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三十一章 画中迷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本欲讲明真相,想想还是算了,没必要制造更多的恐慌。

    二叔找到了这家男人,说闻见院子里有臭皮子味儿,希望可以买下来。

    男人刚死了闺女,哪有心思跟二叔扯这淡!嗷嗷骂了两句让他滚。

    碰了一鼻子灰,二叔也很无奈,本来他也知道,人家家里乱糟糟的此时谈这个不合时宜,但如果再迁延时间,只怕是今天晚上还要再死人。

    思来想去,二叔趁着人家一家去购置棺材的契机,偷偷从后院把火狐狸的皮给偷走了,顺手还在硝砂盆子旁边儿,放下了一万块钱......

    世间的事儿就是这样,有时候你没法解释,只能从效率出发,以解决问题为根本。

    这火狐狸的皮,估计是这家男人上山打猎的时候得到的,山里的农民,平时种个地,没事儿上山打打猎,虽说秦岭属于国家自然保护区,但这偏僻的穷山沟子里哪有那么多规矩可讲?祖祖辈辈就是这样过来的。

    二叔得了火狐皮,欣喜若狂,怕人发现,用帆布包包起来后塞进了后备箱,当晚就离开了这个小村子。

    他开车到了西安,住了一晚后,沿着大运高速一路回到了北京.....

    这一路上,二叔心里惴惴不安,总感觉车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好几次都差点儿跟大车撞上。

    到了北京后,他也没有离开回家,而是换了不同的酒店周旋了一番,这才最终确定,身后确实有个东西在跟着,那是一只怀孕的母狐狸。

    公狐皮,尖而硬,母狐皮柔而软,同是火狐,母狐狸皮要比公狐狸的贵上十倍有余,躲灾避祸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二叔也琢磨着...怎么把它给抓住!

    “二叔,这怎么可能?你开着车上高速,这狐狸不是妖精,就算它再有灵性,也不可能行动速度每小时120公里吧?更何况还怀着孕!”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二叔长叹一口气:“是啊,这家伙,趁我回借宿的农户家收拾东西的时候,直接趴到了车顶上,你知道的,这次出门我开的是越野,视线问题,我根本就没看到它!”

    “这一路上啊......”二叔唏嘘的长叹一口气:“好几次差点儿栽沟里,我像是被诅咒了一样,到了北京后才知道,原来是这家伙一直跟着。”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白庙收费站,二叔直接开出了北京城,到了河北境内,过安检的时候我心里一阵发慌,生怕警察检查出来后备箱里还装着一个死人皮!

    我不理解,北京市内也有很多人迹罕至的地方,又是大晚上的,随便找个隐蔽的场所直接处理了就行了,为啥非要出北京?

    “二叔,刚才真是悬,要是警察检查后备箱咱俩就完了,讲不清说不起,为啥非要出北京处理死人皮?”我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问道。

    二叔呵呵冷笑了一下:“还是为了小心起见,你不要小看朝阳区群众,每年能将50万起危险事件扼杀在萌芽状态,再说.....首善之地,还是不要沾染这些晦气。”

    他开着车一路带我进了郊区的山沟里,这一片我从来没来过,荒芜人烟,秃山枯树,满目凄凉的感觉,我实在难以相信,北京周围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二叔下了车,打开后备箱,把垃圾袋给拎了出来,一股子臭脚丫子味扑面迎鼻.....呛的我直咳嗽。

    他拽出一把铁锹,拎着垃圾袋到了荒田里,挖出一个坑儿,把垃圾袋扔了下去。

    浇上汽油后,二叔一把火把垃圾袋点燃了,呼呼的火苗子伴随着浓滞的黑烟冒着,蛋白质燃烧的臭毛子味儿溢了出来,其间,还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声响。

    隐约间,我似乎听到了奇怪的动静,在那火堆中,隐隐的.....像是有很多女人在呼喊救命,奔走逃窜一般,声音听的很不真切,似幻似真。

    我心里拧成了一个结儿,那画...虽然沾染了火狐的污血,但里面还有很多的“女子”,二叔这一把火儿烧了,里面的姑娘们岂不是......

    二叔还没跟我解释,火狐之前的“雯儿”是谁?还有妙玉

    “二叔,跟我相亲的那个女孩儿,她长得和那画中的内个......”

