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33章 梦魇

时间:2019-06-05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柱子胆子大,一手伸进棺材里,想拽那个女人的项链,小绿毛登时激起,朝他的手就是一口,幸亏柱子躲得快,不然非被它咬断不可

    大家看得真切,那绿毛牙呲着,獠牙森然像是狗一样,哪里还有半点儿“人”的意思

    “操他妈的打死它”柱子一身后怕的冷汗,发狠道。

    孩子们一哄而上,用棍子,铁铲,还有砖石,砸这个可怜的小毛猴,本来小畜生动作敏捷,完全可以逃走的,但它舍不得“妈妈”,硬生生的窝在棺材角落里,被这群毛孩子打的遍体是伤,流下一股股墨绿色的脓液,恶臭扑鼻

    一个孩子想在柱子哥面前表现表现,捡起了野坟地中一小截儿破碎的石碑,猛的朝棺材里砸去,顷刻间,小绿毛脑浆迸裂,墨绿色的污血溅的到处都是

    毕竟还是孩子,看见这个场景,多少都有些害怕,那个叫铁蛋的小子胆怯道“二狗哥,你杀人了”

    “杀你大爷了这他妈根本就不是人,我这是为民除害”二狗不以为意道。

    柱子擤了把鼻涕,也不在乎那满棺材的“污血”,直接把女尸的项链给拽了下来。

    女尸一动不动,面色红润,神色安详,宛如睡着的阿姨,一丁点也不像是个死人。

    这要是换做大人,肯定会纳闷儿,这人已经死了几十年了,怎么还保存的如此完好,气色红润,就连刚死的人也不至于这样啊,一定有蹊跷,走为上策。

    但孩子们不懂这些,从小到大也没见过个死人,女尸如此新鲜,他们反倒不害怕了,一拥而上,摘的摘,拽的拽,很快把尸体“脱”了个精光,值钱的首饰统统拿走,头上的簪子也抽掉,女尸披头散发的样子还挺漂亮的。

    “铁蛋,这女的,有点儿像你老姨,”一个男孩说。

    “你放屁,像你二姑”俩孩子拌起嘴来。

    “啧啧啧,铁蛋的老姨哪有这女的好看呀,她老姨一张猪腰子脸”

    孩子们嬉笑着,根本没有恐惧的意思,而且愈发胆大,而那个窝在墓碑后面骑猫的老太太,瞅着热闹,“嘿嘿嘿”的坏笑,声音难听刺耳,像是烂门板子在吱扭扭的响

    女人就剩下红杉红裤了,这群孩子还没有性意识,并未作出任何下流的行为。

    所有拿出来的东西,都摆在坟包外的空地上,由柱子进行分配,柱子很公道,一人一件儿,多出来的不能平均分的作为活动资金,属于大家公有,就连年纪最小的铁蛋,都分了一个十分漂亮的猫眼戒指。

    “柱子哥,这个戒指,能卖多少钱呀”铁蛋对着太阳瞅着那猫眼,还带着奶气的问。

    柱子笑了笑“多少钱估摸着给你娶媳妇够用了。”

    三愣这个时候开玩笑道“铁蛋,你有喜欢的人吗”

    铁蛋挠挠头,奶萌的说“俺喜欢俺娘”

    这话对于10岁以下的孩子,听起来没什么但几个大点儿的听完后哈哈大笑,野坟地中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这个时候,孩子们并没看见,那被砸塌的坟包中,棺材里女人的头发开始迅速的疯长,像是有生命的菌丝一样蓬松的冒了出来,沿着棺材沿子往地面钻

    “诶呀,这是啥东西”猴子叫了一声,他抬起脚,发现自己脚腕子被啥给缠住了。

    还没等其他孩子仔细看,他们所踩的地面上,那蓬松缭绕的黑头发,像是钻冒出的浓烟一般迅速将孩子们包围,缠住了手脚和脖子

    “救命啊救命”

    几个孩子还没喊出几声,脖子已经被头发细密的缠住,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那些头发丝像是有生命一样,拼命的往孩子的鼻孔,嘴巴,耳朵眼里钻,顷刻间,血液沿着丝线泉涌般的流了出来滴滴答答的,满地都是。

    这群孩子,仿佛凝固在了琥珀里,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和模样,直到那“妖魔”般的头发吸饱了血,纷纷松开,他们一个个栽倒在地上,浑身抽吧萎缩,已经翻出了褶皱的白皮

    野坟地中再次恢复了平静,二叔看得真切,那棺材里的女尸,嗓子眼一下一下的咽着,表情享受安逸,仿佛在痛快和喝水。

    六个孩子东倒西斜死的透透的,这个时候,那个骑着老猫的白发老太太,驾着猫,窜到了孩子们死尸的近前。

    她纵身一跃,跳到了铁蛋身上,伸出了像是鸡爪子一样的手,锋利的指甲,一点点挠破铁蛋的裤裆,让孩子的“小酒壶”露了出来。

    老太太笑的脸上的褶皱跟核桃一样,二叔看着她都觉得心里瘆得慌,这家伙有鼻子有眼,也是人类的五官,但为什么瞅见那么的邪性,感觉像什么东西,但又形容不出来。

    老猫脱离了主人的管控,扑到了铁蛋的肚皮上,用舌头舔着铁蛋的肚子,一下一下的,孩子的肚皮在倒刺的猫舌头的舔舐下渐渐脱皮开裂,用爪子一挠,肚膛子很快被剖开了。

    里面粉色的内脏流了出来,猫饕鬄的啃噬着孩子的肝因为已经被放干了血,除了一些浑浊的淋巴液外,并无任何血迹,就连那内脏都是粉白色的,看着令人心底发寒。

    老太太用直接抠着小孩子的“小酒壶”,划破了皮,把两颗“珠子”挤了出来,然后放到嘴里咯吱咯吱的嚼,满脸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二叔看得一阵大腿根痉挛,这个王八蛋妈的,吃孩子的那个东西他真想一下子冲过去,把这逼玩意给摔死但此时的自己,只是梦中的观察者而已,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看电影,他根本融入不进去。

    吃完铁蛋的,又吃二狗的,二叔发现,那只老猫,专吃人的胆和肝脏,而那老太太,就吃“小酒壶”里的珠子这俩畜生捡漏,一个一个的划裆开膛,祸害着孩子们的尸体。

    二叔心想,这老逼玩意八成是什么牲口变得,只是一时半会看不出来,要说狼狈为奸,跟猫勾搭成伴儿的又会是什么动物呢

    二叔还在琢磨,突然,整个野坟地晃动了一下,宛如水中的月亮一般扭曲,仿佛一股强烈的磁场扫过,再仔细看时,却不是什么场力,而是整个大地,像是漂浮着绿藻的沼泽一样浮动了一下

    天呐这什么鬼二叔倒抽一口凉气,却见那白毛老太太,似乎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赶紧骑上猫,奔走跳跃撤离了现场。

    几个孩子躺在草地上,残破的尸体,像是陷入了泥中一般,一点点的往下沉,视觉切换,二叔看得真切,但见他们周身,无数指头粗的蚯蚓钻进爬出,开裂的泥土中,一股股带着黄汤的臭水冒了出来“稀汤冒水”的吞噬了孩子们。

    二叔惊颤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猛然从梦中醒了过来,此时天已经大亮了,日头升的老高,脑仁一阵阵钻心的疼。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原来是场梦天呐这个梦太可怕了

    点着一根烟,二叔狠狠的抽着,尼古丁的刺激让他舒服了好多,心琢磨难道是师父捣的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