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二十五章 悬崖勒马

时间:2019-05-25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没了心跳那不就是死人吗?

    二叔的“人生观”彻底坍塌了!连医生都惊恐万状的看着自己,师父的话又回荡在脑海中:你呀!压根就是个活尸,根本不是人。

    他错愕慌乱的逃离了医院,自己心跳没了.....这无法接受,上次检查还测了心电图了呀......

    二叔懒得去号脉,直接掐住脖子感受动脉的冲击,确实没心跳了...脖子处一团死肉,心跳...似乎成了另一个世界的概念,可是...自己的身体状况很好呀,精力充沛,胃口也极佳,怎么就没心跳了呢?

    转折还是发生在身体溃烂时,彻底烂掉了一层皮,以前的自己也就死了,现在活着的,才真正是的活尸,而一切.....江晓芸早就看出来了!

    二叔痛苦的抱住头,本来还想着.....跟着师父把血煞除掉,然后娶妻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现在可好,彻底没戏了!或许.....不能怪安蓉蓉,第一次和师父见面时,人家就已经说明,自己是活尸,并非活人,活尸怎么能娶妻生子呢?

    他懊恼痛苦的扶着墙...默默的掉眼泪,缓了好长时间才接受这个现实,心跳永远不会再来了,这个重生的自己,是个可怜的怪物!

    一个多星期后,更令二叔害怕的事情出现了,当他看见街上的行人时,眼睛里只有人家脖子上跳动的血管,那种难以遏制的欲望......促使他想冲过去,一口咬断...把血吸干!特别是女人,性和食物两方面的诱惑折磨着二叔,他甚至想到那种洗头房,按摩店,包一个女人出来,爽一把后再吃掉!

    然而......良心依旧未泯,二叔反复的告诫自己,自己是个军人呀,还是江晓芸的徒弟,师父降妖除魔,造福百姓,自己吃人...这算怎么回事?不行!要坚持!最起码也要等到明年跟师父见面,大不了让师父杀掉,总好过造孽强。

    二叔的意志不可谓不坚强,为了避免不良的刺激和诱惑,他把生意也停了,每天就窝在家里与世隔绝,那种邪念还能稍微小一些。甚至连师父的样子都不敢想,不然又会激起欲望来。

    然而有些事,你越压抑越反弹,坚持了一个月后,二叔开始有些动摇了,他在想......自己偷偷吃一个人,师父应该不会发现吧?就吃一次,一次就好!

    他开车来到了团结湖附近,这里有几个洗头房,2000年初的时候,那种场所在北京也是有的,什么红红按摩,温州三姐妹之类,二叔出手阔绰,直接包了一个相对年轻点的...30多岁的女人出来,回到自己的住所。

    其实脑子里也在想,这他妈的要吃了人家,不要说师父,警察估计都会顺藤摸瓜找到自己,然而......欲令智昏,此时的二叔已经顾不上许多了,只想着那新鲜的血液和女人的身体。

    想来自己身上有血煞,和这个女人发生关系后她自然会血崩,到时候吃起来更方便......然而,在他搂着这个失足女又亲又啃,准备成事儿的时候,桌子上的摩托罗拉手机响了。

    本以为是生意上的事儿,二叔压根不想理,继续脱着女人的裤子,拽掉高跟鞋,还闻了下人家裹着丝袜的脚......然而电话响个没完没了,搞得他心烦透了!

    “大哥,你就接一下呗,反正今晚我是你的人,急什么?”女人咯咯的笑着,带点儿嘲讽的意味,估摸她也没见过这么猴急的客人。

    二叔拿起电话一看,来电显示为空,但确实是有电话打过来.....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心说这谁呀?怎么电话号码还是空的?

    那个年月都是功能机,没有号码归属地,只有来电显示,可显示也没有,二叔狐疑的接起了电话。

    “喂?”

    “徒儿,你在干什么?”

    一听见师父的声音,二叔猛的一颤,差点儿把手机掉下来。

    “师父!”二叔激动的直抖!心说师父也会用手机?以前她从来不用的。

    “咳咳,我到北京西站了,身上没钱,过来接我,”江晓芸在电话另一头说道。

    “好...好......我马上来,师父,你现在在哪个位置?”二叔激动的问,他兴奋极了!师父居然来了北京,那...岂不是有救了?

    然而,电话另一头,信号突然变得很不好,江晓芸说话沙沙的啥听不清,后来干脆挂了。

    二叔一个劲咽吐沫,回头了看了眼那一脸“风尘”的失足女,直接甩给她1000块钱让她滚蛋,江晓芸都来了,还理这种货色干啥?

