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174章 他的小姑娘是宝藏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江华年要来客串?

    苏听白眨了眨眼,懵逼过后便立马明白了。

    这段时间她和封承的cp热度又有所上涨,特别诚实的位置愈发稳固,估计这江华年是又闲不住,想要来搞事了......

    不过这部剧的演员不是都已经定下来了么,他能客串什么角色?

    正这样想着,封承便心有灵犀般地发了消息过来,及时地解了惑。

    女主江小栀在这部电影里有个非常讨人厌的笑面虎上司,特别喜欢鸡蛋里挑骨头,在江小栀得知自己只剩一天活的那天刚好撞见她踩着点进公司,还阴阳怪气地嘲讽了她一番。

    还好是个不讨喜的角色,江华年总不可能在这上面做什么文章吧...苏听白松了口气,回复道:

    她抬眸扫了一眼时间,见现在马上要到十一点了,便又发了一句:

    封承听到消息通知声,目光从电脑屏幕中显示的数据图上移开,看见这句话,正准备回复说马上就要忙完了,突然灵光一闪,删除打完的一行话,重新输入。

    [/猫咪沮丧.jpg]

    苏听白看见他这两句回复,顿时想起了之前误食狐薄荷后的可爱粘人精封承,脸上一下子浮现出妈粉式笑容:哎哟哟,这委屈的语气,这可怜巴巴的表情包,让人看了好想现在就顺着网线爬过去摸摸他的脑袋......

    等等等等,控制住自己!我可是要做封承未来老婆的人,以后要少用妈粉的心态来对待任何有关封承的事!!!

    她轻咳了一声,回过神来,发送过去一个摸摸头的表情包。

    封承收到回复后扬起嘴角笑了笑,伸手将电脑合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决定先休息一下,谈个“恋爱”充个电,等会儿再来处理公务。

    他也回了个小奶猫躺在地上乖乖任摸的表情包,

    见他提到这个,苏听白立马便兴奋起来。

    看着这两个感叹号,封承都可以想象出来他的小姑娘现在是什么可爱表情了,心里也不自觉漫起与有荣焉般的自豪,立马回了一整排的大拇指。

    其实这个事情他早就从戴易那里知道了,对方还在自己面前狠狠夸奖了苏听白,用的词还是“天生的演员”,从前形容自己时都没这么夸张,足以证明苏听白的优秀,甚至远超当时的他。

    他的小姑娘果然是宝藏啊...真希望自己可以快点忙完工作去剧组陪她......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互道晚安后便结束了对话。

    一夜无梦。

    *

    第二天来到片场,苏听白果然听到大家都在传今天剧组会有大腕来客串,只是目前还不知道是谁。

    苏听白和跟在自己身侧的罗笙对视一眼,默不作声地进入化妆室准备上妆。

    今天主要拍的是江小栀昨晚的回忆,也就是平常公司同事们是如何对她颐指气使,跟使唤丫鬟一样使唤她,以及交代她一直这样忍气吞声的原因。

    苏听白的第一场戏就是和孟柏莲的对手戏。

    罗笙翻着剧本,眉头蹙起,指着剧本中的一处对苏听白道:“听白姐,这里......”

    苏听白看向她指的地方,那刚好是今天要拍的部分,里面有一段是孟柏莲扮演的蒋倩倩使唤江小栀去给她复印文件,结果江小栀前一天因为加班太累所以没睡好,上班时忍不住偷偷打了个盹,复印的时候漏了一张,导致蒋倩倩被领导责怪。她心里有气,便将江小栀堵在茶水间里用手指戳着她的脑袋骂她废物。

    孟柏莲对苏听白没什么好感,又是个仗着有靠山就傲得不行的,昨天在休息室里怎么对待自己的助理的大家也都看见了,罗笙担心她会故意在拍戏时趁机欺负苏听白。

    苏听白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却也只不在意地笑了笑,宽慰她道:“没事,也没有什么大的肢体接触,不是扇耳光之类的都好说...她想甩什么小手段就随她去吧,总不过也就这一场戏,她要有点脑子就不会抓着不放。”

    嘴上这样说着,却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冲罗笙挤了挤眼。

    罗笙一怔,顿时悟了,捂着嘴偷偷笑了一声,这下便放下心来。

    她家艺人自打出道起就没吃过亏,上回想要整她的乔星裕就是个典型例子,罗笙心道,自己果然是想太多了。

    然而很快她就不这样想了。

    *

    小剧场之女帝x太医(下)

    天生神力且活了二十多年连小病小痛都鲜少有的女帝病倒了,还是突如其来的心疾,众大臣们都急得不行,匆匆穿上官服入宫,养心殿外跪了一大片,个个如丧考妣。

    养心殿内的气氛却格外诡异。

    封承收回手,将隔在苏听白腕上的冰蚕丝拿下,语气恭谨:“陛下身体并无大碍,之前的心绞痛可能是因为公务繁忙,导致压力过大引起的。臣为您开几服安神镇静的方子,服用七日,以后便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

    “不愧是神医的关门弟子,连这般难治的心绞痛都有法子解决。”苏听白盯着他颜色稍浅的唇移不开目光,心里转着小九九,“可不知为何,朕原本还疼着,一见着封爱卿你就不疼,你说,这是什么稀奇事?”

    封承垂眸不语。

    苏听白笑容勾人,捂着自己的胸口道:“看来为了朕的身体和江山社稷着想,只能委屈封爱卿一段时日了。”她目光一扫,“来人,传朕口谕,封太医院副使封承为朕的随侍太医,未经许可,不可擅自离开朕身边十步之内。”

    此话一出,惊掉了一片人的下巴。

    *

    封承顺利搬进了寝宫的偏殿,每日吃穿住行中至少有两样必须和苏听白一起,且还要随时做好女帝大人亲临“慰问”的准备。

    “封爱卿好兴致,这牡丹当真画得栩栩如生...不如,你也来画画朕?”

    “陛下国色天香,臣画不出您三分容色,望陛下见谅。”

    “天气这般炎热,封爱卿不如到这辇上来和朕对弈一局?”

    “臣棋技拙劣,却却之不恭,让陛下见笑了。”

    “封爱卿,外头都在传朕要纳你为男妃。不如,你就从了朕罢?”

    封承不语。

    别的事他都会应允,只这一点,他从来都不肯点头。

    直到三个月后,女帝生辰宴,苏听白喝得东倒西歪,扒在封承身上一路艰难地回了寝殿。

    “封承,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答应我?”苏听白趴在床上,死死攥着封承的袖口不让他离开。

    封承眼神闪了闪,终于开口:“若我不答应,你会如何?”

    苏听白闻言眉毛一蹙,突然不知从那爆发出一股力气,撑起身子一把将封承扑倒在铺着厚羊毛地毯的床边,恶狠狠道:“哼哼,你要是不答应,我今天就强上了你!”说着惩罚般地低头在封承的嘴唇上咬了一口。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