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腹黑娘亲萌毒宝:暗王,太凶猛! 第397章 那就麻烦了

时间:2019-08-23作者:北派三哥

    第397章 那就麻烦了

    司徒璟气的摔下了信。

    被骗了?

    当初给他写信劝他放弃太子之位的时候,可没看出这一位有什么被骗的迹象,完全就是为了坑他而提出的当时的建议。

    冷笑了一声,他就拍了下桌子,想要再骂下面跪着的人几句。

    结果这一拍,那信封里,忽然又有一页纸轻飘飘的荡了出来。

    司徒璟皱皱眉,将那信接住看了起来。

    相比于前一封那些文绉绉的废话,这封倒是简单有用的多。

    上面告诉司徒璟,当夜拿走玉印的人是柳安安,他自己则根本就没有拿到过。

    这话如果是在一开始就告诉司徒璟,司徒璟还可能会相信。

    可现在,他只嗤笑一声,就把信给扔了。

    虽然不至于全然不信,可相比之下,这一次,他倒是更相信柳安安。

    毕竟她给的消息,十分有用,可比这个老狐狸诚实多了。

    他对地上的属下冷冷吩咐道:

    “继续去查,只要有线索,就继续传给本王,至于那个江邪说什么做什么,你们都不必理会,只需将话传给本王便是。”

    “是,属下明白。”

    “下去吧。”

    属下立刻躬身行了一礼就离开了。

    柳安安还不知道司徒璟对自己竟然是如此信任。

    她现在正在宫里坐着和雪妃喝茶。

    雪妃依旧是温温柔柔的模样,多日不见,身材丰腴了一些,看来是皇上对她很好,她在这宫中也过的不错。

    自从上次司徒暗告诫之后,她也就不去多事去想着给司徒暗娶什么侧妃了,免得被司徒暗猜忌,反而被翻出一些不该翻的东西来。

    她改而开始劝柳安安:

    “安安呐,我看你一直忙着江湖事,却很少过问这世家子弟,后宫之事,也未见你应邀参加谁家的宴席,可是因为不习惯?”

    柳安安怔了一下,才老老实实道:

    “母妃,我不太喜欢这些,平时也从不在意什么请帖,管家也都不往我这里送的。”

    “这怎么行。”

    雪妃嗔道:

    “你如今可是暗王妃,也该多少结交一些权贵家的小姐,或者是后宫里的娘娘们,这对于往后暗儿做事,也是十分有益的。”

    柳安安算是听明白了她的话。

    她含糊了两声,不算答应也不算拒绝,就没再出声了。

    雪妃又抓着她叮嘱了许久,才叹道:

    “我其实也不想拘束你的,你这性子就很好,也能在外帮衬着暗儿,可这对内,与其他家族建立关系,却不是很顺遂,你也知道,我曾想过给暗儿娶一个能帮着他这方面的侧妃的,可她不愿意,那也只能劝你多辛苦一些了。”

    柳安安心想,这些事情,平时司徒暗都是不甚在意的,她在意做什么。

    不过想归想,她却不能对雪妃这样说,就只垂着头应道:

    “此事,回去之后妾身会与王爷说,让他帮我留意着的。”

    如果司徒暗没那心思,她也就清闲了。

    反正眼前这位是他的母妃,她推锅给他,也是应该的。

    雪妃点了点头,就不再勉强她了。

    她开了开口,正欲向她问问柳元宝的,宫殿的门却在此时被人从外打开。

    侍女端着一个香炉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跪在了雪妃勉强,惶恐道:

    “娘……娘娘,这炉内的火,忽然……忽然就灭了,奴婢是无心的,真的没有碰过它,奴婢一直听着娘娘的话,细心看护着,可……”

    雪妃看到那香炉的一瞬,脸色变了变,而后连忙呵斥阻断了侍女的话:

    “本宫与暗王妃说话,你也胆敢这样冒失的跑进来,可还知道一点规矩吗?”

    侍女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想说什么却又完全不敢。

    柳安安用鼻子轻轻嗅了一下,总觉得这味道有些怪怪的,可又一时间想不起来有什么作用。

    “这是……”

    “没什么。”

    雪妃勉强笑道:

    “是我找来瘦身的香,让你见笑了。”

    她挥挥手让人将侍女架走之后,就像是埋怨似的对柳安安道:

    “你不知道,我前些日子实在过的太过闲适,再加上上了年岁,这身体就发起了福,女人嘛,你也知道,都是爱美的,我这才让太医给我找了个香,闻过之后,便不那样渴吃的了,可就是有一点不好,这总是不吃的,身体难免损伤,我就不用了,让人拿出去全烧个干净的,没想到这丫头毛手毛脚的,这点事都做不好。”

    柳安安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母妃若是为了这样的事,完全可以与我说的,我可以给母妃开个药膳方子,定能让您瘦下来。”

    “那就麻烦了。”

    雪妃拿起帕子掩唇笑了笑,就立刻转移了话题:

    “我听闻这元宝一直在努力学习训练着,可别让他太累着了,时不时的也带来我这里让他耍一耍,我这别的没有,新鲜的玩意和吃的,倒是管他够的。”

    “是,妾身记下了。”

    柳安安点头记下。

    她们两人说了没几句话,柳安安就离开了宫殿。

    雪妃的面色也在她离开的一瞬间彻底冷了下来。

    她看着左右宫里的人,冷冷吩咐道:

    “去将方才那个奴婢打去慎刑司发落,本宫不想再看到她出现,你们也都给本宫退下。”

    “是。”

    侍女们应了一声,就纷纷退了出去。

    宫门被关上的一瞬,暗影忽然出现在了雪妃的面前。

    “主子,那柳安安,要不要杀掉灭口。”

    “不要。”

    雪妃蹙了蹙眉,扶着额冷冷瞪着他:

    “不可以动她,看她方才表现,应当是没有起疑的,不可打草惊蛇,何况她留着,对于暗儿来说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助力,即便她真的知道了什么,我也会先用别的法子去控制她,你不得去动她,明白吗?”

    “是。”

    暗影立刻应了下来:

    “那此事……”

    “先放着吧。”

    雪妃淡淡道:

    “她若是真凭那一点味道就查出了东西来,那我倒是想与她较量一番,她的事情,你就不必管了,去查查方才那侍女,是那香为何忽然就熄了火。”

    “是。”
小说推荐