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隐婚总裁:女人,这次来真的 第1138章 这次也一样

时间:2021-12-07作者:卡卡西

    www..,最快更新隐婚总裁:女人,这次来真的 !

    第1138章 这次也一样

    正愁着没机会,机会就送上了门。

    封筱筱还在想着,要怎么让白素有动作?事实上,女人的嫉妒心,和怀着强大期待骤然落空的挫败感,根本不需要她来担心。

    接下来,封筱筱只要带着聂铮一起出席谢睿和霍之南的私人小聚会就行了。

    犹豫不是正式的订婚仪式,两家连长辈都只是过来露了个脸,然后就把时间都给了小辈们。

    虽然是小辈,但却不乏景城权贵。谢睿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在这个年纪都已颇有成就。

    一场私宴,办的精致热闹。

    封筱筱是自己先到的,一来是聂铮要抢时间,二来,他们也不好明目张胆同时出现。

    聂铮没到前,封筱筱整个人不在状态,心不在焉。

    除开一开始虞天薇和霍之南还来说了两句,剩下就没时间念叨她了,毕竟,霍之南是今天的主角,虞天薇也有自己的爱人要陪。

    哎。封筱筱轻叹口气,朋友都聚在一起时,不由想起了翁千歌。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一心只知道念书的小鸽子,却不得不成为家族掌管者,这样的生活,她适应的了吗?还有顾沉……她真的还好吗?

    手机响了一下,封筱筱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跑去了大门口。

    双手背在身后,踮着脚尖、抻着脖子往外看,眼底盛满星河。

    车前灯打过来,封筱筱笑着跳了两下,看到车门开开,聂铮从车上下来,满眼都是她。

    他伸出手,封筱筱立即凑过去,递上她的手,二人交握。

    “等急了?”

    “是啊。”封筱筱才不跟他客气,“你迟到了,主人生气了。”

    聂铮淡笑,“没关系,带了大礼来。”

    封筱筱挤挤鼻子,“就知道拿钱砸人。不过,我喜欢!”

    哪里是拿钱砸人,聂铮这是借着这个机会感谢谢睿。在鹿儿岛那段时间,谢睿没少帮忙。两人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这段交情却算不得浅。

    “饿了吧?”

    封筱筱拉着他问。

    聂铮眼角细微的纹路里都是笑意,日子越是久,她身上贤惠的一面越发显露出来。

    所以,你看,爱一个人,关心和疼爱便是本能。

    “嗯。”聂铮颔首,“散了会直接过来的。”

    封筱筱撇嘴,拉着他走的更快。

    “走,那边安静,我们去那里吃。”

    聂铮被她拖着走,“这样好吗?还没跟主人打招呼。”

    “这有什么?”封筱筱不以为意,“吃完了再过去也是一样,晚了一会儿对他们的祝福也不会少了半分。”

    在角落的藤沙发上坐下,聂铮欣然接受,觉得她说的很对。

    “这个好吃……”

    封筱筱端着盘子喂他,就是不让他动手。

    正喂食着,谢睿和霍之南过来了。

    “好吃嘛。”霍之南坏心眼的调侃。“食物怎么样不知道,这种吃法,吃什么都是山珍海味了。”

    谢睿轻轻拍了拍未婚妻的脑袋,朝聂铮报以一笑。

    “南南没有恶意。”

    “嗯。”聂铮浅笑,“恭喜你们。”

    谢睿视线在他们身上流了一圈,“也恭喜你们。”

    相视而笑。

    谢睿没有多逗留,知道他们情况特殊,都愿意给他们留相处的空间。

    缠绵着刚喂饱聂铮,傅溪川携虞天薇过来了。

    聂铮忙起身,和傅溪川寒暄。

    “喂。”

    虞天薇拉过封筱筱,小小声,“你带他来这里,不要紧的吧?”

    封筱筱耸耸肩,不置可否。

    看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虞天薇恨的戳了戳她的额头。

    “真就这么不在乎你这条小命?”

