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二十七章 可怕的二叔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见不得人?怎么回事?”我好奇的睁大眼。

    雯儿轻叹了一口气,说:“你知道,你二叔刚才拿回来的...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一脸的懵逼。

    雯儿一脸狡黠的看着我,说:“那是一张女人的皮!”

    “啥?”我惊得浑身哆嗦。

    雯儿点点头:“没错!一张刚剥下来的,女人的皮!”

    一听这话,我脑子嗡嗡作响,这...这怎么可能?二叔杀人了?还把一个女人的皮给剥了下来,这...也太恐怖了!

    “哼,你没见,他拎着那东西进屋时,还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血吗?皮子冲洗了好几次,依旧有血腥味儿,”雯儿略带嘲讽表情,不屑的说。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血腥味?我的天!之前二叔进屋时,屋子里确实有股子怪味儿,但...那似乎不像是血腥味儿,倒有点仿佛臭脚丫子的气息,不是很强烈,还有,外屋走廊的地板上,我确实看见了淡红色的“血水”。

    “要说...那女人皮,确实也是件宝贝,叫九阴琉璃盏,万中无一,你二叔却是好眼力,”雯儿揶揄的继续说。

    “九阴琉璃盏?那是什么东西?”我吃惊的问。

    雯儿说:“所谓九阴琉璃盏,是指阴年阴月阴时阴刻出生的女子的皮,用此皮做成的灯笼,可以迷惑鬼物以为同类,穿梭阴阳二界,得到一些...人世间本不该存在的东西。”

    “人世间本不该存在的东西?”我难以置信,越听越瘆人,头皮都发麻了。

    “那二楼里放的,都是极危险的存在,所以我说你不要老和你二叔在一起,就算逃的过凶煞阴晦,保不齐以后也会有牢狱之灾,刚才不想告诉你,是怕你沉不住气,挨不过这三天露了马脚,我亦不得脱,那就毁了!”雯儿解释道。

    他的话,整个颠覆了我的世界观,原来二叔,隐藏了这么多见不得人的秘密!别的不说,他剥了一个女人的皮,这和魔鬼有啥区别?

    “雯儿,你是说,二叔刚刚杀了一个人,对么?”我依旧难以置信,愕然的看着她。

    雯儿冷笑道:“怎么?你以为我骗你?今天晚上刚杀的,那是个乡下女孩儿,被你二叔骗到了北京城,之后的事,你自己可以想象......”

    我不寒而栗,感觉置身冰窖中,那么和蔼深沉的二叔,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就为了得到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的...女人的皮?

    “官人,你这几天,千万别露出马脚,还是正常的和你二叔相处,三天后,他还要出去行凶,咱们赶紧逃,切记!切记!”雯儿嘱咐道。

    我颤抖的扭过头,潜意识里害怕,此时...二叔已经在门口站着了,然而门口空无一人,二叔在二楼上,还没下来。

    “雯儿,刚才...楼上好像,什么坛子给砸碎了,是咋回事儿?”我紧张的问。

    雯儿轻轻叹了一口气:“官人,你别问了,那不是啥好东西,我说的越多,你越害怕,反而耽误了大计,你二叔暂时没有害你的心,你千万不要暴露。”

    “嗯,”我紧张的点点头,浑身一层层冷汗往外流。

    “另外......”雯儿说到这儿,眉头微蹙,咬了咬嘴唇,一脸复杂的看向我。

    “怎么了?雯儿?”我紧张的看着她。

    雯儿说:“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快说呀,咱俩有啥还不能讲吗?”我着急的问。

    雯儿款款低下头,喃呢道:“我...这个月,月事没有来,估计是怀了你的孩子了。”

    一听这话,我心头又是猛的一震,雯儿怀了我的孩子,就一次...一次她就怀孕了?

    我内心又惊喜又紧张,没想到,我竟然要当爸爸了,这个事儿来的真突然!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

    见我半天没反应,雯儿抬脸担心的看着我,问道:“怎么?官人?你不喜欢?”

    “没有没有,我喜欢,我很激动,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我就要当爸爸了,”我尴尬的咽了口吐沫申辩道。

    雯儿羞涩的点点头:“我原先想着,你若是不要我们,我就带着孩子走,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以后,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

    “哪能呢?你说啥呢雯儿?”我再次紧紧的搂住她。

    “你和孩子,是我的命根子,我真没想过...自己竟然能和一个画中仙成为夫妻,”我激动的说。

    这个时候,外屋走廊里传来了一声咳嗽声,二叔下楼了!我的天!他啥时候下来的?我都没听见脚步声,那我和雯儿的说话,他岂不是全听见了?

    雯儿吓的一哆嗦,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被窝里。二叔似乎没听见什么,自顾自的去洗漱间洗漱,然后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我从枕头下翻出了手机,一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了,再过一会儿就天亮了!

