的想,她都有些同情白素们(白素、夏子宁)了。

    不过,转念,脸色又是一沉。

    这都几天了?聂铮是打算把她放在这里,地老天荒了是不是?

    哼!

    不生气?不存在的!

    ……

    聂铮回到景城,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后。下机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封筱筱。

    却被告知:“太太还在医院。”?

    聂铮一怔,脑子里一个大大的问号,生出不安来。

    还在医院?不是说伤的不重吗?为什么会在医院住了这么久?难道是有什么内伤?

    “上车。”

    他没多问,有问题,总要亲自见到人,好好问一问、看一看。

    赶到医院,已经是深夜。

    病房里静悄悄的,原本以为封筱筱已经睡了,走近了才发现,她抱着平板,一双眼睛瞪的滴溜圆,精神好的很。

    聂铮:……

    筱筱似乎没听到动静。

    聂铮刻意加重了脚步,她还是没反应。在看什么呢?

    聂铮在床边站定,俯身摘掉她的耳机。

    “啊……”

    封筱筱吓了一跳,惊叫一声,却很快镇静下来。忙关掉平板,规规矩矩的坐好。

    仰望着他,抿着嘴。

    “我……错了。”

    嗯?

    聂铮疑惑,这是什么招数?他才走了几天,看样子,是筱筱没错。只是,皮囊虽然没换,里面却被换了?

    在路上,他就在想,一走这么多天,回去之后,筱筱一定不会饶了他。

    结果,一张嘴,却是认错?

    不对劲,很不对劲。

    聂铮不敢轻举妄动,只静静的看着她。

    “我白天睡多了。”封筱筱双手规矩的放在膝上。

    条理清晰的解释,“晚上实在睡不着。我知道这样不对,以后不这样了。”

    咳。聂铮忍着喉头的痒意,淡淡道:“哦。”

    怎么反应这么冷淡?

    封筱筱琢磨着,是她认错的态度还不够深刻吗?

    幸好,她是有准备的。这两天都练习了很多遍了。看来,是蒙混不过去了。

    封筱筱抿抿嘴,略垂着眼帘。

    “还有,是我不好。没有听你的,我保证,是最后一次了。”

    哦。

    聂铮明白过来,这是为了坠海的事反省呢。嗯,虽然他不敢要她道歉,不过,她自己倒是认识到了。

    好事一桩。

    聂铮抬手,轻轻落在她脑袋上。

    “原谅你了。”

    “!”

    封筱筱眼睛一亮,抬起头来,直起身子,“真的?”

    “当然。”聂铮挑眉。

    “哇!”

    封筱筱蹦了起来,扑到聂铮怀里,勾着他的脖颈,使劲撒娇。

    “答应我,以后生气就告诉,不要这样一连好多天都不见人好不好?我好害怕的!你来陪着我,我也会好好反省的……”

    聂铮:……

    哪里不对劲?

    “筱筱。”聂铮迟疑着开口,“我这些天,人不在景城。”

    “……”

    封筱筱看他,不在景城。

    “那你去哪儿了?”

    聂铮看着她,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猜?

    她猜的着吗?

    要是以前,论别的事,她当然猜不着,但这次不一样。这个档口,聂铮离开景城,还能因为什么?

    “啊!”封筱筱惊呼,“所以,那些人解决了?”

    嗯。聂铮浅笑,颔首。眉宇间,还带着奔波的风尘疲倦感。

    “我就说嘛!”

    封筱筱得意起来,“我是任性了点,没有听你的话,但我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是不是?”

    聂铮看着她笑,“嗯。”

    事情已经过去。

    不管当时有多气,有多担心,此刻已经化为乌有。对于她,他始终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

    封筱筱兴奋的一张嘴说个不停,“唔——”

    被聂铮给堵住了。

    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封筱筱抵着他的胸膛,艰难的吐字。

    “你洗澡了吗?”

    “干净的。”

    “哦……”

    意识混沌之际,封筱筱想起件事,“哎,不对?那就是说,你这些天不是在生我的气,是去有事去了?”

    “……嗯。”

    聂铮闷笑,才反应过来?他怎么会生她的气。

    “走开!”

    封筱筱抬起脚就要踢他,“那我为什么要道歉?你看我道歉,傻兮兮的,是不是可笑的很?”

    脚踝被聂铮精准的抓住。眼底泛着隐忍的光芒。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就伺候你,原谅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