    “在乎啊。”封筱筱摸着脖子,“可是,我非常讨厌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还不如给个痛快。”

    哎。虞天薇叹气,“你说你这命,什么事都让你摊上了。”

    “我跟你说……”

    封筱筱凑到虞天薇耳边,低声说,“有人跟着我。”

    啊?虞天薇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聂铮知道吗?”

    封筱筱沉默了下,“似乎,不知道。”

    “为什么?”虞天薇不理解,“他不是派了人保护你吗?你都知道有人跟着你,那些保镖能不知道?”

    封筱筱笑了,“跟着我的人,不是什么厉害的人,可能就是普通人,看着可能都不像是在跟我。”

    “那你怎么知道的?”

    封筱筱想了下,“直觉。”

    这是很玄妙的东西,虞天薇相信,“告诉聂铮不?”

    “不。”

    封筱筱摇摇头,大有壮士断腕的悲壮,“他还是不知道的好。要是我的直觉对了,也是个机会。”

    好半天,虞天薇都说不出话来。心情很矛盾。同样是女人,又是筱筱的好朋友,自然理解她的想法。

    平心而论,如果是她,应该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最后,只说了一句。“会没事的,聂铮派了人保护你。”

    封筱筱一咧嘴,“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虽然,心下都明白,明暗的较量,他们始终是落了下风的。

    当晚私宴结束,风平浪静。

    封筱筱有些失望,她还以为,就上次爆炸事件来说,那些人的动作应该会很快。

    可占据了一整个夜晚的私宴,一点意外都没发生。

    是聂铮把她保护的太好,还是她高估了那些人?

    结束时,封筱筱拉扯着聂铮的手。

    聂铮拍拍她,“一会儿就见面了。”

    他必须和她分开走。

    僵持了片刻,封筱筱只好松手,眼巴巴的看他走开,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惹的聂铮恨不能不管不顾的把人抱进怀里。

    可他终究还是先走了。

    虞天薇在后面戳戳她,“差不多行了啊,不是住一起吗?”

    哼。

    封筱筱怨念的瞪着她,和老公明晃晃公然秀恩爱的,没有资格讲她。

    她是自己开车来的,聂铮派的保镖远远跟在她车后。

    为了和聂铮错开时间,封筱筱绕了段路。看着差不多了,才要掉头。

    可是,她发现不对劲了。

    车速好像减不下来,方向盘也不怎么灵光。

    “怎么回事?”

    封筱筱皱眉,嘀咕。今天开过来时还好好的。

    脑子里一个激灵!难道说……

    不是一整个晚上那些人都没有动作,他们已经行动了!所以,这辆车,就是她的归宿!

    哈!终于!

    害怕吗?

    车子失控,没有哪个人会不怕。但是,封筱筱更多的是兴奋。如果迟早都有这一天,那就现在来吧!

    只是,不知道身后的保镖,有没有发现异常来?

    保镖自然是发现了。

    一人加快车速,一人马上联系聂铮。

    “聂先生。”

    “说。”聂铮语调阴沉,他人已经到了公寓,保镖这时候打来电话,总不会是什么好事。

    “太太的车,好像不对劲。在开直线,车速越来越快!”

    聂铮霍地站了起来,扯松了领带。

    “位置发给我!跟紧了!”

    “是。”

    ……

    车子完全停不下来,封筱筱舔了舔唇缝,开始慌了。

    早在决定的那一刻,她就想过,会有很大的风险。这个风险,可能会真的要了她的命!

    “不怕不怕。”

    封筱筱看了眼后视镜,保镖已经追了上来。

    两辆车子很快并行,保镖摇下车窗,大喊。

    “太太!什么问题?”

    “刹车好像失灵了!”封筱筱扯着嗓子,“没法减速,方向盘也有问题!”

    这就是她一直直行,车速越来越快的缘故。

    这可不好办。

    因为车速太快,交警已经吹哨。

    “怎么办?”封筱筱握紧方向盘,不是她不停,是没法停下来啊。

    保镖也是一筹莫展。

    封筱筱急的冷汗直冒,接到了聂铮的电话。

    “喂,阿铮!”

