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26章 身世之谜

时间:2019-06-30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皇上!”

    “噗嗤!”宝剑从郑贵妃的胸口拔出后,我又捅死了一个美人,穷凶极恶,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天呐!我究竟在干什么?自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我...我为什么要杀她们?这么漂亮的女人!可惜这身肉......

    “皇上,饶命!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其余几个纷纷跪地求饶,脑袋像捣蒜一样。

    “呸!贱货!朕不杀你们,难道留着你们让那些村野痴汉糟蹋?”我彻底疯了,抬剑一阵猛劈狂砍瞬间血流成河,周皇后和三个公主也都吓傻了,瘫坐地上抖颤如筛糠状。

    我凶狠的看着她们,抬剑猛的一劈,把大公主的胳膊给砍了下来,皇帝的宝剑锋利至极,几乎没有任何阻碍......就骨断筋折,血喷如注!

    “啊!”女儿撕心裂肺的惨叫,周皇后也疯了,用身体护住孩子们。

    “父皇不要杀我!父皇不要杀我!”

    “父皇!”

    ......

    女儿们求饶,我的灵魂困在这个魔鬼的躯壳中简直要炸了,心中大骂:你个畜生,禽兽不如!连自己女儿也杀。然而.....身体不由我呀!这.....这他妈的是二叔的家事,我只是个过客,刚刚...偶尔占据了几分钟身体而已!

    崇祯真是个畜生!大公主昏死了过去,剩下两个女儿哭天喊地的求饶,却没有换来他的丝毫怜悯之心,更可恶的是.....所有这些恶行,全部都是我在感同身受!这种心灵的折磨,比他融化吞噬那个小姐更加令人厌恶!

    “尔等生于皇家!理当死守贞洁!”我举起宝剑又要刺向两个孩子,王承恩一把拉住了我。

    “陛下!不可!”

    “去你妈的!”我一脚踹开了他,又接连捅死了两个公主,那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儿不经事,垂死之余还在呼唤着母后,说自己好疼......情形凄惨至极!

    周皇后疯了,蓬头垢面歇斯底里,但也不敢冲我造次,我把宝剑扔给她,说:“你与朕夫妻一场,朕赐你自尽!身为国母,莫要哭哭啼啼做那蠢妇状,辱了大明的体面!”

    说罢,我自行更衣穿戴,侍奉穿衣的小太监们都上城墙上守城了,一切....都要我自己来。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屋内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周皇后精神崩溃的抖颤着,跪下冲我磕头,以谢皇恩......

    “陛下!陛下!我们快逃吧,您这又是做什么?”王承恩见我穿起龙袍,惶恐不解的问。

    “哼!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朕!绝不逃!”我铿锵有力的说。

    “陛下!”王承恩彻底崩溃,再次跪倒哭求:“陛下,大明是华夏正朔,只要您到了南方,一呼百应,真的可以东山再起啊......陛下!莫要逞一时偏执,将这大好河山恭送贼人之手啊!”

    “放肆!”我抬起一脚,猛的踹翻了王承恩,对着镜子开始认真的梳理着自己的仪容。而与此同时,周皇后自戕刎脖,血染当场......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我的灵魂彻底懵了!这...这不是二叔啊,明明,就是我!怎么回事?我不是在回顾二叔的记忆吗?怎么我成了崇祯?

    王胖子继续向我哀求,声声泣血,而我丝毫不理,依旧整理着自己的仪容。

    “陛下!”王承恩抱住我的腿继续哭求。

    “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卿勿要多言......”我一脚踹开了王承恩,大步走出了寝殿。

    我的灵魂被囚禁在这个躯壳内,大声骂着“傻逼”!然而...一股股意念却从脑海中涌出,一时间,我似乎有点儿理解崇祯的内心了。

    易装潜逃,谈何容易?整个紫禁城都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就算逃出去,北方诸省尽皆落于贼寇之手,想成功抵达南京势比登天!倘若落入贼手,必当受尽侮辱,之前福王和鹿肉被炖在大锅里,闯贼煮了一锅“福禄汤”,此景犹如在昨......

    其实,崇祯内心最惆怅矛盾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大明的存亡,前几日.....闯贼致书,说是只要封他个“西北王”,从此遁入关中,偏安称臣,但崇祯一直以为是个圈套,此举实为试探城中兵马多少,若是答应他,那贼兵更有信心攻城了,所以.....一定要表现出硬气,让闯贼不知道城内虚实!

    可此时,这群乡巴佬已经破罐子破摔,不顾一切的攻城了,崇祯现在只是在有些后悔......要是前几日,答应了他们,或许......说不定这群农民真的能退兵呢?

    咳......去他妈的吧!崇祯不愿多想了,一步步朝紫禁城的神武门而去......

    王承恩跟了上来,手里持剑,时时保护着主子!

