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妖1 第4章 进山

时间:2019-06-10作者:老烟斗鬼故事

    听见了枪响,门口看热闹的村民一下子就散了,震耳的嚎叫声愈发瘆人,那老母猪挣脱了桎梏,朝院门冲了出来!

    二叔这才看见它的真容,简直跟猪刚鬣一样,八个大奶飞舞甩起,身上的枪口清晰可见,却没流出一滴血!

    它见人就撞,癫狂至极,警察也奈何不住它,猛的冲向了警车,把那五菱面包车差点儿顶翻。Δ.『ksnhu『.co

    一个警察没站稳,被母猪踩在了脚下,那尖蹄蹄的压强可想而知,小伙子登时骨断筋折,脆裂的“嘎嘣”一声,继而撕心裂肺的惨叫。

    场面一下子乱了套,母猪七进七出,像是发了疯猪病,子弹,锹镐,什么都不怕!撞倒撞伤人一片,而二叔躲闪腾挪间才看清,那只蜈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钻进了它的鼻孔,露出个脑袋正在咬扯粉嫩的肉!

    “咣”的一声巨响,母猪撞在了村道旁的一颗老槐树上,一人多粗的槐树剧烈的摇颤,传来轻微折断的声音,落叶残枝,哗哗的往下掉。

    母猪这次彻底不动了,像是电麻一样僵直,继而大量的鲜血从七窍,枪口处流了出来,瘫倒在地人们都吓坏了,几秒钟的功夫,十几个人被它撞伤

    哭闹声,骂娘声,惊恐声,唏嘘声,鸡飞狗跳,交织成了一片,二叔听得脑袋疼,虽然他不懂太多的道道,但也明白,这头猪早就死了,是什么东西附在了它的身上

    回到了孙家,他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师父,江晓芸说:“母彘噬人只是前奏,再不铲除这个妖魔,只怕你梦中所见,皆会变成现实”

    师父的话让二叔很害怕,倒不是别的,真的不想看到有一天,江晓芸会变成梦中那样然而心中所想,又不敢跟她说。

    “师父,冒昧的问一句,我们吉林的时候,那天夜里的梦里梦,究竟是尸魔的伎俩,还是您老惩罚我呢?”二叔实在憋不住心中的好奇,再次问道。

    江晓芸冷笑了一下,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应道:“你说呢?”

    这个女人好聪明,实在让人摸不透她的心思,既然不愿说,二叔也只好无奈作罢。

    江晓芸将一幅自己的画像挂在屋内,又取出了一幅二叔的,让他也挂在自己的房间里,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她告诉孙家人,自己要和徒儿出去一趟,这几天内,不管他们住过的房间里发出怎样的声音,都不要上去看,千万切记!

    孙家人听了后都面露惧色,老孙头惊颤的问:“大师,您要去哪儿?您还回来吗?”

    江晓芸笑道:“自然要回来,短则三日,长则七天,总之,肯定要回来给柱子解除封印,这些天不要多管闲事,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另外,不要忘记我嘱咐的话,晚上楼上不管听见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要装作淡定,全当一切没发生,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们。”

    她的话更加让孙家人害怕了,恐惧来源于未知,其实二叔心里也明白,那楼上的两个房间内会发生什么事江晓芸自己也不清楚。

    背着沉重的帆布挎包,拿着那两把锈迹斑斑的砍刀,师徒俩上路了,车留在了老孙家。

    那帆布包里除了这次行动需要带的绳索器械之类,全是画轴,一捆一捆的,师父这一天一夜,似乎一直在画,画的可不少了。

    要是换做以前,这几十斤沉的东西份量着实不轻,但此时二叔背起来,就像是背泡沫塑料,根本不费劲,尤其是到了晚上,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和精力更加充沛!

    他们一步步向村后的老山走去,老山后面,就是茫茫的兴安岭,那地方给二叔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心理阴影。

    “徒儿,累不?”江晓芸狡黠轻笑的问。

    “不累,师父,您不是说,晚上,让那个骑猫老太太画像中的灵魄给咱们引路吗?怎么走了这么长一截了也没见到它,”二叔好奇的问。

    江晓芸笑了笑:“不急,等翻过这座山再说。”

    “哦”二叔不明所以,不知道师父在搞什么鬼,怎么还嬉皮笑脸的。

    “徒儿,你要是不累,背上我如何?”江晓芸咯咯笑道。

    “啥啥?背上你?”二叔倒抽一口凉气。

    “怎么?不愿意么?”江晓芸翻了个白眼,一脸娇嗔状。

    “哦哦哦,没有,只是师父,我背着帆布包呢,再怎么背你呀?”二叔为难道。

    江晓芸咯咯笑道:“这个不难,你可以让我骑你脖子呀。”

