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341章 突然的示好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然而远在千里之外的苏听白可不知道这些,当她收到黄小八顺利拿到上古秘法的短信时,甚至还大大地松了口气。

    “听白姐,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见她一直看着手机走神,云吞上前轻声打断她,并顺手递过去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

    苏听白收回飘远的思绪,闻言抬头看向她,露出个放松的笑,“嗯,是和初一有关的事,不过刚才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云吞也跟着放下心来,搬了把椅子坐在她身边,“今天早上见到听白姐你时就觉得你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之前拍戏的时候也难得失误了好几次,所以我就想着你肯定是遇上什么事了,却又不方便来问......”

    听出她语气中的关心之意,苏听白抬手安抚般地在云吞背上摸了摸,“谢谢你,我已经调整好状态了,别太为我担心。”

    话音刚落,耳麦里便通知苏听白准备去拍下一场戏。

    两人相视一笑,云吞接过苏听白那杯被喝了小半杯的茶放在茶几上,起身扶着她一起往片场走去。

    *

    因为蒋杰暂时还没法来拍戏,所以这几天的排戏情况有所改动,都是尽量把没有他的部分先拍完。苏听白和主演们分成两个片场,一个室内一个室外,两个场子一起拍,能够省去不少时间。

    她今天下午要拍的是宇文赤翎打算亲自去试探男主于泽圣那天夜里在领主殿内的一个片段。

    这段原著里没有,编剧为了能让观众看得更明白才特意加了一些。

    文字作品与影视作品表达的方式不同,前者更考验作者的逻辑严密性和者的想象力,后者则更倾向与让演员通过对话或者行为举止表现人物特点。这两者各有各的优势和短板,这不能一概而论。

    原著里对于宇文赤翎的描写不多,但它中间有不少内心独白,读者们在看到这些内心独白的时候便能了解到原来这个角色并不是自己第一印象里那种固定且单一的性格,她比想象中更加饱满鲜活。

    而电视剧的拍摄却很少会使用到内心独白这个方法,所以像宇文赤翎这样出场少的角色,其实是很难通过镜头来展现人物内心的真实想法,所以编剧特意在这里加了一段,借此来展现宇文赤翎私底下的状态,让观众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她,也是为了她之后做出的种种事情而作铺垫。就和苏听白在封承的点拨下领悟到了宇文赤翎内心真正的想法一样,心细的观众就算是没看过原著也会明白她这样做的原因。

    *

    吴导拍戏不喜欢用太多的特效,他认为除非是技术能够媲美好莱坞,达到真真假假完全分辨不出来的那个程度,那么做特效还不如直接用实景,毕竟实景经得起细节的推敲,而特效做得不好不仅会拉低整部剧的档次,还会让眼光惯来挑剔的观众在看的时候感到突兀且尴尬。

    为了拍宇文赤翎的这场戏,剧组花大价钱跟隔壁剧组一起租了个人造温泉池,拍完后再回自己剧组的片场继续拍下一部分。

    这个温泉池不算大,但对于拍戏而言已经足够,四周很快便被布置好背景,干冰和烟雾道具也齐上阵,制造出水汽朦胧且烟雾缭绕的场景。

    苏听白换了身刚好能够遮住她胸口往下和大腿中段往上部分的浅色小裙子,这是剧组专门为拍暴露戏而准备的衣服,看上去像是件短款小礼服裙的半成品。

    温泉的加热系统出了点问题,所以下水后的温度有些凉,苏听白坐在池边上一圈凸起的地方,刚刚好能露出锁骨和肩头,身体其余部分在奶白色的池水下若隐若现。

    吴导守在主机位旁,见她准备好后低声喊了句“开始”。

    打光、收音、群众演员一一就位,镜头跟着一双突然出现的军靴慢慢推进,“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入目便是氤氲着朦胧水雾的大温泉池,而后镜头慢慢向上抬,便看见位扎着双垂髻的宫婢正跪坐在池边,握着只葫芦瓢慢慢舀水再落下。

    听到铠甲走动时发出的声响和那道略有些沉重的脚步声,苏听白慢慢掀开眼皮,卸下笑容面具的脸上只有一片淡漠,白天还如潋滟波光的眸中此时也像死水般平静,只一个轻轻抬手的动作,便自然地流露出来自上位者的压迫力。

    宫婢停下手里的动作,站起身恭谨而小心地退至一旁。

    那双军靴的主人在离苏听白不远的地方停下,随后单膝跪地行礼,安静的室内响起一道清冷中略带喑哑的女声,“领主。”

    苏听白闻言略微偏过头,目光却并未看向她,只淡声问道:“关于于泽圣的事,查得如何了?”

    “禀领主,于泽圣有特殊法器防身,我无法接近他。”

    听到这样的回答,苏听白的眉心极细微地蹙起,漆黑的瞳孔似乎更加幽深了几分,内里掩藏的情绪看得人不自觉有些发毛,她重新收回视线,应了一声表示知道后便稍稍提高音量,“替我更衣。”

    *

    吴导在镜头后和编剧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默契地颔首。

    “ok,这一条过。”

    吴导指挥着场务打板,见苏听白披着毯子走过来,满意地对她道:“刚刚那段情绪拿捏得不错,状态又回来了。”

    苏听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上午状态确实不在线,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没事呢,哪个演员还没有个状态不好的时候。”制片人听见他俩的谈话后也上前来,轻轻拍了拍苏听白的肩膀,“要是场场都一遍过,那也实在是太吓人了,有时候人就是要出点错才叫人。”

    《朝天阙》的制片人是个约莫四十岁的女人,名叫瞿慕奚,从前是某娱乐公司的经纪人,后来好不容易才带红的艺人却成了白眼狼,不仅闹着要解约还反咬她一口。之后瞿慕奚便从公司辞职,回家继承遗产并且自己投资开始做制片人。

    现在华国大部分剧组都是“制片人集中制”,可以说制片人的话语权高过任何人。虽然《朝天阙》剧组采用的是“导演编剧集中制”,话语权主要掌握在导演和编剧手中,但谁出钱谁就是爸爸,所以实际上制片人的地位还是一样很高。

    见瞿慕奚居然帮自己说话,苏听白心里闪过一丝诧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