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105章 幕后黑手

时间:2019-07-26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我拼命的抠那爪子,但对方力道奇大,根本就掰扯不开,直觉眼冒金星,脑子都要从颅腔里被挤出来,颈椎断裂的“咔咔”声奏响了死亡的前奏!

    障眼法……我虽眼前一片模糊,但脑子是清醒的,立刻催动了临字诀,加强了精神定力!

    一时间触感、听觉、视力……五感像是被重新洗牌了一般,周遭瞬间扭曲变化,原本破碎的挡风玻璃复原了,顶子上也没伸下来什么厉鬼的爪子,车厢内一切正常!而掐我脖子的,正是我自己的手!

    天哪!我难以想象,我什么时候自己掐自己的,刚才,明明是感觉见有东西在掐我,这才伸手抠扯自救的啊?

    外界仍然是向阳村口的废墟荒地,而那几个狰狞嘴脸的女子,我也看清了她们的真面目,竟然是……几个浓妆艳抹的纸人!

    没错,是纸人!死人上坟烧的那种,不过是正常人的比例,夸张的大脸盘子触目惊心,红红的嘴唇像是吃了死耗子一般,黑色的头发也是墨汁粗犷涂上的,一看就是那种粗制滥造的“艺术品”!

    我去!它们围绕着我的车子一蹦一跳,宛如丧尸一般,说不出的诡异和邪性!要不是临字诀提高了精神力,摒除了障眼法,我还真看不出来它们是什么!不过这也说明,要害我的,是人,并非妖鬼僵尸之属!

    娘的!它们跳来跳去晃的我脑仁疼,仿佛瞬间又要陷入迷境中,这是个邪门的阵……以前师父说过,道家自有高人可以撒豆成兵,控制纸人木人之类……去他妈的,既然都是魇阵,老子不怕你!我直接踩了油门儿冲了上去!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

    原本想把面前那个“领队”撞个稀巴烂,没成想这纸人轻飘飘的,像是风筝一般,直接贴在了挡风玻璃上一动不动,飘飘的纸衣裙摆随风缭绕,挡的我啥也看不清,我猛急踩刹车转弯,想把它甩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后脖颈一凉,一股刺骨的冰寒直透胸腔,我身子登时僵住了,脚丫子本能的踩死了刹车!

    浩如烟海的剧痛随之而来,我疼得直抽,眼珠子快挤出来了,从后视镜中可以看到……是后排的宝勒尔!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了自己腰间的蒙古小尖刀,整个剑刃都他妈的捅进了我的身子……!这丫头,也是中了魇阵了!眼珠子墨绿状,活脱脱像个恶鬼!

    还没等我进一步反应,宝勒尔猛的抽出了匕首尖刀,还要再扎我第二下,我忍着剧痛猛的一躲,推开车门滚了出去!

    撕心裂肺的剧痛让我灵魂蒸发,临字诀登时涣散,周遭的场景又变成了不可描述的那般......这伤口太深,我的战斗力瞬间归零,所有意识都陷入了疼痛的深渊中无法自拔。

    周遭的那些纸人,又变成了恶鬼女子的模样,猛虎扑食的朝我扑来,她们力道极大,且牙尖爪利,像鬣狗一样把我挠的皮开肉绽,肌肉翻开,森然的白骨露了出来!

    完了完了,这还没交手就遭到致命一击!指望别人救我是不可能了,心里窝囊到了极点,她妈的每次都这样!好歹让我死在拼杀中也行!

    一群“母狼”淹没了我,看不清她们的动作,只觉得遍体寸磔般无间的剧痛,就在我绝望到极点的时候,脑海中一串串金光闪闪的伏藏文闪过......

    对!兵字诀,于绝处逢生,强化自己的战斗力,拼死一搏,不求转机,但求无悔!

    凌乱的挠扯攻击中,我祭出手印,激发出了兵字诀,此时是生死的紧要关头,我也不管斗字诀有没有用,一齐变换着手中的操作,手印祭出,连斗字诀一起也激发了出来!

    一时间,犹如宇宙共鸣,顽强的战斗力像是点燃的汽油一样在我血管里爆棚,绝望负面的情绪一扫而空,心中只有对战斗的无尽渴望!

    我睁开眼,登时看到这群“母狼”的动作慢了下来,她们像是在做慢动作,疯狂的挠扯着我的身体,内脏都翻了出来!然而.....也就是在须臾一瞬,临字诀由于情绪的稳定又发挥了作用!一切眼障再次消散,我又看见,现实情况跟魇阵中完全不同,自己并没有七零八散,而是被划开了一道道的口子,滚滚的阴气在往外逸散.......

    纵然这幅皮囊现在有地魂驾驭,但它毕竟还是具活尸,既然是活尸,就是靠阴气维持,和现实中的人完全两回事,此时是白天,僵尸本不该出现,一旦受了伤,阴气弥散,那和大出血也没啥区别?

    宝勒尔那一刀也太狠了,后脖颈的阴气犹如井喷一般往外冒,消耗着我的生命力,只怕再过一会儿我就要瘫成一团泥,但现在顾不上这些,孤注一掷的状态已经激活,拼死我也要亮剑反击!

    纸人们的指甲像是桃木做的,一划我身上就是一个口子,但这些都是次要的,那宝勒尔,见我从车厢里滚了出来,拎着刀也尾随而至,当我再看见她时,已经抬刀站在面前,直怼着...就朝我胸口扎了下来!

    好在.....兵字诀提高了我的反应速度,相比较下,她和纸人们就处于慢动作中了,我猛的一抬手抓住了宝勒尔的手腕子,用力一拧,她吃痛的丢掉刀子,我另一只手就着接过,然后猛的一划,身旁两个纸人登时“砰”的一下被割破.......

