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四章 雅若

时间:2019-07-09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二叔,那天子剑有啥讲究吗?”我好奇的问。

    二叔说:“西周天子剑,是周穆王的神兵,取之于天,积聚星变之力,最是克制鬼物妖邪,有了它,我们也就有了翻盘的机会......”

    “呵,”我冷笑道:“照你这么说,那我们还逃个啥呀?拎着天子剑跟假小雨干就完了。”

    二叔苦笑:“你咋不等我把话说完呢,这虽然是把神兵,但一直处于沉睡状态,我也不得激活的要领啊,所以.....一直只当个收藏品在供奉,日后假小雨要炼化神兵,这个天子剑就是原胚底料。”

    “哦......”我若有所思,又问:“二叔,你是真龙之体,我是真龙之魂,咱俩合为一体,也不能激活它吗?用我们的真龙之血.......”

    “咳......你这是种庸俗的想法,电影看多了,真实的情况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还抹上血它就激活了?咱俩这点儿东西,只能算是激活它的材料而已,远远不够的,”二叔说。

    “哦......那还差点儿啥呀?”我好奇的追问。

    “自己想,我不告诉你了,不然你一直依靠我这个拐棍儿,根本无法做到完全的融合,更别提跟黑尸如来转世妖童斗法了,”二叔有些郁闷道。

    他轻咳了一下继续说:“小雨啊,我要睡会了,剩下的事,你自己搞定,就当我不存在,别老啥事都问我。”说罢,一个长长的哈欠声从后背传来。

    我颇为无语,总感觉后背那层皮在一直动,怪痒的,脑海里想象着,现在的二叔可能以一张人脸的形式“盘”在我后背上,会说话,又邪性又诡异!

    开着车,在漫长的高速上行驶,我脑子里想着的,却不是什么西周天子剑激活配方之类的,而是二叔在二连浩特开设的高档夜总会舞厅,以及那个风姿绰约的“女老板”......雅若。

    雅若在蒙古语里是月亮的意思,而她本人,也像月光一样皎洁迷人,脑海中展现的,是一个诱惑妖娆,野性奔放,黑丝长袜的中年美女,以及和“二叔”在床上颠鸾倒凤的场景......真是个性感的尤物,洁白的皮肤,灵动的五官,波浪的头发,丰腴的身体,还有如“泉水”般温暖的芳泽,想着想着......我身体居然有了反应,琢磨着到了二连浩特后,好好的跟她那个一下......

    我去!想啥呢?那是二叔的女人,我的思想怎么这么污?虽然和二叔是情人的关系,但好歹也是我的长辈儿?我怎么会打她的主意?

    谁能想到...这么妖娆可人的女子,竟然会是一头母墓虎,以喝血为生.....天呐,这世间之事,当真不敢只看表面.......

    要说这雅若生前,是内蒙古一个煤老板的小三,从青春年少到30出头,被“套路”了十来年,后来非要扶正,被人家正妻找人弄死,埋在了阿拉善沙漠里,成了墓虎!尸变后,咬死了老板一家,连他三岁的小孙子也没放过......直到碰见了二叔,被二叔降服。

    往事如昨,我能体会到,二叔不杀她,脸蛋漂亮是一方面,还有她的利用价值,可以当做排遣欲望的工具,不像别的女人,搞一次就死了,而且雅若十分的听话,脑子也聪明,理财是个好手,替二叔打理着夜场的生意,每晚的流水都上百万!

    从北京到二连浩特,600多公里,开车6个多小时,一路上我不可自控的满脑子都是雅若,虽然理智在抵触,但身体不由人,我知道,这是二叔的七魄在作怪......他在想那个娘们儿。

    直到还剩10多公里了,二叔突然打开了哈欠,说:“小雨啊,不要刻意压抑着自己,想睡她就睡,你的身子是二叔的,你睡她,不算给我戴绿帽子,呵呵。”

    我去!二叔这冷不丁一说话,把我还吓一跳!郁闷道:“二叔,你这也太没节操了,雅若虽然没跟你领结婚证,但也相当于我的婶娘,我怎么会睡她?”

    “打住!别胡说!”二叔打断了我的话,说道:“我和你根本就不是叔侄的关系,我们有血缘关系么?”

    他这么一说,搞的我挺无语,确实.....我和二叔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他年龄跟我父亲是一辈儿的。

    “我早就说过,这身躯壳,打一出生就是给你准备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你要替二叔照顾好她,懂吗?”二叔说道。

    我脑子一时消化不了这个逻辑,顺手心烦的点着一根烟。

    “别跟雅若生分了,我和她感情还是很深的,她是个好女人......只是,不能长相厮守罢了,”二叔说。

    “咳咳.....好吧,二叔,我尽量努力吧,可是......你到底心里爱的是谁呀?难道不是江晓芸吗?”我困惑道。

    “呵呵,”二叔笑着说:“你还小,不懂,男人这一辈子,不可能只爱一个女人,而且江晓芸是虚幻的,雅若是实在的......只可惜她是墓虎,咳.......”

