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妈粉睡前集训 第21章 玄一

时间:2020-08-02作者:于鹿yulu

    . ,最快更新妈粉睡前集训最新章节!

    清晨的容城影视基地格外安静,这里每天都会有洒水车经过,阳光洒下,空气中可以看见漂浮着清凉的水雾。

    苏听白早早赶到片场,换好戏服后便找到了陈导。

    陈导端着保温杯,正在指挥人检查机位,见到她时颇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里,苏听白除了在拍戏时会坐在他旁边请教问题,很少会主动来找他。

    想到自家那个懒虫女儿,和苏听白一样大,每天宅在家里好吃好喝,而面前的这个女孩子明明可以不用这样辛苦,却仍坚持每天早早赶到片场。不仅人有实力,还吃得苦,没在片场耍过一次脾气,平常也很好相处,一点儿也没有明星架子。

    现在走红的新人大多都沉不住气,有一点热度就傲得不行。像苏听白这样知进退懂谦虚的是越来越少了,陈达树心中有些感慨,对苏听白的态度也软和了几分。

    “陈导早上好!有件事我想向您打听一下。”苏听白坐在小板凳上,笑容满面地看着陈导。

    “噢?看来这事还和我有关,说来听听。”

    苏听白也不掩饰,大大方方地说道:“就是玄一那个角色,我想给您推荐个人选,是之前和我一起录过综艺的蒋杰,演技挺不错的,特别喜欢这个角色。您看...?”

    陈达树当然知道蒋杰,其实之前他也考虑过让蒋杰来演玄一,结果人家连试镜都没来,他以为对方看不上这个男配的角色,也没再强求。

    现在听到苏听白的话,陈达树心中便有了几分思量。

    他喝了口枸杞茶,沉默半晌,慢条斯理地道:“那小子确实还不错,就让他来试试。不过要是没选上他,你可别来我这哭鼻子啊。”

    哟呵,这就是答应了!苏听白挺惊喜,忙给陈导添了茶,笑道:“要没被选中,该哭鼻子的人可不是我呢,您是不知道,我昨天就提了一句,他高兴成什么样!”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渐渐地,人便来齐了。

    今天是苏听白和女主演谢小篆的第一场对手戏,也是剧中凤兮和慕含烟的第一次交锋,主要是在马上的动作戏。

    苏听白没穿凤兮常穿的那条雪色长裙,而是换上了利落飒爽的骑装。

    素白滚银边的料子,袖扣和腰际都做了收紧的设计,完美勾勒出她纤细窈窕的身段,一条同色的发带将马尾高高束起,走动时在身后划出灵动的弧度。

    她这一身装扮,用网上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a爆了!”,连罗笙都看得呆住,红着脸夸她很适合穿骑装。

    在正式开拍前,苏听白和谢小篆都提前上马试了试,确定一切ok后便开始。

    *

    凤兮发现自己喜欢上秦天后,便提出要报恩。秦天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他行走江湖,为了不让人误会,便让凤兮假装成自己的妹妹一路随行。

    后来秦天与云天城城主女儿,也就是女主慕含烟相识,他对慕含烟一见钟情,慕含烟也在和他的相处后对他产生了好感。两人郎有情,妾有意,只差捅破那层窗户纸。

    很快凤兮便发现了两人的不对劲,她爱的男人居然喜欢上了别的女人,这让她难过又不忿,并且疯狂妒忌着慕含烟。

    很快她便想到了个法子,能够不留痕迹地杀死慕含烟。

    慕含烟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没经历过人心险恶,性子十分单纯。她被凤兮约去赛马,只当这位一直对她爱答不理的未来“妹妹”终于认同了她,高兴还来不及,根本没有多想。

    不管如何,凤兮本质还是妖,骨子里藏着暴戾。云天城马场附近有个悬崖,只要把慕含烟引过去,再制造出失足落马摔下悬崖的假象,便没有人会怀疑到她身上。

    可就在凤兮即将对慕含烟下手时,她的脑海里却突然闪过秦天的脸。

    秦天很喜欢这个女人,他每次提起她时,脸上都是带着笑的,那是一种在她面前从来没有展现过的、最温柔的笑。她看得出来,他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很快乐...

    可如果她杀了这个女人,秦天是不是,就不会再笑了....他是不是就会难过...

    凤兮犹豫了,最终她还是没能出手。

    两人上了马,苏听白追在谢小篆身后,右手成爪,眼神狠戾残忍,刚准备按照剧本做下一个动作时,变故突然发生。

    只见前面谢小篆的马突然毫无征兆地高高扬起前蹄,嘶鸣一声,受惊般开始东冲西撞。

    苏听白见状,赶紧拉住缰绳让自己的马停下,

    在场工作人员也都被吓到了,想靠近却害怕被误伤,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谢小篆反应很快,在马还没把她甩下去前死死地抱住了马背,却忍不住地尖叫,马儿听了她的叫声,更是疯狂。

    罗笙把手里的东西一扔,赶忙冲过来叫苏听白下马,生怕她也出什么意外。

    苏听白却没理她,盯着马腹看了一会儿,然后二话没说,小腿一夹,身下的马就快速冲向那匹受惊的马。

    大家都吓傻了,罗笙根本来不及阻拦,就见苏听白快速策马上前,一个矮身,电光火石之间,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谢小篆就被她抱到了自己的马上。

    人已经被救下来,马儿也慢慢安静了,在跑道上不安地走来走去。

    很快,饲养员和医护人员便赶到了现场。

    谢小篆脸上还挂着泪,靠在匆匆赶到的经纪人身上,手指头都在打颤,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这一边,陈导气得不行,指着苏听白骂道:“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在干嘛?那会儿有多危险!会骑马了不起是不是,连自己小命都不要了,你可真能耐!”

    苏听白乖乖挨训,今天的确是她太冲动了,从受惊发狂的马上救人不是件容易的事,一个不慎还会把自己也搭进去。但那时候情况紧急,苏听白根本来不及多想就冲了过去。

    这时,饲养员也找出了让马受惊的原因。因为慕含烟这一场的戏服衣摆处有一个装饰用的小吊坠,刚才谢小篆在骑马时,吊坠正好卡在了她的腿肚和马腹之间,尖锐的部分划破了马的皮肤,这才导致它受惊发狂。

    因为这事,陈导给全剧组人都放了假,亲自带着谢小篆去医院检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