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355章 是谁救了谁(三更)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这些真实得恍如昨日重现的梦境,和舒女士讲述的封承幼时遭遇,无一不在将苏听白引向那个答案。

    每一百年重塑一次肉身,每一百年与封承相遇一次,十年后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迫分开,失去记忆后的苏听白独自活在这世间,等待着下一次的轮回。

    或许正如封承爷爷所言,在封承这一世的十三岁那年,他缺失的一魂一魄终于回归肉身,提前窥见了天机,才将原本在那时就应该相遇的两人刻意分开,一个继续在封家生活,一个则成了动物园的北极狐王。

    命运的轨迹被打乱,才会让再次因为机缘巧合而相遇的他们能够在梦中回忆起自己的前世,才能让他们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宿命。

    封承牺牲了近十年的时光,才换来他们百年携手。

    这十年的时间里,封承其实一直都在等待着她的到来。

    苏听白的心脏像是被浸泡在水里,窒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大喘着气,却只感到呼吸无比困难,脑子一阵嗡鸣,视线被泪水朦胧,只能看到不断闪烁着的灯光,喉咙口也哽得发疼,她想大声哭出来,却完全失去了力气。

    意识瞬间抽离全身的同时,苏听白眼前一黑,毫无征兆地倒在了地上。

    *

    “小狐狸...小狐狸......”

    小狐狸...是谁在叫她?

    听见这一声声微弱的呼唤,苏听白努力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一盏开着的白炽灯,亮得她忍不住下意识蹙紧眉心,眯起眼偏过头躲避这道刺目的灯光。

    可紧接着看到的一幕却让她登时汗毛倒竖,整个人像是被瞬间冻住了一般僵在原地。

    她此时正躺在一个纯白的房间内,身下是一张简陋的病床,头顶是正对着她的白炽灯,而就在她左侧的墙壁上,却挂着满满一面墙的狐狸皮。

    纯白色的狐狸皮,每一张都一模一样,四肢和头部被砍断,毛发上还能看到一些干涸的血迹,触目惊心。

    这些皮,都是她自己的。

    苏听白浑身冰凉,手脚忍不住一阵阵颤抖,胃里也开始剧烈翻腾,下意识起身扒住床沿想要呕吐,眼前却又是一花,四周场景忽的便暗了下来。

    白色的瓷砖地板变成了长满野草的灌木丛,身上的白色病号服也换成了她平常穿的衣服,苏听白疑惑地抬目看去,却发现自己突然从那个白色的房间瞬间来到了一片树林中,夜空中挂着繁星,耳朵里传来嘈杂的虫鸣声。

    而就在她正有些不知所措时,北方的空中却突然闪过一阵光亮。

    那光亮极短暂,瞬间便消失,随即一阵白光从苏听白面前晃过,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不远处。

    她稍稍一愣,犹豫了半晌后才放轻脚步朝亮光降落的地方走去,扒开挡住自己视线的灌木丛,出乎意料的,她看见了一大两小三顶帐篷。

    很显然,是有人类在这里露营。

    现在已经是深夜,最左边那顶帐篷里却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苏听白下意识缩回身子,警惕地透过灌木丛间的缝隙打量着那顶帐篷。

    好半晌后,帐篷里传出来的呼吸声逐渐急促起来,苏听白竖起耳朵凝神细听,很快便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小狐狸......”

    是封承!

    她瞳孔一阵紧缩,想也没想便猛地起身奔向那顶帐篷,快速拉开拉链,果不其然在里面见到了她想到的那个人。

    十三岁的封承,和那张全家福上的一模一样,此时正紧闭着眼躺在帐篷里,浑身滚烫,嘴里不住小声呢喃着“小狐狸”三个字。

    这就是舒女士对她提起的那件事,封承十三岁生日的前一天,他们一家人来山上露营......

    现在早已过了午夜,也就是说,今天便是他的生日。

    他们相遇的日子。

    “封承...”苏听白心跳如擂鼓,上前小心翼翼地将他抱进自己怀里,刚一接触到他,他身上的温度便把苏听白都给惊了一跳。

    她想用法术帮他降温,可一道道术法不间断地打入他的体内,却如泥牛入海般毫无效果,他依旧发着高热,说胡话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感受着他愈发滚烫的身体,苏听白心急如焚,只好降低了自己皮肤的温度,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进自己的怀中,让她的皮肤尽可能地紧贴着他。

    “封承,快醒醒,你还要去找到我,把我交给何茜...快醒醒,封承......”

    苏听白紧紧抱着他,闭上眼睛在他耳边呢喃着,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

    再睁开眼时,封承身上的温度已经降下去了不少,却依旧处于昏迷中,紧闭着眼没有半分要苏醒的迹象。

    苏听白拉开帐篷拉链往外看去,正巧一道亮光划破夜空。

    要日出了。

    她回头看了眼躺在原地的封承,又焦急地看向远处的天空,捏着帐篷一角的手用力得泛白。

    心里暗自下了个决定,苏听白果断转身回到帐篷内,垂眸注视着他的脸半晌,一咬牙从自己的尾巴上扯下一缕狐狸毛,用法术扎成一小捆后放进他的上衣口袋里,最后深深地在他眉间落下一吻,转身飞快地离开了帐篷。

    她依稀记得自己十年前是在南城的郊外昏迷的,虽然不是在山上,但应该离这里不远。

    用法术在附近搜寻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终于找到了一只正躲在草丛里对一只野兔虎视眈眈的小狐狸。

    看着眼前那只自己无比熟悉的小狐狸,苏听白想也没想便扔了个法术过去,直接把幼小版的自己给弄晕,然后抱着她往山上走。

    马上就要日出了,按照何茜所说,她是在上山的途中看见的苏听白,也就是说,她必须要在完全日出前带着自己的狐身找到何茜。

    苏听白从没觉得自己的速度有这么快过,她几乎是在瞬间便把半座山都搜寻了一遍,心脏跳得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喘得喉咙都发涩发疼,才终于在一条上山的小道上找到了正往上爬的何茜。

    她心里一松,来不及擦去额角滑下的汗珠,立马便收敛气息躲在何茜前面那段路的拐角处,见她马上就要走过来,赶紧将怀里的自己放在了小道的中央。

    何茜刚走过一个拐角便突然看见面前的路上横躺着一只小白狐狸,被吓得“哎哟”了一声,火速收回差点踩在它身上的脚,踉跄了一下后才站稳身子。她蹲下身检查了一番,见这小狐狸没有外伤和骨折的迹象后便用自己的外套将它包起来带回了山下。

    看见这一幕,苏听白才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意识一松懈,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疲倦与困意向她袭来。

    她再次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