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二十章 回乡遇邪(为可爱的粉丝加更)

时间:2019-05-20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喂老娘喝了些粥,老太太的一口气没倒腾上来,把喝进的粥又吐了出来,咳嗽道:“儿啊,娘也不瞒你,娘现在不是活人了,土地爷封娘做血婆婆,也是一个地仙了,你不会怕娘吧?”

    邹军军吓了一跳,寻思啥叫血婆婆呀,木讷了半天没敢说话。

    “咳......”老太太又叹了口气:“不管娘是啥,娘总是你的娘,不会害你的,只是.....你能给娘找些血来喝吗?鸡血鸭血,狗血,都行......”

    邹军军见娘跟活着的时候一样,心里一阵阵翻腾,娘说的没错,不管娘是啥?总归是自己的娘,生咱养咱不容易,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事情......

    说来这血婆婆喝血的方式十分奇怪,是从自己肚子里抽出一截儿肠子来,交给儿子。

    儿子偷偷的,把这截儿肠子送到附近村子里的老百姓家,那东西自己钻进院子里,喝牲口们的血,喝完后,变得鼓鼓囊囊,蠕动到房根墙角。邹军军再用皮口袋把它背回来,如此往复倒是做的滴水不漏。

    “今年四月份开始,俺娘要喝人的血了,一开始我有点儿害怕,但娘说了,一个月只喝一次人血就够了,俺娘从小养俺不容易,俺才.......两位师父,我现在明白过来了,真的好后怕呀,我咋就......当时不知道害怕呢?”邹军军浑身战栗的说,他余光瞟着那床上黑黢黢的炭团,满眼的恐惧。

    江晓芸轻叹了一口气:“尸和妖,不要随便搭话,不然会迷了你的心,你现在明白过来...知道害怕了,但这半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这邪物的行尸走肉!”

    二叔松开了他,好奇的问:“那今天晚上......也是你娘让你来害我们的对不对?”

    “恩!是的,这位大哥,我不是坏人,我真不是坏人!我不是有意要害你们的,”邹军军紧张害怕的解释。

    “没事,我们不怪你,迷途知返就好,”二叔说道。

    邹军军抽了抽鼻息继续说:“话说也怪了,俺娘自从活过来后,就跟诸葛亮一样神机妙算,哪里有人丢了钱呀,谁家发生了啥事啊,她全知道,还告诉我,哪里有废品收,在她的指点下,我还挣了一些钱,虽然不多,但糊口够用了。”

    “今天晚上,俺娘跟俺说,村子里飘着一股子血腥味,俺以为她是又要喝人血了,挺发愁的,最近公安局查的严,俺怕自己被逮住,结果娘真的是要喝人血了,她告诉我,外地来了个妖人,不是个好东西,要俺.....拿截儿肠子去,把她的血抽干,结果...结果......两位师父,俺娘到底变成啥了?”邹军军胆颤心悸的问。

    江晓芸冷笑,起身走到那死老太婆残骸旁,拿着宝剑划开炭化凹凸不平的肚皮,像是打开核桃壳儿一样,里面扭曲干涸,如同海带一般的肠子打卷窝缩簇拥成了一堆,十分的恶心麻应人。

    “你看像啥?”江晓芸笑问。

    二叔抢先回答:“我看......像个烤糊了的大核桃。”

    此时那老太太的四肢还有头颅,全部都窝缩成了赘生物般的疣子状,已经看不出轮廓了,只有这个烤糊的“大核桃”十分醒目。

    “这位大哥...说的不错,可是.....俺咋看起来,像啥东西的脑子,”邹军军说道。

    江晓芸哈哈大笑,冲二叔说:“你的悟性还不如他,确实.....这东西是个脑子。”

    “脑子?”邹军军和二叔两人都懵逼了。

    江晓芸点点头:“不错,只是...还处于初级阶段,没有完全发育,再说的通俗点,死人肠子里的肿瘤遇到某种特殊的影响,发生了尸变,从而形成了这种特殊的僵尸,一起步就吸血,足见其危险程度。这些肠子聚而成脑,分而成蛭,吸收血液滋养本体,对了,你这个娘,是不是从来不上厕所呀?”

    邹军军惊颤的点点头:“是...是,自打她回来后,从来不去厕所.....可是,这...已经不是俺娘了,她喝的都是稀的。”

    “哼,”江晓芸冷笑了一下,用剑挑起来那“炭化肠脑”,但见老太太尸骸屁股下面,延伸出了无数焦黑的,像是根须一样的东西,直直的通往地下,看得二叔和邹军军都惊得倒抽一口凉气。

    “徒儿,看见了吧,包子有肉不在褶儿上,这东西为啥自己不去吸血呀,她动不了,所以必须要找一个傀儡来帮它猎食,咳.....植物从地下吸收水分,妖物从地上吃人鲜血呀,这东西现在还是个幼僵,到了成熟之后,怕是这一个村子的人都要死光!”江晓芸说道。

