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102章 驭虫术

时间:2019-07-25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回到房间的雅若,心愈发的烦躁,一方面是对我的不信任和怀疑,懊恼自己为啥刚才不对我下手逼问。另一方面,那颗钻进她身体里的“尸蹩”,成了她的心病,让她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这家伙,竟然趁着宝勒尔睡午觉的工夫,在厕所里剖开了自己的肚子,非要把那颗冥蚕给挖出来不可!

    &a;nbsp&a;nbsp&a;nbsp&a;nbsp墓虎僵尸虽然面色红润,长得比人还“人”,但毕竟是僵尸,不存在血液循环,所谓的吸血,不过是吸收血液中的灵魄罢了,以滋养阴体,所以…..即使开膛破肚,也不会像正常人一样弄得到处都是血。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娘们儿够狠的,一只手掏进了自己的肚腔,在内脏间不停的摸索着,根据意念中的感觉判断冥蚕的位置!

    &a;nbsp&a;nbsp&a;nbsp&a;nbsp那颗冥蚕就窝在她心脏和肺部的间隙,锋利的指甲就快探触到了,关键的问题是,冥蚕吐出的丝线,已经像是神经纤维一样游走于雅若的四肢百骸,相当于固定了自己的位置,照她这么抓抠下去,一会可能会把冥蚕给扯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该死!”我暗骂了一句,这女人,似乎对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她他妈的想杀了我!现在我考虑的……只是二叔让我替他履行的责任,可是……这败家娘们儿心思太多,根本就不好驾驭,我又怎么替你好好“爱”她呢?僵尸这种东西,是无法感化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她的此番作为倒是让我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僵尸的痛觉系统。刚才,尸蹩咬她,把她疼的浑身打颤,我还说雅若怎么这么虚?好敏感的女人。现在可好,这家伙把一只爪子探进肚子里来回抠挠,她就不疼了吗?

    &a;nbsp&a;nbsp&a;nbsp&a;nbsp按理说,人死之后,神经系统也会瓦解,僵尸是感觉不到疼的,它们的所有“触觉”,统统是来自于对魄的影响,而非肢体的物理攻击,就像你对一个僵尸开枪,它并不会感觉到疼,但是拿鸡血这种阳属*物碰触它,它会像被烙铁烧一样!因为影响到阴属性的魄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冥蚕这种东西,不可能是阳属性,但不可否认的一点,它能深度影响僵尸的魄,像是扎针一样,深入“骨髓”,刺探它的*记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家伙还在抠着,终于锁定了“目标”,指甲探了过去,但却碰触到了细如纤维的冥蚕丝,牵扯了“神经”,痛的她嗷一嗓子瘫在了地上。

    &a;nbsp&a;nbsp&a;nbsp&a;nbsp“噗!”我在自己的房间像是看笑话一样,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来这蚕宝宝也不是好欺负的,可怜这傻女人了……不过,它既然能给我反馈信息,那能不能帮帮我,驾驭这个女人呢?毕竟,对于雅若,我还是不忍心辜负二叔的嘱托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最起码替二叔保管好她,但让我再碰她,决然是不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念头刚一有,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意念中,那藏匿在雅若心肺间的冥蚕,肢腿攒动,像是拉扯傀儡一样“操控”着雅若的魄念,让她的心思瞬间发生了变化!

    &a;nbsp&a;nbsp&a;nbsp&a;nbsp她心念的每一个转变和触动,我都能感应到,好似一个如梦方醒的人,雅若惊颤的看着自己破开的肚皮,抱住头,恐惧的反思:我为什么会对老公产生怀疑?老公说了,这冥蚕是帮我修复肌体的,我为什么不听他的话,还要把它抠出来?天哪!我到底怎么了?中邪了么?

    &a;nbsp&a;nbsp&a;nbsp&a;nbsp一阵阵内疚惊恐的思绪传递到了我这边儿,雅若后怕极了,昨天晚上还有今天刚才……她差一点一失足成千古恨,会失去我对她的爱,再次陷入万劫不复的处境中!而对于自己之前的那些负面猜测,雅若则归于……可能是某个妖魔对她实施的心魇邪术,这令她紧张无比!

    &a;nbsp&a;nbsp&a;nbsp&a;nbsp“看”到这儿,我由衷的感叹......爱与恨,情与仇,完全就在魄念的一瞬之间,操控了一个人的魄,也就操控了他的负面情绪,让一个痛恨的人,瞬间变成自己爱的人,不可谓不神奇!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来冥蚕还有这么强大的威力!真是超乎了我的想象!一时间,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袭来,用这小东西,可以操控人的心!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在我和雅若“斗智斗勇”的过程中,那六个小虫子已经将整张冥蚕丝卷织好了,一如师父之前用的那样,只是没有裁剪边角,整张的一大块儿。这帮家伙干完活后,又灰溜溜的钻下桌子,沿着我的裤腿爬了上来……再次感受到它们的“入侵”,我心中毫无抗拒,它们是我的兵,如果驾驭的好,这种本事是逆天的!感觉…..“师父”正在赐予我她当年的能力,帮助她履行没有完成的使命!