    声音里的紧张和恐慌彰显无遗。

    再多说一句,她就要哭了。人在爱人面前,总是格外容易脆弱。

    “我到了。”

    聂铮的声音带着股奇异的力量,“情况我都知道了,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

    “嗯。”封筱筱忍住哭腔,不想叫他担心。

    “乖。”

    眼下,该怎么让筱筱的车停下来?

    因为刹车失灵,只能强行堵车。最直接的,便是撞车。

    但这个车速,危险性太大。到时候车是停了下来,封筱筱的生命和健康却断然不能保证了。

    可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

    聂铮来之前,保镖已经想到了,只是他们不敢做决定。太太出了事,他们谁能负起责?

    不行。

    聂铮没言语,但看神情就是万万不行。他太了解封筱筱,更加了解自己。

    他根本担不起万分之一失去她的可能性,这世上也许没有谁离了谁活不了,时间再长,都会熬过去。

    但是,在熬过去之前呢?

    聂铮不敢想。

    他从来都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对待爱人也是如此。

    聂铮看一眼身边的慕熠扬,“我要把筱筱从车上带下来。”

    “铮哥你的意思是……”

    慕熠扬明白了,可是,不太确定。“可筱筱,她能行吗?”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聂铮暴躁的低吼,“到了这时候,还有得她挑!”

    “……好。”

    慕熠扬于是不再多说,郑重点头,“铮哥你说,我来配合你。”

    和他们二人之力,把封筱筱从车上拉过来,并不是不可能。

    至于其他,也需要快速解决。

    慕熠扬马上打电话,和交警取得联系,“……对,麻烦请马上疏散人群和车流!”

    刚才在路上,交警已经了解到了一部分信息,得知本城首富聂先生的太太遇到了危险,自然是愿意给予支持的。

    无论是从聂铮的社会地位出发,还是单纯的从封筱筱的安危出发。

    所有事情都在迅速安排妥当,聂铮拿起手机,拨通了封筱筱的号码。

    “筱筱。”

    “我在呢。”封筱筱的声音听上去,比刚才镇定了不少。

    聂铮稍稍安慰,冷静说到。“我和熠扬过来,一会儿你听我的指令,我们会把你从车上拉出来。”

    “这样?”

    封筱筱听他说完,觉得刺激是刺激了点,但似乎可行,主要是相信他们。

    “嗯,好。”

    刚答应,又想起件事来。

    “对了,找到他们了吗?”

    聂铮顿了下,都什么时候了,筱筱竟然还在意这个问题?

    猛然间,脑子里闪过个想法。筱筱是故意的吧?前阵子,她就有以身犯险,引出那些人的想法。

    声线绷紧,聂铮难得对封筱筱严肃起来,“筱筱,听着,现在是要把你救下来!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吗?”

    即使他坐拥万贯家财,呼风唤雨,可在一场蓄谋的伤害里,也不得不低头!

    命只有一次,不是开玩笑的。

    “我知道呀。”

    封筱筱笑起来,后视镜里,映着她略苍白的脸,肌肤被光打的近乎透明,因为害怕泛着清光。

    她握紧了方向盘。

    “阿铮,还没有引出他们来,对不对?”

    聂铮默然。

    答案显而易见。

    但那些人一定还在,尘埃落定前,他们不会走。

    “阿铮,你还需要多久?”

    闻言,聂铮神色大变,“筱筱,你要干什么?别胡来!”

    “没胡来。”

    封筱筱弯唇,倒是越发镇静。

    “要不是亲身经历,真不敢相信,这些事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嘻嘻,看来电影电视剧也不都是瞎拍的。”

    她还有心情调侃自己。

    聂铮已经焦躁起来,“筱筱!不管你想干什么,马上给我停下来!”

    “不要。”

    封筱筱嗔道,“就这一次,你也听一听我的。我来拖住时间,你能找到他们的,对不对?”

