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十五章 腐荧索踪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这鬼老三从事盗墓掘冢多年,对稀奇古怪的事儿颇有一番心得,见他如此有底气,二叔也在想,他一定是看出什么了。

    实际上,这世间的事,无利不讨好,鬼三要帮小丫头找妈妈,也并非只是做好事那么简单,他当然有自己的目的,但这都是后话了,不过,兄弟俩确实没有害人的心。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二叔准备走,鬼老三拦住了他,说还有一件宝贝,需等几日,莫要着急去别处。

    二叔一听还有宝,自然来了兴趣,问是啥东西,鬼三笑而不谈,只是说,短则三日,长则五天,一定把宝贝给二叔弄来,这期间,还要救小女孩的妈妈。

    二叔很懵,不知道鬼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说如何救人?他也很好奇,反正就几天的工夫,等等也无妨,且看他如何作为?

    鬼三让鬼四去镇子上买了一些纱布,玻璃瓶之类的东西,然后用钢丝做成几个网罩。到了傍晚时分,叫上二叔和小丫头,大家一起去镇子南边的臭水沟,抓萤火虫......

    二叔很好奇,问鬼三,抓这萤火虫是要干啥?鬼三轻叹一口气:“大先生学识渊博,居然不知道腐草为萤,实为孤鬼的说法。”

    实为孤鬼?二叔吃惊的一皱眉。

    “嗯哪,这萤火虫,都是鬼变的......”鬼三微微笑道。

    二叔不可思议的看着鬼老三,觉得这话真扯淡,这俩兄弟天天下坟摸东西,都是不信邪的主儿,怎么又来个萤火虫是鬼变的说道儿?

    见二叔懵逼的样子,鬼老三忍不住哈哈大笑:“我逗你的,萤火虫当然不是鬼,只是...它有特殊的用途。”

    接着,鬼三解释道,坟墓间多有鬼火,实则,是死人的头发,骨骼,指甲中的磷自然的结果,这发光的原理,跟萤火虫屁股发光的道理一样,都属于磷自然。

    收集萤火虫在瓶子里,做成小灯儿,用鬼火照明,可以看见一些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二叔倒抽一口凉气,还有这种说法?前面讲的挺有道理的,但后面说的...能看见平时看不见的东西,这就稀奇了!

    “老三,你的意思是?能见到鬼?”二叔吃惊道。

    鬼老三一嘬牙花子:“鬼不鬼的,先不说,咱先干活吧,今天晚上,顺利的话,就能把她娘找见。”

    二叔惊愕无比,跟着大家一起捉萤火虫,两三个小时的工夫,几个瓶子已经装的差不多了,附近的萤火虫都快被他们捉光了。

    瓶底薄薄一层水,瓶口儿用白纱布遮挡,然后猴皮筋绑住,鬼三说,这样活个两三天没问题。别说,这莹莹点点的萤火虫聚集在一起,还真亮!不亚于蜡烛点的灯笼!

    大功告成,他们一人拎一个瓶子往回走,鬼三问二叔,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找小女孩的妈妈。

    二叔满心的好奇,虽然知道可能会有危险,但有俩老油条在也就不害怕了,点头同意。

    几个人出了村,一路向张庄的坟场走去,鬼三交待的清楚,这一路上,不管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都不要发出声音,更不能回头看,二叔负责看护好这姑娘,如果孩子惊吓乱叫,就一把捂住她的嘴!

    本来大家都没觉得有啥,让他这么一白乎,都有点发毛了,小女孩儿更是吓的浑身颤抖!

    鬼三儿抚着孩子的头安慰道:“妮儿啊,别怕,有叔叔们在呢,千万不敢叫啊,把妈妈找回来要紧,你要是发现了线索,就拽拽我的衣服!”

    小女孩儿惊恐的点点头,是啊,和见鬼相比,没有妈的感觉更可怕!

    大家排成一列往前走,鬼三在最前,鬼四断后,中间儿是二叔和小丫头。二叔一路走着,感觉...这萤火虫光瓶儿除了颜色有些绚丽外,跟其他的光源也没啥区别,村外儿周遭的一切,还是原来那样儿。

    今晚的月亮很朦胧,带着毛边儿,村间的小路到了深夜,雾气升腾,凉意阵阵,不知名的虫子一声声叫着,草腥和泥土的气息夹杂着牛粪味儿刺激着嗅觉神经,更加剧了紧张的气氛。

    两个村子挨着,走着走着,二叔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虽然没去过张庄第五大队,但这不像是去坟场的路,鬼三带着二叔,一个劲儿在张庄村里面转悠。这张庄之前他也来过几次,算是挺熟悉的了......

