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十二章 山中奇遇

时间:2019-05-13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谁?”二叔猛一回头,身后的人立刻缩手。

    待看清时,那竟然就是自己苦苦思念的小尼姑,身后背着一捆柴火,一脸吃惊的看着二叔。

    “你?”二叔眼睛瞪的溜圆,满脸不可思议。

    “施主!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山里瞎逛?”小尼姑一脸惊诧茫然的看着二叔。

    心上人就在眼前,二叔的心咚咚直跳,他难以想象,自己竟然会在这里跟朝思暮想的人见面。

    “呃呃呃...没啥,我...我......”二叔一时脸羞的通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眼珠子却深情似井的盯着小尼姑。

    “施主,没事儿就下山吧,这秦岭之中野兽多,晚上一个人出来危险,”小尼姑咬了咬嘴唇提醒道。

    那怯生生的小脸蛋,娇嫩精致的五官,看得二叔心似火撩,自己回来不正是为了她吗?爱慕的人就在眼前,自己却语塞不敢表明心迹。

    小尼姑见二叔痴傻呆愣的样子,低着头背着柴火继续往前走,二叔马上叫住了她。

    “小师父,这么晚了,你怎么也一个人在山上?”二叔没话找话问道。

    小尼姑回答:“我要生火造饭呀,出家人也要吃东西呀。”

    女孩儿不敢跟二叔多搭讪,低头加快了脚步。

    二叔“做贼心虚”,见人家对自己也心存戒备,搞的挺不好意思,又问道:“那你就不怕山里的野兽?”

    小尼姑没回头,继续往前走,说:“出家人自有佛祖保佑,野兽看见也会退避的。”

    二叔呆呆的看着小尼姑的背影,愣了两三秒后,快步跟了上去,缘分只在一念之间,错过了,便是三生三世.....纵然不能真的结为连理,知道了她出家的所在也是好的,多捐些香火钱,也算是积德行善。

    当然,这只是二叔理智上安慰自己的借口,那尼姑身上脱俗透彻的清香味已经强烈刺激了他的荷尔蒙分泌,恨不得扑上去狠狠舔人家一口。

    两人就这么间隔着十几米在山上走着,那小尼姑似乎感觉出了二叔的歹意,走的十分不自然,深一脚浅一脚的显得很紧张,却又不敢跑,怕二叔突然发难追上来。

    二叔情难自抑,却也十分的惭愧,心想这丫头现在是拿自己当山里的野兽看待了,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感了......方才还天真的寻思,想用物质的方法打动对方,甚至.....哄着尼姑还俗,陪在自己身边呢......

    走着走着,翻过了一个小山坡儿,在山脚下的荆棘拗地里,一座破败的小庙呈现在眼前,庙里还有幽幽的烛光......

    “小师父!”二叔情不自禁,又大声叫小尼姑。

    小尼姑的紧张的回过头,颤问:“施主怎么还不走?跟着贫尼作甚?”

    “呃呃呃,我是想问.....你们庙里,还有舍利子吗?”二叔咽了口吐沫道。

    “那舍利是我师祖坐化所得,哪还有第二颗的道理?施主请速速离去,莫要再纠缠我,”小尼姑背着柴,紧张警惕的说。

    “只是这下山的路我也记不得了,你刚才说山里野兽多,搞的我有点发毛,能不能让我在你们庙里借宿一晚,第二天一早我就走,”二叔有些没皮没脸道。

    “不行!今晚庙里就我一个人,不能留施主过夜,”小尼姑紧张的往后退着。

    她不说这话还则罢了,一说这话,把二叔的邪火勾的“如日中天”,晚上就小尼一个人,不会再有其他的姑子捣乱,此刻不成事更待何时?

    二叔的手饥渴的都在颤,梦中和小尼姑水乳交融...醉生梦死的一幕幕犹在眼前,此时那可人儿就在几米开外,得了她的身子,就算下地狱也值了!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鬼迷心窍,那股子邪火上来,天王老子都拦不住,二叔猛的冲了上去,吓的这丫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她不怕猛兽,却奈何不了这已经“旱”了好几年的汉子!

