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十六章 生死门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大先生,你带这孩子出去,在这儿挡害!”鬼老三瞥向扑在妈妈身上哭的死去活来的小丫头,有些心烦的说。

    “哦哦,”二叔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安抚着小女孩儿,把她领了出去。

    房间里,鬼三和鬼四继续救治着陈小手,二叔在隔壁家里发起了呆,这事儿,有点儿不可思议啊,陈小手像是从坟里挖出来的。

    几个小时前,在那产妇“家门口”,荧光瓶的光晕内,二叔也看到了层层的砖石结构,像是下到了坟里,可怎么下去的呢?一点儿感觉也没有.......这事儿,太邪性了!

    还有,如果陈小手在坟里困了好几天,为啥还没死?憋气也该憋死了呀!

    一直忙活到了东方泛出了鱼肚白,鬼三才从房间里出来,点着一根烟,抽了一口,剧烈的咳嗽。

    “叔叔,我妈咋样儿了?呜呜......”孩子伤心欲绝的哭问。

    鬼老三摸着孩子的头:“没事啦,休息几天就好了。”

    一听这话,二叔也长出了一口气。人没事就好,陈小手要是死了,这丫头以后可咋办呀?

    鬼老三对二叔说:“这母女俩,这几天要在我这里先住下,大先生,辛苦你晚上照顾着她们,我和我兄弟,要下一次水。”

    所谓的下水,就是要进坟里摸鱼,二叔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感到有点瘆得慌,这鬼老三要下的坟,莫非...就是困住陈小手的坟?

    “老三,昨晚那坟究竟是......?”

    二叔的话没问完,鬼老三抬手打断了:“大先生,有些事,现在还不便于说,你也别问了,总之一句话,这次肯定给你好东西。”

    二叔倒抽一口凉气,皱眉点点头。

    忙活了一夜,所有人都困倦了,鬼三鬼四去厢房休息,二叔带着小丫头,进了陈小手的房间。

    房间里,陈小手依旧昏迷不醒,但脸上明显有血色了,手被一层层绷带裹紧,隐隐的还往外透着臭。要说这鬼老三,也真够细心的,给陈小手洗干净了脸,整理了头发,整个人变的有生气多了。

    墙角的垃圾桶里,堆了一滩滩烧黑的糯米。二叔心里有些发毛,在很多电影里都看到过,所谓糯米,是克制僵尸用的,难道...鬼三他们扛回来的,是具僵尸吗?

    没敢往下细想,二叔又带着小女孩儿离开房间,去隔壁休息了。

    睡到了下午两点多,鬼三鬼四开始起来忙活了,他们去镇子上买了好多的红纸回来,然后去了陈小手的家,把所有的门窗都用红纸包住,密不透风......

    瞅着他俩的操作,二叔越来越觉得玄乎,这俩货是盗墓贼啊,怎么搞的...跟捉鬼的先生一样了。周围的邻居也都指指点点,七嘴八舌说啥的也有。

    其实,昨天晚上,之所以没人给小丫头开门,是大家都觉得陈小手的家成了不祥之地,甚至好多人都听见了...一声声瘆人的,婴儿的啼哭,人们都说,那是胎死腹中的冤死鬼来索命了!

    二叔不明白,既然要“下水摸鱼”,你来人家家贴红纸干啥?这也有讲究吗?这鬼老三,难不成还是个懂阴阳的先生?

    记得昨天晚上,鬼四那傻货说漏了一句:“我也闻见了,这屋子里有股土腥味儿......”难道,陈小手的家里,真有坟里的鬼?

    回到了住处,哥俩开始收拾东西,都是些下坟的家伙事儿,鬼三交待二叔说,这几天,只给陈小手喝糯米粥,其他不要吃,糯米厨房里有的是。

    说完,哥俩又出去了,此时天已经擦黑,二叔和小丫头给陈小手熬着粥,到了傍晚六点多的时候,陈小手醒了,但意识模糊,两眼呆滞说不出话来,像是傻了一样。

    小丫头一口一口喂着自己的娘,陈小手机械的喝着,此时,二叔心里有种隐隐的害怕,怕这女人一下子尸变,成了僵尸,朝自己和小丫头扑过来。

    然而一夜过去,并没发生可怕的事,丫头和自己娘住在一个房间,隔壁家里,二叔则是一夜未眠。

    他在琢磨着一些疑点,昨天鬼三带着他们去找陈小手,如果陈小手在坟里的话,最起码应该带上铁锹镐头之类的东西,但只是拎了个萤火虫灯瓶儿,他后来一个人,怎么把陈小手从坟里刨出来的?