    她都佩服自己,竟然这么冷静敢拼,都不像她了。也许是跟聂铮在一起久了,夫妻相吧。

    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管他呢,从小到大,念书就不是她的强项。

    “封筱筱!”

    聂铮气急败坏,连名带姓的朝她吼。

    “少自作聪明,就你那脑袋瓜,够用吗?别乱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这样不行,真的不行!”

    筱筱是件易碎品,他抢来的,小心翼翼护着,什么都给她最好的。她早就被宠坏了。

    “阿铮。”

    封筱筱暖暖念着他的名字。像无数次缠绵时那样。

    聂铮一怔,收了声。

    “我不是胡来,我是相信你。”

    “阿铮,我等不及了,你知道的,我没什么耐心,脾气又不好。我要光明正大站在你身边,我是你太太,是你聂铮的妻子!”

    聂铮喉头发硬,“怪我吗?”

    也许,还有恨。

    如果不是他,不是他没用,她不会陷入这种险境。

    “不。”

    封筱筱笑着摇头。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

    聂铮扶额,捂住眼睛。他们要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

    可封筱筱却停不下来,“我过得这么好,有可爱的孩子,人前光鲜亮丽,还有我的家人……”

    稍顿,吸了口气。

    “我不能那么自私,只接受好的。”

    聂铮怔然,他的筱筱,这样体贴、理解他。

    “哼……”

    封筱筱轻哼,略有些得意。

    “这种待遇别人也没有啊,那还得是我。”

    聂铮一言不发,慕熠扬已经把车子靠近,和封筱筱的车并驾齐驱,车速非常快,在地面上划出火星子。

    慕熠扬摇下车窗,聂铮探出脑袋,朝身侧的封筱筱大喊。

    “筱筱!”

    封筱筱侧过来,看着他笑。

    聂铮伸出手,“筱筱,过来!乖,听话,好不好?”

    封筱筱没说话,也没动。她相信,聂铮一定有在按部就班的找那些人。所以,她只需要再拖延时间就可以。

    已经做到这一步,又怎么能半途而废?

    这次动静闹得这么大,如果放弃,那么那些人会盯得更紧。她和聂铮打着各自有爱人的幌子,私下约会的事情也瞒不住,没法再继续了。

    光是想一想,都觉得生不如死。

    她的人生是用来和聂铮腻歪的,而不是用来躲着那些人的。

    所以,她今天没得选择。只能破釜沉舟!

    看她不动,聂铮眼底窜出火。

    “封筱筱!你听没听见我说话?”

    封筱筱收回视线,看着导航,前方就要出跨海大桥了。

    不知道聂铮的时间够不够了?

    这边,慕熠扬见情况不对,“铮哥,怎么办?”

    聂铮头都要爆了,“找到他们了没?”

    慕熠扬稍顿,“还在找。”

    “快!”

    聂铮压抑着低头,情绪在崩溃的边缘。他深知筱筱这是拧上了。换位思考,如果他是筱筱,他也愿意放手一搏。

    可是,他还是恨。恨她胆子如此之大!她怎么能和他比?他是个男人,皮糙肉厚!他连她一根头发都舍不得伤。

    “……是。”

    慕熠扬点点头,想想安慰聂铮。

    “铮哥,既然已经这样,那就按照筱筱的意思进行吧。”

    关心则乱,聂铮冷漠的反问,“怎么进行?”

    慕熠扬计算了一下,“下跨海大桥还需要十三分钟,如果足够,那么,到时候再动手也不迟。”

    聂铮眉头紧锁,睫毛在下眼睑投下浓重的阴影,一个字也没吐。

    道路已清,封筱筱手心里全是汗,握着方向盘都打滑。

    紧张的时候,聂铮的电话又打来了。

    能明显察觉到他的压抑的情绪,“筱筱,害怕吗?”

    “……”

    封筱筱摇摇头,“不怕。”

    这不算是完全的谎话。

    “我知道,有你呢,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又不是第一次遇到险境了,每次,你都没让我出事,这次也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