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二十三章 纠缠不休

时间:2019-05-23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整个人虚脱了一般,二叔口渴的嘴唇起了厚厚的白皮,嗓子眼火烧火燎,娘的话不停在脑子里萦绕:“儿啊,快!去县城,再也别回来了,听话......啊!”

    梦中的叮嘱,犹如迷境中给二叔开辟了一条逃生的路,他不再犹豫,起身准备收起画走,然而再看桌子上的画时,又是一惊,眼眸收缩成了一个点......

    但见那画中的白衣女子,已经变成了一身红妆的新娘子,披着红盖头,稳当当的坐在一把椅子上,那椅子......正是娘生前经常坐的那个,他鸡皮疙瘩一下子起来了,连画也不要了,直接冲出了屋。

    清晨的乡村格外宁静,太阳一大早就很毒,晒的人睁不开眼,二叔开着车窗,一路上了国道,连老师也不看了,像是逃跑一样离开了老家......听娘的话,一定是没错的。

    这一路从老家到北京,再没出现诡异奇葩的事,一根根的香烟抽着,尼古丁的刺激让二叔心绪稳定了许多,邪祟作孽,都是只限于一个地方,这连画也没带,应该是不会缠着自己了吧。

    只是好想娘.....眼泪止不住下流,二叔不敢喝水,直到出了省,到了河北,才买了几瓶矿泉水喝。

    回到了北京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二叔那时候还没有古董店,不过他非常有经商头脑,在北京置办了好几处房产,90年代不要命的买房,到了2010年后,他的财富可想而知,赚的简直不亚于抢银行!

    到了首都,首善之地,天子脚下,二叔的心情好了许多,要说这四九城.....那可是有龙脉镇着,任何邪祟也得老老实实的,他泡着茶,看着新闻,抽着小烟,寻思着明天见几个客户,都是京城里的大买卖人,这次跟着师父去内蒙,收了一个元朝将军的兵符,肯定又能大赚一笔!

    家乡的事多少还是给二叔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他琢磨着娘的话,让他不要在家里喝水,又联想到那个黄汤恶臭的大水坑,还有朝墙上喷水的安蓉蓉......似乎有某种联系。

    那水坑.....会不会通着黄泉呢?不然为啥是那颜色?他想起了这段时间新出的港台恐怖片《山村老尸》,那死人就是在水里泡着,污染了周遭的地下水,但凡喝过自来水的人,都染上了尸油,从而有了幻觉,娘不让他喝家里的水,会不会跟这类似...有关......,似乎自打那黄汤冒出来后,村子里的水就已经被污染了。

    晚间新闻播完,二叔长长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刚准备洗澡睡觉,突然,惊魂丧魄的看见!自家客厅的墙上,竟然出现了那冥蚕丝绢中...安蓉蓉一身红盖头的形象,而且和真人一般大小。

    “啊!”二叔吓的一个趔趄,还没等缓过神,墙壁内的安蓉蓉,撩开自己的红盖头,猛的朝二叔喷出了一口水!

    那水柱直直的喷在二叔的脸上,腥臭至极!还有股尿骚味,呛得二叔差点没背过气去,他想逃,但两腿发软,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并不是二叔心理素质不好,看见了可怕的东西怂的两腿发软,当年在东北老林子里碰见东北虎,还有萨满老尸,也没说吓的一屁股坐地上,该反击还是反击,只是.....这一次,自己好像一张纸,被水打湿了后,腿也跟着瘫痪软了......

    安蓉蓉从墙里走了出来,穿着绣花鞋,湿漉漉的踩在沙发上,还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仿佛.....是从水塘里钻出来的一般。

    二叔心说这下完了,人家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师父又不在身边......

    “安蓉蓉!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别!”二叔身子越来越软,像是被打了麻药一样,背靠着电视柜,半天起不来。

    安蓉蓉走到二叔身前,也不撩开盖头,胯过腿,骑在了他的身子......二叔能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没节操的事......然而,这安蓉蓉的屁股,怎么不像是人的肢体,反而如同一大坨软乎乎的泥巴或者面,以半流体的形式往下瘫。

    她抬手撩开了盖头,二叔看见了那挺漂亮的脸,浓妆艳抹,确实一股子风尘气,女人诡笑的看着他,低下头......脸部开始一点点的淤,形变、扭曲......拉出长长的条来,像是稀软流淌的酱粥一样,一块块皮肉吧嗒吧嗒的落在二叔的脸上!眼珠子也掉了下来!

    二叔吓的血液都凝固了,这女鬼...似乎并不是想强他那么简单,纯粹他妈就是为了恶心人,整个身体像是融化的蜡,在往二叔身上沾......