    我的话还没说完,二叔轻咳了一声打断了我的话,沉吟道:“小雨啊,要说这死人皮,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很恐怖的事儿。”

    我后背一激灵,又是一层鸡皮疙瘩,紧张的问道:“什么事儿?”

    二叔感慨道:“西安曾经发生过一起剥皮案子,有人在火车站候车室里,发现了一张用女人皮做成的人皮马甲。”

    “啥?人皮马甲?”我吃惊的瞪大眼。

    二叔点点头:“没错,你现在上网,在百度里输入几个关键词,人皮马甲,西安,私家侦探,就能找到那个案子的报道。”

    我不寒而栗,看来...这还不是二叔经历的一件“私事”儿!百度上都能找到见!

    二叔说,曾经有三个刑满释放的劳改犯,出狱后苦无生计,就想出了一个缺德的方法,利用私家侦探的身份,骗取女人钱财,然后杀人灭口。

    现在社会,人心不古,浮躁不堪,很多有钱人在外面包二奶,养小三,自家的原配每天惴惴不安,总想搜集老公出轨的证据。

    三个逃犯正是迎合她们的心理,以私家侦探的身份介入到夫妻关系中,“协助调查”老公出轨的证据。

    女性有一个弱点,就是比较感情用事,别人说几句暖心的话,就以为找到知心人了,恨不得把自家老公对自己的种种不好,一股脑全都倒出来。

    这无意间也暴露了家里的很多信息,甚至老公出行作息的规律,三名逃犯根据女人反应的情况,开始分析这个女人可不可以杀,选择什么样的契机动手。

    一旦侦探们“跟踪”到老公出轨的地点,女人们一般都会气冲冲的赶过去,这个时候,几个侦探会把女人给掳走,用迷药麻晕,然后关在他们的出租房里。

    现金就不用说了,如果钱包里有银行卡,还要逼着说出密码,有专门的pos机验证,最后还要把女人奸杀分尸,尸体用硫酸泡化了。

    所谓的人皮马甲,是因为三个歹徒,在对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行凶时,觉得这女的太漂亮了,杀了真是可惜,但又不得不杀,最后,就把她的皮给剥了下来,做成马甲,每次摸着人皮,就想象着在摸这个女人......

    变态的杀人狂们,行凶了几十起竟然无人发现,直到其中一个去火车站坐车,把装着人皮马甲的包儿忘在了座位上,这才露出了蛛丝马迹,警方顺藤摸瓜,一直找到了他们!

    我听完后脖颈子发凉,惊道:“我的天呐!世间...竟然有这么可怕的事情!”

    二叔冷笑道:“那有什么的?我早就跟你说过,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失踪了,只有天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大火烧完后,二叔走到熄灭的火堆旁,从灰烬中拽出来一个白哗哗的东西,我仔细一看,竟然...就是那副《金陵十二钗》的画卷!

    我眼珠子快瞪出来了!这不可思议啊!这画儿,不是和人皮一起烧了吗?更令我下巴快掉下来的是,那画中....不再是《红楼梦》大观园里的情景,而是画着...画着一个现代装束的女子的模样!眼珠子格外有神,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慌张的往后挪了两步,这画中的女子,我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也不是雯儿的模样......

    二叔见我紧张的样子,哈哈笑道:“小雨,看见了吧,这画儿的材质是火洗布,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石棉,但这块儿石棉可绝非寻常的物件,它的纤维,比苍蝇的血管还细。”

    比苍蝇的血管儿还细?我脑子嗡嗡作响!二叔这家里挂着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不是说沈三白的画儿吗?怎么又成了火洗布了?哦,对了!沈三白是雯儿说的,她的话,不足为信!

    “二叔,这画儿上的...女子,就是那个被剥了皮的姑娘,对吗?”我紧张的问道,后背已经渗出了冷汗。

    二叔笑着点点头:“孺子可教也,正是她!”

    我的心咚咚狂跳,借着月光,我看见二叔诡异的笑着,那面容好邪性,不像是正常的笑,一时间不寒而栗。

    之前有好多心里话,现在都有点儿不敢问了。二叔...他这哪里是带我来处理死人皮,分明是炼画儿来了。

    那之前,画中大观园里的诸多女子,小丫鬟,妙玉......等等等等,她们是怎么上这块儿火洗布的呢?

    难道...都是被烧化的人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