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二十七章 除僵

时间:2019-05-27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咋了你?见到我至于这么害怕吗?”二叔皱眉问。

    “明...明哥,你到底是人,还是鬼?”狗剩惊魂丧魄的问。

    二叔更懵逼了,怒骂道:“我是你大爷!有病吧你!”

    狗剩下意识的擦了下嘴,哆嗦的往二叔身后瞅,见没有影子,又是吓的一抖:“明哥,你...你的影子呢?你没有影子。”

    “我擦......你有完没完?老子是人,光天化日之下,我看你才像鬼!”二叔无语了。

    “哦哦哦,”听二叔这么说,狗剩情绪稳定了一些,被二叔拽了起来。

    二叔掏出中华烟给他递上,点着后狗剩狠抽了两口,不再胡说八道了,还微微尴尬的笑了笑。

    “狗子,到底咋回事?怎么村里人看见我都跟你一个球德性?躲啥呢?”二叔皱眉问。

    狗剩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着二叔,又看了看江晓芸,吧嗒吧嗒嘴问:“明哥,这些日子...你去哪儿了?”

    “我回北京了呀,咋了?”二叔答道。

    “回北京了?”狗剩显得有点不太相信,他狐疑的态度,让二叔更加懵逼了。

    “我操!你有啥就直说,别他妈跟娘们似的!”二叔有些急了。

    狗剩皱眉嘬着牙花子,犹豫了片刻,说道:“明哥,咱们村儿出了邪乎事,搞的人心惶惶,我也拿不准你现在是人是鬼,总之你别害我,咱俩小时候玩最好了,我娘以前还给你烙糖饼吃......”

    “去你大爷的!赶紧的,别废话了,到底咋回事!”二叔有些火了。

    狗剩眨了眨母狗眼,抽抽鼻子,向二叔讲述了这段时间村子里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儿......

    中元节过后没几天,几乎家家户户都做了同一个梦,那就是老安家的闺女上门送喜帖,告诉大家自己要结婚了,让大家去吃席.......那喜帖上写着二叔和她的名字。

    做梦的时候,见到死去的人,人们并不觉得害怕,只是好奇,二叔常年在外,什么时候跟老安家的闺女勾搭上的?两人年纪相差十几岁呢。

    醒来后,人们相互一交流,竟然都做了这个梦,无不骇然惊恐,更加上前两天二叔给安蓉蓉买棺材和墓碑,准备立坟这件事,几乎全村人都知道,如此这般一来,大家都吓坏了。

    人们说,安家那丫头是在外面卖炕头的,而且已经死了,老朱家的明明,怎么会和她结婚?

    还有的人说,那朱明明中了邪,现在八成也挂了,夫妇两鬼回来又要作怪,村子里最近一直不消停。

    正在大家觉得邪门,不可思议时,第二天晚上,全村人又做了类似的梦,不过这次不是送喜帖了,而是一个个都去后山吃席,那吃席的地点就是之前野坟塌陷处的水坑旁,摆好了一张张桌子,桌子上有酒有菜.....

    “明哥呀,我不是吓唬你.....那天我路过后山,看见......”狗剩说到这儿,脸色惨白。

    “你看见啥了?赶紧说呀!”二叔着急道。

    狗剩咽了口吐沫:“前些日子是我爷爷的忌日,我们去上坟了,咱俩家祖坟不都是挨着的?我看见...你娘的坟.......”

    “我娘的坟咋了?”二叔紧张的一把抓住狗剩的胳膊。

    “我看见,你娘的坟...旁边又多出了一个大坟包,修的很气派,还有墓碑,我很好奇,凑到跟前一看,上面写着你和安蓉蓉的名字,是你俩的合葬坟,”狗剩惊恐无状的说道。

    “啊?”一听这话,二叔也惊得瞪大眼,身子颤了下。

    “后来...我觉得邪门,跟村子里的人瞎聊,有人看见...老安家的人,把安蓉蓉的坟,迁到了你家,入了你家的祖坟!”狗剩补充道。

    “我....操!”二叔又惊又气,心说老安家的人有病吧,谁给他们的权利,把闺女迁进老朱家祖坟的?

    “明哥呀,你别生气,活着就好,咱村前些日子一直闹怪,这才刚消停了几天,你要是没事,就别老回来了......”狗剩善意的提醒。

    放走了狗剩,二叔马上就想回家拎着铁锹镐头把安蓉蓉的坟给刨了,这太气人了!还把坟修到了自己家祖坟里,他还要找老安家算账,被江晓芸给拦住了。

    “你冲动什么?”江晓芸呵斥道。

    “师父,咱们不是要除掉那个僵尸吗?把她挖出来,一剑刺进去!”二叔说道。

    江晓芸冷笑了一下:“还一剑刺进去,你想的太简单了,走吧,咱们去后山看看,到底咋回事?”

