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92章 不愧是狐狸变的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五分钟后,封承全国后援会粉丝群里炸开了锅,不论是在吃饭上厕所打游戏还是正和对象唧唧歪歪卿卿我我的橙汁们都纷纷停下正在做的事,火速登上微博,看到封承的新头像时都是万脸震惊,一个名字被众人艾特了一遍又一遍。

    五分钟前,封承突然登录微博,一众橙汁们接收到消息都期盼地等着封承能够发发自拍营个业,如果能给“饥|渴难耐”的大家来个惊喜那就更好不过了。

    结果惊喜没等到,倒是等来了一个惊吓。

    封承的头像一直是他出道那年拍的一张侧脸剪影照,四年多没换过。可今天他突然上线,却只是为了换个头像,而这个头像,正是“chengall”这个大粉头前段时间画的一张萌版小恶魔封承。

    一石激起千层浪,封承换头像的消息迅速引来各路人马围观,而当他的新头像出处被扒出来后,“chengall”的微博主页浏览量也瞬间暴增,评论区里全是橙汁们刷屏的柠檬。

    “chengall”也自此被粉丝们笑称为“饭圈最欧妈妈粉”。

    *

    然而这整件事的另一位当事人苏听白,此时正站在云吞所说的那个小公园入口,一脸严肃地看着面前的结界。

    云吞好奇地摸了摸空气中那层半透明的膜,手感软软弹弹的,用力一些的话结界膜上还会漾起一圈圈涟漪。

    她从没见过这玩意,惊讶地围着公园门口打转。

    “听白姐,这个是什么啊?”

    苏听白眉心微蹙,淡声道:“这个是一种结界,可以隔绝一方小天地,上面有障眼法,普通人看不到结界的存在,但结界内的人却可以将外面发生了什么看得一清二楚。”

    云吞闻言张大了嘴巴,把眼睛凑上前贴着结界往里看,“真的哎,里面迷迷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

    苏听白继续补充道:“而且布置这个结界的人很聪明,他还在上面设下了咒法,你看我们站在这里这么久,是不是没有一个人想要进这个小公园看看?”

    云吞环顾四周,忙不迭点头。

    “这个咒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人的想法,和这种结界搭配在一起使用效果翻倍,凡是想要靠近或走进结界的普通人,都会在靠近这里五米之内被别的事情吸引去注意力,从而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真正目的,这也是结界的真正厉害之处。”

    这种结界一般都是修炼者们在闭关或者进阶时使用的,且想要维持这种结界的稳定,所要消耗的能量可不是一般的多,就算是苏听白也不会轻易使用。

    有人搞这么大阵仗圈住这个小公园,说明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

    再联系到云吞吃的那棵草,苏听白眼睛一亮,说不定还是极好的东西。

    想到此,苏听白没再犹豫,她后退一步,右手掌心凝气,一把锋利的迷你版弯刀出现在她手里,飞速旋转着朝结界飞去,很快便将结界破开了一道口子。

    苏听白顺势上前,两只手伸进那道口子里,用力往两边推,

    云吞目瞪口呆地看着苏听白就这样慢慢将结界给撕开了一条可容一人通过的口子,被她震撼得愣在了原地。

    苏听白扭过头看向她,“愣着干什么,快进去!”

    云吞忙回过神,飞快从那道口子里钻了进去。

    苏听白也很快跟着钻了进来,她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掌心,看着远处站着的几人,意外地挑了挑眉。

    “黄小八?”

    *

    外头的天已经暗了下来,可这结界里却是亮如白昼,一盏圆球形状的灯挂在结界上空,亮得跟个小太阳似的。

    黄小八还是穿着那身道士服,手里拿着个类似于金属探测仪一样的东西,正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苏听白。

    那对姓季的双生子也在这儿,旁边还站着个瘦瘦高高、穿着旗袍的年轻女人。

    苏听白打眼一扫,心里忍不住鼓起掌来:嗯,这阵容不错,在场除了黄小八,居然都不是人。

    季长安见到是她,脸上一喜,立马扬起手臂朝她打招呼,嗓子都快喊劈了:“苏姐姐!我是长安,你还记得我不!!!!”

    苏听白:“......”

    黄小八被季长安这么一嚎,也从见到苏听白手撕结界的惊恐中回过神来,忙挂上笑脸,屁颠屁颠地跑到苏听白跟前,嘿嘿一笑,“哎哟,原来是苏小姐,失敬失敬!不知道苏小姐来这儿是......”

    苏听白环顾了一番四周,随意挑了个石凳坐下,语气淡然:“来公园散散心啊,怎么,不可以?”

    黄小八闻言嘴角一抽,心道您这散心可还真是别致,都散到这结界里头来了。

    他讪讪一笑,“害,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当然可以!公园是大家休闲娱乐的场所嘛...噢对了,那个,上次送您那摄魄您用着还顺手吗?”

