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六章 生人勿进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棺材打开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傻了,几个开棺的小伙子吓的屁滚尿流。

    里面躺着的,并不是恐怖的僵尸,也绝非骸骨之类,而是炊事班的陕北小伙,李志强!

    人,自然是已经死了,双目圆睁,表情狰狞,全身血管暴突紫愣愣的吓人,双手做抓挠状,指甲缝儿里全是木头屑子......

    “当时的情景啊,指导员都吓瘫了,强子跟我们一起干活儿,什么时候钻进去的?”二叔讲到这儿,依旧是唏嘘皱眉。

    “二叔,那棺材...是原来就封好的吗?会不会是恶作剧?”我好奇的问。

    二叔神情凝重的叹了口气:“怎么可能,厚厚的包浆,一层层剥开的,那棺材,有年头了,而且考究上档次......”

    二叔说,我们寻常的老百姓,死了以后,放进棺材里一埋就算拉倒,讲究的人家,棺材外面,还要有一层椁,这所谓的棺椁,就是这么来的,棺与椁之间,会加入木炭石灰之类,用于防腐。

    这口楠木棺,椁虽然烂了,但土层中木炭石灰清晰可见,棺材板子都被钢钉钉死的,怎么可能是搞恶作剧?

    二叔讲到这儿,我也发毛了,这...这没道理啊,封好的棺材,人是怎么钻进去的?逻辑上就说不通!

    “二叔,到底咋回事儿啊?后来弄清楚没?”我紧张的问。

    二叔又点着一根烟,说:“你别急啊,听我慢慢说。”

    当时场面就乱了,有人说,强子刚才解手去了,半天不回来,还以为他偷懒呢,没想到钻棺材里去了。

    要说,还是连长镇静,他查看了强子的死况,让大家不要慌,然后命令指导员带着新兵们先回连队,他和十几个老兵留下来善后。

    回去的路上,天阴阴的下着小雨,每个新兵都心慌意乱跟丢了魂儿似的,要说,在战场上,跟越南兵拼命,死就死了,但这冷不丁钻进大棺材里活活被闷死,想想就瘆人!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晚上睡觉的时候,那个撬开棺材的山东兵郑建国开始高烧,说胡话,身子烫的吓人!连夜被送到了军区医院。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郑大胆儿平时说话都带着浓重的山东口音,而此时......他的呓语,竟然全部都是标准的普通话!

    一时间,各种流言蜚语在连队里散开了,大家都说,那口邪门儿的棺材,是鬼棺,里面的鬼放出来了,郑大胆撬了人家的棺材,中了邪,恶鬼上身了!

    三天后,噩耗传来,郑大胆死了......死因竟然是破伤风感染,说郑大胆在义务劳动的过程中,不小心被生锈的钉子划破了手,继而感染了破伤风病菌。

    这个说法显然不能服众,这山东大汉,近一米九的个子,壮的跟牛似的,就一根儿小小的钉子划破手指,三天后人就没了?这鬼才信呢!

    但不管怎么说,军队是最讲究纪律和思想的地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教育,绝对不会允许这群新兵蛋子一天胡说八道。

    义务劳动算是草草结束了,谁也不知道连长他们是怎么善后的,那群老兵回来后一个个都沉默寡言,再也不提这事儿,接下来的半年里,二叔他们就是训练,操课,学习,基本上都不让出连部大门。

    那件怪事渐渐的也在人们心中淡化了,然而始终像一层阴云,久久挥之不散。

    直到一年多后,一次离奇的遭遇,才让二叔差不多明白了,之前...那到底是咋回事?

    新兵入伍,头两年,是不允许有假期的,但二叔家里母亲病重,他不得不回去一趟。

    二叔离开连队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走到半道儿了这才想起来,自己有东西没拿,这才又开始往回返。

    回去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大道,这个时候,公交车都没了,走回去会很费事,另一条,是穿山小路,离连队也就十几里远,为了赶晚上十一点多的火车,二叔琢磨了一番,还是决定走小路。

    东北地区纬度高,加上当天还下着蒙蒙细雨,天黑的很快,二叔大步流星的往回走着,只想抓紧时间赶回去。

    走着走着,在路过一颗大槐树的时候,突然听见,前方的乱石灌木丛间,传来了一阵阵呜咽的哭声。

    那哭声,像是个老奶奶在哭,二叔上前几步,果然看见一个老奶奶,蹲坐在一块石头上伤心的哭,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的,鼓鼓囊囊的。

    二叔上前问,说大娘,你怎么了?为啥一个人在这儿哭。

    老奶奶说,她儿子在某某连队当兵,一年多没回家了,她想儿子的不行,过来看看他,当地人告诉她,穿过这个山头儿就到连队了,可是...她下午进了山,给走迷路了,怎么也找不见出去的路,连回去的路也找不见了,眼看天就黑了,她还把脚给崴了,害怕的一个人在这儿哭。

    报上了她儿子的名字,二叔一听,嘿!正是和他一个寝室的山东兵小王!大娘所要找的连队,正是二叔他们连队!