    这雯儿,钻进我的被窝里也不老实,她蹲躺着,脸埋进下面,在做某种不可描述的事,一下下刺激着我。

    我郁闷坏了!一直挨到了二叔屋子里传来了呼噜声,这才把被子给撩开,一脸发愁的看着雯儿,嘘声道:“雯儿,你这是作死啊,刚才我差点儿......”

    “差点儿什么呀?”雯儿一脸坏笑。

    我纵然刚才被她讲的心绪不宁,但被她这一番刺激,也有了感觉,把她拽了上来,要行男女之事。

    雯儿小声的提醒我:“官人,这次不可粗野,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了......”

    一夜春宵过后,我浑身疲惫,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雯儿什么时候离开,一切懵懵懂懂,浑浑噩噩。

    第二天下午三点我才起来,内心一片茫然,雯儿昨夜跟我说的是真的吗?二叔真的是那...杀人剥皮的魔鬼吗?

    洗漱间里传来了洗脸的声音,看来二叔也刚起来,我心里很紧张,却又被这祥和的气氛压抑住了焦虑的情绪。

    二叔是爱我的,我是江家唯一的后人,不管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在我面前,他真的跟父亲一样,甚至比我爸对我好多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二叔走向歧途.....

    我在想...话是开心锁,我应该跟二叔好好沟通一下了,对也好,错也罢,他毕竟是我的亲人,我不能不管他。

    但不能是在这个家里,我要和他出去说。

    “小雨!还不起来,赶紧起,晚上有活动!”二叔洗完脸走近我的房间催促道。

    他一脸笑眯眯的,精神比昨晚好了很多。

    “二叔,我饿了,咱们出去吃吧,”我一边穿衣一边说。

    “饿了?忍忍,晚上有活动,少不了你的大餐,到时候再好好吃,”二叔笑道。

    “什么活动呀?”我好奇的看着二叔。

    二叔假装不耐烦的说:“你先赶紧洗脸吧,别那么多废话!一会儿再告你。”

    洗完脸拾掇完,二叔把我叫到了他的房间,说当初跟我说的,要给我介绍的对象,人家姑娘正好今晚有时间,双方见一面。

    一听这话,我心猛的一突突,原来是这茬儿事。

    二叔说,他战友今天来北京看闺女,我和他闺女相亲的事儿,二叔早就跟人家说了,人家满心愿意见一见我。

    我脑子嗡嗡作响,昨天晚上刚刚跟雯儿定了终身大事,这又要相亲,岂不是......

    那姑娘能不能看得上我姑且不谈,我肯定不会和她好的,我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我的心...只属于雯儿,更何况,她现在肚子里有我的孩子,我要是始乱终弃的话,那就太畜生了。

    但不管怎么说,我不能表现出来,还要装出一副很兴奋的样子,只是隐隐的担心,我房间里的雯儿听到我和二叔的谈话,会不会瞎想?以为我这么快就变心了。

    “小雨啊,你这些天就偷懒了,二叔给你讲了那么多故事,你都给我写好了么?”二叔笑着问我。

    我点点头:“都写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二叔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咽了口吐沫说:“只是,二叔,我有点儿担心,你老是弄坟里的东西,万一...那属于文物,被国家查住可咋办呀?”

    二叔哈哈大笑:“文物?你懂什么叫文物?有考古价值的才叫文物,是!二叔家里奇珍异宝不少,但这些东西,跟文物丝毫不沾边儿,只是寻常人难以见到罢了,你放心吧,二叔不傻。”

    其实,我是想一点点的引,把话题引到二楼里藏的东西上。但雯儿“在”家,我实在是不便于讲明。

    还有一点,我隐隐的担心...如果,我出于骨肉亲情,把一切跟二叔挑明的话,雯儿很可能就不见我了,那我的孩子,岂不是也没了。

    自私的讲,若是单单一个雯儿,我肯定会首先考虑到二叔的安危,劝他悬崖勒马,但...现在雯儿有我的骨肉,我真的怕,把一切事情给搞砸了。

    “行了小雨,咱爷们儿赶紧出发,我去给你买几件体面的衣服,穿这一身儿相亲,太不正式了,”二叔苦笑的嘬着牙花子。

    他带着我出了店门儿,一路去商场给我挑选衣服,二叔今天心情很不错,和我忧郁矛盾的内心形成了显明的对比。

    见面的地点,是在建国路的万豪酒店,nobu beijing餐厅,这是一家很贵的餐厅,以前我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敢到这里消费。

    二叔的规划是,他们战友聊他们的,好多年没见了,我和女孩儿单独一个包间,两个年轻人独处。

    为了我的终身大事,二叔绝对舍得花钱,给我买的这身儿休闲西装就四万多块.....然而当我看见他战友闺女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懵了!

    眼前的这位,她...她不就是...妙玉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