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腹黑娘亲萌毒宝:暗王,太凶猛! 第452章 资格

时间:2019-09-16作者:北派三哥

    第452章 资格

    柳安安仔细端详了一番这上好的玛瑙玉,几颗珠子和玛瑙串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条精心雕琢的手链。w..

    细细的看去就会被这玛瑙的光芒所吸引。

    她在心里也是一阵的疑惑,也没有想过他们会如此的慷慨大方,之前受到了危机的关头才是交出来了看似传家宝的玉佩。

    下意识的,她握住了腰间的玉佩,能够感受到这样的温暖,反倒是让她的心又一阵的嘀咕。

    为什么?

    史诗韵看着她脸上难道露出来的疑惑,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清笑,而后淡淡的道:

    “只要你喜欢就好,也算是聊了我们之间的一桩心愿。”

    这话的有些微妙。

    柳安安敛着眼眸。仔细的掂量了一番,唇角华丽的微笑,没有任何的止歇。

    “你真的觉得这一切就是尽头了吗?或者你觉得这些东西有用吗?”

    她若有所思的询问。

    史诗韵反倒是表现出来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不知道你在这里絮絮叨叨的着什么,我倒是有些听不明白呢?”

    故意的表现出了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水汪汪的大眼睛茫然无措的眨着。

    史诗韵而后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根本不想让她发现什么端倪,可是这副模样分明就是欲盖弥彰。

    柳安安轻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这礼物始终是不能收下。”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的手触及着冰冷的玛瑙的时候,脑海里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赶紧停下来。

    所以只好回绝了她的一番好意。

    其实她也觉得,这深邃的玛瑙透露出来了,诡异的光泽,但是细细的抚摸的时候能够感受到温暖的触感。

    绝对是有用之才。

    史诗韵仿若是看出来了她的左右为难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一本正经的道:

    “礼物都已经带了上来,也不必如此的纠结,况且投桃报李,本就是好事一桩,现在做了回礼,难道还是瞧不起了?”

    柳安安反而是更加清醒的把这礼物给拒绝了。

    史诗韵这么极力的推荐,就表明事情肯定有问题。

    浅浅的笑了笑,柳安安不以为意的道:

    “如果救人性命都是在苛责,目的只是为了这些礼品的话,岂不是把医生的道德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完这句话之后,她便转身的离开了。

    史诗韵她没有想到这样饱满的宝石都不能够让她动摇分毫,于是乎深吸了一口气,浅浅的露出了一抹轻笑。

    柳安安,希望你能够活着到蝴蝶谷,不然有你好看的了。

    次日。

    柳安安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当。

    司徒暗把柳元宝抱到了马车之上,她现在还在沉睡,只不过他们现在挑的时间很好,恰好是午睡时间。

    春困也算不了什么事情。

    但大娘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望着她呢,抿着唇角。些什么,可是最后什么都没有,低着头一言不发。

    但没有想到的是,贺媛蝴会挺着大肚子走的过来,这让大娘心里有些不舒服,她一把的拉过来。

    冲着柳安安,大娘的语气颇为不善,有些冷:

    “你们两口子带着元宝出去玩,怎么把她也带上了,她要是万一捣乱的话,你们岂不是觉得……”

    还想要些什么,可是贺媛蝴目光就是这样沉沉的垂了下来,倘若是在警告大娘不要多。

    大娘也是不想再管这三七二十一了。

    只见她彻底的垂下了眉头,直接的把柳安安拉到了一边。借口有些事情想要和她好好的商谈一番,然后冷冷的:

    “不是!你这孩子怎么现在就想不明白呢?你要是把她带过去了,岂不是让别人看笑话。”

    这院子里多多少少的人在念叨贺媛蝴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把她带了出去岂不是还是抹黑了王爷府的面子吗?

    大娘对此事不解,还想要商议一番。

    柳安安也是直来直去的道:

    “我也知道您的关心,可是到底现在她的身份特殊,我们处理这些事,就应该心翼翼的。”

    了这话之后,她也是忍俊不禁的笑呢。

    贺媛蝴究竟怀了谁的骨肉,她现在心里大概的也有了个猜想,可是为了避免让她把事情越闹越大,现在只好谎称贺媛蝴在这里养胎。

    其实潜台词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柳安安心意已决。一点办法都没有,大娘还想要再去劝她。

    可是最后还是无力的将手垂了下来。

    或许我就不应该在这件事情上多多纠结吧,她在心里闷闷不乐的想着。

    柳安安看到了她的失落,勾起了唇角,然后又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震惊的道:

    “大娘。你也别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结了,难道你还不放心我和王爷两个人,难道你觉得我对付不了她吗?”

    这话语中带着高傲的自信。

    大娘听完此话之后方才释怀了,只不过她冷清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萦绕在贺媛蝴身上。看的人是有些不舒服。

    最后她开导完了大娘,方才回到了马车之上,一堆的行李已经准备好了,只等一声令下随时就可以出发。

    马车帷幕纠缠。

    柳安安也是很刻意的把他们一家三口放在了一辆马车之上,然后借口马车上的位置不够,又重新的多选择了一辆马车。

    贺媛蝴就在另一辆马车里。一个人呆着。

    这样的选择**裸的就是嘲讽着她。贺媛蝴脸色顿时一阵轻一阵白的。

    她就这样看不起我?

    一想到这里她就格外的不爽,咬牙切齿的走了上来,然后贺媛蝴冲着司徒暗浅浅然的一笑。

    之后她才了重点话题:

    “王爷,我是觉得我一个人待在马车里会有些不安全,而现在我还怀着您的骨肉。”

    她特意的加重了您的骨肉,这几个字得意洋洋的挑着眉望着在一旁收拾着东西的柳安安。

    柳安安只觉得好笑:

    “谁的孩子恐怕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证据,你也不用在这里延迟早早的了,只要最后滴血认亲证明了她是司徒家的事吗?你方才有资格这样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腹黑娘亲萌毒宝:暗王,太凶猛!》,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