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20章 夺酒

时间:2019-06-24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乱石狼藉间,一颗巨大如房屋般,碎裂一半的佛头呈现在眼前,二叔认出来了,那正是之前在岩浆火海中挣扎的黑尸如来,此刻.....它已经彻底石化,整个左半脑被炸碎.......

    斑驳开露的颅腔内,二叔看得真切,一坨坨扭曲碎裂的胴体,像是钻出脑髓的蛆一样相互缠绕粘连,仿佛...这尸佛,脑中尽然藏着一个绵僵,它们也全都石化了,粗糙发灰,宛如庞贝古城中被火山灰覆盖千年的古尸。

    并非只有一个佛头,尸佛的身体已经淹没进了地下......可以清晰的辨别出,岩浆融化后凝结的波浪起伏,这是一个熔岩淹没过的地下空间,二叔不可思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熔岩中,宛如米粥内嵌一般,悬浮半露着无数残肢断骸,也不知道是曾经构筑龙身的千军万马,还是火湖地狱中原本就有的苦难亡魂!

    无一例外,全部石化!整个尸佛的身体,已经淹没到了脖子的位置......倾斜着,另一半脸的腮部也没入了地下。

    一切宛如还在那恢弘恐怖的幻境中,二叔难以想象,之前发生的一切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

    抬眼眺望,整个山洞空间,犹如一个巨大蛋壳的上顶部,其余部分则尽被冷却的岩浆淹没,围绕着拱球形岩壁,一个个雕琢着石像的小窑洞鳞次栉比的一圈圈自下向上的陈列着,由大变小,眼花缭乱,宛如莫高窟中的万佛阵。

    那些石像,尽皆是手舞足蹈的恶鬼菩萨,面目狰狞好似僵尸一般,但千姿百态穿着装扮又仿佛宗教里的神祗.......

    拱球形的山洞,实则...应该是蛋壳空间原貌的最顶端部分,坡度十分的倾斜,以至于那些恶鬼菩萨看起来,几乎是要砸下来的样子!二叔无法想象,他和婷婷是如何漂在岩浆之上,一点点的“升”到了这个“高度”的。

    “婷婷.....这到底咋回事?”二叔抖颤的问道。

    婷婷说:“叔叔,我也不知道,我看见你变成了龙,缠绕着巨大的黑佛,然后....然后,你们就炸开了,我也被炸晕了,醒来后发现咱们还是在山洞里,你的身体被炸碎,我一点点的把你的尸块都捡起来,然后拼凑在一起.......”

    婷婷讲述着,二叔脑袋嗡嗡作响,师父在自己死亡般的昏睡中讲了好多话,好像说什么......黑佛尸魔并不在阴间,也不在阳世,而是在什么什么尸界中。师父她老人家布了一个好大好大的阵!

    “婷婷,快!酒壶!”二叔再次指令道。

    “恩!”婷婷快速的四下奔跑寻找,爪子翻腾着乱石废墟,终于,在一个内嵌岩浆的石尸脑袋旁,找见了二叔的军用水壶,水壶的一半已经嵌入到了石头中,她用爪子拼命的挠着,把水壶抠了出来。

    将水壶递到二叔近前,婷婷扭开了盖子,一股股沁人的酒香直冲鼻息,这似乎根本不是什么燃体酒精,分明就是一壶醇香的老酒!

    正在婷婷搀扶起二叔,将壶中酒...一点点喂入他口中时,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阵清脆的铃铛声。

    二叔猛一激,差点儿没呛住,那不正是......操蛋的吃屎狗吗?

    婷婷也一愣,惊骇的扭回头,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一只白绒绒的爪子抢过了二叔手中的酒壶,然后喳喳怪叫,窜到了山体岩壁上密集的石像窑洞中!

    他登时就傻了!酒壶!酒壶!那酒壶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刚才须臾的一瞬,二叔已经看清,抢酒壶的,正是那马面观音旁的持刀“灵童”!操他妈的!那只白猿!

    “婷婷!赶紧抢酒壶!”二叔撕心裂肺的大叫。

    婷婷也傻了,她能意识到那个酒壶对二叔的重要性,但这个弱小的半妖,连吃屎狗都斗不过,如何能抢回被白猿夺走的酒壶?

    那把砍刀也不知道扔哪儿去了,小丫头无所适从,惊颤恐惧的看着那从乱石废墟中走出的吃屎狗,又看了看二叔......

    “别管它!赶紧把酒壶给我夺回来!”二叔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再次大吼,那酒壶里有师父的残魂,刚才自己......连三分之一也没喝完呢!

    婷婷惊颤中会意,嗖的一下蹿上了岩壁,去追找那逃走的白猿,空气弥漫着浓烈的酒香,二叔心都要碎了,那畜生夺走了酒壶,把里面的酒全洒了出来!

    “我操你妈的!”一股股海啸般的愤怒在胸腔里爆炸,碎尸拼凑的二叔,猛的坐了起来,虽然得到了妖翎的修复,还有阿魏的滋补,但毕竟伤的太重了,此时此刻,依旧没有劲儿站起身!浑身上下.....又仿佛被撕成碎片般的剧痛。

    俗话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这句话绝对是有道理的!正在二叔气的爆炸,想舍得一身剐,也要夺回酒壶的时候,在那吃屎狗的身后,突然又跳出了一个恐怖硕大的身影!

    自从当兵之时,在东北老林子里遭遇恶虎的袭击,二叔对东北虎这种生物充满了恐惧!不管你武器再先进,十步之内,它绝对能取你狗命!