    此时此刻,我深刻的理解崇祯的每一个想法,仿佛,他并不完全只是个躯壳,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他在想,天子有天子的死法,怎可刀剑加身,不合帝王之仪......要死也是朕自行了断!

    崇祯走上了神武门后的煤山,把已经准备好的长绫绕在一颗老歪脖子树上,搭好了几块石头.....万念俱灰。

    “陛下.......”王承恩见事已至此,无法挽回,跪下痛苦流涕。

    “王承恩,拟旨,朕要给李自成下一道旨意......”我大义凛然的看着跪倒的这个奴才。

    “李闯阁下,国破家亡,俱是朕一人之过,朕无颜面对列祖列宗,更有愧于万民苍生,朕的江山,任尔得去,但求阁下以苍生万民为念,勿要再杀戮无辜百姓......”

    旨意下完,崇祯双手揪着白绫,下巴搭了进去。

    我刚刚还为他说的话恻隐感动,这家伙,竟然.....马上就要去死,感觉就像是我自己上吊一般,我的天!太坑了,这才当了不到半个小时的皇帝,我就要去死了,二叔,你太坑爹了!

    然而一切无法挽回,身子不是由我控制的,崇祯双脚一拨弄,石头滚下,脖子结结实实的挂在了白绫上,我瞬间眼前一黑。

    那股子窒息的感觉......憋的我脑瓜子要爆炸!之前二叔用棺材憋死我的极度痛苦又来了!所不同的是,这次脖子上还栓了根儿白绫,勒的我颈椎要断裂......

    天呐!天下还有比我可怜的人吗?一辈子.....被憋死了两次!

    ......

    “啊!”一声惊呼,我猛然惊醒!一切犹如二叔之前做过的梦里梦,眼前所见,是黑乎乎的木头板子,我.....回到了二叔的棺材中。

    一阵阵心悸骇然,我嗓子眼使劲的咽了下,想翻动一下身子,却发现周身上下好似裹了一层厚厚的橡胶,根本腾挪不了,十分的别扭。

    这滋味难受极了,死活也挣脱不开,脸上也是,感觉.....我成了个人形茧。

    “呵呵,小雨,你醒的挺快啊,”棺材里响起了二叔的声音。

    我心一颤,二叔?不不不,这应该还是二叔的天魂,思维迅速的清醒,对了......一直是二叔的天魂在和我交流的。

    只是...感觉这动静儿有些不对,之前二叔的天魂跟我说话,好像是发自我身体内部,但现在感觉.......是由外而内,虽然也在棺材里发生,但和之前完全不同。

    “二叔你在哪儿?”我紧张的问。

    “呵呵,我在你身边呀,无处不在,傻孩子,没想到你这么快的就梗醒了,”二叔回答道。

    我身边?无处不在?我脑子嗡嗡作响,身上黏糊糊附着的感觉更加憋屈了!我拼命的用手撕扯着,但这东西像是韧性极强的胶皮一般,怎么也撕不开。

    “原本以为,七七四十九天后你才会梗醒,没想到.....一切来的这么快,”二叔说。

    “七七四十九天......对了二叔,现在过去几天了?”我紧张的问。

    二叔说:“已经过去了四十天,还有九天,才是你能出棺之日......”

    “二叔,附着在我身上的这是啥东西啊?憋死我了!”我难受道。

    “呵呵”,二叔笑道:“正是二叔的身体呀,你要彻底蜕掉这层尸皮后才能重生,现在时候还不到,潜龙勿用,你先老老实实的再蛰伏几天吧.......”

    “啊?尸皮?”我的心一突突,对了.....二叔以前说过,他是特殊的僵尸,是可以蜕皮重生的。

    “二叔......”

    “恩!”

    “你的人生.....真是太精彩了,简直让我难以想象,没想到.....你的前世竟然是崇祯皇帝!”我惊叹唏嘘道。

    “呵呵,莫要胡说,我连地魂都没有,哪里有什么前世?我的前世,是你爷爷,”二叔笑道。

    “可是...江晓芸明明说了,你是真龙之身!而且.....我刚才还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过往,我看见崇祯皇帝去煤山上吊,他还杀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们......二叔,你是不是也看到了?”我好奇的问。

    “并没有,”二叔说:“其实.....我也一直怀疑自己是崇祯的转世,但.....在经历了许多事后,推翻了这个结论,我和崇祯有一定的关系,但并不是他的转世,刚才......你的神识突然消失了,我还纳闷呢。”

    二叔的话音刚落,隔壁的棺材里,那唰唰唰的抓挠声再度响起,听得人头皮发麻!

    “二叔,那口棺材里关的究竟是谁呀?”这件事已经纳闷的我快抑郁了。

    二叔长叹一口气:“你提前苏醒,二叔没办法从记忆中再带你亲身经历,只能提前告诉你一些真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