    二叔当时心想,幸亏自己弯回来拿东西啊,不然,这小王的娘,一个人黑灯瞎火的困在山沟沟里,多可怜!

    老奶奶拎着的大包小包,都是些花生,枣儿之类的,还有山东大馒头,二叔抵了抵,份量还真不轻,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么远的路,因为想儿子,让母亲变成了超人,一时间,他的眼眶还湿润了。

    二叔没有想太多,背起了小王的母亲,拎着那大包小包,开始往连部返。老奶奶趴在他背上千恩万谢,感动的一个劲儿抹眼泪。

    人民子弟兵为人民,当时全社会都在学**,二叔心中的英雄主义感爆棚,做好事,真是让人无比幸福的!

    然而走着走着,二叔觉得不对劲儿,前方的路...怎么好像不是回连队的。

    以前,他们也经常野外训练,这山沟沟,半个小时急行军,跑了不下几十次了,夜里也经常跑,不至于找不见回去的路呀!今天这是咋了?

    见二叔有些迷茫,老奶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自己在这山里绕了十几圈了,就是出不去,跟现在的情况一样。

    二叔不信邪,继续往前走着,借着月光,他突然感觉,路面儿上,他背着的老奶奶的影子儿,有点不对劲儿,怎么黑乎乎一大片呢?

    脑子还没来得及细想,突然,脚下一沉,湿滑稀软的土地,一下子陷了下去!

    强烈的失重感把二叔吓坏了,然而为了保护老奶奶,他硬是自己的身子朝下,本能的把老人家往上抬,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瞬间感觉出来了,这身后背着的......根本就不是人!

    觉醒的恐惧和失重交织着,二叔瞬间吓晕了过去,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不得不说,二叔是幸运的,那天夜里,走夜路的,不止他和“小王的母亲”,还有两个返回连队的老兵。

    他们看见,二叔背着一块大棺材板子在山里转悠,知道情况不妙,大声叫二叔,二叔也不理,像是魔怔了一样!

    待到上前解救时,发现二叔已经掉进土坑里了,棺材板子重重的砸在他的身上......

    还好,除了轻微的脑震荡外,二叔身体并无大碍,但心灵饱受摧残,连着好几年不敢走夜路。

    二叔说,事后,他也在琢磨,那个被封住的陕西兵李志强,估计跟自己的遭遇一样,只不过,他没有二叔幸运罢了。

    二叔讲完,我浑身一层冷汗,我的天呐!这棺材...也能害人,这东西肯定是成精了,把人封在里面,吸人精血!太可怕了!

    二叔掐灭烟头说:“打那件事儿后啊,我的体质一直不好,说出来你也别害怕,后来我发现,自己的影子居然没了。”

    他这话,正中了我最敏感的疑点,虽然二叔对我不错,但心底我一直对他有种提防和忌惮,就是因为没有影子,还有大冷天不吐白气,原来是这么个原因!

    “二叔,那你的影子呢?”我心慌的问。

    二叔笑了笑,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些年啊,我也问了很多高人,他们也给不了一个合理的解释,有的说,是因为棺材板子吸走了一个魄,我是魂魄不全的人,又有的说,我是沾染了鬼气......呵呵,这些乱七八糟的说法不必放心上,你看二叔我,该吃吃该喝喝,也不影响啊。”

    我默默的点点头,的确是,二叔挺健康的,只是...没有影子。

    二叔讲完,也累了,长长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回自己房间休息了,我一个人默默的整理着二叔的故事,写了写,真特娘瘆人,想想还是算了,等明天把笔记本电脑拿过来再说,这大晚上的写棺材砸人的故事,我非失眠不可!

    洗漱完躺在床上,脑子里还是那些吓人的画面,想象是最恐怖的,二叔的故事确实惊悚,不亚于大蚰蜒钻脑......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不知道睡到了几点,昏昏沉沉中,突然感觉有人给我盖被子,我彻底睡蒙登了,还以为是在老家,老妈给我盖被子呢。然而,当我翻个身,准备继续睡时,无意间,手背擦碰到了对方的皮肤!

    一瞬间!那种触感像是电流一样袭进了我的大脑,登时让我眼睛瞪圆,睡意全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