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126章 “记”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特别诚实cp超话在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内从北极冷圈小透明一跃成为了榜首大佬,这一变故简直惊呆了所有吃瓜群众。

    大家好奇地点进特别诚实超话,一刷新,各种剪辑流畅画风唯美的安利向视频,又刷新,满屏的大触级别同人图,再刷新,花式撒钱式抽奖。

    网友表示:本来只是想看看为啥这么牛b,结果特别诚实是真甜,一不小心就入坑了。

    尤其是看了这一期《明逃》直播的路人观众,都纷纷表示这对cp真的很有cp感,撒糖也是恰到好处,完全没看出来是公司炒作cp,甜得他们这些路人都情不自禁想要露出姨母笑。

    一时间,几乎全网都在讨论他们,“特别诚实”这个关键词的搜索量达到了惊人的高度。

    封承刚开完总部的视频会议,挂断电话便捡起桌上的手机,手指几乎是习惯性地便点开了微博,滑动,刷新。

    可在看到热搜榜上的内容后,他扬起的嘴角却慢慢拉平,眉心蹙起。

    #扈省等地发生多起儿童失踪案例#,后面还带着个“爆”字。

    (扈省省立动物园,苏听白首次出场的地方,南城就是扈省的省份城市)

    *

    苏听白自然也注意到了这条热搜。

    她看了眼正窝在沙发里看动画片的初一,点进这个话题主页。

    十岁以下的儿童,这目标指向性也太强了,总感觉很诡异啊......

    苏听白掐指一算,但由于地域范围太大,且她并不了解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最后啥也没算出来。

    初一也是十岁以下,案件又多发在南城,要是对方盯上了她家可爱的初一怎么办?

    虽然最后遭殃的肯定是对方,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苏听白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家,于是立马去卧室里取了只毛笔来。

    这毛笔比普通毛笔更为细长,通体银白,笔斗上刻着祥云锦鲤图案,还有个特别的名字:“记”。是苏听白作为狐狸形态成年后离开族群时,族中一位前辈赠予她的临别礼物。“记”以指尖血为墨,可以将符文画入人的肌肤之中,除非一方死亡,则这个符咒永远生效。

    “记”在她的藏宝匣里待了已经有三百多年,苏听白觉得它的作用有些鸡肋,所以这还是她第一次将它拿出来使用。

    苏听白坐到初一身边,挽起袖口,左手拇指指甲骤然伸长,前端变得尖锐,用力刺入食指指腹中,再慢慢收回。很快,一滴滴暗红色的血液便从小月牙形的伤口中冒了出来,她眼疾手快地将“记”的笔端放在伤口处。

    甫一放上去,那银白色的毛便如活了一般主动向血液流出的地方靠拢,迅速吸食着苏听白的指尖血。

    初一闻到血腥味,差异地转过脸,见到苏听白煞白的脸时顿时一慌,“姐姐,你怎么了?”

    苏听白还是第一次取血,刚才没及时收住导致灵气一下子外泄,身体出现了短暂的虚脱状态,所以脸色才会骤然发白。她轻轻呼出一口气,调息后道:“我没事,初一,你把左手袖子挽起来,挽到手肘的地方。”

    刚刚那一瞬间苏听白的脸色可以说是差到了极限,初一是真被她给吓着了,泪水迅速聚起,在眼眶里打着转,闻言却不敢耽搁,立马将自己白嫩嫩的手臂给露了出来,伸到苏听白面前。

    等那银白色的毛彻底被自己的血液染红,整个笔肚都吸得满满的后,苏听白将“记”从自己伤口处撤下来,握住初一的手腕,提笔在他的小臂内侧落下,极其缓慢地画了一个繁复冗长的符文。

    可诡异的是,明明是以血为墨,画在初一手臂上时却只留下了一条条闪着暗光的银白色痕迹,待苏听白最后一笔落下,笔肚中的血刚好耗干,笔头重新恢复了银白色,而初一手臂上那一串痕迹也慢慢黯淡了下去,隐入皮肤之中。

    苏听白见第一次便如此成功,心情顿时放松下来,咬着那根受伤的手指给自己止了血,这才重新看向初一的脸。

    初一盯着那个诡异的符文,蹙着小眉头,眼泪“啪嗒”一下砸在他裸露在外的手臂上,突然仰起小脑袋认认真真地看着苏听白,“姐姐,这个是保护我的吗?”

    苏听白帮他将袖子放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是,这是狐族的一种古老术法,能够千里相连,哪怕远在千里之外,我也能够在一刻钟之内赶到你的身边。最近南城有抓小孩儿的坏蛋,姐姐不想你出事,所以......”

    初一吸了吸鼻子,“可是,姐姐你刚才是不是很疼啊?”

    苏听白忍俊不禁,“姐姐可是活了四百年的大妖,这点小伤算什么,你看,”她将已经完全愈合的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已经好啦。”

    初一仍不放心,捧着她的手指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才肯放开,“姐姐,我已经五岁了,我可以保护好自己!你也不用这样的...对身体不好。”说完还跟个小大人似地,一脸正经又严肃地看着苏听白。

    “你现在才四岁半呢,”苏听白收好“记”,好笑地捏了捏初一的小脸蛋,“等你真的到了五岁那天再说吧。”

    苏听白一脸淡定地回到卧室,一关上门便终于忍不住,龇牙咧嘴地甩了甩那根被她自己刺破的手指。

    刚开始时一点儿也不疼,苏听白甚至还在纳闷,原以为这术法还自带止疼效果,结果没想到,在符文生效的那一刻,剧烈的疼痛便瞬间袭来。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就跟把你的手指放进一个由无数个榴莲组成的绞肉机里,然后拿出来混着钢珠一起打成肉汁一样。

    痛得苏听白差点离开这个美丽的人间。

    难怪那位前辈说不要轻易使用,原来是这个意思。

    苏听白:t 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