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四章 情祸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单身?话题又绕到我单身上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之前还说,这跟“女朋友”有关,我真是懵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见我迷茫困惑的样子,二叔笑道:“你们地下室合租的住户里,是不是有个叫珊珊的女孩?”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一提珊珊,我倒抽一口凉气,确实有个珊珊,那女孩儿很漂亮,湖南人,还是个音乐爱好者,平时自己创作,喜欢去天桥、西单弹个吉他,是我们那儿的老住户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你是说,那蚰蜒,是她弄回来的?”我吃惊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点点头:“是啊,请回来专门吃蟑螂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去!我的心咚咚直跳,专门吃蟑螂?有这么变态吗?这女孩儿平时挺正常的啊!再说,她害我干啥呀?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她为啥要害我?就因为我单身?”我紧张的追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笑着叹了口气:“不是她要害你,而是那蚰蜒,想利用你。”

    &a;nbsp&a;nbsp&a;nbsp&a;nbsp“利用我?”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错!你听我慢慢道来,”二叔点着一根烟,悠悠的抽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他向我讲述了一些关于珊珊的事。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平时看起来清冷孤傲的珊珊,实际上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小三儿,她原本也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但没有珍惜,北漂的清贫,让她向现实低头,投入了一个“高帅富”的怀抱。

    &a;nbsp&a;nbsp&a;nbsp&a;nbsp和一般小三不同的是,珊珊是“被小三”的,她是真的希望能和这个男人有个结果,完全不知道人家已经有了老婆。

    &a;nbsp&a;nbsp&a;nbsp&a;nbsp被玩弄了三年,打了两个孩子,可怜珊珊,还一心替这个男人省钱,精打细算的过日子,直到人家老婆带人找上门来,把屋里砸了个稀巴烂!

    &a;nbsp&a;nbsp&a;nbsp&a;nbsp狗血的经过不必细赘,总之这个姑娘很可怜,三年下来,钱没捞到,人也没了......还被扒光拖到了楼道里,着实摧残了一番。

    &a;nbsp&a;nbsp&a;nbsp&a;nbsp重创后的珊珊几乎疯了,离开渣男租的“爱巢”后,搬到了其他的地方,一躺就是一个月。

    &a;nbsp&a;nbsp&a;nbsp&a;nbsp珊珊很要面子,这三年不断向家里人和朋友炫耀自己的“幸福生活”,大家都把她当做了羡慕的对象,然而梦醒后,只留她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悲的是,三年的梦,实在太长了,想回到过去已经不可能,早先的恋人已经结婚,父母还都以为她在北京享福。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丫头钻了牛角尖,她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人,宁可欺骗父母说移民了,过年也不回家,最后越过越穷,搬到了这个地下室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男人也真够牲口的,人家为他打了两个孩子,白睡了三年,就不说资助资助,”我唏嘘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冷笑:“资助个屁呀!他都被老婆发现了,那钱还能自由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为啥不离婚呢?小三转正也不是没有,他都这么操蛋了,他老婆还要他?再说,他应该更喜欢珊珊吧,不然不会出轨,”我不解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笑着说:“你还小,不懂,男人只是玩儿,家才是大本营,珊珊相当于免费的鸡,当遇到矛盾时,男人肯定还是选择家庭,另外,离婚可没那么简单,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以后你就明白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顿了顿,继续说那蚰蜒的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迷茫落魄的珊珊,开始把转运的希望寄托于宗教,频繁的往雍和宫还有西四跑,据说西四的广济寺很灵验,虔诚的珊珊在蒲团上一跪就是一天!

    &a;nbsp&a;nbsp&a;nbsp&a;nbsp街头歌手的收入不稳定,有时候珊珊穷的好几天吃不上一顿饱饭,但她可舍得给寺庙捐香火钱,而且每星期都要来一次。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天回家后,珊珊惊恐的发现,一只筷子长的大蚰蜒从自己的小黑皮包钻了出来,吓得她魂不附体!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开始,珊珊想打死它,但蚰蜒很机敏,很快钻到角落缝隙里,消失不见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珊珊很害怕,但冷静的一分析,这蚰蜒,估计是从寺庙里带来的,不然,地铁,公路上,怎么可能有这东西...爬进自己的背包儿?

