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十二章 蹊跷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众人一看,一把捞真把人给捞出来了,无不惊奇!

    就连赶到现场的警察都看傻了!

    尸体被警车运走,家属哭天喊地,一把捞不管那些,非让主家给做一锅肉包子来犒劳自己......

    村民们散去后,二叔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若非亲眼所见,他决不会相信世间竟有此等奇人?难道说,这家伙是条鱼吗?

    第二天,二叔准备离开,走到村口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人,站在大树下来回晃荡,像是在等谁,发现了二叔,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当看清那人是谁时,二叔大吃一惊,此人!正是昨日捞尸的一把捞,似乎等的就是二叔。

    一把捞走到近前,木讷朴实的问:“您是...城里收东西的先生?”

    二叔愕然,这人说话傻了吧唧的,像是七成成,但本事着实惊人,赶紧客气的回应道:“大叔,我是收古董的,怎么?您家有宝贝?”

    一把捞点点头:“是啊,家里有个小物件儿,想让你看看,给个好价钱。”

    “成!成!”二叔连忙点头,心说,这一把捞下水如履平地,大江大河都下过,说不定,真有啥值钱的宝贝,瞅这家伙傻乎乎的,估计忽悠也好忽悠。

    二叔跟着一把捞去了他们村儿,来到了他家那间破房前,推开门,屋子里跟猪圈似的,一股所不出来的臭味扑面迎鼻。

    似乎...这跟死人打交道的人,身上真有晦气,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一把捞打了一辈子光棍,连个活女人也没碰过,生活的很可怜,这捞尸的买卖可不是天天有,他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被带到了里屋,一把捞取出了一个脏手帕,打开后,一颗晶莹红润的宝石出现在二叔面前,二叔直接看傻了,好长时间没缓过神来。

    这颗宝石,就是二叔现在给我看的鸽子血......

    二叔愣了好长时间,哆嗦着嘴唇问:“大叔,您说价吧,多少钱?”

    一见二叔这德行,一把捞笑了,擦了擦鼻涕,做出个手势:“十万!”

    “啥?十万!”二叔惊呆了。

    一把捞点点头:“嗯哪!一分不能少,就十万,大兄弟,你也看见了,哥哥我还没结婚呢,我啥也没有。”

    二叔干咽着吐沫,努力消化这个数字......

    说心里话,这东西绝对值这个价儿,别说十万,百万,千万都值!可是二叔没那么多钱啊!这次来收宝,满打满算,就带了一万块,可别小看这一万块,1985年的一万块,那绝对是天文数字,那时候,一个工人的月工资只有30来块!

    十万块钱,够开一个厂了,二叔皱眉琢磨着...这一把捞不傻啊,知道这东西值钱。

    “咋?大先生,你掏不起啊?”一把捞傻乎乎的问。

    “不不不,大叔,你太小看我了,我收古董的,十万块钱还是拿的出的,只是,这钱,我现在不在手头儿上,需要家里亲戚给送来,你能不能等我几天,周转一下,”二叔面露难色的回答。

    “成啊!俺也理解,这不是个小数目,你要是没有,俺就进城,卖给别人,”一把捞说道。

    “别别别,你要相信我,我肯定有,好不?”二叔太喜欢这个东西了,不顾一切也要拿下来,完全没考虑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

    其实在他心里,坚定一个信念,一切都在变化中,先稳住一把捞,看看自己用个什么办法,把这东西给诓出来。

    为了拉近感情,二叔邀请一把捞去县城吃涮羊肉,喝着上等的好酒,还抽着阿诗玛香烟。

    要说这一把捞真没出息,看见吃的,眼珠子瞪裂了,甩开腮帮子,亮出大槽牙,这一顿造啊!羊肉足足吃了十几盘!最后肚子鼓的跟气球一样!

    二叔一边吃一边和他闲聊,闭口不提宝石的事,只是好奇,他这潜水本事是天生的?还是跟谁学的?人总不能一直不呼吸吧!

    一把捞颇为得意的说:“自己是跟师父学的,这本事,跟赶尸一样,门道很深,他下去也不是不呼吸,而是能避水,有专门的避水诀,就像赶尸的引魂咒......”

    二叔听的目瞪口呆,要不是亲眼所见,绝不会相信这孙子满嘴的“胡说八道”。

    “呃...另外呀,眼睛还得好,不然水浑你啥也看不见,嗯姆...在水里直愣愣站着的尸体不能捞,那是厉鬼,捞上来是要命的,还有晚上不能下水,”一把捞讲述着,二叔听的后背发凉,对这家伙的话深信不疑。

    之后的几天里,二叔天天请一把捞吃饭,想逐渐的渗透,关系熟了后,钱可以慢慢给,先给他1000块钱订金。如果能把东西诓出来,倒腾一卖,中间的赚个差价也够几辈子花的。

    然而几天下来,一把捞虽然跟二叔无话不谈了,神情也忧郁了起来。像是有什么心事,二叔问,他也不说。

    关于宝石的事,一把捞一听就紧张,也不催二叔把余款补齐了,聊得多了,他就木讷的回答:“放心吧,那东西肯定便宜点给你。”

