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78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苏听白赶紧回过神,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跟在封承身后,心里既惊讶又高兴,没想到陈祺说的那个嘉宾还真是封承,不由有些好奇:“承哥,你怎么突然也要参加这个综艺啊?”

    封承看了她一眼,打趣道:“江华年重新回归,我要是不趁着还没瘦脱相之前多露露脸,等拍完《末日审判》,我不就糊了?”

    苏听白被他这番话逗笑,“承哥你可太小看自己的人气了,而且就算你真的瘦脱了相,那也是为了能演绎出更好的作品而做出的牺牲,粉丝们心疼你还来不及!”

    封承闻言,心里别提多舒坦了。

    小姑娘=妈妈粉=粉丝,粉丝心疼他=小姑娘心疼他。

    小姑娘说心疼自己!封承此时要是有根尾巴,估计得翘到天上去。

    *

    两人一路轻松地聊着天,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后,顺利到达了云城。

    云城位于华国西南部,这里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是著名的旅游城市。本期《悠然田居》的拍摄地就在云城的某个小乡村里。

    两人跟着节目组的接应人员颠簸了近三个小时,才终于赶到了录制地点附近。

    为了更真实地呈现节目效果,节目全程采用的是无真人摄像模式,所有画面都是用固定摄像机拍摄,所以两人将要从下车地点徒步出发,跟随路标的指引找到小木屋。

    苏听白之前在飞机上,为了不节外生枝,早和封承默契地对好了口供,等会要有人问起来就说他俩是在机场碰见,便顺路一起过来。

    这时候已经临近饭点,整个村子的空气里都隐隐飘散着饭菜的香味,偶尔有路过的行人,看到两人还会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

    不多时,两人便找到了小木屋。

    小木屋名副其实,还真是一座新建的小木屋,两层高,门上刷着新漆,房檐下的风铃叮咚作响。木屋前边还有个大院子,院子的栅栏门上挂着《悠然田居》的招牌和一串小灯笼。整个建筑设计得古朴又富有新意。

    薛晟最先听见动静,他从屋里出来,一见到他俩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连忙开门招呼两人进来。

    进了门才知道这小木屋真是处处都是生活气息。院子四处种着花,地上铺了层油布,晒着一些玉米粒,院角阴凉处靠着几根甘蔗,还有只大橘猫正趴在凳子上晒太阳,见有人来,抖了抖耳朵,漫不经心地抬起脑袋看了眼他俩,打了个哈欠,又重新躺了回去。

    苏听白感受到阳光照在身上的暖意,闻着空气中隐隐约约的花香,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里。

    *

    其他人也闻声走出来,陈易柯和薛晟差不多大,性子也像。他手里还拿着个锅铲,一看就是刚从厨房出来的,热情地和他俩打招呼。白默年纪比苏听白要小一些,看着挺腼腆一小孩儿。几人见过面后,薛晟和封承去放行李,苏听白换了衣服和鞋子,便打算去厨房帮忙。

    陈易柯站在灶边上,见她进来,忙道:“哎呦,这里烟大,别熏着你。小苏你先到处转转熟悉熟悉环境,这饭啊估计还得等会,好了再叫你。”

    苏听白看了眼里头,才发现这厨房里用的居然还真是土灶,上面架着个黑色的大铁锅,底下开了个口,白默坐在一旁,被从灶口里冒出来的烟熏得有些睁不开眼,边添柴边用袖子掩住口鼻轻咳。

    她眼尖地注意到白默手里的“柴”是一截一截的短树枝,再一看,居然还是橘子树的树枝。

    难怪烟这么大...苏听白心中一动,朝陈易柯点点头,便转身出了小木屋。

    她记得来的路上看到附近有一个小山丘,边上还挂着节目组的牌子,属于小木屋的归属范围,说不定能找到有用的柴火。

    果不其然,她才到小山丘没多久,很快便找到了一棵枯死的枫树。

    枫树木质硬,耐烧,烟也不大,很适合用来做柴火。

    苏听白三下五除二把它给砍下来,用绳子捆住拖回了小木屋。

    *

    封承站在院子里打水,一抬头就见她正从外头进来,身后还拖着根...树?

    封承脑中划过无数个问号,上前帮她打开栅栏门,问道:“师妹你这是...?”

    “柴火呀,”苏听白找了块空地把枫树放下,“我看厨房里的柴火不多了,就去之前我们过来时看到的那个山丘上砍了棵树。”

    她说着,已经麻利地找出了斧子,一下子将那棵小枫树的主干给劈成了两半

    封承见状哭笑不得,心道小姑娘这也太耿直了点,从到这开始,真是一点女明星的架子和包袱都不要了。

    他拿过她手里的斧子,“看你都出一脑门的汗了,赶紧去休息吧,砍柴的活儿就交给我。”

    苏听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斧子被他拿走,有些不解,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出汗了???

    见封承背对着摄像头朝她眨眼,苏听白心里更疑惑了,但尽管没明白他的意思,还是乖乖让出了位置,末了还不忘提醒他,“承哥你当心点儿啊,别伤着自己。”

    封承朝她露出个自信的笑,“放心吧,我可以的......”

    话音未落,封承手里的斧子便卡在了一截立起来的木头里,他提起斧头往下砸,木头却纹丝未动。

    封承:......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苏听白刚踏进屋的脚慢慢收了回来,努力憋着笑。

    枫木的硬度大,想要用蛮力劈开可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出来拿东西的薛晟恰好看见这一幕,站在廊下抚掌大笑,摇了摇头,上前接过封承手里的斧子,道:“不得不说,这砍柴也是门学问啊,小封你看,首先得把斧头后边的锋利部分卡进木头里,前边对准木头正中心,然后手握住斧柄最末端,这样轻轻抬起,稍微用力,让斧头自然落下。”

    “咔磞”一声,薛晟斧下的那截木头应声裂成两半。

    “薛老师厉害!”苏听白立马捧场地鼓掌。

    “哎,谢谢小苏。”薛晟笑着应道,“不过我这腰可不支持我再劈第二根,这活还得靠你们年轻人,来,小封你再来试试。”

    封承接过斧头,照着薛晟的样子比划了两下,再劈下去,果然成功了。

    他下意识抬头看向苏听白,见她看着自己一脸笑意,嘴角也不自觉勾起。

    薛晟看着他俩,挑了挑眉。

    哟,这俩小年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