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三章 隐藏的杀机

时间:2019-05-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a;nbsp&a;nbsp&a;nbsp&a;nbsp枕头边的桃木盒,轻微的咯吱一下,自己开启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再没听见其他的声音,然而,一股若有若无的尿骚味飘入了我的鼻息。

    &a;nbsp&a;nbsp&a;nbsp&a;nbsp大脑一片空白,我琢磨着......这桃木盒子里,怎么会有尿骚味?里面是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尿骚味变淡,霉腥味更加浓烈了!就算我闭上眼睛,也能明显的感觉到,眼皮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悬在我的面门上!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滋味儿...真不好受!我捏紧手机,等着二叔给我的解脱。

    &a;nbsp&a;nbsp&a;nbsp&a;nbsp“唰唰唰,”耳边传来不可捉摸的擦动声,十分的诡异,我脑子快炸了!这究竟他妈是啥?

    &a;nbsp&a;nbsp&a;nbsp&a;nbsp又过了一会儿,“啪”的一声,桃木盒子好像闭住了,空气中的霉腥已经变成了一种刺鼻的辛辣,呛的我好想打喷嚏。

    &a;nbsp&a;nbsp&a;nbsp&a;nbsp“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华为手机的铃声响起,我手哆嗦着一划,静谧的房间里,话筒中传了二叔很小的声音:“小雨,没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听见这话,我一个猛子坐起来赶紧开灯......

    &a;nbsp&a;nbsp&a;nbsp&a;nbsp床头枕头边儿上,我看见了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凌乱的虫子触手和碎皮,还有黄褐色的脓斑!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这他妈是啥?像蜈蚣的残体,却又不像,蜈蚣没有那么多的触手!阵阵刺鼻的辛辣味儿,正是从那儿飘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一个虫子,个头不小,却像被什么东西给咬的稀碎!令人恶心的是,残体没有死透,触手还微微的来回勾着......像不甘心似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小雨!小雨!”手机里,二叔在叫我。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我紧张的捧起手机回应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拿着桃木盒出来,记住,不要打开!”二叔叮嘱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咽了口吐沫,颤巍巍的拿过了桃木盒,那盒子上还沾着虫子的断肢和星点的脓液。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用湿巾擦干净,然后紧张的离开了房间。

    &a;nbsp&a;nbsp&a;nbsp&a;nbsp楼门口的车里,二叔在等我,我的心咚咚直跳,此时已经明白过来了,是这虫子要咬我!我的天!哪儿来这么大的虫子,条环状,足有半截儿筷子长!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东西很像老家农村的“钱串子”,学名蚰蜒,我记得小时候住平房,家里有这东西,后来,搬到了县城楼房住,再没见过。可是,蚰蜒能有这么大?不可能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带着满心的疑惑,我只能请教二叔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上了车,二叔收好桃木盒,一路带着我离开了小区,往来时的路上开。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我们去哪儿?”

    &a;nbsp&a;nbsp&a;nbsp&a;nbsp“回店里,今晚你就在那住下,”二叔点着一根烟,幽幽的抽着。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抽抽鼻息眨了眨眼,问道:“二叔,这到底咋回事啊?我看见了一只被咬碎的大虫子,像那种钱串子。”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笑了笑:“是啊,钱串子,还是只发了情的钱串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发了情的钱串子?”我吃惊的睁大眼。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点点头:“不错,今天你一上车我就闻见了,一股子虫臊味,就知道你小子被啥盯上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去!我的心提到嗓子眼,难道...那钱串子,就是二叔所说的,我的“女朋友”?我的天!好恶心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那钱串子是公是母?”我哆嗦着嘴唇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哈哈大笑:“傻孩子,你想哪儿去了?哦对了,明天你请一天假,给我看店,我要出去办点事儿。”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那钱串子哪儿来的?它要干啥?它到底......”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的话没问完,二叔打断了我:“小雨啊,等二叔明天回来再告你,你先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

    &a;nbsp&a;nbsp&a;nbsp&a;nbsp我脑子一片茫然,虽然心里乱糟糟的,但可以明确的是,现在没危险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半地下室里出现钱串子,这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毕竟阴暗潮湿,可那么大的家伙就稀奇了,难道,北京的蚰蜒都成精了吗?只有那么一只,还是很多?会不会伤害其他人?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奇怪的烧香味儿是哪儿来的?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我还隐约闻见了些,那霉腥味,正是蚰蜒身上的潮味儿,而辛辣的气息,应该来自于蚰蜒体内的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擦,我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画面,我们所住的小区楼房下,会不会是一座古墓,古墓里的虫子爬出来了?以前我老家齐齐哈尔,一个楼盘地下集中供热改造时,就挖掘出了一个金代的古墓。北京这地方,也说不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啊,这桃木盒子里,到底是啥呀?”我好奇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说:“这里面啊,是一个大守宫。”

    &a;nbsp&a;nbsp&a;nbsp&a;nbsp“守宫?”

