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5章 穿界

时间:2019-06-11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a;nbsp&a;nbsp&a;nbsp&a;nbsp那画中抖出的骑猫老太婆,窝缩着身子,回头冲我们“喵”的叫了一声,声音不是从猫嘴里传出,而是发自“人”的口中,二者实为一体!

    &a;nbsp&a;nbsp&a;nbsp&a;nbsp“咳!你画工还是不精,画人画皮难画骨呀......”江晓芸哂笑道。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会不会影响我们寻找尸魔?”二叔担心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江晓芸微微叹了口气:“这已经是最接近尸魔的线索了,只能尝试着先用。”

    &a;nbsp&a;nbsp&a;nbsp&a;nbsp跟着那鬼火般的老太婆,二叔背着师父继续赶路,走了不知道多久,翻过了好几座山,他发现......每走一段路,师父就掏出一副卷轴来用力的抖,然后将珍贵的冥蚕丝绢丢掉,挎包中的卷轴越来越少......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有些担心,问:“师父,你把卷轴都丢了,碰到了尸魔,咱们怎么打呀?”

    &a;nbsp&a;nbsp&a;nbsp&a;nbsp江晓芸笑道:“笑话,你何曾见过为师拿卷轴当武器?走吧你。”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有些茫然,这一路走来,总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而且越来越多的样子,虽然听不见脚步声,但这种直觉很强烈。他又不敢违背师父的意思回头看,越走心里越没底。

    &a;nbsp&a;nbsp&a;nbsp&a;nbsp山里起了薄雾,黑森森的林木间,意境宛如水墨画一般,一种朦胧写意的迷失感。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情此景,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自己和师父,会不会也是在一副水墨画中行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局布的可真够大呀......还有,他们是何时进入的画中呢?

    &a;nbsp&a;nbsp&a;nbsp&a;nbsp想来,江晓芸在房中画了那么长时间,几十幅至少是有的,每走一截儿就抖开丢掉一幅,难道.....是在制作幻术?

    &a;nbsp&a;nbsp&a;nbsp&a;nbsp“师父,我有种感觉,”二叔嘀咕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哦?你又怎么了?”江晓芸咯咯笑。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轻咳道:“我感觉......咱们像是在画里行走,周遭的一切并非是现实。”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江晓芸被二叔给逗笑了:“你这家伙,真会想,那你说说,既然周遭并非现实,那现实又是怎样的呢?”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也不知道...或许,咱们还在孙柱子家,这......还是场梦,”二叔真的茫然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哼!你才在梦里呢,走吧你!别胡思乱想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说话间,两人来到一条小河前,这里离出发的村子已经很远很远了,二叔步行矫健,已然到了兴安岭的深处。

    &a;nbsp&a;nbsp&a;nbsp&a;nbsp骑猫的老太太飘飘然过了河,河虽不大,但水流很湍急,像是能没过大腿的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师父,这河水.....怎么是这个颜色呀?”二叔吃惊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但见那水流,乌黑似墨,在月光的照应下,还莹莹的泛着光泽......绝非寻常的河流。

    &a;nbsp&a;nbsp&a;nbsp&a;nbsp“走吧,别忘了我跟你说的,只有真正的男子汉,才能一往无前,不被眼前的事物扰乱心智,”江晓芸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心一横,一只脚迈进了河流中,河水冰凉刺骨,扎得人骨头缝疼,自从尸变了以后,二叔的防御力惊人,可以说不惧寒暑,如今这般,倒是让他找回来一些“做人”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河可真够深的,足足没到了腰部,江晓芸果真狡猾,一开始就骑在二叔的脖子上,滴水不沾光负责指挥。二叔在河流中缓慢前行,那种身后有人跟着感觉更加强烈了,哗啦哗啦的水声光是自己弄出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师父,我们身后跟着什么?”二叔惊颤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江晓芸有些不开心了,呵斥道:“劣徒,要说第三遍吗?拿出军人的勇气来,别老那么多废话!”

    &a;nbsp&a;nbsp&a;nbsp&a;nbsp师父的威慑让二叔镇静了许多,然而,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但见那乌黑的河水中,悬浮着好多的人类肢体,断胳膊断腿儿,还有内脏肠子之类的器官,顺着湍急的河流往下走......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河水中阵阵的腐臭冒了出来,下水道的恶臭夹杂着血腥令人窒息!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明白,此时再问许多已是无益,师父不说明,一定有她的道理,自己坚定的往前走就是了,然而.....一坨死女人的头皮长发顺着河水漂下,就像发霉漂浮的菌落一般,还是把他恶心的心胆俱颤。

    &a;nbsp&a;nbsp&a;nbsp&a;nbsp见诸多如此,二叔的心境反倒是镇定了,这些都是假的,都是障眼法,甚至于.....这条小河也是,可能...都是师父捣出来的鬼。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如果是假的话,为何触觉,嗅觉如此逼真呢,自己脚丫子踩的也根本不是什么鹅卵石,分明就是一块块破碎的头骨骨骸......

    &a;nbsp&a;nbsp&a;nbsp&a;nbsp从另一岸上了河,二叔低头一看,自己腰部以下俱是“污血秽泥”,十分的恶心狼狈,滴滴答答流下来的,全是浓缩的血水和粘垢。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忍不住干呕了一下,差点就吐出来,但见前方的树林里,到处都是残破腐烂的死尸,有些窝于树下,有些挂在树梢,更有些,以骷髅的形式散落草丛......这哪里还是人间,分明就是地狱!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不敢相信,自己以前在齐齐哈尔当兵,原始森林野营拉练也不止一次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地方,现代社会,如果真有这么诡异可怕的所在的话,早就应该被国家发现了吧,死在这里的人,何止万余?也不像是伪满时期的万人坑啊!

