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130章 “冬天水凉,怕冻着你”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那你呢,你的20年后,会是什么样子的?”

    封承站在离她不过三步远的地方,温暖的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正好落在他好看的眉眼上,映出他深棕的瞳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的20年后...?

    苏听白看着封承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心脏突然狠狠一缩。

    她拥有千年的寿元,20年对她来说不过是漫长生命中极短的一段时光,岁月不会在她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哪怕是再过百年,她的容貌也不会改变半分,她将永远停留在这个美好的年纪,可封承呢......

    20年后,封承会娶妻生子,会组建新的家庭,会过上他想要的生活,然后慢慢变老,最后变成一捧黄土......

    想到此,苏听白呼吸一窒,周身的气流也因为她的情绪波动而微微震动,锅中的热油承受不住压力,猛地溅起——

    “嘶——”苏听白一时不察,再加上灵气紊乱,热油砸落在她的手背上,很快便留下一大块红色的烫伤。

    封承脸色一变,立马上前抓住她的手腕,拧开水龙头将她的手放在流动的凉水下冲洗。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苏听白脸一红,也顾不上疼了,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封承紧紧抓着,动弹不得。

    “被烫成这样了,还乱动!”封承蹙着眉,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苏听白被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乱动了。

    封承仔细将苏听白手上的油渍冲洗干净,另一只手伸到水龙头下握住她的,将她的小手牢牢困在自己的掌心,只露出那片被烫红的地方。

    苏听白的手瞬间被温暖包裹住,手指蜷在他有些粗糙的掌心内,不自在地动了动,“承哥,你这是干什么.....”

    “冬天水凉,怕冻着你。”封承蹙着眉,将她的手握得更紧,用掌心的温暖隔开了水流的寒冷,自己的手却被冻得通红,“还好只是一级烫伤,先冲十分钟,等会我给你拿冰块敷一下再涂烫伤膏。”

    “我没事的,只是看起来严重......”

    封承扫了她一眼,“你是演员,万一留了疤...”他话语一顿,突然想起她是妖,估计这点伤也算不了什么,又有些无可奈何,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只得强行转了个话题,“以后在厨房要多注意一些,溅油的话往油里撒点盐或者先关火再放食材,不管如何,安全第一,知道了吗?”

    苏听白盯着他的侧脸,眼睫颤了颤,轻轻“嗯”了一声。

    *

    初一在午饭上桌前醒了,虽然还有些迷糊,但看着至少比早上要精神多了,一脸高兴地坐在餐桌边看着苏听白和封承两人配合默契地摆好餐具。

    他举起手腕放在嘴边,悄声道:“棉花糖,这是我的姐姐和未来姐夫。”

    被迫取了这么个不符合它高大上身份的名字,“摄魄”器灵却也无可奈何,慢慢从铃铛里飘出来,听到初一这么叫自己后下意识翻了个白眼,停在他的耳边,看着厨房里忙碌的两人,指着封承的背影疑惑道:“那是你姐夫?怎么我感觉他的气息有些熟悉呢......”

    “当然啊,”初一伸出手指戳了戳它圆滚滚的身子,“我以前经常在姐夫家玩,你当然对他的气息熟悉!”

    棉花糖歪了歪头,正准备说什么,却瞟见苏听白突然转过身来,被吓了一跳,赶紧重新钻回了“摄魄”里。

    苏听白古怪地往初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她刚刚似乎感觉到她家突然多出了一道灵力波动,极其微弱,微弱到差点被她忽视。

    她微蹙起眉,端起一道菜走到餐厅内,睁开一只天眼在四周扫视了一圈,然而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苏听白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她假装若无其事地重新走回厨房,然后猛地一回头,半眯起眼睛,再次快速地在室内扫视一圈。

    除了一只疑惑的初一以外,餐厅内没有其他活物,看来刚刚也许只是空气中难得的灵力波动而已。这回苏听白才放下心来,和封承一起将米饭端上桌,便准备吃午饭了。

    缩在“摄魄”里的器灵拍拍自己的小胸脯,一脸后怕,“妈呀,这个女人真的太恐怖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

    饭后封承仍然留在苏听白家,说是要观察观察她的烫伤,顺便和她讲讲自己家的事情。

    两人坐在阳台上晒太阳,一人一把摇椅,中间的小几上还摆着苏式养生茶,正冒着袅袅热气。

    封承淡淡开口:“我家六口人,我父亲是企业家,母亲从前是名门闺秀,家中有个比我大七岁的哥哥,我嫂子比我哥大三岁,两人生了个混世小魔王。”

    午后正是苏听白犯困的时候,她偷偷掩嘴打了个哈欠,“那承哥你家过年一定很热闹。”

    “嗯,今年你去了肯定会更热闹,”封承呷了口茶,“还有长辈们,我爷爷奶奶在北方老家开了个农家乐,外公外婆住在南方老宅......“

    封承说着说着突然动作一顿,声音戛然而止,偏头看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的苏听白。

    她微侧着头,手臂懒洋洋地搭在扶手上,毛毯松松地盖在她的腰间。

    这一幕,和录制《悠然田居》时还真是迷之重合,封承看着她在阳光下透着粉白色的脸颊和如鸦羽般的睫毛,轻轻笑了笑,轻声补充完刚才没说完的话,“这些长辈们,以后再带你见见。”

    他轻手轻脚地起身,慢慢将苏听白的摇椅放倒,又把她身上的毛毯往上拉了拉,放下遮阳板刚好不让阳光照到她的脸上。

    苏听白哼唧了一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侧身朝向封承的方向,脑袋枕在自己的手上,微微缩着身子,像只可爱的小兽。

    封承被萌得心都要化了,他蹲下身子,注视着她格外柔美的睡颜。如此近的距离,他的心里突然有些意动,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睫毛,又似不满足一般,食指触到她的鼻尖上轻轻点了点,见她没醒,又得寸进尺般往下滑,落在她微微嘟起的唇上。

    触感是出乎意料的柔软,封承整个人瞬间紧绷,瞳孔一震,连呼吸都下意识屏住了。

    半晌后,他缓缓移动手指,极轻极慢地在她的唇上摩挲,描摹着她的唇形......

    封承的眼神落在他的手指与她的唇相交的地方,眉眼微垂,眸底的颜色深了又深,喉结也不安分地上下滑动。

    越靠越近,呼吸相闻,他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她身上温暖的甜香......

    突然。

    “封哥哥!”初一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

    这一声如惊雷般炸响在封承耳边,他顿时如梦初醒,才发现自己的脑门上居然已经冒出了一层薄汗,整个人也如同刚从蒸笼里出来一样浑身燥热。

    他赶紧起身,动作却突然一顿,不自然地扯了扯裤子后快步走进客厅,“怎么了?”

    等听不到他的脚步声后,苏听白的睫毛轻轻抖了抖,身子一缩,把脑袋埋进毛毯里,粉白的脸颊上飞快漫上一层绯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