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隐婚总裁:女人,这次来真的 第1139章 他不在

时间:2021-12-07作者:卡卡西

    www..,最快更新隐婚总裁:女人,这次来真的 !

    第1139章 他不在

    因为聂铮,所以有恃无恐。

    “对不起。”

    封筱筱眼里闪着水光。

    她需要跟他说这声抱歉,因为到了最后,她还是把所有的压力都给了他。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任性的,不顾后果的那一个。这一次,有点玩大了。

    没法感同身受,但是能够想象。聂铮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她真的出事了,聂铮这一生都要陷在自责里,陪伴着他的,将会是永久的、无法排解的孤独。

    封筱筱不是想不到,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有这一声微不足道的‘对不起’。

    心有灵犀,聂铮听懂了。

    握着手机,遥望着封筱筱。责怪的话再说不出口,哪怕是一时着急。

    不怪她,哪里怪的着?从那一年的算计开始,是他强行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是他做的不够好,没有能护她周全。

    前面,就要下跨海大桥。

    “铮哥……”

    聂铮眸光一敛,朝着封筱筱大喊。“筱筱!快过来!不能再等了!”

    这一刻,他没法去顾及该死的其他人事,总不能在祸事来临前,让意外在他眼前发生。那将会是他一生的噩梦!

    “……哦。”

    封筱筱怔然点头,“那些人……”

    “别管了!”

    聂铮朝她伸出手,“快!”

    这会儿,封筱筱才紧张起来。双手抖动的厉害,颤颤巍巍的缓缓松开方向盘,想又不太敢。

    犹豫间,突然,从对面冲过来一辆车!

    之前已经做过清道处理,这辆车从另一端是怎么上来跨海大桥,无人知晓。

    但车速之快,让人也无暇去想原因。车子直直开向封筱筱的车,目的很明显。

    “筱筱!”

    聂铮一声低吼。

    不用他多说,慕熠扬打动方向盘,猛的用车身撞向封筱筱的车子。

    ‘嘭’!

    车身剧烈震荡,封筱筱吓的不轻,紧握着方向盘不敢松开。

    她不聪明,但这一刻却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清楚的知道,慕熠扬这是在救她。

    她这车的方向盘失灵,根本没办法转变方向。而对面的车子直直开过来,她早已吓的六神无主。

    是慕熠扬这一下,把她撞的灵魂归体。

    虽然剧烈的碰撞很是惊心动魄,但人在绝境时,总能够激发出无限的潜能。娇生惯养的她,顾不上害怕,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耳边,是聂铮夹着风声的嗓音。

    “筱筱!别害怕!熠扬有数!”

    “嗯!”

    封筱筱尽量稳住声线,用力点头,大声回应他。

    车身被撞歪,改变了路线。

    对面的车随即更改了方向,死死咬住封筱筱不放!看这架势,当真是不弄死她,誓不罢休。

    “筱筱!”

    聂铮的声音,是一种提醒的信号。

    封筱筱闭了闭眼,果然,下一次的撞击随即而来。

    啊……

    封筱筱张了张嘴,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却硬生生把尖叫声给吞了下去!

    她不敢叫出来,怕给聂铮和慕熠扬负担。

    “我没事!”

    这话,是对聂铮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让聂铮别那么担心,让自己不要那么害怕。

    跨海大桥的最后一段,三辆车在进行一场生死较量。

    慕熠扬看一看聂铮,“铮哥,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时间不多,如果对方撞上来,那么情况无法估计。这种时候,没有最好的结果,只有最惨烈的结果。

    言而总之,受伤的,总会是他们。

    聂铮眉头紧锁,拧成个川字。路灯扫过,车厢里一瞬间的透亮,瞬间又归于黑暗。

    “海。”

    聂铮看向慕熠扬,吐出一个字。

    “……好。”

    慕熠扬秒懂,点了点头。

    随即,聂铮拨通封筱筱的号码。

    电话里,封筱筱故作镇静的声音响起。“阿铮……”

    颤音泄露了她的心绪。

    “筱筱,别害怕,把车窗摇下来,往海里冲!”

    一字一顿,说的很慢,语调很稳。

    这让封筱筱的情绪几度变化,一开始听到的不敢置信,到不敢听从。遵从的是人的本能反应。

    但是,聂铮的声音,带着股魔力。

    很奇异的,封筱筱无条件相信他。

    “害怕吗?”

    没得到她的回应,聂铮也没有着急。

    “不……”封筱筱笑了,“比起我自己,你更宝贝我呢。”

    一语中的,分毫不差。

    是啊,这世上,没有人比聂铮更爱封筱筱,连封筱筱自己都比不上!

    因着她这句话,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聂铮竟然生出一丝笑意。

    慕熠扬瞄了一眼,看到了。但那笑意一闪而过,快的让他以为,那不过是他的错觉。

    下一秒,接收到聂铮的眼神暗示,慕熠扬颔首,转动方向盘,直接撞上封筱筱的车身,刮擦着带动她的路线。

    对面的车见这架势,车速慢了下来。大概也在考虑对策,毕竟,他们拿钱办事,不包括聂铮。

    紧要关头,分分秒秒都是关键。

    “筱筱!不要怕!我马上下来接你!”

