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185章 角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脑部曾经收过强烈的撞击,虽然已经完全恢复,但病人的意识已经进入了自我保护状态,可能需要过几天才会苏醒。”

    “心率正常,血压正常,脉搏较慢......”

    “瞳孔收缩正常,病人预计十二个小时内苏醒。”

    “......”

    “滴——滴——”机器运作声似乎从遥远的天边到了近在咫尺的地方,一下子从朦胧到清晰,苏听白耳朵微动,轻轻吸了口气,迷蒙的意识逐渐回笼,许多个画面在眼前一齐闪过,大脑突然一阵刺痛。

    “嘶——”她转了转眼珠子,想睁开眼却感觉到眼皮似乎有千斤重,如何都不听自己的使唤。

    睁开眼...苏听白快睁开眼......

    正当她的意识和身体努力做着斗争时。

    “听白。”

    封承的声音清晰地传进她的耳中,熟悉里带着些微的沙哑。

    苏听白一怔,顿时如大梦惊醒般睁开眼睛,双眼微眯,适应了明亮的环境后立马转向坐在自己床边的男人,一下子撞入他温柔而深情的眸里,看着他布满红血丝的双眼和冒出青茬的下巴,想要说的话突然卡在了嗓子眼,张了张唇,喉口一哽,眼眶微烫,无数的委屈与想念化作泪水夺眶而出。

    “封承......”她慢慢坐起,眼泪一串串滑落,一开口才发觉嗓子干到要冒烟,还沙沙地疼。

    封承俯身抱住她,动作又轻又柔,像抱着自己最珍贵的宝贝,一只手放在她脑后轻轻揉着,安抚道:“我在,我在。”

    他的气息瞬间便笼罩住她,一下子便抚平了她的不安,瞬间将她的心填的满满的。

    苏听白“嗯”了一声,抬手紧紧回抱住封承,脑袋埋进他的颈窝里,嗅着独属于封承的温暖气息,一直忐忑慌乱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

    封承闭上眼感受着怀里小姑娘软软的身体和她紧抱着自己的力度,心脏也被幸福与满足灌满,偏头在她额角处轻轻一吻,唇角轻扬,“嗯,这是真的,你没有在做梦。”

    “太好了......”苏听白闻言微叹一声,只想在捡回一条命之后好好地享受这一刻,放空了大脑,眷恋地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两人一坐一站,紧紧相拥。

    就在气氛慢慢变得无比暧昧温馨之时。

    病房门被“咔”地一下推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走了进来,见到这一幕,脚步没停,只推了推眼镜,面无表情地看着苏听白道:“醒了?”,然后低头在手里抱着的记录本上写下现在的时间。

    苏听白被她吓了一跳,赶紧从封承的怀里退了出来,脸瞬间涨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嗯,刚醒。”滑落,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脸一脸紧张地看着封承,“对了,初一呢?初一怎么样了?”

    封承帮她掖好被角,倒了杯温水递到她唇边,示意她喝下,“他没事,护士带他去楼下吃饭了,应该等会儿就会来陪你。”

    苏听白闻言心里一下子放松了不少,道了声谢,借着他的动作喝完那杯水,然后乖乖躺回病床上,看着护士朝自己走近。

    “嗯...心电图很正常,”护士扫了眼立在床边的机器,俯身扒开她的眼皮,突然从宽大的护士服底下探出一只紫色的大触手,握着一只小手电筒举到她面前,照了照她的瞳孔。

    苏听白盯着这只违和感爆棚的触手,脑子瞬间一懵,看看这只突然出现的触手,再看看站在一旁一脸淡定的封承,脑袋里冒出无数个问号。

    妖精护士?难道自己在妖精开的医院??为什么封承这么淡定,难道他看不见这触手???

    苏听白有些凌乱。

    “恭喜你,恢复得不错,今天就能出院了。”护士检查完,直起身收回触手,再次推了推眼镜,朝苏听白颔首道,“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个请求,请问能给我签个名吗?”

    苏听白眨了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护士身后的触手再次冒了出来,这回拿出的是一个粉色的小本子,她将本子打开,翻到空白的一页,递到苏听白面前,语气依旧淡淡的,“我是你的粉丝。”

    虽然没搞清楚状况,但苏听白还是给面前这只章鱼精签了名,等她走后,才一脸惊异地转头看向封承。

    “你...刚刚看见了吗?”

    封承看着她忐忑不安又惊异万分的小眼神,忍不住轻笑出声,凑近她道:“嗯,看见了,一条触手,那个护士估计是条章鱼精。”

    苏听白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你你你,你不感到惊讶?!”

    “惊讶什么,妖精偶尔露出本体的一部分不是挺正常吗,”封承伸手顺了顺她的刘海,突然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轻声问道,“那你呢,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看看你的狐狸耳朵...或者尾巴?”

    狐狸...?!他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

    苏听白张口结舌,脑子里思绪纷飞,看着封承的脸,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两人表情各异,封承眼里藏着戏谑,苏听白则完全僵住了。

    却正在此时,病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下子便打破了室内诡异的安静,初一像一阵小旋风般扑进苏听白怀里,小小的身子用力拱了拱,仰起脑袋可怜兮兮地望着苏听白。

    “姐姐,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说着一瘪嘴,眼泪珠子就落了下来。

    苏听白还没来得及惊讶于他的变化,听着他委屈的小奶音,心一下子就软成了一滩水,捧着他的小脑袋在他的脑门上亲了又亲,边抹去他的眼泪边道:“姐姐这不是好好的嘛,你看,还能抱着你亲呢。初一以前不是说男子汉不轻易掉眼泪吗,你看,都要哭成小花猫了。”

    初一闻言却哭得更大声了,边哭便道:“我不...我就要哭,姐姐你差点就...就死了...呜呜呜呜呜呜...我就要哭.....”

    苏听白心里揪得发紧,眼眶再度一热,将他搂进自己怀里,摸着他的的后脑勺,“嗯,姐姐知道,没关系,今天不笑话你了,男子汉也有流眼泪的权利。”

    初一瞬间便如开了水闸一般,趴伏在苏听白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才停下来了,还打起了哭嗝。

    苏听白无奈地垂眸看着他的发顶,眉心微微蹙起,抬手摸了摸,“初一,你头上是怎么回事?”

    便见初一的发顶突兀地生出来一根玉白色的角......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