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十二章 匪夷所思

时间:2019-07-20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那悬于中天的大眼睛眨了眨,我内心竟莫名的想掉眼泪,师父.....真的是你?你可知,我找你找的好苦!

    仿佛,我所在的世界就是一个不大的鱼缸,我是鱼缸里的一只小虾米,现在主人家正在低头看着我,而视角有限,我只能瞅见她的眼睛......

    秀美的大眼睛眨了眨后,消失了,原来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无论周遭的场景和昼夜如何快速更迭,黑洞始终悬于中天!

    接着,阵阵强劲的引力从黑洞中延伸了出来,天地周遭,枯草砾石,泥土飞灰,尽皆像漩涡一样席卷,倒吸成了一股巨大的龙卷风,横扫一切,饕鬄吞噬般的涌入黑洞之内!

    处于冥思禅坐状态中的我,几乎没有片刻的反应时间,身体和灵魂一起被拉伸抽长.....宛如随波漂浮的油花颜料,扭曲成了缕缕丝线,意识也尽皆化作了虚无......

    置身于沥青沼泽般凝滞的混沌中,无我的境界被打破,我听到了雅若惊魂丧魄的大叫还有宝勒尔的哭喊,无数鬼哭狼嚎嘶鸣不断,几乎撕裂了我的脑神经,周身也如寸磔般挫骨扬灰,好像整个天地都变成了绞肉机!

    ......

    意识在湮灭中犹如进入了梦境,我看见了“师父”,和之前那一身素衣道袍的装扮不同,此时的江晓芸,一身古裙红妆,妖冶多姿,宛如飞天般在黑色的迷雾混沌中偏偏起舞,尽皆将女性的婀娜柔美展现淋漓。

    我看见了师父胸前的“沟沟”,还有肚皮,以及戴着铃铛的雪白小脚丫......这些,都是我曾经是二叔的时候,只能空想意淫的。她抽象的像是一缕烟,时而拉伸消散犹如光束,时而又凝滞宛如实体......那美妙的舞姿摄人心魄,不知为何.....让我想起了《十六天魔舞》中的场景。

    那本从地下魔窟中取来的“不健康”的小册子,现在还在藏宝阁里放着呢......

    “师父”犹如鬼魅般在我身旁穿梭游弋着,表情戏谑狡黠,举止挑逗轻浮,那浓妆的眉眼着实惊艳!比她素颜时美了许多,感觉效果.....就像一个端庄的语文女老师,突然变成了妖冶的舞女一般。

    ......

    “老公,老公......”

    如梦如幻的梦境被打乱,眼前一片模糊晃动,我看见了雅若.....还有宝勒尔,两人一脸担心的看我。

    雅若的那颗红眼珠子,幽幽的散发着摄魄的红光,晃的我脑仁疼,赶紧又闭上了眼,然而......我确实是醒了,闭眼的一刹那,发现周遭的环境,并非再是那半退化的草场戈壁,她们脑后的背景...竟都是郁郁葱葱的树。

    “老公......你醒了?”雅若还在唤我。

    我难受的点了点头,缓了一会儿后,再次睁开了眼。

    果真如刚才所见,周围俱是茂密的针叶林,空气中飘荡着油松的清香,还有森林中腐殖质沤烂的气息,这股子味道,又勾起了我脑海中......二叔当年在部队里野营拉练的记忆。

    身上一阵阵奇痒,胳膊腿.....像是骨头缝里有虫子在钻爬,噬心销骨的痒!难受的我一下子坐起来,拼命的挠!

    然而痒处深在骨髓,我根本无法抵达“患处”,憋屈的一个劲儿扭蹭,满地打滚。

    “老公,你怎么了?”雅若担心的问,表情中掺着一丝惊喜。

    我也瞬间明白了过来,自己的骨伤,好像痊愈了,四肢强劲有力,就是他妈的痒,痒的人想一头撞死!

    “我痒的不行!诶呦我去......”我难受的吭哧着。

    “我帮你挠挠?”

    “没法挠,在骨头里......”

    这股子要命的折磨持续了约莫一两分钟,我浑身大汗淋漓,像是从水缸里捞出来的一般,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噬心的痛痒后,我竟遍体顺畅,浑身通透至极,全身说不出来的舒服!

    “老公......你。”

    “我没事了,”我大口大口喘着气,感觉自己看东西都清楚了,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在这儿?而且,看天时,现在约莫上午八九点钟的光景,空气质量好极了!

