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334章 恍惚之间(三更)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第二天苏听白起了个大早,在房间阳台上做了半小时瑜伽,边闭眼享受清晨的宁静边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今天的具体安排。

    上午拍宇文赤翎的定妆照,下午正式开拍她的第一场戏。

    不过由于剧组的群演还没全部到齐,想要拍宇文赤翎第一次出场、也就是最宏大的那一场领主巡游的戏是不可能了,所以今天下午的第一场戏便先拍男主率领主角团第一次进殿觐见的场景。

    alex和夏溪昨天也跟着她来了这边剧组,依照宇文赤翎的人设给她重新设计了妆容,苏听白刚吃完早饭他们那边便发了平面模拟示意图过来。

    苏听白对alex的专业水平自然是认可的,坐在保姆车上仔细放大平板上的图查看小细节,半晌后满意地点点头,“挺好的,大气雍容,蛮符合领主的形象......”

    坐在她旁边的罗笙也跟着她一起看,闻言却咬了咬唇,有些纠结地指着图中人物额头上的火焰状的花钿,“听白姐,我觉得...如果把这个花钿去掉,会不会更好一些?”

    苏听白看着她指的位置时也是一怔,移动手指将那个花钿盖住,再看整个妆容,顿时眼前一亮,“确实,这个花钿有些太显眼了,让人第一眼的注意力就不自觉全被它吸引了过去,反而会忽视角色本身的容貌。可这样一盖住,就更能凸显容貌的存在感,反倒会更惊艳。”

    “对,而且听白姐你的眼睛就已经足够漂亮了,宇文赤翎的一大特点也是眼神的魅惑感。如果再加一个这种花钿的话就会有种...类似于我们学生时代写作文时常会犯的一种错误:过分堆砌素材,一句话里全是华丽却艰涩难懂的词语组合。不仅没有突出重点,反倒让人看了会觉得眼睛累。”

    苏听白肯定地点头,“你说的没错,宇文赤翎的眼神才是重点,点睛之笔可以有,但不能喧宾夺主。”

    她想了想,将罗笙和自己的想法一起发给了alex,那边很快便回复说立马改动。

    *

    等苏听白到达片场时,alex和夏溪已经等在了她的专属化妆间里。

    经过这一次的修改,alex将额头上的火焰状花钿删去,同时加深了整体妆容的层次感,黛色柳叶眉微弯,眼妆精致却不夸张,保留了苏听白本身眼睛的特点,眼尾用蘸取少量红色眼影的小刷子顺着她眼睛的弧度自然上扬,睫毛不同于其他影视作品中女演员那样卷翘浓密,而是在眼尾处做了稍稍延长并下压的处理。

    这样一来,当她抬眸注视着你时,那双盛满盈盈秋水的双眸中便会不自觉显出几分似有若无的试探和引诱之意,同时却具有让人无法忽视的无辜感,像个蓄意撩动心弦却又假装单纯的小恶魔,叫人看了就无法再移开眼睛。

    既然是定妆照,那么自然是拍最隆重的那一套。夏溪依据服饰的风格给她梳了个高鬟望仙髻,饰有各种珠宝和金簪凤钗,更显巍峨华丽。

    换上那套最繁复的吉服后,苏听白顿时感觉整个人至少重了十斤,尤其是脑袋上顶着的那一大堆沉甸甸的假发和据说是吴导从喜爱收藏古董的好友那里借来的首饰。要不是她是妖,有法力撑着,估计弄完造型站起身的时候都会控制不住往后栽倒。

    站在大穿衣镜前,苏听白微抬双臂慢慢转了个身,忍不住感叹道:“难怪古代受宠的宫妃走路不是要人扶就是要坐轿辇,走也是慢悠悠的。这天天顶着好几斤重的头发和首饰,力气估计全花在了挺直腰杆和脖颈上,想快都难啊。”

    服装组的小助理站在一旁笑道:“都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可事实上这王冠也不是想戴就能戴得了的,不是我夸张,我看了这么多的女演员,只有苏老师才能驾驭得住这一身,普通人穿上根本就压不住它的气势。”

    “对对对,”云吞满眼写着惊艳,闻言立马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化妆时还不觉得,做完头发换了衣服后感觉整个人瞬间就升华了,那个浑然天成的气势,啧啧啧,感觉这套衣服就是为听白姐你准备的一样。”

    苏听白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听这俩小姑娘在那一个劲地吹自己的彩虹屁,颇有些无奈地勾起唇。可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却突然感到自己眼前一花,面前的场景瞬间转换,从明亮的更衣间变成了一座陌生的宫殿。

    她还是她,只是身上穿着比领主吉服更要雍容数倍的大红婚服,头顶戴着龙凤花钗冠,极尽华美之势。

    苏听白同样站在一面巨大的铜镜前打量着自己,正怔愣时,身后却突然靠上来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

    封承的声音低沉悦耳,轻轻传进她的耳朵里。

    “卿卿,孤为你准备的王后婚服,喜欢吗?”

    *

    “苏老师...你怎么了?”

    “听白姐,听白姐!”

    思绪瞬间被抽回,苏听白的视线逐渐清明,眼前也再次明亮起来。在看清镜中的自己后,她忍不住诧异地抬手摸向自己的脸。

    “听白姐,你没事吧?”云吞扶住她,满脸都写着惊慌,“刚刚发生什么了,你怎么......”

    “我怎么哭了?”苏听白低声喃喃,却只是茫然地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

    如果她前几天做的那场梦是她和封承的前世,如果她刚才看见的那一幕是很久以前发生过的事...封承说他要迎娶她为王后,这不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吗,她又为什么要哭呢?

    苏听白垂下眸子怔怔地看着自己指腹上的泪水,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住,不疼,却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被关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罩里,闷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