    &a;nbsp&a;nbsp&a;nbsp&a;nbsp“恩,就是壁虎,那蚰蜒啊,就是被它咬死的,呵呵,这守宫可凶猛啊,我不让你打开,就是怕它伤了你,”二叔笑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唏嘘不已!刚才闭住眼,却没想到枕边儿上演了一场“龙争虎斗”!二叔说,我闻见的那股尿骚味,就是大守宫身上的气息。

    &a;nbsp&a;nbsp&a;nbsp&a;nbsp回到了二叔的店里,他给我找了一间幽雅僻静的卧室,到处都是古董字画,桌椅床榻,门窗花案,尽皆古时候的风格,要不是有电视之类的现代物件,我还真以为穿越了呢。

    &a;nbsp&a;nbsp&a;nbsp&a;nbsp看不出,二叔这么一个...跟我父亲一样老实巴交的人,竟然这么儒雅?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安顿我好后,嘱咐了一番,说明天可以营业,也可以不营业,要是开门的话,就说自己是新来的伙计,也不知道价格,不行就等明天老板来了再说。

    &a;nbsp&a;nbsp&a;nbsp&a;nbsp另外,二叔交待道,这一层门店,还有各个房间,我随便去,想吃点啥,冰箱里都有,不行就点外卖,但楼上二层,我不能去,也别好奇。说完,就交给我钥匙,准备出门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很吃惊,二叔今晚就走吗?他是去调查那蚰蜒的事儿吗?想问,却又不好开口,我问他啥时候回来,二叔也说不清,只是让我安心的住下,别想太多。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走后,我一个人住在这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到处都是古代的东西,心里不由的......有种发毛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也是在店里住的,他没有自己的楼房,以店为家,反正单身也方便,我的房间在他的隔壁。

    &a;nbsp&a;nbsp&a;nbsp&a;nbsp折腾了一黑夜,现在已经凌晨快三点了,我给小宋发了个信息,让他明天替我请假,就说我病了,不过也是,这一晚,我连惊带怕的,加上昨晚上没睡好,身体真的有点扛不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正在我盖好被子,关灯,昏昏沉准备入睡时,突然听见,楼上...隐约的传来轻微的动静,像是咳嗽声。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去!不对吧?二叔说了,这店里只有我们爷俩,没有其他人,这咳嗽声是咋回事?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在想,二叔除了喜欢收集古董字画外,还喜欢豢养一些奇怪的虫子,或者动物之类,难道说?这二楼养着什么动物?也能发出类似人的咳嗽?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抽抽鼻息,没有再想,准备继续睡,然而不一会儿,我又听见,不知道是楼上,还是什么地方?隐约间......传来轻微的女孩子的笑声,很甜,亦幻亦真,空灵不可捉摸?

    &a;nbsp&a;nbsp&a;nbsp&a;nbsp眼睛再次睁开!我紧张的看向周围,不对呀?二叔的店,旁边两家,一个是门市,一个是饭庄,独门独户的,现在大晚上三点多,不可能是外面的声音。

    &a;nbsp&a;nbsp&a;nbsp&a;nbsp那这诡异的女孩子的笑,是哪儿来的呢?一时间,我又想到了二叔说过的“女朋友”,浑身的汗毛又竖了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难道?那脏东西,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跟着我们过来,见二叔走了,亲自来找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坐起身,瞅瞅屋子里有啥什么顺手的家伙事儿没,心讲话,好歹我也是七尺高的汉子,不管你是啥?出来吓唬我,我先抡你一板凳再说!

    &a;nbsp&a;nbsp&a;nbsp&a;nbsp周围又是一片死寂,此时,除了街上沙沙的风声外,再无其他动静,我眼睛扫视着,目光锁定在二叔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儿上。

    &a;nbsp&a;nbsp&a;nbsp&a;nbsp那是红楼梦里,大观园中金陵十二钗迎春图,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传统的国画儿,虽不似油画那般写真,但意境妙绝,把女子温婉灵动的性格与神情,凸显的尤为真切,别有一番深沉的韵味,我总是感觉,那声音...像是从这画儿上传出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失眠了一个小时后,我疲惫的睡了过去,再无任何声音,但总感觉,这店里绝对不止我一个人!

    &a;nbsp&a;nbsp&a;nbsp&a;nbsp第二天,我中午才起来,二叔没回来,我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我也不懂古董行的规矩,关门打烊,一心等二叔。

    &a;nbsp&a;nbsp&a;nbsp&a;nbsp直到晚上七点多,二叔才风尘仆仆的回来,他一脸的微笑,说等急了吧,带我出去吃饭。

    &a;nbsp&a;nbsp&a;nbsp&a;nbsp车子上,我问二叔,是不是去调查那蚰蜒的来历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笑眯眯说:“调查,是去调查了,但不止这一件事,不过,二叔现在可以告诉你,关于那蚰蜒的来龙去脉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你快说,”我激动紧张的催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笑道:“小雨,年前,是不是感觉,家里的蟑螂少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皱眉眨眨眼,蟑螂?这件事跟蟑螂有关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你是说,那蚰蜒吃蟑螂?我们地下室客厅里的蟑螂,确实很久没见了,我以为是租客们打扫卫生的结果,”我回答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笑了笑:“那蚰蜒,是有人专门请回来的,但为什么害你,这里面有大猫腻!”

    &a;nbsp&a;nbsp&a;nbsp&a;nbsp“大猫腻?为啥害我呀?”我倒抽一口凉气。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微微沉吟道:“可能,因为你单身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