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六章 尸魄披魂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在那张雪白的人皮上作画,不!准确的说...是在纹身!在一张死女人的皮上纹身。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张人皮因为失去了血液的滋养,已经变得跟纸一样白!二叔轻车熟路,造诣极高!连草稿都不用打,直接在不可修复的人皮上针刺上墨......而且,就仿佛是我在“亲自”操刀!

    &a;nbsp&a;nbsp&a;nbsp&a;nbsp没错!每操作一下,我的记忆就梗醒一分,“我”就是二叔,二叔就是“我”,这熟悉的套路好像.....已经练习了上百次!

    &a;nbsp&a;nbsp&a;nbsp&a;nbsp诡异的图案渐渐呈现,那竟然是张带着极浓西藏特色的“唐卡”!神佛位于中央手舞足蹈,脚下踩着骷髅,周遭一圈儿360度全是那种挣扎哀嚎的受难“众生”......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难以想象...二叔画这个干什么?还要在一个死女人的皮上画,他说...前两天去了趟西藏......看来,西藏、藏密唐卡、人皮,这里面肯定有联系!那里是他经常跑的地方,二叔在画这张人皮的时候,还压根不认识我呢。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耐心的“纹”着,时间快速的过滤,如何给人皮纹身的技巧已经牢牢的刻在我脑子里,没想到...从二叔身上学到第一个本身,竟然就是画死人皮!

    &a;nbsp&a;nbsp&a;nbsp&a;nbsp意念中场景为之切换......二叔拎着一个皮箱,一步步的踩着楼梯向上走,这里,我认出来了,正是古董店的二楼,我仍依附在他的身上,跟随他的脚步和节奏。

    &a;nbsp&a;nbsp&a;nbsp&a;nbsp厚重的防盗门打开了,令我吃惊的是.....里面的场景,跟我之前进来时...不尽相同,没有铺天盖地的像是大字报一样的山水画,正中央地板上只有一口棺材!神龛牌位上...也只有一个灵牌!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上面仍写着江晓芸三个字,没有我想知道的那个牌位!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走到棺材前,将板子抽开,令人吃惊的是,棺材内部空无一物,竟然出现了一个狭小的阶梯,像是通往下方的暗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难以置信!这棺材的底板压根就不存在,下面竟然是一个暗门!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拎着皮箱,抬脚进了棺材,然后一点点艰难的往下挪探。

    &a;nbsp&a;nbsp&a;nbsp&a;nbsp台阶十分的陡,二叔走的很费劲,然而彻底钻下了棺材后,下面的隧道就宽敞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脑子嗡嗡作响,附在二叔的躯壳内,再次怀疑起了人生!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不可能啊?二楼房间垂直下面就是古董店大厅,宽敞空旷,没有预留地能修这暗道呀!

    &a;nbsp&a;nbsp&a;nbsp&a;nbsp难道...是我时空感错位了?可是...就算真的有暗道,为啥不修在地下,反而修在了二楼,这...这不是有病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拎着皮箱一步步向下,阵阵阴风吹了上来,我感觉越来越冷,像是到了冰窖里。

    &a;nbsp&a;nbsp&a;nbsp&a;nbsp隧道的尽头是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皮门,推开后,又是一阵狂风扑面,我见到了一片灰茫茫的世界!白雪皑皑,黑幕的云天,氛围...有点像海棠所窝居的弃尸岭,只是周遭的比例正常。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前方不远处,没有漫山遍岭的骸骨,而是一片黑茫茫的大海,海水奔涌咆哮着,令人望之有一种绝望的压迫感!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向海岸走去,我的目光很快被一个模样奇特的皮筏子吸引了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当我看清那皮筏子真实的造型时,惊得灵魂差点凝固了!那竟然是...一张张人皮编织成的筏子!每张人皮,都被吹的跟“猪”一样胖,口鼻眼睛耳朵缝死,手脚栓缚,张张相缠,最后...形成了一艘诡异恐怖的皮筏!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皮筏明显还没完工!只是修造到了一半儿,二叔走到“船”前,打开了皮箱......

    &a;nbsp&a;nbsp&a;nbsp&a;nbsp里面是几张新鲜的人皮,被二叔取出后抖了抖,铺展在地上,它们的“窍孔”已经被封死了,只留下了嘴,二叔开始对着人皮的嘴吹气,那人皮一点点的,像是充气娃娃般的鼓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发誓从没见过如此诡异邪性的画面,二叔太残忍了!这些人皮,曾经都是年轻鲜活的生命,最后...竟落得这般下场!尤其是他用针扎那些女孩的嘴唇,一下下缝的时候,更让我觉得...生命的脆弱和不值钱......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瞬间,我从梦魇中醒了过来,躺在棺材里遍体颤抖!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这点儿都受不了,”颅腔里,二叔的天魂笑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惊颤的嗓子眼咽了下:“二叔!你...你造人皮筏子要干啥呀?”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微微叹了口气:“接心爱的女人回来呀。”

    &a;nbsp&a;nbsp&a;nbsp&a;nbsp“心爱的女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错!咳,二叔也有心爱的女人呀,只是她死的太早了,不然,这躯壳也不会变成魔鬼,”二叔的天魂说。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是谁呀?”我好奇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咳!”天魂长叹一口气:“一个道姑。”

    &a;nbsp&a;nbsp&a;nbsp&a;nbsp“道姑?”我不可思议。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错!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美丽的女人,”二叔的语气中带着无尽的惆怅和伤感。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怎么死的呀?”我好奇的继续问。

