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五章 截杀

时间:2019-07-09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我操!”我赶紧打方向盘,想躲开大货车,但这家伙开的太快了,强光灯闪的刺眼,只觉泰山压顶直接撞了过来!

    伴随着雅若的一声尖叫,“咣”的一声巨响,气囊弹出,电光火石间天旋地转,各个方位挤压的痛感瞬间拧碎了我!

    “我操......”夹在扭曲形变的金属间,我肠子肚子扯断了般的疼,全身除了躯干还有知觉外,胳膊腿全都不能动了。

    大脑一片空白,灾难说来就来,时间想倒退一秒都不可能!

    我...被大车撞到了吗?余光扫向窗外,周遭灰蒙蒙的天,还有荒芜的野岭,感觉......也不像是在高速路上呀?

    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告诉我,有点不对劲儿,如果真是拉煤的大货车撞了我们,这车厢早就瘪了,我们会被压得跟铁饼一样,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跟想象中不同!

    尽管如此,情况也极不乐观,我的腿脚好像都断了,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几根,根本就不能动,稍微一挣扎,全身凌迟般的剧痛!

    “咔咔咔......”扭曲的车框微微颤动形变着,已经撞烂的副驾驶内,一只满是鲜血的女人的胳膊伸了过来,在用力的掰扯......那是雅若,她在拼命的挣扎。

    “老公!你怎么样?”雅若担心的声音传来。

    “我...我没事,你呢?”我吭哧道,说话间,肺部鼓涌,感觉碎裂的肋骨在尖锐的刺着内脏,疼的我快蒸发了。

    “我还行,这点儿伤不算什么......”金属形变的咔嚓声中,副驾驶被压扁的空间再次鼓胀了起来,车顶抬起,我可以稍微扬起点脖子了,然而随之而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剧痛!

    “我操.......”我疼的身子抽搐着,然而也仅限于躯干,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个人棍,四肢的神经全断了。

    我看见了雅若,她的情况明显比我好很多,虽然满脸是血,但四肢好像没发生骨折......

    随着压缩的空间进一步扩充开,雅若钻出了车子,然后一点点的.....把我抱了出来!

    我心里纳闷儿,大家同样都是僵尸,为啥雅若的抵抗力那么强,而我纯粹就是个弱鸡呢?

    当我看到周遭的环境时,更是懵逼到无以复加,周围哪里还是什么二广高速?分明就是在一片荒山野岭,我们所撞的,也根本不是什么大货车,而是一块儿巨大的山岩,整个车鼻子都给怼进去了,防冻液流了一地,发动机搅拌着机油碎成一滩渣渣,这破比日本车就是不结实!

    “阴间......”我抖颤的嘀咕了一句,心猛的一突突!

    雅若抱着我也吓的身子一抖,惊问:“老公你说啥?这里是阴间?”

    很明显,雅若并不知道阴间的存在,二叔没有给她讲太多这些......

    还没等我回答,身旁不远处,一个尖锐阴邪的笑声传来了......那声音我极为熟悉,正是我自己以前的声音!“二叔,婶子,你们这是咋了?撞车了?”

    我忍着剧痛扭过头,看见了那.....令我怀疑人生的面孔,那正是我,正是之前的我,他一脸奸笑,手里摇着一把扇子,逼格慢慢的看着我们。

    假江小雨......我的天!看来,我真的低估他的实力了,我们想跑.....结果让人家直接带到了阴间,刚才那所谓的大卡车,肯定是他用幻术变出来的!

    雅若感到有些懵逼,抱着我,身子往后退了退......

    “啧啧啧,二叔啊,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的,还让婶子抱着,害不害臊?”假小雨哂笑道。

    他摇了摇扇子,继续说:“我说婶娘啊,你看......我二叔都快死了,不如,你别要他了,跟我过,我娶你。”

    雅若咯咯一笑,抱着我走到山岩旁,轻轻的放下,然后优雅的撩了下大波浪的秀发,屁股扭了扭,直起身说:“行啊,那你来吧。”

    我清晰的看见,顺着她还滴滴答答流着血的手指尖,突然一下子暴突长出了一寸多长的弯钩指甲!雅若...果真是墓虎!

    “哦?那婶娘你可要小心哦,”说话间,但见假小雨身形一变,唰唰的分出了九个分身,一起摇着扇子,齐刷刷的像是白光闪电一样窜了过来!雅若也“腾”的一下冲了上去。

    我根本就看不清,只觉得眼花缭乱,双方弹跳间几乎在半空中打斗,雅若的速度跟假小雨一样快,像是个游窜飞行的燕子,在九个分身的夹击间躲闪腾挪!

    我难以置信......这假小雨的功夫怎么这么好?这才几天的时间啊?他脱胎换骨了吗?

    雅若凶狠的挠扯着,嘴里发出了老虎般的嚎叫,震的人耳膜都碎了!二叔说过,这墓虎最大的特征就是发威的时候会虎啸!

    然而,几个回合下来,我看得真切,雅若根本不是假小雨的对手,他们窜行游走间,雅若的肚子,后背,大腿上,被假小雨踹了好几脚!她只是在勉强的支撑!

    我内心开始绝望了,按理说.....这墓虎僵尸的威力不弱,属于半飞僵的范畴,但在假小雨面前,就像是个被一群小混子欺负的妇女,东一脚,西一脚的,扭住头发一个劲儿厮打!