    车子一路狂飙,不到半个小时就来了北京西站,然而“人海茫茫”,哪里也见不到江晓芸的身影,他寻觅了两个小时也没找见,师父也不说自己是哪趟车,快把他给急死了!

    捧着手机尝试着回拨电话,然而...那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似乎根本不存在过,压根就没有已接听,他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想想也是奇怪,二叔从来没告诉过师父自己的电话号码,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正在他慌乱无助,困惑焦虑的时候,后脑勺突然被人给拍了一下,猛回头,但见一身白色休闲装牛仔裤的江晓芸正站在自己身后,手里拿着个浮尘冲他笑。

    “师父!”二叔激动的身子狂颤,江晓芸依旧那副略带冷笑的表情,只是这次.....她眼神中多了一份鹰眼般的犀利。

    “师父...您...您?”

    “我什么我?拎着我的行李,找家饭店吃东西,为师饿了,”江晓芸说道。

    “哦哦哦,”二叔诚惶诚恐,拎起师父的皮箱一路向停车场走去。

    说来也怪,再次见到清雅脱尘的江晓芸,二叔心中的心障邪念登时驱散,恍惚间犹如隔世为人,那些古怪的想法一丝也没有了,内心无比的清澈干净,更别提对师父的非分之想。

    他庆幸极了!师父把自己从悬崖边儿上拽了回来,几个小时前,自己还是置王法人伦于不顾的魔鬼.....差点就杀了个人!

    此时已经凌晨1点多了,除了肯德基外...也没有啥高档饭店招待师父的,二叔觉得挺愧疚,然而江晓芸吃的挺好,一边吃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师父,我......”二叔有些做贼心虚,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哼,”江晓芸冷哼了一下:“你最近变帅了呀,年轻了许多,细皮嫩肉的。”

    她锐利的双眼深幽似井,仿佛能尽窥二叔最龌龊的内心。

    二叔能意识到...自己在江晓芸面前没什么可隐藏的,既然师父提前出现肯定有“原因”,索性和盘托出,看看她“老人家”怎么说?

    他把从中元节回家上坟,遇见安蓉蓉......再到上华山找她,直到自己溃烂“重生”,再然后...想吃人喝血的事情统统都告诉了江晓芸,所幸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店里此时没什么人,不然人们会以为他是个疯子......

    江晓芸面沉似水,云淡风轻,只是微微的冷笑。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上华山找我,你为啥就是不听,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再敢上华山找为师,你我师徒缘尽,以后也别想再见到我,”江晓芸很认真很认真的说,惊得二叔阵阵唏嘘。

    本来他还想问.....师父您真是那陈抟老祖旁的那个小道童吗?让江晓芸这么一说,他也闭口不敢提了。

    “师父,那女鬼...她.......”

    二叔的话没说完,江晓芸打断道:“北京什么地方最热闹?”

    二叔一愣,看来师父这次是北京玩的,也不好搅了师父的雅兴,回答道:“那太多了,王府井,故宫,颐和园,大栅栏......”

    “诶你不是收宝的吗?明天呀,去到北京最热闹的地方,买一条老门坎回来,年头越多月好,”江晓芸喝了口可乐,又打断了二叔的话。

    “啥?门坎?”二叔不可思议的看着江晓芸。

    “恩!就是那种千人踏,万人踩的那种......对了,再找一个好的木匠师傅,”江晓芸叮嘱道。

    二叔觉得很懵逼,心说找这个干啥?不过师父既然这么安排了,肯定有她的道理。

    江晓芸吃着汉堡百无聊赖,心无旁骛,似乎二叔讲的那些...除了上山找她引起些波澜外,其他根本就不是事儿。

    当晚,二叔开着车带师父去了亚运村的一个住处,他房子多,给师父准备了一套最干净,最体面的窝。

    令他吃惊的是,江晓芸竟然让他留下来一起住,这让二叔受宠若惊,尴尬局促之下...阵阵隐喜。

    “你别多想,留下你.....是不想让你再去吃人,快去刷刷牙吧,嘴里一股子流莺的臭脚丫子味,”江晓芸鄙夷道。

    这句话怼得二叔差点没背过气去,内心无尽的惭愧和后怕,江晓芸似乎一直在监视着他,他的所作所为,师父心里早就有数,不然也不会那个“关键时刻”打电话!

    二叔并没告诉师父......刚才想吃一个小姐来着,江晓芸怎么闻出他嘴里有小姐臭脚丫子味儿,她又不是狗鼻子,再说,那女人的脚也不臭呀......二叔越想越发毛,忐忑尴尬,坐立不安。

    见二叔慌乱错愕的样子,江晓芸又补充道:“你呀,也别想太多,这一天早晚会来的,只是我没想到发展的这么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