    &a;nbsp&a;nbsp&a;nbsp&a;nbsp“呵呵,小雨你别心急啊,与其我跟你讲不如你亲身经历,”二叔笑着说。

    &a;nbsp&a;nbsp&a;nbsp&a;nbsp“亲身经历.....?二叔,我受够了,刚才吃人的滋味儿真要把我逼疯,我真不想再跟你的躯壳感同身受了,”我崩溃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二叔笑着说:“小雨呀,男人要有一颗强大的心,什么叫有见识呀?享受过最好的,承受过最差的,这才叫有见识,好人只有比坏人更强大,才能斗得过它呀。”

    &a;nbsp&a;nbsp&a;nbsp&a;nbsp他说的好有道理,只是...亲身去体味一个魔鬼的过往,会严重影响我的心理健康。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其实...我觉得你这人挺好的,不像是个坏人,以前还当过兵,热心肠,后来.....咋就成了魔鬼了呢,你控制不住躯体的行为吗?”我不解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惆怅的叹了口气:“天魂主导人的善念,但仅仅是提醒和反思的作用,真正操控行为的是地魂,如果天魂说了都算,这世上就没坏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顿了顿继续说:“二叔的身体,本是个无魂之人,但地魂位不能缺着呀,正如那畜生告诉你的,他克死了自己的爸爸,讨得了一个生的机会,成了活尸,我替代地魂操控着这个躯壳,如果不出意外,可以平平安安的走完这一生,但坏就坏在一些事儿上,让他的魄过于强大,从而多生出来了一个尸魄!”

    &a;nbsp&a;nbsp&a;nbsp&a;nbsp“多生出来了一个尸魄?”我吃惊的张大嘴。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说:“不错!魄是邪恶的,天魂是善良的,地魂是摇摆的,这个新生的魄一开始不大,我没放在心上,后来,越来越强势,直接逼退了我...操控起这个躯壳来,要不是我强行牵制着,还指不定要造什么孽呢!”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那我爷爷的地魂?”我紧张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咳!你爷爷就是他害死的,地魂被勾了出来,遭了尸魄的污染,与其彻底融合后,成了一个新的地魂,”二叔解释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那......”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呀,小雨,你不要觉得,那个地魂是你爷爷的就会不害你,它已经彻底变质了,白骨无情,生死两家人,你忘了我跟你讲过的知青女僵弑母的事情了吗?你在天通苑租房子做的那个和爷爷相会的梦,就是那个尸魄安排的,它披着你爷爷地魂的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说的我脑子嗡嗡作响,果真是套路!太恐怖了...我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爷爷说我有灾祸,让我去找二爸,还说...只有二爸能救我!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那又是什么变故,让你.....不,让那个尸魄产生,然后一点点占据躯壳的主导权呢?”我心惊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轻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不愿意身临其境的去体会,那就让二叔带着你,一起去回顾下当年的一切吧。”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当兵的时候,正值对越自卫反击战,虽然仗打了不到一个月结束了,但局势并不消停,越南政府仗了北边苏联的势,跟疯狗一样不停的骚扰,所以一直到一九八几年,老山前线还是战火不断。

    &a;nbsp&a;nbsp&a;nbsp&a;nbsp为了强化北疆的军事警戒,那时候二叔他们演习全部都是实弹!以提防老毛子突发性的犯贱,事情就发生在一次军事演习中,此时...距离二叔从那棺材精坟里逃出来已经有半年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是一个整编班十个人,按照演习计划,模拟苏军突然入侵,要穿过一片方圆十几公里的老林子到达阻击地点。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进入这片林子后,整个班竟然鬼使神差的迷了路!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对于部队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姑且不说野战军部队的过硬的素养,这片林子...他们所在的侦察连早就走过不下十几次了,根本不可能迷路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但现实就冷冰冰的摆在面前,越往里走越陌生,天也越来越黑,感觉...都快到外兴安岭了,更匪夷所思的是,通讯设施全部失灵,就像是受到敌军信号干扰一样!

    &a;nbsp&a;nbsp&a;nbsp&a;nbsp军人的警觉让班长宋红卫有些怀疑,真的可能是老毛子捣的鬼,干扰了信号,战争说来就来!然而...通讯设施失灵是一方面,这山里的路...几个侦查兵不至于认不清吧,传出去都让人笑话!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根据夕阳的方位确定出林子的方向,演习任务失败了,这都迟到3-4个钟头了,等着回连部接收处分吧,然而.....直到太阳落了山,山林间刮起了鹅毛大雪,他们依旧没能走出这片林子!

    &a;nbsp&a;nbsp&a;nbsp&a;nbsp雪越下越大,可见度也越来越低,战士们打开了手电,在夜幕下继续行军!

    &a;nbsp&a;nbsp&a;nbsp&a;nbsp当他们翻过一个山头,以为就要走出这片林子的时候,绝望的发现,前方白茫茫一片,竟然又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似乎...推算的方向是错的,他们越走越远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班长老宋是四川人,气的直骂先人板板!而机敏的侦察兵小孙此时却大叫了起来:“你们快看!那儿有个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战友们纷纷朝小孙指的方向看去,但见离他们十几米远,有一块儿平整低矮的凸石,石头上好像侧躺着个小老头,背靠着他们蜷缩成一团!

    &a;nbsp&a;nbsp&a;nbsp&a;nbspps:今早去医院了,更新有点迟了。后面我想改到晚上九点十点这个时间更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