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100章 自闭症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早上的插曲并未持续太久,最终被一个电话打破僵局。

    是罗笙打来的,告诉苏听白之前为了公司年会挑选的礼服已经改好了尺寸,今天下午就能送过来,还嘱咐她拿到礼服之后一定要当场试穿,因为帮她改衣服的那位设计师今晚就要飞去国外,短时间内不会到华国来。

    可今天是31号,苏听白特意空出一整天的时间就是为了今天的国剧盛典,下午四点红毯仪式就将启动,更别说她还得提前去排队占位置,根本来不及试穿礼服。

    可另一边也同样重要,不可轻视。

    嘉泽传媒的年会深受圈内人和广大网友关注,不仅因为它是华国娱乐圈三大公司之一,更因为嘉泽有个传统,每年年会都会现场票选出本年度的“年会女王”,在最后的华尔兹部分为所有人领舞。

    届时现场不仅有网媒直播和记者采访,还有诸多受邀出席的著名导演编剧等大咖。谁若能够摘得“年会女王”这个桂冠,其未来受到的关注度和曝光度都将大大提升。

    嘉泽的女艺人如过江之鲫,不出名的自然占大多数,众女星每年为了争夺这个“年会女王”的位置可谓是使出了看家本领,有在服饰上下心思的,有在妆容上大胆创新的,一场年会下来,几乎能看遍整个时尚圈的发展史。

    前些年有一位始终徘徊在二线到三线之间的女演员,凭借着在头饰上的奇思妙想,在嘉泽年会上大放异彩,夺得了当年的“年会女王”称号,之后曝光度直线上升,出演了一部历史巨制电影后爆红,现在是事业爱情双丰收的影后级人物。

    有时候机遇就是这样凑巧又突然,前一天还是剧组里的小配角,第二天就登上了大荧幕走向人生巅峰。而这位影后和她的事迹也成为了许多和她一样没背景没财力不愿意接受潜规则的女艺人心中的标杆。

    当明星哪有会嫌弃自己的热度太高的,苏听白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次在年会上露脸的大好机会。

    在这次的服装选择上,苏听白可谓是百里挑一、优中择优,既不能太标新立异,又不能落于俗套,还要防止和人撞衫。几百套礼服层层筛选,她和罗笙一起研究了两个星期,最终选定了米兰某知名独立设计师设计的一款意大利风格礼服。

    *

    原本这件礼服的尺码刚刚合身,但由于前段时间拍戏的缘故,苏听白的腰身比以前细了一些,而那位设计师又是个完美主义者,再加上见到苏听白本人穿这套礼服后突然的灵感迸发,说什么也要将礼服带回去重新修改,这才耗费了这么长时间,直到元旦年会前一天才彻底完工。

    现在这位设计师和她的礼服正在隔壁省的临时工作室里,下午才会出发到南城。

    时间太赶,可苏听白每天只能使用一次传送符,多了的话会引起天道的注意,稍有不慎便会“引雷上身”,且传送符有个不足之处,那就是它只能定位到使用者曾经去过的地点,所以苏听白只能先用人类的方式到达隔壁省,拿到礼服后再用传送符赶回来。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听白不敢耽搁,立马买最近时间去隔壁省的高铁票,可就在她准备支付的那一瞬间,手机信号突然卡顿了一下,再一刷新,界面显示无空座。

    苏听白只剩下坐火车这一个选择,可火车行程足足比高铁多了一个小时,还是在不晚点的情况下。

    苏听白:“......”

    她现在特别想翻黄历,看看今天对于狐狸来说是不是个诸事不宜的日子。

    *

    现在正处于末法时代,空气中的灵气稀薄得近乎没有,鲜少有生灵能够自行悟道修炼,个体差异不是一般的大。于是天道为了维持平衡,对像苏听白这种苟到现在的大妖都有一定的束缚。例如传送符,一只妖一昼夜只能使用一张,苏听白曾经不怕死地试着连用了两张,结果差点被天雷给劈成炭烤狐狸。

    虽然不知道她改良的术法“下一秒你就不认识我”是不是也会这样,但苏听白可万万不敢在今天作死,要是一个没处理好,损失财产倒是小事,要是伤了人命那可就收不了场了。

    这宝贵的机会她当然要留在国剧盛典上使用,所以这次去拿礼服的路上,她为了不让人认出自己,特意戴了一顶宽沿渔夫帽和超大号口罩,把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

    等好不容易上了火车,已经将近上午十点,苏听白在手机上计算着时间,就算路上不堵车,她最早也只能在下午一点左右赶到工作室,而想要在红毯旁边的粉丝区占到好位置,至少得提前三个小时去排队,也就意味着她在确认礼服无误后立马就要出发。

    苏听白坐在座位上捏着眉心,轻轻叹了口气。

    她正一筹莫展之际,一道刻意压低的女声自她身边响起,“你好...请问你是苏听白吗?”

    苏听白放下手,转过脸看向声源处,便见和她隔着个人的座位上,一个看着比自己要大一些的女子正探究地打量着她。

    女子见她看过来,愣了一秒后便捂着嘴惊喜地看着苏听白,连说话都有些磕巴,“我的天...白白,真的是你!我、我是你的忠实粉丝,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我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有些失礼了?”

    苏听白闻言倒有些惊讶了,自己打扮成这样都能认出来,这位肯定是真爱粉没错了。

    “没关系的,不过不要告诉别人噢。”她见没人注意这边,便把口罩稍稍拉下来一些,朝她挤挤眼睛,做了个“嘘”的手势。

    那位粉丝瞬间会意,朝她点点头后便重新坐正了身子。

    *

    火车上的旅途有些枯燥无味,苏听白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却突然再次听到那位粉丝的声音。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苏听白,指了指自己身侧的男孩儿,“那个,白白,这是我弟弟。我想去上个厕所,放心不下他,可以请你帮忙照看一下吗......”

    这点小事苏听白自然不会拒绝,她点点头,抬手摸了摸那个正低头看着图画书的小男孩的脑袋,“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似乎没听到她的话,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苏听白察觉到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抵触情绪,微微一怔,抬头看向那位粉丝,见她对自己做了个口型,便瞬间明白了。

    这个男孩是自闭症儿童。

    *

    苏听白坐在座位上用余光悄悄打量着这个叫小其的男孩儿。她以前没和自闭症儿童接触过,而且刚刚好像还不小心让他对自己产生了不太好的印象,有些不太清楚该怎么做才好。

    小其看着应该和初一差不多大,初一平常喜欢拼图、玩积木、还有画画......

    等等,画画!

    苏听白灵机一动,立马从袖里乾坤中摸出纸和笔,刷刷几笔画了个q版的小男孩儿,还在下面写了一行祝福语。她想了想,又找出一只手偶娃娃,用娃娃的手捏着那张画递给小其。

    小其一怔,目光直勾勾落在苏听白递来的那张纸上,半晌才慢慢伸出手接过。

    苏听白见有戏,顿时双眼一亮,往小其身边靠近了一点点,指着画上的小男孩轻声道:“这个是你。”

    小其将纸放在自己的图画书里,抬头飞快扫了苏听白一眼,又重新垂下头看着画,声音细若蚊呐,“谢谢。”

    “不客气。”苏听白坐回自己的座位,感受到小其身上对自己的抵触情绪在慢慢消散,好心情地弯了弯唇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