    我听出二叔的意思了,既离不开雅若,又嫌弃人家,真是个渣男!

    “二叔,我的想法可跟你不一样,我但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振振有词道。

    二叔苦笑:“吹吧你,还但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你那么爱海棠,为啥还要睡了妙玉?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人呀,别那么多条条框框的,只求无愧于心就好了。”

    我不敢相信这是二叔天魂说出来的话,看来,两个人的正义感和爱情观还是不同的,可能真的是我还小的原因吧,心里爱的,只有海棠一个人......可是,被二叔七魄搅合着,越靠近二连浩特,越亟不可待的想和雅若在一起,脑子都快炸了!

    “二叔......找到雅若后,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我请示道。

    二叔没理我,一连问了好几声都没回话,他又让我自由发挥了。

    咳!去他妈的!心烦中,我下了高速,拨通了雅若的电话。

    “喂?”

    “老公?我去!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能给我打电话?”一个柔美甜腻的女人的声音传来。

    “咳咳,你在公司吗?”我皱眉问。

    “在呀,我在酒吧,老公你去美国干啥了?这都多长时间了也不给我来个电话?”电话对面,雅若娇嗔道。

    我的心猛一突突!美国?她咋知道我去美国的?难道......?

    “雅若,谁告诉你我去美国的?”我皱眉问。

    “你侄子呀,说你走了快俩月了,”雅若应道。

    我倒抽一口凉气.....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

    “他给你打的电话?”我皱眉问。

    “切!他给我打电话干嘛?人家直接过来玩,这都快一个礼拜了,每天挥金如土,日消费都在20万以上,”雅若应道。

    “我去......”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下意识的急刹车......这真他妈的坑爹啊,我们还跑内蒙来投奔雅若,结果.....人家假小雨就在这儿等着呢,幸亏我打了个电话,这都出高速了!

    “怎么?他不是你侄子?”雅若好奇的问。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说:“雅若,情况有些复杂,你听我说,我那个侄子是吃人的魔鬼,你不要声张赶紧收拾下细软,然后打个车到二广高速口,我在这儿等你。”

    “好的,我知道了!”电话对面传来雅若镇定自若的声音。

    从音色上可以判断,这是个果敢聪慧的女人,懂事识大体,男人交代了事情,立即执行,不会脑残无知的一个劲儿问。

    我把车子停在高速口,一阵阵担心,生怕那假小雨感应出了什么,一路追杀过来......

    半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高速口,走下了一名风姿绰约的女子,正是雅若本人,“再次”看见她,我无数的意念翻滚,心绪澎湃,就像是小别新欢的夫妻一样,心里莫名的感动。

    随着一连串高跟鞋的声音,雅若走到了我车旁,打开车门钻了进来。

    “老公,什么情况?”雅若皱眉问。

    我看着她,眼珠子直勾勾的被她胸前那洁白起伏的乳沟吸引了过去,干咽了口吐沫说:“路上再说吧,一句两句说不清。”

    接着,我启动了车子,调转回头,重新上了高速,娘的!内蒙这地方也不安全,我要继续转移。

    其实,按照我的脾气,那假江小雨有啥了不起的,我真的看不出那妖翎白毛有多厉害?何必吓的跟老鼠一样,然而二叔却执意让我逃亡,不要和他正面冲突,其实我在想,不比拼一下,怎么能知道谁强谁弱?何必妄自菲薄?

    车子以120公里/小时的速度又跑了起来,我的心绪也平稳了许多,打道回府,我准备先去西安躲一躲,那里也有二叔的产业......说来,继承了二叔的精神力后,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丝毫也不觉得累,而且精神头越来越足!

    “老公,现在可以说说情况了,”雅若表情略微担心的问。

    我长出一口气:“过程我就不细讲了,总之,那个家伙很危险,我们要出去避上一段时间,你陪着我,咱们先去西安。”

    雅若皱眉寻思了下,点点头:“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能让你如临大敌的人,看来,那个少年确实不一般,他真的是你的侄子?”

    我点点头:“是,但...又不是,那是我的一个冤家......”

    其实,一些事还是不告诉她的好,毕竟不能让她知道,我其实才是江小雨,顶着二叔的身子。

    “呵.....那确实是一个冤家,来了4-5天了,几乎把店里的小姐都玩遍了,还想打我的主意呢,”雅若无奈道。

    说话间,突然高速路对面,两个刺眼的远光灯亮起,一个二逼大货车,居然和我们在一个道上冲了过来!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他妈的什么鬼?怎么还逆行呢!这大车哪儿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