    这是其一,其二,整个件事,鬼三说,会给二叔一个好东西.....这又是什么说道?鬼三在陈小手家里,肯定是看到什么了,下定决心要救陈小手,也是去了她家以后......二叔很想知道,这深夜的此时此刻,那陈小手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第二天上午,鬼三鬼四回来了,查看了陈小手的状况,她进一步好转,已经能起身下床了,但还是说不出话来,傻乎乎的跟丢了魂儿一样,小丫头担心的问,自己的娘是不是傻了,鬼三还是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只是这婆娘上茅厕拉的屎,奇臭无比,整条街都能闻见,简直辣眼睛,二叔在想,她一定是中了尸毒了,鬼三喂她喝糯米粥,是想从里到外的给她排毒。

    之后的几天里,兄弟俩都是昼伏夜出,把那辆电动车也推了回来,二叔和小丫头则是伺候着陈小手,她也渐渐的明白了过来,听完别人的讲述,吓的魂飞魄散,搂住女儿哇哇的哭。

    据陈小手自己说,她在给别人接生,完全忘记了时间,突然不知道谁,往院子里扔进来一挂鞭,“噼里嗙啷”的响了一阵,那声音极大,像是炸弹一般,直接把她震晕了过去。

    等醒来时,已经是在这个家里了,陈小手人是救回来了,但手也废了,绷带绕开后,那双炭化的手,像是重度烧伤一样,扭曲形变,已经残废了。

    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捡回来一条命,她给鬼三鬼四磕头作揖,千恩万谢!

    鬼三则笑着安慰道:“妹子,钱赚的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太贪财,你挣的钱,够你这辈子花了。”

    陈小手点头痛哭,说以后,再也不给别人接生了。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鬼老三也交给了二叔一个稀罕的宝贝,那是一个和田玉雕成的小娃娃,巴掌大小,模样娇憨可爱,就连那“小酒壶”也刻的惟妙惟肖。

    二叔惊愕不已,这东西确实值钱,不说艺术成分和年代,光是这上等和田的成色,比黄金都贵,鬼老三也不客气,直接要价三万!

    以1989年的行情,跟现在比,钱至少毛了30多倍,但尽管如此,这东西的价值远也不止当时的三万,二叔心里明白,人家要的不贵。这些盗墓贼普遍都有个心理,钱到手,肉到口,本身倒腾死人的东西,就是冒着法律风险的,能及时出手就赶紧卖掉,没心思扯淡还价。

    买卖很快成交,鬼老三说的清楚,知道二叔的钱都花光了,不要紧,下次来的时候,还有好货,都给二叔攒着呢。

    二叔知道,这孙子淘出来的东西肯定不止这一件儿,他懂的待价而沽,不一下子全拿出来,就是为了吊二叔的胃口,省得二叔知道是啥了,回城里琢磨好价格,回来忽悠自己。

    然而此时,生意只是一方面,二叔满心的好奇,整个事件到底咋回事?贴红纸,小孩的哭声,瓦房变成的坟,还有跟在身后的“村民”们,究竟是不是鬼?

    鬼老三一开始笑而不谈,说这些事儿,还是少知道的为好,大先生是生意人,不要老想着鬼啊神啊之类的东西,让自己心里犯堵。

    然而,在二叔一番好酒好菜的攻势下,把这货灌的醉醺醺的,还是隐约讲出了其中的玄机。

    鬼三说,坟,有两种,一种是明坟,一种是暗坟,明坟者,上到帝王将相,下到百姓人家,藏风埋骨,荫庇子孙,概莫能外。然而暗坟,可不是一般人能建的了的。

    所谓暗坟,寻常人是找不见的,也不是藏于地下的无碑之坟,它完全隐遁于风水阵法中,就算你掘地三尺,把这一片地都挖空了也找不见它,必须遵循当时建造者设定的法门,才能最终到达埋骨之处。

    那陈小手家,门窗贴上红纸,也不是为了驱妖降鬼,而是为了掩人耳目,吓唬住周围的村民,让他们哥俩好干活,她家闺女住的房间,正是那暗坟的生门入口。

    二叔听的很懵,问道:“老三,你的意思是...那坟,就在陈小手家?”

    鬼老三嘬着牙花子,歪眉邪眼的说:“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她家怎么可能会有坟?只是......”他打了酒嗝,继续说:“这女子出去接生了一下鬼胎,改变了暗坟的格局,生门在她家就可以找见了!”

    一听鬼三这么讲,二叔皱眉无趣了,还接生鬼胎?真有点扯犊子了,鬼老三似乎是在忽悠,给自己讲鬼故事呢。

    “然后啊,生门找到了,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从她家出发,借助着萤火虫灯,可以一路走进坟里面儿,然而挖宝取财......”

    鬼三说,但凡修筑暗坟的人,都是贪财而且绝后的主儿,里面肯定有宝贝。

    二叔不可思议的摇着头:“如果真有你所说的暗坟的话,咱们救陈小手的那天晚上,你不就是把她从暗坟里接出来的吗?还需要从她家再找?”

    鬼老三醉眼朦胧,竖起食指摆着说:“不!那不一样!接她出来时,那是死门,不能进,要进,必须从生门走,呵呵呵。”

    “可是你咋判断...那是生门还是死门的?”二叔好奇的问。

    鬼老三依旧笑呵呵的说:“死门啊,那是鬼发泄执念的地方,你没听那生孩子的娘们还在喊疼吗?她他妈的死于难产,做鬼也不消停,还留着临死前的执念,想把孩子生下来!”

    鬼老三的话说的二叔一脑袋晕,这他妈的真的假的呀?是不是忽悠自己呢?怎么感觉,越说越离谱了,另外,二叔还瞅见,那傻乎乎的鬼四一直想插话,鬼三老是打断他,不让他说,叫他闷头吃东西,这更引起了二叔的怀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