    &a;nbsp&a;nbsp&a;nbsp&a;nbsp想到这儿,她反而不是那么害怕了,人在极为落魄的时候,对环境的要求也会降低,珊珊无处可去,只能选择与它共处。她在想,兴许,这东西,是菩萨赐给她的转运之物也说不准。民间有种说法,屋里出现钱串子,证明有人要送钱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钱倒是没人送来,只是这蚰蜒住进来后,屋子里的蟑螂少多了,直至绝迹,珊珊是最怕蟑螂的,如此一来,倒成了一件好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它也不讨厌,有时候趴在墙上一动不动,从来不碍珊珊的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渐渐的,珊珊把它当成了朋友,虽不至于像宠物那样养着,但也视它为生活中的伴儿。

    &a;nbsp&a;nbsp&a;nbsp&a;nbsp珊珊是孤独的,死要面子的后果,是她无法向任何人倾诉自己的凄苦,连个知心朋友也没有,她开始跟这个蚰蜒说话,讲述着自己的悲伤和委屈,以及各种偏激的负面情绪,对着一个虫子说,总比自言自语看起来更像个正常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蚰蜒静静的听着,什么时候珊珊讲累了,它才乖乖的自己去找吃的,有时候蚰蜒不在,珊珊没有听众,也会心烦意乱,无处排遣自己的心情。

    &a;nbsp&a;nbsp&a;nbsp&a;nbsp慢慢的,珊珊发现,这东西果然是庙里的,每当她点起一炷香,那东西就会爬出来,悬在天花板上,尽情的“享受”香火的滋润与熏陶,趁此时机,珊珊再和它聊天。

    &a;nbsp&a;nbsp&a;nbsp&a;nbsp歌手昼伏夜出,回来后都很晚了,所以,珊珊一般都是十一二点开始点香,把蚰蜒引出来,再和它午夜悄悄话,讲述一天的心情和经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讲到这儿,我唏嘘不已,珊珊的心灵有点扭曲了,沉痛的伤害让她不再相信任何人,宁愿去信任一个虫子,只是...她并不知道,这虫子有多可怕!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你还没告诉我,那利用是啥意思?蚰蜒为啥要害我?”我嘬着花子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说:“那蚰蜒,是庙里有年头的老物了,它是想钻进你的耳孔里,占据你的身体,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啊?”二叔这话,吓的我一身鸡皮疙瘩,钻进我耳孔里?占据我的身体?我的天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你是说,它吃我的脑子吗?”我惊恐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点点头:“是这个意思,你瞅见它那些触手了吗?错综复杂,可以连通你的神经,控制着你,相当于你变成了它!”

    &a;nbsp&a;nbsp&a;nbsp&a;nbsp“可...可,这怎么可能?”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二叔。

    &a;nbsp&a;nbsp&a;nbsp&a;nbsp“没啥不可能的!世间的事儿,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二叔不容置疑的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倒抽一口凉气,眨眨眼,继续问:“二叔,那蚰蜒...控制着我,是想跟珊珊?”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错!它喜欢珊珊,但苦于自己只是个虫子,所以,想借助你的躯壳,和她在一起,”二叔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的心咚咚直跳,虽然后怕,但也突然间觉得,这个蚰蜒...挺有感情的,虽说手段残忍,但也通人气儿。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我终于理解,二叔所说的,因为我单身啥意思了。娘的!这地下室几家住户里,就我和珊珊是光棍,人家蚰蜒祸害我,去爱珊珊,也选择性避开有妇之夫,我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抽抽鼻息说:“二叔,看来这蚰蜒也是个情种,虽然手段可怕,但对珊珊也是真心。”

    &a;nbsp&a;nbsp&a;nbsp&a;nbsp“真心个屁!”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不屑的掐灭了烟头,说道:“这东西,躲在卫生间门缝里看珊珊洗澡,早就对她垂涎欲滴了,这一次,我不光是救了你,也是救了珊珊。”

    &a;nbsp&a;nbsp&a;nbsp&a;nbsp“救了珊珊?”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错!我再不出手,珊珊就死了!”二叔眉头微皱的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干咽着吐沫,心说,那蚰蜒,是大守宫咬死的,既然死了,就没事啦呀,我都没事了,珊珊怎么还?

    &a;nbsp&a;nbsp&a;nbsp&a;nbsp另外,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珊珊那些...极为*的丑事,二叔是怎么知道的?按照珊珊那死要面子的性格,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跟外人讲的呀!更何况,还是一个陌生的老男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你是怎么知道珊珊那些事的?昨天晚上,还有今天白天,你都......”我疑惑的看着二叔。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呵呵笑了笑:“那有啥的?我救了那丫头的命,她还有啥不能跟我说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皱眉寻思了一下说:“二叔,难道说,珊珊中了那蚰蜒的毒?”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摇摇头:“不是中毒。”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蚰蜒也钻了珊珊的脑子?”我吃惊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又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你别瞎猜了,还是听我说。”

    &a;nbsp&a;nbsp&a;nbsp&a;nbsp接着,二叔向我讲述了一个更为恐怖的事情,听的我毛骨悚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