    “施主!你要作甚!放开我!”小尼姑拼命挣扎道。

    二叔猛的抱住了小尼姑,下巴都“渴”的发颤!哆嗦道:“小师父,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你还俗吧,嫁给我,我有钱,我有的是钱!”

    “你放开我!”尼姑哭颤着,拼死拉住衣襟,怎么也不让二叔把手探进去,两相撕扯下,柴火撒了一地。

    但她毕竟只是个小姑娘,怎么能扛的住二叔的力道,二叔直接把她掀翻在地,扛起腿,扯烂了衣服,雪白的肩膀露了出来......

    小尼姑挣脱不过,哭得满脸是泪,干脆放弃了抵抗,默默的念着经文,像是在祈祷,又仿佛在赎罪......二叔欲火中烧,管球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扑到亲了上去,耳根,脖颈,一点点向下,听不清尼姑在絮叨着什么,耳畔只能听懂个“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美梦成真了!昨晚上还如镜中花水中月的小尼姑,现在就真真切切的被“蹂躏”在身下,二叔的兽欲饕鬄的释放着......

    然而,看着梨花带雨,惊颤中眼神绝望的爱人,二叔毕竟还有点儿“天良”,心疼的安慰道:“丫头,你这么漂亮,这么年轻,为啥要躲在老山里当个姑子,太可惜了,跟我走吧,我真的好喜欢你,我明媒正娶你,咱有钱,给你买好车,买房子,风风光光的把你娶回家,好不好?”

    两行清泪从女孩儿的眼角滑落,小尼姑抖颤中竟微微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令二叔吃惊的是,她竟然缓缓的抬起了小手,捧住了二叔的脸。

    “施主,贫尼不怪你,这都是贫尼的业数,命中该有一劫,”小尼姑颤声道,她看二叔的眼神也不再是敌意和恐惧,相反.....茫然中竟透着些许迷离。

    二叔有些错愕,心想...难道真的是张爱玲所说的:通往女性心灵的通道,是*****,纵然平时千般瞎逼逼示爱发誓,不如真实来一次......这尼姑莫不是动情了吧?继而继续身下的动作。

    小尼姑压抑着身体的反应,吭哧道:“贫尼也知道,施主并非坏人,但我不能跟你走,我从小被师父收养,在这山中长大,已经立志侍奉佛祖,断然不敢贪恋红尘......”

    “可你已经破戒了呀?”二叔不解道。

    小尼姑蹙眉咬了下嘴唇,说:“那并非贫尼心中所愿,实乃施主强行为之,然我依旧心向菩提......”

    二叔不再跟她废话,直接亲上嘴,用实际行动证明“红尘”的美好。

    亲昵间......尼姑果然被二叔弄得动了情,两下苟且下,竟有些许迎合的动作,柴火堆旁的地上实在嗝的慌,两人进了庙,在她的禅房里继续那档子事儿。

    不知道折腾了几回,时间已经到了深夜,二叔心满意足之余,也无形中打消了所谓血煞的顾忌,那纯粹是老牧民骗人吓唬二叔的,小尼姑被他弄得欲仙欲死,缱绻的躺在怀中跟小媳妇一般,可就是不管二叔怎么劝,她死活不愿离开寺庙跟二叔下山,做他的媳妇。

    给的理由也很奇葩,说女人修十世,才能变成男人,男人修十世,方能变成佛,今生她这辈子算是毁了,只能一生潜心修行,来偿还破戒的业数,来世重修......岂能继续堕落做别人的媳妇?

    二叔问她叫什么名字?小尼姑说自己是个弃婴,没有俗家名字,只有个法号叫静尘。听她这么说,二叔才有些理解,为啥这姑子如此坚持了,因为从小耳濡目染,受的“毒害”极深,一时半会儿转换不了思维,竟然相信世间真有转世轮回一说。

    又问她师父去哪儿了?为啥庙里只有一个人?

