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三十二章 二叔的秘密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二叔的那句话,这火洗布的纤维,比苍蝇的血管还细,让我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一幕,画卷瞬间吸干“雯儿”的血!

    这鬼画,到底是什么东西!

    似乎......我也想明白了,二叔为什么要带着这幅画来此处,并不是因为朝阳区群众的眼睛,也不是首善之地不宜沾染污秽之物的原因,而是此处...是炼画的好所在,就像荒野抛尸一样。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那...二叔带我来,又是几个意思?他完全可以自己来的......一时间,无数可怕的猜想在我脑海里萌生出来。

    “雯儿”曾经说过,二叔的楼上,藏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那这吸血的火洗布,应该也算是...其中一种了吧。

    那画上的女孩儿,“活灵活现”,冲我似笑非笑,像是要朝我扑过来,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身子颤抖的往车子方向挪。

    二叔抖了抖画布,将画卷卷起,所有的血污都不见了,整幅画宛如新生了一般。

    他一边卷画,一边说:“东汉时期,大将军梁冀就曾经有一件火洗布做成的衣服,沾染了酒污,当众点火焚衣洗涤,四座皆惊!其实,这利用石棉纤维做衣服的事儿,西周时期就有了,不过那些都是垃圾,不能跟这张画布比。”

    我惊颤的嘀咕道:“是不能比,这画儿,能吸血,还能沾人皮......”

    “哈哈!”二叔笑着走了过来,摸摸我的头,把我吓了一跳。

    “走吧,上车,咱们回去,”二叔说道。

    我站在原地呆愣了好几秒,这才缓过神儿来,赶紧和二叔上了车,此时借着月光才发现,那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接着一个小的土包儿,这里...竟然真的就是一片坟地!

    不是我信不过二叔,只是想象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儿,我刚才真有一丝担心,怕在这里...二叔把我给弄死,

    “小雨,见面的那个姑娘,你喜不喜欢?”二叔笑着问我。

    “哪个姑娘?”我紧张的一哆嗦。

    二叔哈哈大笑:“就是老李家那丫头,我瞅见人样子还挺不错的。”

    他原来指的是李娉娉,我虚惊的长出一口气,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说:“还行,挺好的,只是......”

    “只是什么?”二叔笑问。

    我咽了口吐沫说:“只是,人家是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我只是个三流学校毕业的,连211都不算,怕...高攀不起。”

    听见我这么说,二叔不屑的哼了一下:“有啥高攀不起的?她不已经是你的人了么?”

    嗯?一听这话,我吃惊的睁大眼,转脸看向二叔,她已经是我的人了?此话从何说起呢?

    二叔的话似乎一语双关,像是在暗示.....李娉娉和妙玉长得一模一样,他早就对此事心知肚明!

    “二叔...你什么意思?”我吃惊的问道。

    二叔哈哈大笑,轻咳了一下说:“你就说,你喜欢那丫头不?”

    我皱眉微微点点头:“有点喜欢,她挺活泼的。”

    二叔呵呵笑道:“喜欢就好,你喜欢了,二叔也就放心了。”

    他的话很怪,里面无尽的猫腻,我寻思了一下说:“二叔,这个李娉娉,和我在画中见到的一名女子一模一样,就是金陵十二钗里的妙玉,我们...我们还发生过关系。”

    二叔一脸笑意,没有接着我的话往下说,反而问我:“小雨,你觉得,那副金陵十二钗,出自何人之手呢?”

    我愕然的看着二叔,皱眉寻思了一下说:“那母狐狸告诉我,是出自清朝乾隆年间的一名文人,叫沈复,以前我也听说过那个人,他工于书画,早年还以卖画卫生。”

    二叔呵呵笑道:“休听那畜生胡说,那幅画是我画的。”

    “你画的?”我吃惊的看着二叔,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怎么?你不信?”二叔侧着脸,冲我微微一笑。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二叔,不可思议的眨眨眼,那画...竟然是二叔画的?

    不是我不相信二叔的水平,只是...那画的功底,真的不是一般的深厚,别说二叔,就是美术学院的大师我也不太相信,而且画卷已经泛黄作古,根本就不是现代的物件儿!

    可是...刚刚见识了二叔烧皮为画的手段,我还真不好说......有什么事儿是他做不到的?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二叔你不是一般人,”我敬畏的看着他说道。

    二叔咧嘴一笑:“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也不妨全告诉你吧,那画卷中本没有妙玉的模样,她藏于拢翠庵中自然是见不到的,所以,总要造一个对吧.....”

    “李家那丫头,我早看中了,是我侄女婿的不二人选,所以才给你俩凑出一个局,让你们梦中相会,”二叔坏笑的解释道。

    他说完,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在二叔家...碰到那个丫鬟,还有妙玉,竟然全是二叔自己造出来的...画中人?

