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腹黑娘亲萌毒宝:暗王,太凶猛! 第435章 都多久了,还吃醋

时间:2019-09-11作者:北派三哥

    第435章 都多久了,还吃醋

    柳安安一时间也是疑惑,挠了挠头,竟不知道这史渊到底是唬她的,还是认真的。

    她看向司徒暗,后者也对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她怪笑了一声:

    “我倒是奇了怪了,这我们一家子都不知道的东西,怎么他史渊就笃定了我会做交换?”

    不过被这么一说,她倒是真的被勾起了好奇心,起了身道:

    “行吧,他都已经这样请我了,那我自然是去看一眼的,这次他能勾起我的好奇心,也是他有本事。”

    柳安安就是这样的性格。

    对于不感兴趣的东西,无论多么珍贵或者难得,她都是不屑一顾的,可对于她感兴趣的,龙潭虎穴她也敢去。

    压下了雀跃的小包子,她就自己去见了史渊。

    史渊见了她,自然更是惊喜,将对柳安安说的话又说了一遍,而后主动打开了盒子,有些激动道:

    “这是一个算命的指点我的,说是这东西是王妃需要的东西,这里还有一张不知是哪里的地图,那人说你看了这个就明白了。”

    柳安安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了他,才将那地图先缓缓打开。

    入眼一看,她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万分,瞳孔急剧收缩。

    这是……

    她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双手隐隐有些发抖。

    这图上画着的,赫然就是21世纪的c]国的地图。

    那这血玉……

    她的目光落在了那充满不详气息的玉佩上面。

    此刻,她的眼中隐隐带着几分狂热。

    史渊一直注意着她的神色,见她如此模样,顿时便觉得此时是真的稳了。

    他适时道:

    “只要王妃答应我此前要求,这东西便都是王妃的,这件事,我也会守口如瓶,不再提起,否则,便教我们全家都长睡不起。”

    凭他往日的个性,自然不会说这样的会,也不会这样放低姿态。

    可柳安安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本事,还是让他忌惮,不敢再赌。

    这次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契机,他怎么可能会再去作死。

    柳安安捏住那张地图,想了想道:

    “可以,不过我要再加一个要求,你将那算命先生是谁住在哪里告诉我。”

    史渊却叹道:

    “王妃不知,此人是我在路上偶遇,他给了我地图,告诉我将这玉佩交给王妃之后,便消失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哪里,更不知道他是谁。”

    柳安安没说什么,拿过了那个盒子,将地图扔了进去,就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瓷瓶晃了晃,就直接扔给了史渊:

    “里面就一粒了,是解药,服下便没事了,往后希望我们再没有瓜葛。”

    “一定。”

    史渊松了口气,忙拿着药丸走了。

    柳安安在门口看着这盒子,神情多少有些恍惚。

    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她竟然也能看到这些东西。

    即便没想到要回去,可能有个念想,也是不错的。

    轻笑了一声,她将盒子里的地图取出,捏在了手心。

    心中划过一抹不舍,可她还是用内力直接将这纸碾成粉末。

    回到了亭中时,她的神色已经恢复了自然,将盒子往桌上一扔,不甚在意的模样。

    不过她都已经把东西拿回来了,看来是给了人家解药了。

    司徒暗挑开了盒子,就拿起了血玉把玩:

    “就这个,把你打发了?”

    柳安安随口道:

    “看着挺新奇的,它给我的感觉很不好,这样不好的感觉,在一块玉身上,也很难得不是吗?”

    “是吗?”

    司徒暗惦着这块玉,也察觉到了此玉的特殊,可这并不值得换他手中什么东西。

    他想不出柳安安换的动机,只能归结到任性上。

    任性的事,柳安安也没少做过。

    啧啧了两声,他道:

    “就用这个,你又给自己招惹了麻烦?”

    “麻烦吗?”

    柳安安奇怪的看着她:

    “我难道不是可以随意拿捏史诗韵的?”

    这倒是不假。

    几次三番的让她中毒,估计她以后也不会敢来做什么了。

    柳安安抬头看着略有些冷清的府院,不由吐槽道:

    “这都快过年了,外头都是一片热闹的,怎么唯独这里还是冷冷清清的。”

    司徒暗淡淡笑了一下:

    “本王从前不过节,府中向来不布置,倒是疏忽了,你吩咐管家置办吧。”

    柳元宝插嘴道:

    “不仅要置办,还要请外公外婆他们来哦,他们一定想大安。”

    小家伙想的倒是挺细心。

    柳安安也道:

    “既然这样,我写信给狼辛,让他回来,和千云一起住到府中,一起热闹热闹吧,他们一直跟着我,这种时候也不能冷落了他们。”

    看司徒暗眉眼耷下来,她忙补充道:

    “等他们来了,也给清风和蓝羽搭个伴,让他们几个一起聚在一起,互相交流什么的嘛。”

    司徒暗的神色这才好起来。

    柳安安不由暗暗翻了个白眼。

    都多久了,还吃醋。

    不过既然都说起来了,柳安安也跟司徒暗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虽然嘴上一概都说交代管家,可还是仔细听着,时不时的跟柳安安讨论一二,再加上柳元宝到处插嘴,一时间一家三口间倒还真是一副要好好过年的架势。

    管家在拿了清单和他们的想法之后,便立刻乐呵呵的去办了。

    往年这府中冷冷清清的,他们王爷也只顾着做事,根本没有这些概念。

    府中之人虽然觉得落寞,可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不过这年,总是要过起来才舒心。

    自从柳安安嫁进来,这府上真的是越来越有人味,就连司徒暗都时常脸上带笑。

    柳家父母在次日就被接了进来。

    他们本还想着过年的事,可还没想好要怎么过,就被先风风光光的了过来,可谓是给足了面子。

    接人的车队都是排了尝尝一队的。

    柳家几人自然是欢喜,尤其是柳有财,满面红光的就进了暗王府,也不将自己当外人,还把事情也都搬到了这边来做。

    他乐呵呵的对柳安安道:

    “嫁你的时候觉得这暗王太冷酷,这会儿倒是觉得,这女婿选得好,你爹我的眼光,果然是最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