    &a;nbsp&a;nbsp&a;nbsp&a;nbsp接下来的两天里,我闭门不出,反复尝试用“临”字诀提高精神力,以强化对冥蚕的控制!从一开始的潜意识驱动,到主观的驾轻就熟,这密宗的九字真言和冥蚕控制相得益彰,我可以轻松的驾驭它们实现自己的目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另外我发现,这冥蚕有着和白毛妖翎类似的作用,那就是修复,雅若的身体被抠开了一个窟窿,冥蚕惩罚她归惩罚她,但也由丝线牵引,将她的伤口快速缝合好,一如之前在那地下魔窟中修复二叔残体的妖翎!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些杂七杂八的事,雅若帮我处理的很好,为了隐匿身份,她买了两张电话卡,弄好了手机,还租了辆现代车。当我打电话联系老郑的时候,才知道,就在我们喝完酒的第二天,喇嘛山东南侧的刘家屯又发生了一起命案,老郑忙着侦破案情,已经快三天没合眼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死者的情况,和之前几个案子一样,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死全家,一家人全被吊在了村西边的大槐树上,都没穿衣服,可以想象......是在睡觉的时候被弄死,然后拖出来吊在树上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老郑的精神快崩溃了,这“犯罪分子”已经嚣张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按照以前的案情,死的人,都是晚上回村比较晚,单独被害,然后吊死在树上的,这次可倒好,直接入室作案,将人家全家老婆孩子都拖了出来,光溜溜的挂树上!

    &a;nbsp&a;nbsp&a;nbsp&a;nbsp案件造成了周围村民极大的恐慌,影响极其恶劣,以前人们只是说.....山里出了僵尸,只要不进山,不让老尸看见你就没事,现在可倒好!人家一家本本分分的根本就不进山,也被从屋子里拖了出来,还是睡觉的时候,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a;nbsp&a;nbsp&a;nbsp&a;nbsp大部分村民开始举家迁移,都住到了县城的亲戚家,或者到别的地方暂避一段时间,一个村子好歹上千人,这一下子可好,局面乱到不可收拾,上面下了死命令,要求务必48小时内破案,再破不了,全都打辞职!省里也派来了专案组,各个刑侦专家连夜突击侦破!

    &a;nbsp&a;nbsp&a;nbsp&a;nbsp然而.....48小时过去了,案件依旧没有破......虽然我跟老郑吹了牛逼,说可以帮他破案,但是老郑并没有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时至现在,可以说警方也尴尬到了极点!

    &a;nbsp&a;nbsp&a;nbsp&a;nbsp了解了情况后,我也是震撼不已,本来我还寻思着,就算那“凶手”不是墓虎,也应该是某种脏东西,说不定跟黑尸如来的转世灵童有关,但现在看来,这家伙的做法......一点儿也不像黑尸如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黑尸如来虽然残忍恶劣,但它相对“低调”许多,所谓炼妖的材料,基本上也是利用马仔靠“骗”和“买”来收集,至于孙柱子家的吃屎案,还有老头抠眼睛,这些事情发生的很随机,也不具备手法一致的连贯性,地点不统一,让人无从判断,是不是一个“犯罪分子”干的,因此没有引起过大的恐慌。

    &a;nbsp&a;nbsp&a;nbsp&a;nbsp但这家伙.....一个手法,一个地点,可着一块儿羊毛使劲薅,而且还有“示威”的意味!这就耐人寻味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老郑此时还在现场守着,刘家屯几乎已经没有人了,警方拉着警戒线封闭了村子,闲杂人等一律不许进入。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告诉老郑,别在那傻等了,让他现在就带我去刑侦科法医室,我要看看尸体。

    &a;nbsp&a;nbsp&a;nbsp&a;nbsp老郑语气中显得有些为难,毕竟我既不是专业法医,也不是公职人员,让我去见死者遗体,这不符合司法规章制度,还冒着被处分的风险!

    &a;nbsp&a;nbsp&a;nbsp&a;nbsp但现在的他,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在我的煽动下,最终还是同意我去看一看尸体,时至此刻,他愈发坚定自己的想法,这案子......根本就不是人干的。只是拿捏不清,我到底有没有两把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开着车,我一路到了市公安局刑侦科,在老郑的协调安排下,终于见到了那一家刚死不久的遗体!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哥啊,咱可别开玩笑,你有把握解读出有价值的东西吗?”老郑陪同着我,有些担心的问,他眼珠子已经熬的通红了,整个人又苍老憔悴了几岁。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微微冷笑:“你放心,只要没烂成骨头渣,我是有办法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看着那一家三口的死状,跟之前老郑描述的差不多,身上一块块的淤青,都是被电出来的,脖子上一个细小的黑点,正是那脏东西取血的地方.......

    &a;nbsp&a;nbsp&a;nbsp&a;nbsp一人一个,都是在动脉处,下手极为精准!他们胸口脖子上全都涂抹了一层散发着浓烈鱼腥味的油脂,其中.....还夹杂着类似于踩死臭虫才有的那股子刺鼻的恶臭,完全压盖住了死尸原本散发的气味。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从手心中,已经抠出了一只冥蚕,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了女主人脖子上的伤口处,与此同时,临字诀发挥着作用,强大的精神力催动着冥蚕,按照我想知道的意愿,努力的往那针眼般的伤口里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