    苏听白从袖里乾坤里掏出一整套茶具摆在桌子上,轻轻点头,“嗯,还不错。”

    黄小八:“......”得,敢情他当宝贝供着的玩意儿在这位祖宗眼里就值三个字:还不错。

    他有点郁卒。

    季长安一路小跑着过来,一屁股坐在苏听白对面,“苏姐姐,你怎么来了?哎,这位姐姐是?”

    苏听白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和云吞各倒了杯茶,没回答他的问题:“我来不是挺正常,倒是你们,大费周章在这弄个结界出来,是想干嘛?”

    季长安摆摆手,“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唔唔唔!”

    他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黄小八捂住了嘴。

    黄小八笑着把他摁住,对苏听白摆摆手道:“没事没事,我们小组搞团建呢!平常出来的话,我们打扮成这样也不方便不是,就弄了个结界。不过...您看这天色也不早了,等会就是下班晚高峰,您一位公众人物,这要是被拍到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苏听白闻言赞同地点点头,就在黄小八欣喜地以为她会离开时,却听苏听白来了句:“那我就坐在这等晚高峰过了再走。”

    一边说着,她还拿出了花生瓜子,打开手机和云吞看起剧来。

    黄小八无语凝噎。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黄小八坐在离苏听白不远处的亭子里,一筹莫展地看着其他人。

    “这可咋整,她赖在这儿不走了,我们还怎么干活啊!”

    季长安倒挂在横梁上晃来晃去,嘴里还叼着根野草,含糊道:“那你就实话告诉她咯~”

    黄小八朝他扔了个石子,骂道:“去去去,她又不是咱们局里的人,要泄露出去了谁负责?”

    “反正那东西也不见了,找不找得到还难说呢,就算告诉她了又能怎么样,她又不知道那东西长啥样,也找不着啊。”

    一直站在一旁没说话的旗袍姑娘此时也点点头,声音细细怯怯的,一开口便自带三分柔弱感,“我觉得长安说的有道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东西,苏听白在这我们不方便动手,不如索性坦白告诉她,说不定她觉得没意思,就会自己离开了。”

    黄小八拧着眉想了想,见那头苏听白已经搬出了摇椅,俨然一副要和他们耗下去的架势,叹了口气,道:“看现在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再拖下去,我们就只能下次再来碰碰运气了。”

    *

    苏听白见黄小八一脸无可奈何地在自己对面坐下,唇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故作一脸疑惑地问道:“黄先生,你有事找我?”

    黄小八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道:“害,您应该也猜到了,其实我们不是来团建的,我们这次弄这个结界,是因为...上次出来时我落了个东西,找不回去没法交差,这才出此下策,您看...您能不能行个方便?”

    他这一番话说了跟没说一样,苏听白是谁,哪能这么容易被糊弄过去,没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前她可不会罢休。

    于是苏听白假装没听懂,装模作样地“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啊,那行,我就坐在这不动,你们找吧。”

    黄小八闻言,差点没给气得倒仰。

    和她说理吧,她就装傻充愣,来硬的吧,说实话,那还真打不过,他们四个人加起来都不一定能赢。

    黄小八转过头看了眼亭子里的几人,叹了口气,凑近了些,坦白道:“我们要找的这个东西呢,它其实是我们特调局研发出来的一种新型植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妖的血统纯度...我前几天带了一株在身上,结果不小心落在这儿了。”

    苏听白托着腮,听得一脸认真,还不时点头附和,“哇,听起来这个新型植物对你们来说很重要。”

    黄小八一噎,“呃,其实也不是很重要,因为它是个实验失败品,只是副作用和后遗症我们还不知道,所以得找到它拿回去再进行研究。”

    植物?副作用?难不成......

    苏听白不动声色地扫了眼云吞,对黄小八道:“看来你们现在还没有找到它,那既然如此,我也不留在这耽误你们的时间了。”

    黄小八闻言心里一喜,这位祖宗可终于松口了。

    正在这时,苏听白的手机闹钟铃声突然响起,她看了眼时间,笑道:“刚好,现在走还可以赶上下一班地铁。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今天可真是涨了不少见识。黄先生,回头见。”

    “哎,苏小姐慢走!”

    黄小八见她收好东西走出结界,心里大松了口气,下一秒却表情一僵,愣在了原地。

    不对啊,为什么苏听白会在这个时候设闹钟??为什么她说“刚好”??

    黄小八顿时福至心灵,靠,被她套路了!!那苏听白不愧是狐狸变的,果然诡计多端,居然算准了时间套他的话!

    而他明明只要再坚持五分钟,苏听白就会自己离开!

    黄小八气得眼前一黑,抽出拂尘就扑向季长安,“都怪你给我出的馊主意——!”

    季长安忙躲开:“哎哎哎,我就是提个建议,你怎么还打人了啊!”

    “救命啊!有道士打小孩啊——!”

    *

    小剧场。

    某天,封承正在为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做纪念相册拼贴。

    苏听白指着一张打印成照片的截图道:“这个我知道,这是我们第一次换情侣头像。”

    封承表情古怪地看着她:“你确定?”

    苏听白:“???”

    封承捂着胸口,作受伤状:“难道你忘了吗,小苏狐和恶魔承,我的头像还是你画的,女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苏听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