    到了后山前,二叔看见,那水坑依旧在,面积丝毫不减,仍是浑浊腥臭,上面还浮着一层绿色的苔藓,此时已经临近国庆了,天气很干,许久没有下雨,然而水坑的水量还是那么多......

    二叔倒抽一口凉气,心说...如果安家人把安蓉蓉的尸体捞出来,重新安葬了,那......他们咋捞出来的?当日拿着竹竿子往里戳,根本找不见尸体。

    还有既然捞出来了,那水坑里的水,怎么还不散呢?难道...只是个虚冢?

    江晓芸走到水坑前,观察许久,从口袋里掏出了几颗莲子来,扔了进去。

    “师父,您这是?”二叔惊奇道。

    江晓芸笑而不语,示意二叔继续上山。

    二叔好奇的瞅着水坑,并无任何变化,懵逼的挠挠头,带着师父继续朝山上走。

    来到了祖坟坟地,果真如丁狗剩所说,出现了一座“气派”的合葬墓,那墓碑上写着:朱明明安蓉蓉夫妇......

    二叔看到,那墓碑...还是自己之前买的那块,安蓉蓉三个字是原有,而他的名字是后来刻上的,不用说...那坟里的棺材,肯定也是自己买的棺材了。

    江晓芸观察了许久,又在二叔母亲的坟前看了看,让二叔递过一把门坎剑来,狠狠的插进他母亲的坟头。

    “师父!你这是干啥?”二叔惊惧道。

    江晓芸哼笑道:“你不是不想让安蓉蓉污染你家祖坟吗?插把门坎剑,让她进不了门。”

    一听这话,二叔倒抽一口凉气,好似有道理,但母亲的坟头上插把剑,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孝,别扭。

    江晓芸示意二叔下山,师徒二人往回返,在路过那个水坑时,还是之前的模样,并没像二叔想象中那般.....开满莲花。

    “师父,你往水坑里扔的....是什么呀?像是莲子,”二叔再次好奇的问。

    江晓芸笑着说:“别问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回到了家中,江晓芸取出一幅冥蚕丝绢来,开始给二叔画像。师父给自己画像...这还是第一遭,他惊诧间更加纳闷儿了,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江晓芸的手法自是精湛绝伦,不到半个小时搞定,拿起画卷,让二叔挂在墙上。

    “师父,这是引蛇出洞?”二叔好奇的问。

    江晓芸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徒儿,晚上的时候,安蓉蓉的尸身会来你家,你用门坎剑对准她的天冲穴猛刺,切记!一定要刺准喽,不然......”

    她没有往下说,但是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寒光,令二叔有些发毛。

    “师父,天冲穴在哪儿呀?”二叔不解道。

    江晓芸抬手,摸着二叔左耳靠后上方约2公分处的位置,那里有个凹缝,轻轻一按,疼的二叔脑子嗡的一家伙。

    “就是这里了,这里是天冲魄的栖身地,刺穿了它,僵尸就废了,”江晓芸笑道。

    二叔揉着脑袋惊愕不已,原来...这里还有这么一个穴?

    “师父!你懂的好多呀,”二叔唏嘘道。

    “哼!”江晓芸冷笑:“无论是除妖降鬼的道士,还是武功高手,前提...必须是个懂解剖的人,不然连对方的弱点都不知道在哪儿?你怎么下手呀?”

    师徒二人闲聊着,江晓芸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显得很自然,还上了两趟厕所,二叔实在看不出.....师父和正常人有啥区别?如果她真是仙的话,会不会也没有心跳呀?

    到了晚上十点多,丝毫没有安蓉蓉出现的迹象,一般到了这个点儿,以前的她早就开始作妖了。

    “师父,这安蓉蓉.....啥时候出现呀?”二叔有些没底的问。

    江晓芸笑道:“怎么了?想她了?”

    “不是不是,以前这个点,她已经开始不消停了,”二叔说。

    “不一样!”江晓芸喝了口水说:“以前那是鬼魅,今天要引的,是僵尸!”

    她话音刚落,突然,一股股刺鼻的粪臭飘进了屋子里,厕所中.....咕噜咕噜的传出了一些动静。

    江晓芸立刻关了电视,示意二叔关灯!然后躲窗帘后面!

    二叔紧张的抖了下,赶紧按照师父吩咐的做,师徒二人挤在一起躲在窗帘后,只留一个缝隙观察“外界”。

    二叔不可思议,难道说......安蓉蓉从厕所里钻出来了?这...这怎么可能?然而阵阵粪臭扑鼻,确实像是有个搅屎棍在厕所里翻腾。

    一般农村的厕所,都是深挖一个坑,然后砌上砖石水泥,留一个15公分宽,1米长的口子当便入口,下面则是茅坑,这么狭窄的“通道”,“人”能钻出来?这不是胡扯吗?猫还差不多......

    然而,师父二人躲在窗帘后面听的真切,那“咕噜咕噜”声愈发的激烈,仿佛厕所里......“水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