    这帮家伙,像是纸包着的绿色气体,一股股墨绿色的恶臭从裂口处往外溢,碰见阳气发生了爆炸,轰隆一声巨响,直接将我震翻了个跟头,也崩飞了其他的几个纸人和宝勒尔。

    我骇然的握着刀子,发现...这群纸人,全是靠体内的“沼气”在维持动作,只要把它们放了气,“生命”自然会瓦解.......瞅见那一个个“挺身站起”,一蹦一跳,还想重新布阵的家伙们,我怒火中烧,一个箭步向前朝它们砍去!

    在绝对速度面前,任何阵法和技巧统统没用,看着它们一个个迟钝的动作,想躲过我的攻击根本不可能,游走腾挪间,唰唰唰几刀下去,纸人们一一破裂,都像是可燃的等离子体一般在半空中爆燃,崩飞的木屑纸灰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粪便发酵后,燃烧的沤烂焦糊味儿......

    兵字诀果然牛逼!第一次真切的使用在战场上,速度是比力量更实用的东西,然而.....消灭完这群恶心的纸偶后,四下里一片空旷,我依旧没看到那约我前来的幕后黑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 m..

    后肩上的刀伤仍旧腾腾的散发着阴气,三四个冥蚕拼命的织封着我的伤口,情况不似刚才那般严重了,但仍在漏阴,此番状态下的我真是坚持不了多久,现在的超能状态,只是一种竭泽而渔的回光返照!

    “啊啊啊……你给我出来!”我仰天怒吼,心中的怨气爆燃到了临界值,妈的!这狡猾的家伙,如此这般干耗下去的话,我只有死路一条!九字真言的效果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一天之内激活的次数只有一次!

    正在我发狂疯癫,浑身气力无处发泄时,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身体里爬出来的冥蚕,向我发来了重要的“情报”,有两个鬼鬼祟祟的人,正窝在不远处的一个残墙后面,神神秘秘的在鼓秋着什么。

    我擦!冥思了那么久,我居然都不知道冥蚕还有这功能……可以帮我刺探周遭的情况?它似乎感受到了我心急如焚,拼命的寻找,终于在墙根下找到了那两个幕后的黑手!

    那是一老一少,年轻的小伙子挺胖,手里把弄着像是皮影一样的东西……而那个老头则是一脸痨鬼猥琐相,正咬破手指,在一张张符咒上书写着。

    不用说,定是二人搞的鬼了,那小胖墩手中的皮影已经断线,模样跟刚才袭击我的那几个纸人一模一样!

    冥蚕不仅让我在脑海中看到了他们,更传递来了轻微的声音,两人在悉悉索索的交谈。

    “师父…..咋办呀?那尸王能闻见咱们的气息,咱们……赶紧撤吧!”小胖墩见手中的傀儡牵线已断,胆怯害怕道。

    一脸猥琐的老头子将手中写好的符咒,粘了粘吐沫,贴在徒弟的额头处,低声呵斥道:“撤!撤你大爷,咱们现在出去就暴露目标了,你放心,那尸王已经受了伤,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一会儿阴气散尽自然土崩瓦解,到时候咱们再过去收拾它,现在以逸待劳……”

    说罢,他把另一张符咒贴在自己的脑门处,嘿嘿的坏笑着。

    两人的说话真章儿的传进我脑子里,气得我牙根儿痒痒!妈的,我招你惹你们了,为啥要害我?

    身旁不远处,那中了魇阵的宝勒尔依旧没有放弃,继续朝我扑过来,但她的速度缓慢,看起来就像腿脚不灵便的人行走一般,我已经顾不上她了,一个箭步冲向那堵矮墙,这俩瘪犊子玩意,我非弄死他们不可!

    我的速度奇快,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已经被我揪住了衣领子。他们仍处于慢动作的状态中,惊诧的表情还没完全的舒展开……趁着速度的优势,我一人给了个大嘴巴子,力道奇猛,扇得他们满嘴喷血,老逼头子槽牙还被我打掉了一颗!

    当然,我不会杀了他们,但这股子恶气必须出,娘的!欺人太甚了!我寻思了片刻,从手心挤出了两颗冥蚕,塞进他们的嘴里,冥蚕快速的奔爬消失在口腔的尽头,与此同时,两个家伙像是触电狗一样满地打滚,撕心裂肺的不停哀嚎……

    那“尸蹩”刚入体的时候滋味不好受,足以把人逼疯咯,但作为惩罚,却是再好不过的手段了。

    让它们进入,一方面可以摸清对方的底,另一方面来讲,还可以控制他们,让他们救雅若!

    两个家伙脑子里的东西开始源源不断的涌入我的大脑,却居然…..不是我想要的信息,那一幅幅一幕幕,竟然全是男女色情的画面,跟《金瓶梅》小人书里的一样!

    靠!我有些懵逼,难道冥蚕程序出了错误?给我传递这些污秽的画面干啥?

    那小胖墩脑子里,倒是比他师父素净些,但也都是美食的画面,什么烧鸡啊,汉堡啊…….这俩货,真是食色性也!脑子里装的怎么都是这些?

    他们的记忆模糊不清,完全没有雅若的那般真切透彻,我就像是在一堆乱码里解读!难道……这冥蚕解心之法,对于活人并不是那么管用?

    “大王!饶命!饶命啊!”老逼头子被我扇掉了一颗槽牙,剧痛瘙痒中不断的哀求告饶,而那小胖子则是拼命的抓,把自己脖子还有胸口都挠出了一道道血印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