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190章 “杀了我”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苏听白可不知道封承此刻的纠结和懊悔。

    她看着不断跳跃的电梯楼层,脑海里一遍遍回放刚才在病房里的那一幕。

    两个人大中午的站在三十多层高的病房窗口交换初吻,说出来居然还有些莫名的浪漫是怎么回事......

    不过和封承确定关系后,苏听白意料之外地发现他的粘人程度居然和之前的粘人精小承有得一拼,想到此,又忍不住翘起嘴角,心里不自觉升起丝丝甜蜜。

    季长安眼神复杂地从电梯反光里看着苏听白突然露出这种”诡异“的微笑,浑身一抖,心里那个“实力深不可测性格冷傲一招手就是一票马仔护驾”的御姐苏听白形象一点点幻灭。

    果然爱情是毒药,连那么霸气冷艳的苏姐姐都中招了,那句话怎么说的,“百炼刚也化为了绕指柔”。

    季长安默默在心里叹息:唉,古人诚不欺我啊。

    *

    到了第四十层,苏听白刚出电梯门,面前便出现了一个悬浮在空中的小机器人,小机器人拦住他们,用脑袋上的摄像头对着两人的面部扫描一遍确认身份后才放行。

    “这里是整座医院最机密的地方,专门用来研究一些奇怪的生物现象或者罕见的变异之类的,江华年被我们的人发现躺在温泉山庄不远处的一条天然溪流里,幸好那时候的水流并不大,救上来时还有口气。”季长安带着她绕过一间间实验室,指着最里面的一间玻璃房道,“他也是这几天才醒,大多数时候都是迷迷糊糊的,刚才好不容易意识清醒一会儿,得知你苏醒后说什么也要亲自见你一面。”

    “他每次大概有多长的清醒时间?”苏听白看着躺在病床上气息微弱的江华年,问道。

    季长安耸耸肩,“不知道,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五秒钟。哦对了,他身体里有乌鲛血脉中的异变因子,乌鲛死后...他好像也受到了点影响。”

    苏听白颔首表示明白,跟着医护人员去换衣服,经过了层层消毒后才穿着防菌服进入了玻璃房内。

    她放轻脚步靠近,慢慢在江华年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打量着他苍白得几乎能看清皮下血管的脸和明显瘦了一大圈的手腕,心情倒是没什么起伏。

    江华年极缓慢地睁开眼,看向苏听白,声音里带着不明显的笑意,“你恋爱了。”

    苏听白有些怔愣,一方面是因为江华年的眼睛,一方面是因为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她看着他已经完全变成墨蓝色的双眼,沉默了一瞬,回道:“嗯,江老师观察力不错。”

    “江老师...江老师......”江华年的眼睛转向天花板,看着上面的某个点有些出神,喃喃地重复着这个称呼,眼睫轻轻颤动。

    苏听白看着他慢慢滑下泪的眼角,没说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自愿和乌鲛换皮么?”

    “为什么?”

    “两年前...”江华年一顿,突然别过脸痛苦地咳了一声,捂着嘴的手里沾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却很快被他攥紧,没让正盯着这边的医护人员看见。

    苏听白眼神闪了闪,只当没看见。

    他闭上眼缓了口气,继续道:“两年前,我被查出患有肺源性心脏病,一个月之内进了两次icu...那时候我唯一的母亲还健在,我死了没关系,可她年事已高,不能让她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所以我决定从娱乐圈隐退,积极配合治疗,希望能够给自己多争取一些时间。可是这病来得太突然也太凶猛,到最后,我只剩下五个月的时间了。”

    苏听白垂下眸,已经猜到了事情接下来的大致发展。

    果不其然,江华年继续道:“就在这个时候,乌鲛找上了门,提出用我的皮换寿命,我心动了...结果之后的两年,我便一直被它囚禁在山庄的地下监狱里,不见天日,还变成了不人不妖的怪物,而他却披着我的皮为非作歹。”

    他苦笑了两声,“就在前段时间,它突然和我提起了你。”

    苏听白抬眸,挑了挑眉。

    “它说,只要得到你的皮,它便能得到永生,而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到时候它会还我自由与健康的躯体,只要...我在去拍戏的那天故意将你弟弟身上的一样东西让你看到,把你引来山庄......”

    “可是它骗了你。”苏听白打断他,笃定道。

    “是啊,它骗了我一次,让我在暗无天日的囚牢里受尽折磨,可当它再次提出交易,筹码又是那样吸引我...我心中仍抱有侥幸,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它。”江华年顿了顿,转过脸看向她,“对不起,苏听白。”

    苏听白笑了笑,“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也接受你的道歉。”

    江华年一愣,随后缓缓扬起嘴角,露出了这么些天来第一个真诚的笑容,“谢谢你。”

    “你是好妖,和乌鲛不一样,只怪我运气不够好。”他叹了口气,却突然再次猛咳起来,“咳...你...能不能过来...咳咳,一些。”

    苏听白没听清他的话,疑惑地眨眨眼,“什么?”

    “你能不能...凑过来一些,咳,我有话想交代给你。”

    苏听白看着他愈发苍白的脸色,犹豫了一瞬,还是俯下身靠近他,却不料江华年突然抬手箍住她的脖子,左手从枕头下摸出一支灌着不明黑色液体的针管,尖锐的枕头抵在苏听白后颈上。

    “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杀了她!”

    “是乌鲛的残余血液!传染性极强!启动一级警戒!!”

    整个实验室瞬间一片喧哗,季长安吓得呆在了原地,指着想要冲上去夺针的人吼道:“别动!按他说的做!”

    苏听白被他束缚住,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立马反应过来,抬手迅速格挡开他握着针管的手,身子往后一缩,另一只手一拉一扯,江华年的右手胳膊便脱了臼,无力地松开禁锢。

    她接力飞速撤开,江华年却被她的动作带得从床上摔了下来,针尖正好对着他太阳穴的位置。

    “噗嗤——”

    皮肉被刺穿的声音极其刺耳。

    实验室响起一声女人的尖叫,医护人员冲进玻璃房,其中一位将江华年身子翻过来,沉声道:“死亡时间,十三时二十六秒。”

    苏听白退开了些,垂眸对上江华年尸体半阖的眼,竟从那里面看出了一丝解脱。

    解脱......

    她下意识抬手捂着自己胸口的位置,低头掩去眸底复杂的情绪。

    刚才江华年勒住她时,在她耳边说了三个字。

    “杀了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