    那扑鼻腥臭的落肉堵住了二叔的口鼻,他无法呼吸,就像是被一团团糯米糕给堵死,里面...还夹杂着浓烈的臭虫味,二叔直接晕了过去。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二叔仍躺在地毯上,跟昨天早晨起来一样.....浑身上下湿透了,宛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口干舌燥,嗓子眼里冒着“烟”。

    嘴巴腥臭无比,自己鼻子闻见都难受,他四肢恢复了行动能力,侧眼瞥见.....自己家客厅白墙上,一大块人形轮廓的墙皮脱落了下来,里面的石灰层触目惊心。

    二叔觉得天旋地转......这怎么了?那安蓉蓉,昨晚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他刚想起身,腰椎部位钻心的疼,两个股骨头连接处阵阵酸麻,这种感觉,只有在纵欲过度后才有!

    第一次认识师父,在那狼庙里跟两只母狼颠鸾倒凤,几次之后就是这种感觉,难道...昨天夜里,自己真的跟安蓉蓉苟且了?然而.....昨晚之事,如死去一般,体验也是恶心至极!他甚至都没想过还能醒过来,也没做什么所谓的“梦”!

    二叔艰难的站起身,看见自己身上,还有地毯上到处都是白灰,就是那种抹墙的腻子,还处于稀释状态中的模样,难以想象,这水鬼融化了墙皮,然后趴在自己身上......二叔吓坏了,赶紧逃出了家,他什么也不顾了,要找师父救自己!

    他启动了车子,加满了油,一路向西安方向开去!华山!华山!这次一定要找到师父!

    这不是二叔第一次找师父了,去年快过年的时候,二叔去过一次华山,找遍了整个旅游区也没找见江晓芸,道观倒是不少,但没有那种想象中的,正儿八经的道观,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旅游景点。

    这一次,二叔学聪明了,先去以前曾经帮助过的农户家中询问,问清楚邮政编码,然后按图索骥,就不信找不见她!

    运城有一家农户,连生了三个孩子全是早夭,每次儿媳妇生孩子前,她公公都会梦见有俩小孩坐在院子门坎前说话,一个说:“你去吧”,另一个不愿意,说:“你去吧”。第一个又劝她:“去吧,反正很快就回来了......”

    一连三次,孩子都是活到了两三岁的时候死掉,搞的这家人都崩溃了!后来江晓芸去了,告诉他们,后院老柿子树下埋了俩死孩子,把它们挖走就好了,结果家里人按照江晓芸的吩咐去做,果真挖出了两具小孩子的干尸,第四个孩子的命保住了......

    江晓芸说,这种小僵尸叫做郭巨子,最是倒霉的存在,结合二十四孝里那恐怖残忍的郭巨,二叔也是心惊不语!他准备从这户人家问起,正好顺道再去华山,大不了就在邮箱旁边等,还不信等不到江晓芸庙观里的人?

    他一路从北京开到了运城,又是整整一天,这几天把他折腾的,本来就清瘦的二叔足足掉了快十斤肉,所幸.....这一路上安蓉蓉没有再找他的麻烦。

    开到了那户人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农村关门熄灯早,人家已经睡了,二叔砰砰砰的敲门。

    主人家一开始很厌烦,听见是二叔后,诚惶诚恐的开了门,二叔也不敢多浪费时间,怕给这家人惹来麻烦,就在门口问清楚情况后,前后不到三分钟,立刻开车继续赶路。

    总算是搞明白邮寄地址了,就是在华山玉泉院,二叔兴奋极了!要说这玉泉院自己也去过,怎么就没看见师父呢。

    其实连夜赶路更危险,二叔的心一直悬着,不敢开太快,要是那安蓉蓉冷不丁扑过来,一下子遮住了视线,或者麻痹自己,无法踩刹车,那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这一路他都很顺畅,直到开过了黄河,到了潼关,二叔总算找到了一家旅店住下,他太累了.....“纵欲过度”后,加上一天的劳苦,就是铁打的汉子也扛不住啊。

    他也想明白了,就算死!也要死在找师父的路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血煞的原因,那安蓉蓉没有再来找自己,兴许.....被搞死了,那母狼都受不了自己的血煞,更何况.....她生前还是个人。

    然而,在他刚泡上一包方便面,上完厕所回来的时候,那安蓉蓉又出现在了屋子里,站在桌子前,低着头,往二叔刚泡好的面里吐口水......黏黏的唾液拉出长线,恶心的二叔登时两腿一软。

    ps:咋评论投票的小伙伴越来越少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