    然而......面前的这只老虎实在太大了,简直像是一头犀牛!脑袋足足有半扇门那么大,獠牙外呲,虎嘴张开,完全可以一口把二叔吞下!

    这种压迫的恐惧直逼心灵,二叔知道,这......应该就是婷婷口中,那所谓的虎娘子了,和其他老虎不同的是,它身上不是那种黑黄相间的警戒条纹,而是通体乌黑,犹如一头僵尸化了的僵尸虎!

    吃屎狗兴奋的摇晃着铃铛,它开心极了,似乎极为享受二叔恐惧绝望的神情。

    而虎娘子......则是一步步的靠近,胜券在握,它倒是也不着急马上吃掉二叔,两颗椰子般大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他,像是很好奇,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把自己的老窝搅合的如此天翻地覆!

    它是妖翎真正的主人,吃掉了二叔,自己不但可以增加修为,还能夺回属于本身的一切,那妖翎的妙处二叔算是体会到了,也理解...为啥这虎娘子的地位,比八大菩萨还要高?

    强大如斯,二叔毫无取胜的可能,纵然妖孽之属修为尽皆藏于妖翎之中,但他并不会用,只是被动的由它修复身体,驱除幻瘴罢了......

    二叔绝望的往后挪着身子,指望婷婷来救根本没戏,细想下来,自己也好自私,那猿猴手中可是有刀的,让小丫头去找酒壶纯粹是送死。

    虎娘子一步步的逼近,口中滔天的恶臭熏的二叔眼睛疼,绝望恐惧到极点的他,手无意间......碰触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

    那是一块骨头,在这满是骨粥尸汤般的熔岩硬石中,摸到一块骨头并不稀奇,但是敏感的二叔,马上意识到,情形或许会有转机!

    婷婷当初剥下了长眉姑姑的皮,用它的皮蒙了一张鼓,还用两块儿小骨头做成了击锤,手柄一摇,咚咚作响,施法十分的方便,二叔摸到的......正是那僵皮鼓的小骨锤儿。

    他手抖颤的往后探,没错!正是那僵皮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东西.....居然就在离自己原来位置不到2米远的地方!

    恶虎离自己不过须臾,二叔猛的拽起僵皮鼓,“咚咚咚咚”的拼命摇了起来.......

    萨满老巫婆的记忆中,手鼓不但可以驱散山林中的野兽,还能退却妖鬼,命悬一刻之际,二叔再顾不上许多,以诅咒控兽之音,拼命的摇打着尸皮鼓,这或许.......是最后的希望了!

    阵阵鼓声登时产生了效果,那虎娘子像是听见了钻心刺骨的噪音,暴躁至极!张开血盆大口直接朝二叔迎面扑来!

    二叔眼睛一闭,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这种辅助性的技能,在绝对实力面前无异于螳臂当车,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顶多制造点心烦罢了。

    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那虎娘子并没有咬向二叔,而是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岩墙上,力道极猛,“轰隆”一声巨响,震得整个岩壁都颤了颤。那悬于无数小窑洞中的狰狞菩萨,有一个小的还从洞里掉了出来,砸在地上摔的稀烂。

    “嗷嗷嗷!”阵阵震耳欲聋的嘶吼响起,虎娘子疯了,脑袋不停的杵着墙,仿佛二叔手中的皮鼓,就像是催魂夺命的丧钟一般!

    就连那吃屎狗,尾巴也窝到了腹部,躬起腰,和当初听见鼓声的婷婷一样,宛如被割去了小脑,再也站不起来......

    如此逆转,让二叔信心大增,加速摇晃着尸皮鼓,阵阵颇具规律的鼓点儿声回荡在这如蜂窝般的地下空间里。

    左手酸了换右手,二叔能看得出,那虎娘子正在拼命的对抗着束缚,但它的身体.....已经不由它了,只能以撕心裂肺的狂吼发泄执念。此时的它,没有妖翎,只是一个体型夸张的野兽而已。

    二叔施展着夺魂的鼓法,心中却一直牵挂着婷婷,这丫头跑哪儿去了,为啥追进了那墙上的窑洞后就再没出来,是不是已经遇难了?

    老萨满的记忆中,威慑的鼓声是可以有针对性进攻的,但二叔......也拿不准,此时阵阵的夺魂曲,会不会影响到婷婷?

    “扑通”一声,但见一颗毛乎乎的头颅从头顶一个窑洞中被扔了出来,二叔瞪眼看去,正是那只可恶的白猿的,鲜血浸染了白毛,烘托着一张丑恶狰狞的黑脸。

    “叔叔,”婷婷手里拎着一把刀,从窑洞中跳了出来,另一只手上,还拽着被偷走的酒壶!

    见此情景,二叔激动的身子直抖,婷婷没事!没事就好!在自己主观意念的控制下,这夺魂鼓曲并没对婷婷产生效果。

    然而......令人沮丧的是,那酒壶中的酒已经空了,其实.....白猿并没有喝下多少,一路偷走时,几乎全都洒光。

    二叔心如刀割,但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他继续拼命的摇着手中的尸皮鼓,虎娘子满地打滚儿,浑身触电般的痉挛,它已经丧失了基本的行动能力,连撞墙的劲儿都没了......

    “婷婷,先宰了那条狗!”二叔怒吼道,他对这个贱畜已经痛恨到灵魂蒸发的程度,一切灾难,都是它带来的!

    婷婷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手起刀落,把吃屎狗的脑袋给削了下来,那白猿的刀子的确锋利,这丫头下手也狠,活儿干的干净利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