    二叔倒抽一口凉气,骑脖子?他想起来谈恋爱的男女,女孩子骑在男孩子脖子上,像是小孩儿一样“隔儿”着,无比的亲密自己想都不敢想,师父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然而他内心是甜蜜的,能用脖子顶着师父,算是“亲密接触”了吧,于是赶紧蹲下,低眉顺目,怕师父看出自己的小心思。

    江晓芸一抬腿,骑在了二叔的脖子上,她好轻,还没这帆布包重呢,二叔开心的站起,手下意识的搂住了师父的双腿。

    “啪!”脸上被师父打了一下,江晓芸呵斥道:“劣徒,摸我腿干嘛?”

    “不不,师父您别误会,我不是摸,我是固定住,怕你掉下来,”二叔委屈的解释道。

    “哼!为师在华山之巅行走跳跃长大,还能掉下来?你走你的路吧,不要心里长草儿,”江晓芸冷哼道。

    二叔“做贼心虚”,尴尬的咬了下嘴唇,师父用心里长草这句话来敲打自己,搞的他无地自容。

    他不敢再说话,直勾勾的朝山里走,今晚的月亮特别足,朦胧的犹如撒了一片银纱,时值深秋初冬,东北老林子里的温度已经很低了,踩着落叶沙沙作响,然而二叔余光瞥见,发现他背着师父的倒影,怎么那么的古怪。

    按理说,二叔是没有影子的,但今天晚上,他似乎出现了影子,而且背着包,扛着师父的样子,怎么那么的奇怪?像是一个唱戏的人,披着长袍,踩着高跷,机械邪性的一步步朝山里走

    二叔不敢多看,只是用余光在扫,他发现师父好像真的换上了一身戏袍,像是花旦的那种,脑袋上还有两个长长的花翎,有点儿像是蛐蛐的触角。

    要说这江晓芸,可真是一个邪性古怪的人,在陕北催眠那老太太的时候,就用了蛐蛐,还用血红蜈蚣的方法对付“成精”的母猪,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这么善于玩虫子呢?

    而且,二叔还发现,影子中,师父的身板儿也渐渐不似之前那秀丽挺拔的模样,佝偻着腰,挺粗胖的,活脱脱就像一个顶着人衣服的大虫子,甩着自己的触手!

    “你看点路!想啥呢?”头顶江晓芸呵斥道。

    “哦哦哦,”二叔使劲咽了口吐沫,继续朝前走,这个时候,林子里哗啦哗啦作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偷窥他们,更令二叔心惊的是,他余光瞥见,几道黑影唰唰的划过,擦着落叶发出响动。

    “师父,有东西!”二叔提醒道。

    江晓芸没有说话,二叔缓缓放慢了脚步,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此时,他脑子里出现了无数种可能,最害怕的还是这他妈的又是梦里梦,要玩死爷!

    “噗!”江晓芸笑了:“看把你吓的,还军人呢,一点风吹草动就不淡定了?”

    “哦”二叔长出一口气,脖颈子上冷汗滑下,几乎濡湿了师父的裆部,他感觉心绪复杂极了,闪过一丝猥琐的思绪,但更多的是对现状的担心和忧虑。不知为什么自从昨晚做了那一连串可怕的梦后,他对江晓芸似乎不是100的相信了,尸魔的阴影太可怕!

    “师师父,那是什么?”二叔紧张道。

    江晓芸说:“徒儿啊,有些事情,师父现在还不便于跟你言明,这一路上,无论你听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都要一往无前,不要受周围的干扰,只有心灵强悍的人,才配叫男子汉!”

    师父的话,给了二叔很大的底气,他笃定多了,不管前方的路是万丈深渊,还是狼窝虎穴,他不撞南墙不回头,如果这还是一场噩梦的话,那也要把它做到底!

    “师父,内个我画的,骑猫的老太太呢?”二叔走着走着,又问起了这茬儿。

    江晓芸没说话,从他背着的挎包中抽出了一幅画卷,用力一抖,但见前方五六米远的地方,突然闪出一道磷火,悠悠然,看得人心里发毛。

    “呐!不在那儿呢么?看把你急的”江晓芸咯咯笑着说。

    二叔咽了口吐沫,仔细盯着那团鬼火,忽闪了一下,变成了那骑猫老太婆的模样,离得5-6米远,看得不是很真切,然而整体轮廓不会错。

    只是怎么师父现在说话,怪声怪气的,透着一股子难以描述的妖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