    我的天呐!他怎么做到的?二叔到底...是什么人?难怪他看见我纵欲过度,身体发虚,也不说问问咋回事?原来一切他都心知肚明!

    “那丫头,在梦中也进了大观园了,不过,她满以为自己的前世就是妙玉,和你今生的缘分是天注定的,所以...二叔先入为主,让你在梦中已经搞定了她,”二叔笑道。

    “二叔,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你会......勾魂引梦?”我惊骇的问道。

    二叔哈哈笑道:“这不稀奇,二叔经历的事儿多呀,回头再跟你细讲,之前...你不是还很纳闷儿,我为啥知道那个叫珊珊的女孩那么多私事儿,那是因为我进入了她的梦呀,你以为,劝一个人是那么好劝的?”

    看着二叔一脸得意的笑,我整个世界观颠覆了,之前只知道他是一个收宝的商人,这一辈子掏了不少宝贝,殊不知,他竟然还是一个高人!

    “二叔...那,现在...您能不能告诉我,二楼上,到底藏了什么东西?”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问道。

    二叔叼着烟,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微微一笑:“你真的想知道?”

    “恩,我想知道!有时候...你不在家,上面还传来奇怪的动静?像唱戏,又像是女人在说话,”我好奇的眨眨眼。

    二叔轻咳了一声又问:“你今天就想知道吗?”

    我挠挠头,二叔啥意思?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墨迹起来了。

    “我今天就想知道!”我很确定的告诉二叔。

    二叔笑道:“那好吧,我们先回去,到了家,我带你去看。”

    一听二叔说愿意让我看二楼里的东西,我一下子兴奋无比,强烈的好奇心终于要得到满足了,我倒是想看看,二楼里,是不是真的藏了雯儿所说的.....所谓见不得人的东西。

    之前,关于二楼里的秘密,我脑子里曾有无数种猜想。

    一开始我想,可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动物,这些东西都有灵性,绝非寻常所见,就像他刚才给我举的例子,什么雪虠啊,赤狐啊,甚至鲛人标本之类的。

    这些东西,很可能是活的,颇具灵性,能学女人说话......

    后来,二叔给我讲了很多骇人听闻的故事,我的思维就更发散了,甚至我怀疑.....二楼里放的是,二叔的妈妈,她母亲生了一种怪病,见不得人,只能在楼上将养,而二叔的母亲,他是不愿让我看见的,不然怎么会有隐约的女人说话声。

    可是二叔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老太太不可能半个月吃喝拉撒没人管,所以这一点也被我否定了。

    听他讲了鬼三鬼四救陈小手探阴坟的故事,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些隐秘空间的存在。所以我怀疑,二楼,很可能是隐秘空间的入口。

    再到后来,我甚至夸张的联想,既然...鬼三是被白无常给拽进坟里的,那这个世界上真的可能有鬼,而二叔,则是穿梭阴阳两界的人。

    他在一楼做阳间人的生意,在二楼,则是做鬼的生意,卖的都是鬼物......那所谓的女人的声音,是晚上客户来了,在讨价还价,让我给听见了。

    总之,各种奇葩的想法全都有,就算二楼的秘密惊破天,也无外乎能比我想象的更离奇,我拭目以待,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二叔今晚给我讲的这些,一开始不甚理解,慢慢的消化酝酿后,千头万绪的事情似乎都有了眉目,我知道了为什么小丫鬟和我第一次发生关系,不肯让我知道她的容貌,很可能....是二叔还没画好呢。

    还有,所谓的妙玉拢翠庵,或许不是在画中,而就是在二楼,明明有人在抬我......

    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只有他在家的时候,我才有艳遇,导演不在,戏没法演啊!这二叔,还真是恶趣味,让小丫头告诉我:千万不要告诉你二叔.....奶奶的,原来是都在戏耍我,他也够坏的。

    只是...这火狐狸怎么能知道我和雯儿之前的事儿呢?二叔说,火狐至灵,能读懂人心,难道...真是这样吗?

    不管怎么讲,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目前我知道的,已经够多了。

    回到了家,二叔不着急领我上二楼,而是把我带到了他的房间,默默的抽着烟。

    他掏出了一张照片给我看,但见那张照片儿上,一个脏兮兮的老头子,支起一个算命摊位,蹲在北京的旧城墙下给人算命儿......

    那老头,我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啊,再仔细观瞧,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那不...正是爷爷么!

    我的天啊!爷爷怎么在这照片儿上,难道,只是长得像而已?

    那照片中的背景,还有邋里邋遢,形容枯槁,猥琐黢黑的清朝官差从城门里走出来,这照片儿,可有年头了!

    “二叔,这个人怎么长得跟我爷爷这么像啊!”我吃惊道。

    二叔笑了笑:“这照片是后来重洗处理的,拍摄的时间是1908年,那时候,大清还在呢。”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