    “雅若,刚才我昏迷的时候......我们怎么来这儿的?”我皱眉问。

    雅若依旧担心的看着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没事了,见我神态笃定,微微叹了口气:“我和宝勒尔守着你,突然周围刮起了龙卷风,你怎么唤也不醒,盘腿坐着像块石头,大风直直朝我们吹来,直接把咱们刮上了天,我搂着你和小宝勒尔,天旋地转,直接被卷飞到了这里......”

    看着雅若凌乱的衣服,还有宝勒尔脸上身上刮蹭的伤痕,我能脑补出当时的情景,处于冥想状态的我,完全陷入了混沌中,对周遭现实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

    龙卷风,师父......难道是师父救了我们?把我们带出了那时空硬盘?

    我脑子很乱,江晓芸这个存在,你越琢磨她越琢磨不透,不过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我们逃出来了。

    “宝勒尔没事吧,”看着小丫头脸上的伤,我恻隐的问。

    “你放心吧,她没事,好歹我也是个飞僵,高空坠下,摔打滚爬这种事奈何不了我,肯定能保你们周全,”雅若说。

    看着这个500年前的小女孩儿,一脸懵懂无辜的样子,我有些难以置信,我们真的把过去的人给带出来了?又或者说......我们真的出来了?

    “雅若,趁着现在方向好判断,咱们一直朝东走,看看能不能走出这片林子,”我站起身说。

    雅若点点头,拉着小宝勒尔,和我一起朝东边的方向走。

    因为无法确定......是否彻底脱离了时空魇阵,我们都保持着谨慎的态度,行进的并不是很快。小丫头跌跌撞撞的走的很吃力,雅若直接背起了她,在我们路过一条小河的时候,丛林不远处,突然传来了诡异的动静......像是有人在呻吟。

    那声音我一听,心猛的一咯噔!那......不正是二叔的声音吗?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我绝对能分辨的出!

    自从被尸魄换身后,我说话的声音就跟二叔一模一样了,一时间,无数种可能在脑海里萌生,雅若也听见了,瞬间放缓了步子。她示意宝勒尔不要说话,然后皱眉认真的听。

    我俩一步步向前,呻吟也愈发的清晰,令我难以置信的是,除了二叔的呻吟声外,还有雅若的声音!

    我去!我和雅若面面相觑,都是一脸的惊颤骇然!

    但听见另一个雅若难过的问:“老公,你怎么了?”

    “痒,好痒,诶呦我去!”

    “我帮你挠挠?”

    “不用,骨头缝里痒......”

    我去!我的心一颤一颤的,这...这说话的内容,跟我们刚才一模一样!天呐!我们还在套路中!

    “雅若,刚才我昏迷的时候,我们怎么来这儿的?”丛林中,二叔的声音问。

    另一个雅若的声音回答:“我守着你,突然周围刮起了龙卷风,你怎么唤也不醒,盘腿坐着像块石头,大风直直朝我们吹来.......”

    宝勒尔虽然听不懂汉语,但也体会出了其中的猫腻,毕竟这一切,刚发生在十几分钟前,惊的眼珠子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和雅若。

    雅若竖起食指做出了噤声的手势,示意小宝勒尔千万不要发出声音。

    我是活尸,雅若是僵尸,我们的听觉都异于常人,丛林中另一对儿我们还在交谈着。“二叔”说自己没事了,不痒了,趁着现在方向好判断,试着能不能走出这片林子......接着,两人的动静越来越轻。

    直到彻底听不见动静了,我和雅若才长出一口气,懵逼的相向而视,我脑子嗡嗡作响,这他妈的......还是游戏里呀,我们根本没走出套路!

    难道...之前在冥想状态下见到“师父”,还是在意淫吗?可是为啥她又把我们带到这密林中了?我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雅若,咱们还是在套路里,”我郁闷直嘬牙花子。

    雅若摇摇头,皱眉沉思了片刻,说:“不一定,你没听出来吗?这俩人跟咱俩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我皱眉问。

    雅若顿了顿,说:“周围场景不一样就不说了,他们只是你和我,却没有宝勒尔,而且.....刚才说的话,虽然和咱们说的差不多,但也不尽相同。”

    她提醒了我,确实是!之前,我还在关心的问宝勒尔要紧不?然而这一对男女,明显就没提这茬!

    “咱们跟上他们,彻底把事情弄清楚!”雅若提议道。

    ps:被屏蔽好多章节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