    “大日如来金刚印!”假小雨的一个分身大喝一声,身子直接360度在半空来了个大翻斗,双手合十,猛的一脚踹在雅若的头顶,“咣”的一声巨响,雅若像是个水泥板子,重重砸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在她挨踹的一刹那,我几乎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纵然她有阴气护体,也抵挡不住假小雨这全力一击!

    大日如来金刚印.....天呐!这王八蛋用的是哪个字诀,肯定不是前三个,我脑袋嗡嗡作响,二叔就跟我吹牛逼了,你特么会九字真言!人家假小雨也会啊,而且比你强太多!这七七四十九天,鬼知道他突破到第几重了!

    九个分身唰唰唰......像是光影重叠一般回归本体,假小雨飘然落下,当真宛如神祗一般......我心说完了,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怎么跟人家打?完全就是数个代差!

    人就是这个毛病,稍微学会了一点儿就飘飘然自满,我现在彻底明白,二叔为啥让我们赶紧逃了,一丁点的胜算也没有啊!

    雅若趴在地上,身子触电一般的抖颤,刚才那一击,除了物理攻击外,肯定还有法术加持,不然她不会这样......假小雨走到她近前,一把把她掀了过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雅若的胯部。

    雅若凶狠的看着他,已经露出尸变的原型,牙龈暴突着,锋利的两根细长的獠牙直抵着想继续攻击,但她的脊椎好像断了,怎么也抬不起身子来!

    我吃惊的看着“心爱”的女人,这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墓虎的真容,确实挺可怖的!但.....谁能想到,现在被压制的才是善良的一方......

    “啧啧啧,婶子,功夫不错呀,可惜差了那么一点点,”假小雨得意的淫笑着,手轻轻的撩开了雅若的背心吊带儿。

    雅若猛的想啃他一口,但脊柱断裂,怎么也直不起来......假小雨手抚摸着雅若的脸颊,然后一点点无耻的往下探,揉捏,气的雅若发狂的虎吼,震得大地都在颤!

    “你叫啊,使劲叫啊,这里是阴间,你叫破嗓子也没人理你的,咯咯咯,”假小雨笑的愈发开心了。

    他寻思了片刻后,手伸过去,揪住雅若探出的长牙,轻轻一掰,“咔嚓”一声,僵尸的牙齿被折断,疼的雅若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狂吼。

    “婶子,我可真不舍得杀你呀,我那么喜欢你,”假小雨说着,猛的往下一扎,那被掰断的墓虎牙,猛的刺入了雅若的一只眼,疼的她歇斯底里的扭动,发疯的哭吼了出来。

    “畜生!有本事冲我来,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我忍着剧痛,冲假小雨狂吼,此时身子依旧不能动,但已经气的抖炸了。

    “呦,二叔.....我光顾着跟婶子说话,把你给忘了,”假小雨坐在雅若身上,转身朝向我。

    “你说你,好好的待在棺材里不好吗?为啥非要出来,你以为.....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假小雨冷笑道。

    我气呼呼的,脑子里想着骂人的话,但同时也觉得自己好可悲,此时此刻,除了能骂他外,我还能干啥?我真没用!可恶的二叔,现在又装开孙子了,一句话也不说,他也是个废物!

    “你逃走就逃走呗,还把我的炼妖炉给拿走了,是不是有些过分啊?天子剑也被你偷了,啧啧啧,真是贪心啊,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二叔你还是血煞之身吧?只能跟婶子行房,如果婶子没了,下一个墓虎可不好找哦~~~”

    他一边狞笑,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扇子,说:“你知道的,这把扇是至阳之物,二叔你说.....我要是把它塞进婶子的莲宫里,会是什么效果呢?”

    “畜生!我操你大爷的!”我发狂的咒骂,难以想象,尸魄脏魂怎么这么坏?你他妈的也是个女人的魄变的,为啥扭曲到了这个程度?

    见我崩溃的样子,假小雨笑的前仰后合,他不再理我,而是撕扯雅若的衣服和裤袜,把她的一条腿抬了起来......

    这家伙真够无耻的,还陶醉的舔了舔雅若裹着丝袜的脚,说:“婶子啊,可惜啊,你要是个真女人该多好,我也能再爽一爽,但今天,你必须死了......”

    他这个“再”字意味深长,娘的!他有二叔的记忆,当然也有跟雅若那个的......这个王八蛋,一点良心也没有啊,雅若在他心里,只是个爽一爽的工具!

    假小雨低头撕扯着雅若身体最后一道“防线”,准备对她施以死刑,我无法想象,那把....九阳天雷扇要是插进僵尸的身体里,雅若会是什么下场?形魂俱灭,连个渣儿都不剩!

    正在假小雨拿着扇子正要下手的时候,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飘了过来,重重的撞在他身上,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直接将其撞飞!

    那.....竟然是关婷婷的那口黑棺材!通体玄铁打造的黑棺!它.....竟然可以飞!

    天呐!婷婷居然出手了!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电光火石间,黑棺材继续猛砸,重重的压在假小雨身上,几乎把他压扁!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一滩黑色的污血流淌了一地!

    天呐!婷婷把他砸死了吗?这形势扭转的太突然!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心中一阵狂喜!然而,厚重的铁棺材中却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嘶吼:“快逃!”

    那声音嗡嗡作响,如同洪钟一般,但见瘫在地上的雅若,仿佛被解除了禁锢,猛的鲤鱼打挺站起身,直直的朝我冲来,二话不说背起我就跑!

    我完全懵了,这不是已经砸住他了吗?为什么要跑,继续攻击弄死他呀!

    然而雅若像是发疯的麋鹿,背着我在阴间的荒山野岭中一路狂奔,我都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