    似乎眼下,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宝石上,二叔也渐渐的发现,一把捞的额头越来越黑,像是大难临头前的征兆。

    终于,在两瓶白酒下肚后,醉醺醺的一把捞说出了心底的秘密。

    原来,那宝石,是他前几天从那女人的嘴里抠出来的,至于为什么她嘴里会有那东西,一把捞也不清楚,宝石已经进肚儿了,他抠起来格外费劲,所以才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这几天,他天天夜里做噩梦,梦见那女子向他索要宝石,说是祖传的东西,一定要还给她,不然就弄死一把捞。

    一把捞很害怕,跑到镇子上,找到一个风水先生,让他帮帮忙,救救自己。

    “你咋知道那女人嘴里有宝石呢?”二叔好奇的问。

    一把捞说:“俺的眼睛,跟其他人不一样,俺一瞅,就知道这女人肚子里有宝,还发光哩!”

    这话说的二叔又是一哆嗦,姑且不计较这些细节,继续追问:“大叔,那先生怎么说?”

    一把捞回答:“先生让我,做一身红衣服,铺在床上,然后衣服上要有我的头发,指甲,还有写着生辰八字的字条,今天晚上,就在今天晚上啊!这家伙就要来找我了,先生说了,让我藏床底下,鬼不能弯腰,看见床上的物件,会以为是我,就把怨气撒在它身上了,跟我就没关系了!”

    “大兄弟,这辈子,除了俺娘,就你对俺最好了,天天请俺吃肉,那破石头,俺早就不想要了,这一次,要是俺能活下来,你随便给俺点儿钱花,俺就把它给你,要是俺死了,麻烦你,把俺给收敛埋了,那东西还是你的,就在俺床底下一块地砖下面压着......”一把捞泣不成声的说道。

    我去!二叔的心咚咚直跳,原来...这漂亮的宝石,竟然是厉鬼口中之物?现在人家来索要了,之前二叔还挺稀罕的,现在心里只有恐惧!

    “大哥,你别瞎想,没事的,估计是你心理作用,世上哪有鬼呀,”二叔安慰道。

    “有!真的有!我见过......”一把捞信誓旦旦的说。

    俩人聊着,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二叔把一把捞送回到了家中。

    之前还想趁热打铁,拿走那块宝石,现在心里只剩下恶心了,看来,好定西,不光是人惦记,鬼也稀罕呀!

    一夜过去,到了第二天上午九点多,二叔去找一把捞的时候,他家门口围了一群人,警车也来了,二叔到时,屋子里抬出了一具用白布遮挡的尸体,露出的半截胳膊二叔看得真切,正是那一把捞!

    一把捞死了,据说死相极为凄惨,脑袋瓜子被锐利的东西给凿穿,脑浆流了一地,五官都辨认不清了。

    但这不是本案的关键,关键是,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是的,还有一个人,正是那天他从水塘子里捞出来的死女人!

    本来死人被捞出来,主家摆设灵堂,根据当地的风俗,七天后才能下葬,棺材就停在灵棚里,昨天晚上,棺材板子被掀开,尸体不翼而飞......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人发毛的,令人无比恐惧的是,屋子里,那死女人,是大头朝下,脑袋倒立砸进地板里的!她直挺挺的“站”在一把捞的床前,硬的像根木头!

    二叔讲到这儿,我浑身一层鸡皮疙瘩,是啊!这鬼不会弯腰,可它他妈的能倒立呀!这风水先生真坑爹!

    不过听二叔这么说,这...似乎又不像是鬼,而是僵尸!

    “二叔,那是僵尸吗?”我吃惊的问。

    二叔轻咳了一下:“你听我说完。”

    他顿了顿继续讲,死女人脑袋瓜子跟生根了一样,几个汉子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拽出来,死尸一抬出,所有人都炸锅了,但见死尸面目狰狞,眼角倒竖,

    大家议论纷纷,说啥的也有。

    有的说,一定是一把捞在捞尸的时候,潜在水底,看这婆娘姿色不错,淫辱了她,完事后才上来,人家找他麻烦来了。

    还有的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一把捞一辈子捞尸,终日打燕被燕啄了眼,总算是碰见了厉鬼!

    死女人的主家闻讯赶来后,也是吓的魂飞魄散,跟警察协商,赶紧把尸体火化,千万留不得,这尸体已经尸变了!

    “二叔,有几个疑点我不明白,”二叔讲完后,我沉吟道。

    “说吧,”二叔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轻咳了一下说:“第一,一把捞那么穷,为啥干活不要钱,只问管饭不?第二,既然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为啥不把宝石送还主家,第三,僵尸真的可以倒立吗?我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