    &a;nbsp&a;nbsp&a;nbsp&a;nbsp“怎么了?扛不住了?”头顶上的江晓芸轻笑。

    &a;nbsp&a;nbsp&a;nbsp&a;nbsp“没...没有,咳咳,师父,这障眼法......弄得太恶心了吧,”二叔咳嗽了两声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障眼法?呵?哪里的障眼法,你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真的!”江晓芸回答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真的?这不可能!”二叔依旧保持着理智,申辩道:“如果这流满血和残肢的死人,还有眼前到处都是尸骸的尸山是真的的话,国家早就发现了,不用说咱们国家,头顶上可都飞着间谍卫星呢!其他国家都有可能发现!”

    &a;nbsp&a;nbsp&a;nbsp&a;nbsp“哈哈哈哈!”江晓芸放声大笑,她的笑声...豪迈中透着狂傲,听起来...有点东方教主的意味,反正不是啥好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徒儿,过了这条河,一些事情也就能告诉你了,你可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江晓芸笑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大脑快速的转着,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脖子上坐的这位......并非师父本尊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真正的师父在哪儿?师父,是不会发出这种笑声的,难道...她被害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做好了接受一切糟糕情况的可能,他不求这次能生还,所希冀的...只是当个明白鬼。当初...被老棺材精拍在坟坑里,他啥没经历过?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总不会是阴间吧,”二叔笑道,他掏出了一根儿烟,点着后狠狠的抽了口。

    &a;nbsp&a;nbsp&a;nbsp&a;nbsp江晓芸冷笑:“不错!你果真是我的徒儿,没让我失望。”

    &a;nbsp&a;nbsp&a;nbsp&a;nbsp“哦,是么,那师父您,会不会让我失望呢?”二叔狠狠的抽了两口,把烟扔掉,最后的尼古丁的刺激,已经让他做好了决斗的准备,头顶上这位...八成就是戏弄他的尸魔,今天就是死也要跟它比划比划。

    &a;nbsp&a;nbsp&a;nbsp&a;nbsp“此话怎讲?”江晓芸冷冰冰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双臂搂着她的小腿,手中两把煞气尖刀朝上顶着,如果江晓芸敢稍微有所动作,这杀鬼子的砍刀,直接就怼上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我的师父,儒雅飘逸,仙姿婉约,怎会像你这样的说话,你到底是谁?”二叔语气发狠的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呵!”江晓芸冷笑:“本来...是应该好好惩罚你的,没想到在你心里,我这么美好,算了!姑且念你无知,饶恕你这次。”

    &a;nbsp&a;nbsp&a;nbsp&a;nbsp说罢江晓芸竟然瞬间消失了,二叔双臂间空空如野,他错愕的扭回头,但见身后空无一人,茫茫的河堤两岸间俱是惨不忍睹的尸骸。

    &a;nbsp&a;nbsp&a;nbsp&a;nbsp“师父?你......!”二叔有些慌张,江晓芸一个大活人,怎么凭空的消失?这完全不符合常理,难道......这一路跟着自己的是鬼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前一直觉得身后有人跟着,现在师父消失后,他回头看,除了到处横陈的死尸外,并无一人,这漫山遍野的死人,让他有点儿“广场恐惧”的头晕。

    &a;nbsp&a;nbsp&a;nbsp&a;nbsp“徒儿,你并没有说错,此时的你,就在阴间,其实,阴间和阳间的概念,并不是世俗人想象中的那样,”二叔颅骨中,师父的声音回荡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感觉.....二叔在铁蛋家院子外,听那母猪嘶吼时体验过,并非从耳朵传进来的,而是直接发自于颅骨的共鸣,似乎......师父已经钻机了他的身体里,在他体内说话。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有点儿明白了,其实这一路上.....陪伴自己的,并不是师父本人,而是她的魄,或者魂,她本尊并没有来,只是派了个遥控的“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师父!真的是你吗?”二叔错愕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神经!你再瞎怀疑,我生气了哦,”江晓芸语气明显有了愠意。

    &a;nbsp&a;nbsp&a;nbsp&a;nbsp“哦.....只是师父,你在哪儿?为啥躲起来?”二叔紧张的问。

    &a;nbsp&a;nbsp&a;nbsp&a;nbsp江晓芸冷笑:“我在的话,你分心,不能全神贯注,所以就藏起来了呀,放心吧,你走你的,我一直在你身边呢。”

    &a;nbsp&a;nbsp&a;nbsp&a;nbsp二叔觉得莫名其妙,挠挠头,继续问:“师父,咱们怎么来了阴间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江晓芸冷笑道:“如果我告诉你,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二界是重叠的,你相信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什么?阴阳二界是重叠的?”二叔倒抽一口凉气。

    &a;nbsp&a;nbsp&a;nbsp&a;nbsp“不错!”江晓芸回答:“我们寻常生活的阳间,其实是和阴间是重叠的,你住的酒店,很可能就是阴司的衙门,温馨舒适的大床旁,可能正对厉鬼实施着酷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