    想问鬼老三,又不敢吭声,人家之前交代的明白,别乱说话,更不能回头看。

    二叔毕竟是大人,开始觉得有点扯,然而片刻之后,一个细微的发现令他汗毛倒竖,身子猛哆嗦了一下!

    他看见,那萤火虫灯瓶儿有蹊跷!幽绿莹莹的光晕下,光圈内和光圈儿外,所观察到的景象不一样!

    玻璃瓶边缘,闪烁迷离的一寸宽的光晕内,他瞅见了一座座枯坟,而光圈以外的所见,竟全是村里的瓦房人家!

    天呐!二叔的心咚咚直跳,这...他妈的,已经来了第五大队了!之前一点预兆也没有,真邪门了!冷汗开始顺着鬓角往下流,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继续在“村子”里转悠,二叔听见,沿途路过的人家,紧闭的院门内,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动静儿,像是那种村里的老太太,诅咒般的嘀咕声,更加剧了他的恐惧!

    他不敢乱瞅,眼睛死死盯着萤火虫灯瓶儿的边缘,想看清前方真实的路!无奈这光圈范围太小,稍微一晃就啥也看不清了,只能稳住心神,谨慎笃定的继续走。

    走着走着,身后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动静,路过的人家,院门打开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跟了上来,甚至可以听见清晰的脚步声,二叔更紧张了,使劲的干咽着吐沫,幸亏有傻乎乎的鬼四断后,不然,让他走在最后面儿,非吓出心脏病不可!

    这些尾随的“村民”,把小女孩儿吓坏了,浑身打着摆子走路都不利索,这个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一声声女人的哀嚎,像是分娩的剧痛,听见这动静儿,身后的“村民”们也不跟着我们了,纷纷退去,而与此同时,二叔借着月光看到,在不远处的一个院子前,停着一辆电动车!

    电动车?二叔心头一震,小丫头之前讲过,她是听见电动车响了才出去查看的,后来一番惊魂丧魄后,妈妈没了,她家的电动车也丢了!

    如今看见了电动车,陈小手接生的,定然是这户“人家”。

    瞅见了自家的车子,女孩儿又激动又害怕,紧紧的拽了拽鬼老三的衣服,鬼老三会意,抚慰的拍了拍她的肩。

    走到了那户人家前,女人的惨叫声听的更加真切了,隐约的还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叫嚷:“使劲儿啊!使劲儿!快了!”

    那一声声儿听的人浑身起鸡皮疹子,提灯仔细观瞧,院子的大门,萤火虫光圈内,黑乎乎的一片啥也看不清,但似乎...隐约的有一些模糊的砖石轮廓,就在眼前,感觉像是在坟里,再大的范围就啥也看不见了。

    这个时候,鬼老三弯下腰,在小女孩儿耳朵边轻声嘀咕着,二叔也听不清说啥,只见这丫头颤抖的点头。

    之后,鬼老三又凑到二叔耳边轻声道:“让老四先带你们回去,我留下来......”

    二叔一惊,不可思议的盯着鬼老三,干咽着吐沫。

    交待完鬼四,二叔和小丫头跟着鬼四继续往前走,这次...是二叔断后,他全身绷紧,感觉后背都“结冰”了......真后悔跟这哥俩出来得瑟!

    绕来绕去,总算又回到了原来的村子,鬼四打着哈欠回头向二叔要烟,二叔这才回过神儿来,浑身已经被冷汗打透了!

    “老四!你哥搞什么鬼?”二叔紧张的问道。

    鬼老四傻乎乎挠着头:“我也不清楚,我哥让咱先回去,一会儿就把那娘们儿给接回来。”

    众人回到了鬼三家,等啊等啊,直到第一声鸡叫后,终于传来了敲门儿声。

    开门后,但见鬼三背着一个浑身是土的女人走了进来!一股股霉烂腥臊的恶臭迎面扑鼻!

    “妈妈!”小女孩儿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哭喊着扑向前。

    二叔懵逼的站在院子里,心咚咚直跳,看着鬼三背着的这女子,脏的已经没人样儿了,还散发着浓浓的恶臭,这...这他妈的是死尸啊!

    把人放平在床上,二叔吃惊的看到,她胸口还在微微起伏,人还活着,只是面色惨白,僵硬,嘴唇干涸起皮,犹如死尸一般,令人惊恐的是,她的两只小手,已经黑如浓墨,皲裂如炭化状,那浓浓的恶臭,正是从她手上散发出来的!

    “老四,糯米!”鬼三叫道。

    鬼四赶紧从里屋取出一罐儿糯米来,鬼三抓出一些,敷在陈小手的手上。

    “嗤~~”

    一声烧灼的脆响传来,阵阵蛋白质燃烧的臭毛子味儿,夹杂着臭鱼烂虾的腥臊溢的满屋子都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