    她的话把邹军军给吓傻了,痴愣了一会儿后嚎啕大哭,说自己的娘可怜了一辈子,为啥最后还要落这么个下场。

    江晓芸轻叹口气,安慰道:“你也不要伤心了,世间的很多事...都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赶上了就要认命,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我们发现你发现的早,等到她的根须生出两条腿来,自己可以走动了,你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师父,这老太婆...不是有腿吗?”二叔不解的问。

    江晓芸哼笑了一下:“这老太婆,只是个壳儿啊!刚才这后生不是也说了么,她娘刚回来的时候,表情木讷的跟木头人一样,尸变的东西占据了尸体,吸收养分的同时也汲取了死者的记忆。”

    “真是好恐怖的僵尸呀!”二叔唏嘘后怕道。

    江晓芸说:“其实...这种僵尸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汉中县志》中记载,明朝末年在秦岭也出现过......不过那个老僵已经成气候了,当时死了好几个村子的人。”

    她向我们讲述了当年的事情,当时...也是有这么一种僵尸尸醒后,诓骗一个光棍汉娶自己回家,然后在茅草屋里“扎根”。

    那个血僵发育的就比较好了,以至于成了气候,到了成熟阶段,根本不用偷鸡摸狗的去吸血吃人了,她给全村的老百姓托梦,家家户户,男女老少,晚上的时候梦游般的向那茅草屋走去,排着队,一个一个脑袋往僵尸肚子上杵!然后像是融化的浆糊一般粘在尸身上,彼此相融,络绎不绝......

    据当时一个幸存回忆,原文是:夜有异梦,乃梦观音,居寒舍超度世人,遂率全家老小祈福祭拜,恐有落后失缘者,全村皆然.......无不喜笑颜开,以为福报。

    江晓芸讲着,二叔脑补着当时的场景,全村男女老少大半夜光溜溜的,前仆后继的钻到那恐怖的尸肠大脑中,一个个融化成肉泥,眼睛,耳朵,内脏,还有牙齿全都稀糊成一片,不禁浑身哆嗦,犹如置身地狱之中。

    邹军军也是听的三魂飞了七窍......吓的魂不附体,惊问江晓芸,这僵尸死透了吗?

    江晓芸点点头,吩咐他在这尸骸上浇上汽油,连床一起烧了,然后远走他乡,莫要再回老家......

    ......

    这件往事,二叔虽然没遭受什么危险,但可以说遇见了最可怕的邪物,尤其是...那已经死了的老太太,身子干枯的如同骷髅一般,居然还活着往外抽自己的肠子,这曾给他留下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

    而这么多年真正让二叔后怕的一件事,莫过于2003年,他回老家给母亲上坟的经历。

    二叔的母亲身体不好,他当完兵转业的第二年就去世了,这无疑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打击,也促使他抛弃了地方给安排的工作,走上了收宝从商的道路。

    二叔心想,要是家里有钱.....母亲按时吃药,调理身体,也不至于走的那么早,身上有病一直拖着......早早的离开了人世,归根到底还是穷害的!所以,这辈子做什么也行,就是不能再当穷人了。

    跟着师父学了四年,他自我感觉已经是个高人了,别的不说,画画抓鬼,降服僵尸,甚至克制妖物都略有小成,收宝致富的同时也兼修法门,人生不可谓不成功!

    90年到2000年,他收宝致富,2000年后又成了一个高人,某种程度上弥补了不能结婚生子的遗憾。不过一切都不是死的,只是这几年运气不好,没碰见墓虎罢了,这东西师父也在找,等有机会逮住一个,完全可以恢复成正常人。

    当然...二叔也有暗恋的人,那就是自己的师父,这丫头神秘的很,这都好几年了.....二叔对她的底细依旧不了解,师从何门?亲友家属等...一概不知!师父也从来不提起。甚至连.....她获悉哪里有邪门的事,带着二叔前去处理都是个迷,说是写信,却总感觉问题没那么简单!

    2003年的八月份,师父突然“大发慈悲”,提前给二叔放假,不用等到腊月了,似乎她有什么事儿,要先单独离开一段时间,约定好第二年农历三月十五,在西安大雁塔下再相聚。

    此时正好赶上要过中元节,二叔好几年没在中元节给母亲上坟了,着着急急的赶回老家,给母亲上坟。

    山西这里民俗文化非常讲究,中元节更是不能马虎,这一天在村后山上坟的人很多,到处都是各种花圈纸钱祭品啥的。

    八月份的天很热,一般上坟祭祀要赶在中午十二点以前完成,不然过了十二点先人就收不到钱了,结果到了十点左右的时候,天突然轰隆隆下起了暴雨,哗哗哗的水很大,很多人纸钱还没烧完呢,就给淋了个落汤鸡。

    二叔也是纸钱烧到了一半,郁闷的直跺脚!天公不作美,大上午的,你下什么雨呀?

    这雨下的邪了门儿,比瓢泼还大,众人纷纷下山,然而在刚走到山脚下时,突然“轰隆”一声,一座没有墓碑的野坟突然塌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