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164章 皎若玉树临风前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大年初一的城市大街上基本见不到人影,尤其是近郊别墅区到市中心这一路,连正在营业的店铺都极少。

    苏听白退出微博界面,放下手机,眼神偷偷瞟向正认真开车的封承。

    如果说江华年的气质是“濯濯如春月柳”般的温润飘逸,那么用“皎若玉树临风前”来形容封承便再贴切不过,他既有翩翩少年郎的英姿勃发,又兼具成熟男人的沉稳谦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心动的荷尔蒙,在自己面前却又不时展现出孩子气的一面。苏听白盯着他的侧颜,不自觉便看得有些出神。

    封承感受到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脸上,忍不住愉悦地勾唇一笑,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道:“看来我这皮相确实生得不错,连小狐狸都看呆了。”

    苏听白缓缓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嗯,承哥你说什么?”

    “没什么,”封承清了清嗓子,立马转移话题,“后天你就要去江城拍戏了,我应该是在你之后两天进组,你拍戏时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尽管打电话给我。”

    “好,谢谢承哥。”她笑着颔首。

    苏听白顿了顿,想起来邪神像那事还没告诉封承,于是道:“对了,承哥,我有个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封承闻言轻笑了一声,“在我面前还有什么不可说的,是什么事?”

    苏听白斟酌了一番,语气稍稍严肃下来,“不瞒你说,其实我懂一点玄学,在看房子的风水上小有造诣,很少有出错的,但我昨天在你爸妈家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封承一怔,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脑海中下意识便飞快闪过几个人的名字,他转过脸看向苏听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苏听白看着他的眼神,心中微暖,他居然没问自己为什么会懂这些,原来这么相信自己的么...想到此,她心里那点因为消耗了一张高级隐身符而产生的肉疼顿时烟消云散。

    “是主卧,虽然房子整体风水不错,但我总感觉主卧的方向有些不太对劲,像是有人故意在里面放了点什么东西。”苏听白故作苦恼地蹙了蹙眉,继续道,“不严重,但日久天长总会有一些不好的影响...并且我感觉这个东西,它似乎与和你家关系匪浅的外人有着极大的关系。只是我没亲眼去看,所以不太能确定。”

    她嘴里说着不确定,但其实封承已经把她的话信了十成十。

    连脸都会变的狐妖,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出来他家里出了问题,估计这样说也是为了不让他太担心吧。

    等等,她这么急着要回来,难道是和这事有关?

    封承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眸底暗了暗,温声道:“好,我知道了,这些事我会尽快处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只是小事,不用谢。”

    两人各有心事,车厢里一时间只听得见初一拨动拼图的声音。

    苏听白撑着下巴看窗外的风景,实际却是在回忆着两人刚才的对话。她咬了咬唇,实在忍不住好奇地回过头,看着封承问道:“承哥,你难道不问我为什么会懂这些吗?”

    封承朝她宽慰地笑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和秘密,而且我觉得懂这些并不是什么坏事,反倒很酷很特别,还有意想不到的用处,就比如这回,说不定还真能帮我家铲除一个别有用心之人,到时候我还得感谢你呢。”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语气温柔,“因为我尊重你,所以不会主动去问这些,不过你要是有什么想对我倾诉的,随时可以来找我。”

    苏听白被他说得脸颊微烫,扬起笑容回道:“嗯,谢谢你,承哥。”

    *

    送苏听白和初一上楼后,封承便径直开车赶回了别墅。

    舒女士正在客厅里看杂志,见他去而复返后满脸诧异,“你怎么回来了,是忘了拿什么东西吗?”

    封承扫了眼正在厨房里煮汤的做饭阿姨,不动声色地顺着她的话道:“嗯,公司文件好像落在房间里了,妈你能来帮我找找么?”

    舒女士虽然惊讶于自己的小儿子这么大了居然还会主动找自己帮忙,却也和天底下所有母亲一样,嘴上说着嫌弃,其实心里乐意得不行,一边数落着他这么大了还丢三落四,一边利索地摘下眼镜,跟着封承进了他昨晚住的侧卧。

    “你那文件长什么样,有夹子还是......”舒女士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注意到封承忽然沉下来的脸色,话语一顿,也跟着紧张起来,“小承,怎么了?”

    她心里突然一咯噔,“你和听白吵架了?”

    封承闻言嘴角一抽,差点没绷住表情,“没有,是我今天得知了一件事,刚才有外人在场不方便和你说。”

    “妈,等会儿你和爸在你们房间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切记不要声张,就你们两个人一起找。”封承重新严肃下来,压低了声音嘱咐道,“我等会会把家里的佣人全部召集起来,你们要是找到了什么,先给我。”

    舒女士放下的心在听到他的话后再次提了起来,她不傻,自然明白封承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顿时皱起了眉,“你是说,我们家进了内鬼?”

    “对,”尽管很不想承认,但封承还是只能实话告知,“而且那个人对我们家很了解,极有可能是家里的老佣人......”

    舒女士闻言眼中突然一阵恍惚,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轻轻颔首后便走出了侧卧。

    封承看着她的背影,垂下眸子,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他妈和家中佣人的关系都不错,尤其是和这几位常年留在家和他们一起过年的就更不用说,不但早已培养出了默契和熟悉度,日常生活更是离不开他们。

    熟人作案最令人心寒,尤其是这种事情,舒女士觉得难过也在所难免。

    但正因为是熟人作案,封承就更应该有危机感。

    敌人都已经把手伸到自己家里来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