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115章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她喜欢他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苏听白站在桑拿房的屋檐下,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视频片段有些走神。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看着封承的眼神是这样的......和付一一谈起齐邢时的眼神简直是一模一样。

    苏听白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打开搜索软件输入一行字。

    她点进搜索结果的第一个,逐条看下去。

    第一条,总是会忍不住期待和他聊天,收到他的消息会偷偷傻笑。收到封承的微信她会很开心,每次视频聊天不管聊到多晚她都没觉得困过...所以勉强算是吧。

    第二条,遇见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想和对方分享。苏听白打开和封承的聊天框,一个小时前她才给封承分享了一条微博上看到的段子......

    第三条,不管别人如何看他,在你心里他就是最好的。这点毋庸置疑,承崽在她心里就是完美的代言词,全身上下就是闪光点。

    第四条,他开心你就开心,他不开心你就情绪低落。这条也符合......

    最后一条,看到他的其他异性走得近会吃醋。苏听白仔细想了想,自打两人成为朋友以来,封承接触得最多的异性除了她,好像就没有别人了,这条不能确认。

    苏听白本来还抱着“或许是自己想多了”的侥幸心理,结果五条里就中了四条,也就是说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她对封承的感觉其实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

    苏听白摁灭屏幕,长叹了口气,将脑门抵在廊下的柱子上,伸出手像爪子一样在上面挠了挠,内心欲哭无泪。

    她好像,真的不知不觉就喜欢上封承了。

    哪怕从前再怎么给自己洗脑、麻痹自己,天天把“承崽”、“我是妈粉”挂在嘴边,她也还是对他产生了非分的想法。

    苏听白:我有罪,罪大恶极罪恶滔天死有余辜...我怎么就没能抵挡得住诱惑,喜欢上了自己崽呢t t

    正在苏听白无比懊悔+自我唾弃之际,一道温润的男声突然自她身后响起。

    “...苏听白?”

    这声音莫名有些耳熟,像是在哪儿听过,不会是遇到群内熟人了吧???

    苏听白心里一惊,忙收住脸上的表情,假装啥事没有一样,一脸平静地转过身。

    “江老师?”待看清说话这人是谁后,苏听白不免有些吃惊,江华年怎么也在这?

    江华年身上穿着和她差不多款式的浴衣,脸上带着十足亲和力的微笑,朝她伸出右手,声音听起来和他的长相一样温和无害,“你好,第一次见面,我还以为认错人了。”他顿了顿,“小苏,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苏听白自然无可无不可,礼貌地笑了笑,和他回握了一下便立马撒开,“可以的,那...江老师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进去了...”

    虽然这是私人贵宾区,但这现在就他俩,孤男寡女的要是被混进来的狗仔给拍到了那可真不好解释,再加上面前这位也算是封承的新对家,苏听白决定先撤为妙。

    谁知江华年却笑着上前一步,巧妙地挡住了她的去路,“小苏,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苏听白瞥见他的动作,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江华年这是要干什么?

    “您问。”她的语气里不自觉带上了一丝警觉。

    她的话音刚落,一只白得能清晰看见青色血管的手突然伸至苏听白耳边,似是要触碰她披在肩后的长发一般。

    苏听白心中一惊,下意识偏头,身子微微一侧便从江华年身边窜了过去。

    “江老师,您这是什么意思?”苏听白站定,看着江华年的眼神有些泛冷。

    江华年没想到她反应居然这么快,眸底飞快划过一抹兴味,收回那只悬在半空中的手,朝她歉然一笑,“抱歉,我这个人有个比较特别的癖好,喜欢好看的头发,刚才见到你,一下子没忍住,是我太唐突了,没有吓着你吧?”

    苏听白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闻言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没事,能理解。”

    两人才第一次正式见面,既然气氛已经如此尴尬了,便没再继续聊下去,各自道别后回了自己房间。

    苏听白在转身之际却又突然顿住,回过头,目光扫了一眼江华年垂在身侧的袖口。

    那是......为什么他一个男的会戴那种三彩的翡翠手镯?

    苏听白困惑地眨眨眼,江华年现在的年纪好像得有三十大几了吧?保养得倒还真不错,看着像是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

    懂保养、说话文绉绉的、穿衣品味好、和异性接触没有不自然、喜欢好看的头发、戴翡翠手镯......

    这几点加起来,放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苏听白吸了口气,这江华年莫非是个gay???

    苏听白在心里为江华年的女友粉老婆粉们默哀了两秒钟。

    *

    江华年穿过男士桑拿房,轻车熟路地来到一座小屋前,推开里面的门,露出地板上一条通往地下的台阶。

    他缓步而下,每下一阶台阶,地底下的空间便会亮上一分,火焰燃烧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室内显得格外清晰。

    待所有的火把全部被点亮,这个神秘的地下空间便展现在了他面前。

    这里足足有百来平米,四面都是白墙,墙壁上整整齐齐插着一排火把,燃烧的橘红色火焰照亮了正中间那个巨大的铁笼。

    铁笼里只放着一张床,此时上面正躺着一个过分瘦削的男人。

    那人似乎听到了动静,悠悠地从睡梦中醒来,缓慢地直起身子。

    单薄的被子顺着他的动作滑下,露出男人宽阔的脊背和结实的胸膛,肌肤细腻如白玉,肌理清晰分明,火焰不断摇晃,在他身上投下摇摆的光影。

    他抬起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露出半张苍白的脸,两边耳根至面颊处各延伸着一条浅蓝色的角形纹路,唇色淡到几乎与肤色融为一体,光是这半张脸,便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妖异美。

    他是一只半妖。

    他看着江华年挑开锁链走进来,沉默着,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方向。

    江华年,不,应该叫乌鲛,走到床边伸手拨开他的刘海,看着那一双已经彻底变成了冰蓝色的眼睛,嘴角咧开,露出个兴奋而暴虐的笑容,在这张温润如玉的脸上,显得愈发突兀而诡异。

    “华年,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