    “嗯!”

    封筱筱郑重点头,深吸口气。闭上了眼。其实,已经由不得她选择。

    她任性的开了个头,善后的事情,却要完全交付给聂铮。

    视野里,无边的大海瞬间铺满。她闭上眼,车窗玻璃摇下,鼻息里全是海风的味道。

    车身离开桥面的瞬间,倏尔一股失重感,分明又深刻。

    封筱筱能感觉到,她正在做着某种抛物线运动,动作似乎被刻意放慢,但实际上,不过是转瞬匆匆。

    在她坠海的同时,慕熠扬紧急刹车,车门开开,一团人影直冲出去,根本来不及看清是谁,只剩一团残影。

    ‘噗通’!

    海面激起一股巨浪,聂铮履行了他的程诺。

    ——我马上下来接你!

    “……”

    封筱筱落入海水中,连个缓冲的时间都没有。

    幼年时,她曾有过溺水的经历。是以,她对水的恐惧,比之一般人,更甚。何况,还是在无边的大海中。

    海水往她的鼻子里、耳朵里灌,她本能的张嘴,海水立即连她的嘴巴也没有放过。呼吸被遏制,浑身被锁死。

    今天,会交代在这里吗?

    不,不会。封筱筱动弹不得,却记得聂铮的话。她只要乖乖的,在这里等着他就好。他说过会来接她,就一定会。

    闭上眼,意识混沌的时刻,迷迷糊糊的,看到有一团人影过来了。

    “阿铮……”

    封筱筱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海水却乘势钻进她的肺部,刺激的她旧疾复发,呛咳不止,疼的她佝偻成一团。

    车门被打开,人影靠的近了。封筱筱闻不到他的味道,也听不到他的心跳,却在他的手贴上来的瞬间,领悟到了他的温度。

    是他,没错。

    顿时,封筱筱完全放松,意识陷入了一片漆黑中。

    ……

    睁开眼,房间里光线适宜,封筱筱没有感觉到太多不适。但眼前随即一张放大的中年女人的脸,把她给吓了一跳。

    “太太,您醒了。”

    “……”封筱筱瞬时惊醒,心跳突突。

    看到女人身上的工作服,明白过来,这里是医院,女人是看护。

    紧接着,环视了一圈四周,没看到聂铮。

    “那个……”

    一张嘴,嗓子眼沙哑的厉害,发声困难。

    “太太。”

    看护赶紧给她倒了杯水,“您喝口水,润润嗓子。”

    封筱筱点头致谢,确实口渴了,抱着杯子灌了一大杯,觉得好些了,放下杯子,抬头问看护。

    “聂铮呢?”

    看护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您是说聂先生吧,他让我好好照顾您,您醒来后马上通知他。哦……”

    说着,一拍脑袋。

    “太太,我得给聂先生打电话。”

    “……嗯。”封筱筱虚弱的点点头。

    看护去了,病房里安静下来,封筱筱有些失落。她还以为,一睁眼就能看到聂铮的。

    他去了哪里?

    这种时候,他难道不是应该守在这里陪着她的吗?不是封筱筱娇蛮不讲理,而是眼下这情况不符合聂铮的作风。

    但她马上自我调整,聂铮应该是真的忙,否则不会放她一个人。

    “太太。”看护去了又回。

    封筱筱马上问:“他什么时候来?”

    “这个……”看护有些为难,“没联系上聂先生,可能还要再等等。”

    封筱筱:……

    等什么?为什么还要等?他就这么忙吗?忙的连她醒了,来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

    封筱筱的心情,一下子荡到了谷底,简单来说,她生气了。

    这股邪气没发在医护人员身上,倒是让虞天薇和霍之南赶了个正着。

    “你们来干什么?”封筱筱懒洋洋的靠着,都没有象征性的起身表示一下欢迎。

    “哟。”

    霍之南摘了墨镜,笑呵呵。

    “还能来干什么?当然是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呀?”

    封筱筱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要说最毒,这几个姐妹,那还得数霍之南。

    虞天薇捣了下霍之南,拉开椅子坐下。盯着封筱筱的脸看了下。

    “嗯,好多了。”

    转而又笑,“怎么这么给我们脸色看?不是聂铮,就这么不让你待见啊。”

    毕竟是多年好友,一句话就戳中了痛点。

    封筱筱耷拉着眼皮,努努嘴,不说话。

    虞天薇和霍之南交换个眼神,都忍着笑。

    “咳。”霍之南轻咳,“你好好想想,为什么聂先生不在?”

    嗯?什么意思?

    封筱筱终于睁眼看过去,这个问题问的。他没在,难道不是因为忙?

    “你啊。”

    看她这表情,虞天薇没忍住,戳了戳她的额头。

    “丝毫不知道反省,这次,是把人给惹急了吧?让你听话听话,你就是不听话。”

    封筱筱:……

    不会吧?聂铮是因为生气了,才没在?这,是不是太荒唐了。

    对,就是荒唐。

    这种说法,她一个字都不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