    小尼姑解释说,师父去镇子上找修庙的工匠,本来庙里还有一个小尼姑,比她还小两岁,住在同一个禅房里,也被师父带走了。估摸明天一大早就回来,天亮前让二叔赶紧走,千万不要被师父和师妹看见,那样的话,她就只有自尽谢罪了。

    二叔被她说的唏嘘不已,然而刚说完没一会儿,院门外传来了开锁的声音,吓的小尼姑身子抖成了一团,连忙让二叔躲床底下,千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却不成想,院门外的人开锁后直奔禅房而来,速度极快像是专门来捉奸的,此时再想躲已来不及,床底下有一堆杂物,根本挪腾不开!

    禅房门一下被推开了,一个更小的尼姑站在屋门前,正好看见了二叔白哗哗的屁股,吓的尖叫一声,连忙躲闪一旁!

    静尘小尼姑更慌得差点儿瘫痪,掩上被子抖得如触电。

    场面一时尴尬到了极点!时间仿佛都凝固了,外面的冷风呼呼的往里灌着,十几秒内......静的一根针落地上都能听见,二叔缓过了神,趁那老尼姑还没出现,掩住敏感部位赶紧穿衣服。

    “师...师妹......”掩紧被子的静尘哆嗦了一声。

    “师姐...你.......?”门外传来小小尼姑胆颤心悸的回应。

    “好妹妹,你进来,我跟你说,”静尘此时心绪稳定些了,让那小小尼姑进来说话。

    门口的小小尼姑犹豫踌躇了好一会儿,挪着步子站在门口,此时的二叔已经穿好了衣服,跟个傻逼似的,尴尬的站在一旁......他明白,静尘的“丑事”已经被发现了,等待她的将是严厉的戒律惩罚,但这样也好,可以正大光明的接她下山了。

    “好妹妹,师父呢?”静尘小尼姑紧张的问道。

    那小小尼姑,揉搓着衣角,胆怯的瞅了眼二叔,嘟囔道:“山下有一户人家死人了,师父....师父被人家请去做法事,要守夜,让我先回来.......”

    听她这么说,二叔豁然明白了,难怪跑的那么快,一来小丫头胆子小,独自回来肯定害怕,二来,她这个年龄段...正是蹦蹦跳跳的时候,着急回禅房来找师姐。

    “好妹妹,把门关上,我有话跟你说......”了解了情况后的静尘,显得淡定多了,幸亏只是回来了个师妹,要是师父也回来了,那就糗大了!

    小小尼姑瞅了眼二叔,胆怯的不敢进门,静尘小尼姑一再的让她进来,她才怯生生的走进了屋子,把门给关好。

    静尘穿好衣服,起身拉着小小尼姑坐在床边,亲切的说:“静惠,从小我们就是好姐妹,对不对?”

    “嗯,师姐,你和师父是我最亲的人,”静惠小尼姑点点头。

    静尘又说:“从来,我们同甘苦,共患难的,对不对?”

    “是的,师姐,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跟这个男人......要让师父发现了,可咋办?”静惠小尼姑嫌弃又害怕的瞥了眼二叔说。

    “好妹妹,我和这个施主是真心相爱的,这也是师姐的业数,这辈子.....逃不掉了,你可千万不敢跟师父说,不然.......”静尘担心的拉紧了师妹的手。

    “师姐,你放心,我不会说的,不然咱们这个家就散了......”静惠小尼姑似乎很懂事,很疼她的这个姐姐,眼眶还酸红了。

    二叔听静尘说她和自己是真心相爱,心里十分的暖,没想到一番霸王硬上弓,竟还真得到了美人的心。但又听她后面说的...有些失落,怎么个意思?还要在这个破庙里待?

    “好妹妹,我要你发誓!”静尘认真的看着静惠说道。

    “我发誓!绝对不说出师姐的秘密,不然...我下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升,”静惠小尼姑认真的赌誓道。

    按理说.....这个誓言已经够狠了,但静尘还是心绪不能,失落的叹了口气,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师姐,你相信我,我肯定不会出卖你的!”小小尼姑摇着静尘的胳膊许诺道。

    静尘轻叹了口气:“既然我们是好姐妹,你愿意跟师姐共患难不?”

    “愿意!”小丫头真诚道。

    静尘说:“那...你也跟这个施主shui一下,从此我们姐妹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逃不了谁,师姐就放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