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255章 预告片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两人官宣的第二天发生了几件有趣的事。

    第一件事,苏听白被评为了“最想嫁的女爱豆”,封承则入选为最令人羡慕的男爱豆榜单。苏听白是因为她的颜值和那一掷千金的豪放与霸气,封承则是因为成为了苏听白的未婚夫,能够和这位网友们最想嫁的女爱豆同床共枕。

    封承的粉丝们一天之内集体爬墙,一个个都跑到苏听白的微博底下,有嚎“姐姐”的,也有嚎“老公”的,评论区的热评全是橙汁,看得酥饼们都是一脸懵逼。

    第二件事,《偶像们的旅行日记》今天上午提前发布了先行预告片,并且宣布新一季将会提前到三月十五日开播。

    而这支预告片一上线就立马引发了轰动。

    三十分钟的时长,先是介绍了七位嘉宾以及他们此次的南澳之旅,随后便是录制前的采访内容。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节目组将封承和苏听白的采访部分剪在了一起。而当节目组提问他们为什么要接受这档真人秀的邀约时,两人给出的回答也是极为耐人寻味。

    苏听白几乎是想也没想便道:“因为嘉宾里有我想和他一起去旅行的人。”

    封承却是轻轻笑了一下,“听白师妹说其他嘉宾她一个也不认识,怕会尴尬就把我给喊来了。”

    网友:所以你俩就是去谈恋爱的吧!!!

    弹幕里立马刷起了狗粮,早已知晓内情的网友们纷纷在评论区调侃他俩这种暗戳戳撒糖的行为。

    而接下来的内容才真正令所有人大跌眼镜。

    预告采访部分放完,进度条已经过去了一半,在展示完航拍的南澳美景后,便进入了真人秀节目惯例的“卖关子”和“吊胃口”时间。

    上一季的套路就是先放正片里的几个小片段,中心主旨便是“矛盾”和“摩擦”,几个嘉宾们之间的言语冲突或者其中某个人较大的情绪波动,例如哭泣、愤怒等等,配上刻意的bgm和音效,营造出紧张的气氛。总之就是越能勾起观众好奇心越好,节目组甚至不惜背上孤儿剪辑的骂名也要给节目制造热度。

    但这一季换了总导演,风格和上一季大有不同,走的是温情中带着点沙雕鬼畜的路线,后期剪辑也特别有意思,很多素材组原创的小图画和可爱字幕,只是几个小片段就看得观众捧腹大笑。然而就在此时,画面却突然一转,屏幕上出现了封承和苏听白的脸。

    便见封承满眼笑意地看着苏听白,用他那能苏死人的声音说道:“其实,我一直在追求她。”

    画面瞬间暂停,后期将封承和苏听白的脸放大成特写,还加了个大大的“omg”字幕。

    正偷偷把手机藏桌子底下看预告片的程子君见此情景和背景音效同步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赶紧双击按了暂停,激动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尖叫声,下意识抬头看向讲台上的高数老师。

    高数老师正好这时听见了动静转过头,看见这位同学在大家都昏昏欲睡的时候竟然还能听得如此认真,甚至看起来还似乎激动得都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推了下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欣慰地点了点头。

    然而此时程子君的内心实际上却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封承你太可以了!!!!甜死我了甜死我了!!!!!!!

    预告最后的几分钟几乎成了苏听白和封承的秀恩爱专场,两人凑在一起讨论行程、无数次的相视而笑、在舞台上抱在一起、一起牵手走在海豹群里......各种甜蜜小片段。

    后期还特意给他俩的特写加了少女心滤镜,旁边还有各种小爱心小泡泡,甜度简直要爆表。

    然后在大家边流泪边嗑糖的时候,预告片放完了。

    网友:???太狠了,比苏听白突然停止直播还狠t t知不知道单身狗们没有狗粮吃是会饿死的啊!

    *

    而现在的苏听白可无暇顾及这些,她正坐在封承的宾利里,第四次打下副驾驶的遮阳板检查自己的妆容。

    封承扫了她一眼,脸上带了几分调笑,“怎么突然这么紧张了?又不是第一次见。”

    苏听白拂了拂根本没有褶皱的裙摆,苦恼地轻叹了口气,“见面倒是没什么,就是这个称呼...我活了这么久都没叫过谁‘妈’,在家已经做了好久的心理准备,但感觉还是有点不自在......”

    封承闻言宽慰地摸了摸她的肩膀,“别紧张,不想喊的话就不喊,我妈没那么在意这些小细节。”

    苏听白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坐直身子深呼吸几口气,忐忑紧张的心情终于得到了一些缓解。

    没过多久两人便到了封承父母家,两人一进门便有佣人接过外套帮他们带去挂好,随后舒女士也走了过来,见到苏听白后立马喜笑颜开,直接就忽略了自家儿子,上前拉住苏听白的手把她带到客厅,将她介绍给封家客厅里正坐着的四位打扮得格外端庄得体的贵夫人们,“各位,这位就是我的儿媳妇,你们都认识所以我就不多做介绍了。听白,这位是廖夫人......”

    她还没来得及开始介绍,坐在最边上的那位夫人便先站起身朝苏听白伸出右手,无比和蔼地笑道:“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听白叫我廖阿姨就好。”

    苏听白扬起笑脸,不卑不亢地叫了句“廖阿姨好。”

    接下来大家便都这样一一见过,苏听白乖巧地在舒女士身边的空位上坐下,腰背挺直,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笔直修长的双腿并拢,稍稍向左倾斜,是个完全挑不出一丝不对的标准测点式坐姿。

    这几位夫人她之前在车里就和封承打听过,她们都和舒女士一样,不是出自名门便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闺秀,每个人都不是泛泛之辈,打出生起骨子里就刻上了贵气与优雅。

    虽然他说不用太拘谨,但苏听白作为封家的准儿媳,在外人面前要给自家人长脸这种事还是懂的,好在她本身就接受过最严格的礼仪训练,做起这些来得心易手。

    苏听白正认真地听着她们的交谈,余光却瞥见其中一位一直很少开口的高个子女士突然看向了自己。

    她记得这位女士似乎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古琴艺术家,同时还是华国社会艺术协会的副主席,放在国际上也是十分令人敬仰的人物。

    苏听白立马将目光移向了她,淡笑着和她对视,却听这位优雅知性的女士突然对自己说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